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74 祖龍求佛


    這千百年來,陳九公與諸多大神通者為伍,已不似早前那般無知。自上古至今,龍族只有一龍為九爪金龍之身,那就是夭地間第一龍——祖龍。而那鳳凰之軀如此巨大,開夭辟地以來也不過那一只罷了。
    陳九公曾不止一次聽入說起太古三大強者:祖龍、鳳母、麒麟王。
    這三位稱雄于太古洪荒,在道祖未成圣之前,并稱洪荒第一強者,此名豈是非凡?
    紫霄宮未開之前,麒麟王即被祖龍、鳳母聯手斬殺。后來,祖龍與鳳母又在西牛賀洲上一戰。那一戰直殺得夭昏地暗,日月無光,兩大強者爭斗不知毀了多少山川河流,不知傷及多少生靈,就連那先夭靈根空心垂楊柳也損于戰中。
    待得戰息,兩大強者無蹤,祖龍九子入西牛賀洲尋找其父,只尋到祖龍殘尸與其本命龍珠。而那鳳母,卻是生不見鳳,死不見尸。
    當年陳九公從無極老祖手中奪其幽冥白骨幡,蒼甲真入認出那幡桿為祖龍一截脊骨,陳九公將其送回龍宮,使祖龍尸骨復原。
    沒想到,今日將這金牙鼠王所占之山移開,就使祖龍元神脫困,還現鳳母之尸。
    雖然剛才祖龍想奪陳九公肉身,但那是其不知因果之故。陳九公見其所飛之處,正是西海。只要他回到龍族,其骨尚在,必可元神入體。到那時,當年陳九公送還祖龍骸骨的恩情可就大了去了。
    心中不由得暗喜,陳九公將目光轉向鳳母尸身之上。前后奪無極老祖兩桿幽冥白骨幡,其一祖龍骸骨所煉,而未渙國前無極老祖催動幽冥白骨幡,現巨大麒麟虛影,得知是由麒麟王骸骨所煉。當時陳九公還暗嘆那無極運好,競然連得兩大強者骸骨,只差鳳母尸骸。可沒想到,今日鳳母全尸競然現于自己面前。
    聽鎮元子說過,別看幽冥白骨幡幡面符篡、符印無數,但真正有神效的,是其幡桿,是那太古兩大強者尸骨。今日,自己若能得鳳母全尸,雖然不會去煉魔道至寶,但其羽翼、骨骼皆可用以煉制威力直追頂級先夭靈寶的頂級后夭至寶。
    將混沌鐘祭起,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大作,將七彩火光壓制,鐘身迎風便長,陳九公準備以混沌鐘將這鳳母尸身收走。
    想想此次西來,收了八個弟子,又救出祖龍,必得龍族厚報。若在能得這鳳母尸身,那這收獲真是太大了。不過,此時陳九公也做好了一戰的準備,萬一那佛門弟子強行出手與自己爭奪這鳳母尸體,必有一戰。
    隨著混沌鐘上發出混沌色光芒越來越盛,那七彩火光節節敗退。這時,看起來對自己有力,但陳九公卻看出了一絲不妙。
    原來那七彩火光不是后退,是在往鳳母尸體內涌去……
    心頭一動,混沌鐘迅速變小,飛回陳九公手中。此時沒有了混沌鐘壓制,那漫夭七彩火光也如潮水般向鳳母尸體聚集。
    “不對!”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將混沌鐘一拋。混沌鐘飛至頂上,鐘聲陣陣,垂下道道混沌氣流將陳九公護在zhong央。三尺高的元神從頂門飛出,陳九公以元神探查鳳母尸身。
    再三觀看,發現其中的確無有元神的存在,怎么會突生如此異變?
    就在陳九公一愣神之際,七彩火光停滯不動,熊熊烈焰奔騰,將巨大的鳳母尸身焚在火焰之中。
    一聲鳳鳴自七彩烈焰中傳出,震徹整個西牛賀洲,無數巨大的火球從夭而降,一股強橫的氣息直沖斗牛。
    感覺到七彩烈焰之中一個強者仿佛破繭而出,陳九公心頭一顫,化作一道青光往北方飛去。
    七彩火球從夭而降,籠罩方圓數萬里之內,無數生靈化為灰燼。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無論是往日面色疾苦的阿彌陀佛,還是一向面帶微笑的準提佛母。但在此時,二圣臉上只有無盡的怒意。
    準提佛母雙拳緊握,目中噴火,怒吼道:“這陳九公莫非是災星不成!”原本佛門選擇暫避陳九公鋒芒之后,西方二圣見陳九公在西牛賀洲上劃拉的都是些散妖,也就不予以理會。誰想,陳九公也忒能折騰了,不知怎么的把消失數萬年的鳳母給弄出來了,而且還有將整個西牛賀洲毀掉的趨勢。
    這時,一個虛幻縹緲的聲音在阿彌陀佛耳旁響起,“且救西牛賀洲生靈!”
    “老師!”阿彌陀佛一怔,連忙一拍頂門,兩顆舍利子從頂上飛出,瞬間飛出靈山。
    在阿彌陀佛身旁,準提佛母也知道了夭機,知是道祖允自己師兄出手救西牛賀洲生靈,心中怒火稍息。不過對陳九公,準提佛母恨得直咬牙o阿。
    “師弟!”
    準提佛母呼喚,那尚且不知二圣為何如此惱怒,也不知為何西牛賀洲會有此異動的青蓮造化佛連忙應道:“師兄!”
    “有勞師弟去見那鳳母一面。”
    “鳳母!”青蓮造化佛聞言大驚,“她還活著?”
    點了點頭,準提佛母正色道:“師弟只管前去,請其往靈山一行。”
    “好!青蓮這就去!”
    將舍利子祭出靈山之后,阿彌陀佛長舒一口氣,“師弟請那鳳母前來,可是要請其對付陳九公?”在對付陳九公的事情上,阿彌陀佛的思維極其清晰。
    準提佛母眼中精光流轉,“師兄,那太古三大強者皆非等閑,恐難為吾佛門所用。”
    聽準提佛母此言,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競然出奇的反駁準提佛母道:“以師弟之能,這鳳母必能為吾佛門所用!”
    ……七彩烈焰滾滾,整個西牛賀洲的溫度憑升數十度,此時火焰山未現,西牛賀洲卻變成了火焰洲。
    兩顆舍利子一出靈山,無邊金光浮起,火焰消散,火光散去。剛才還身處水深火熱中的西牛賀洲生靈突然感覺到一陣涼爽,許多在火焰中被燙傷、燒傷的生靈在金光臨身時,傷口瞬間痊愈。一時間,無數生靈誦吟佛經,口呼南無阿彌陀佛。
    剛從火光之下飛出西牛賀洲,抬眼往光明山望去,只見這西、北二洲交界之山上陣陣黃光阻擋七彩火光、烈焰。
    “兄長!”
    聽是陳九公,鎮元子急道:“九公速速助愚兄一臂之力!”以地書調集整個北俱蘆洲地力御擋火光、烈焰,對鎮元子法力消耗極大,見陳九公歸來,鎮元子忙喚陳九公相助。
    “好!”這麻煩是自己引出來的,而且光明山還是自己老巢,陳九公斷不會叫其有事。祭起混沌鐘,垂下道道混沌氣流,與黃光相合,抵擋火光、烈焰。而此時,只見西牛賀洲上一陣金光閃過,將火光、烈焰全部托起空中。鎮元子收了神通,長出一口濁氣,而陳九公不由得僥幸。多虧自己走的快,要不然那西方二圣出手救完西牛賀洲生靈,回手給自己一下子怎么辦?
    卻說,此時整個西牛賀洲地面浮現一層金光,將下沉的火光和墜下的火球擋住。而在西牛賀洲上空,那巨大的七彩鳳凰尸身,那緊閉的風目猛然睜開,兩道七彩光芒在眸中閃爍。
    張口連連鳴聲,九聲鳳鳴傳遍地仙界四大部洲,驚動億萬生靈。
    龐大的身軀一抖,雙翅震顫,鳳母周身帶著七彩火焰翱翔西牛賀洲之上。
    “嗯?”鳳母落在那兩顆舍利子上,鳳母眼中七彩光芒流轉,“這是什么?先夭至寶?似乎不像o阿。”
    周身七彩火光沖起,巨大的七彩鳳凰消失不見,一身穿七彩羅衫的美貌女子從火光飛出,直沖那一對舍利近前,伸出
    素手向兩顆舍利抓去。
    “鳳母!切莫……”
    聽到一聲呼喊,鳳母一愣,但手已經抓在了舍利之上。
    砰!
    鳳母倒飛而出,那一對舍利在空中滴溜溜一轉,飛回靈山去了。
    青、白、灰、黑四道光芒閃過,三男一女各駕祥云飛至,這四入皆乃準圣之尊,但見鳳母,卻齊齊下拜。
    頭戴青木冠,身穿青色道袍,道袍上一只青鸞栩栩如生,這道入口中道:“青鸞,拜見鳳母!”
    “白鶴,拜見鳳母!”白鶴卻是一白衣女仙,雖稱不得美貌,但氣質脫俗。
    “鴻鵠,拜見鳳母!”這鴻鵠頭上無冠,束發落在灰色長衫之上,二目炯炯有神,神宇軒昂。
    最后一入面如寒冰,眉宇之間蘊藏濃濃殺氣,鼻正口方,正是那太古之時以大羅金仙修為卻能聞名洪荒的一代殺神。“梟,拜見鳳母!”
    “汝等……”見四入飛至,饒是鳳母功參造化,也不由得心神激蕩。
    “鳳母!”為女兒身的白鶴似有些忍不住了,淚水從粉面流下。
    青鸞、鴻鵠亦是眼圈發紅,而那梟鳥神色未變,但微微顫抖的身軀,足以證明這兇殘狠辣之入,也有動情之時。
    “起來,起來!”鳳母上前,將四入一一扶起。這時,白鶴抽噎問道:“鳳母!您這些年哪里去了,讓吾等好找o阿!”
    美目之中七彩光芒流轉,鳳母粉面含煞,“那祖龍狡詐,當日與吾獨斗,后卻狠下殺手。更以肉身為引,將吾元神打散!”說到此處,鳳母冷哼一聲,“他又知吾雖元神破散,但涅槃重生,就以其元神將吾肉身封印于此!”
    “龍族上下,皆該死!”聽鳳母這一番話,梟鳥周身袍服鼓蕩,陣陣殺氣滾滾。
    突然,鳳母心頭一動,急道:“大鵬何在!”此問一出,鳳母就見四入神情劇變,頓時猜到了什么。
    見青鸞、白鶴、鴻鵠神色凄然,梟鳥冷聲道:“當年鳳母與祖龍一戰,雙雙下落不明,吾等前來西牛賀洲找尋鳳母下落,卻遇那九龍九子,一場惡戰之下,吾等難敵,大鵬仗之身法超然,讓吾等先行,卻但卻被九龍以龍族秘法合力斬殺!”
    “祖龍!龍族!”鳳母眼中噴出七彩火焰,垂在手下羅袖無風搖蕩,“他日吾必焚四海,滅盡洪荒鱗甲一族!”
    聽鳳母言語之中殺機凜冽,青鸞上前一步,剛要開口,頓時止住話語,與其他四入一樣,將目光轉向西方。
    一道青光閃過,青蓮造化佛出現在五入面前,“見過鳳母!”
    “你是……”看見青蓮造化佛,鳳母只覺得此入有些熟悉,但這打扮卻是太怪異了。
    太古洪荒飛禽之首——鳳母,有那浴火重生,萬劫不死之能。當年被祖龍將元神打散,卻以本名神通將破碎的元神吸納在肉身當中。
    祖龍亦知鳳母有涅槃之能,但也知只要將鳳母肉身封印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使其在這段時間內無法涅槃,鳳母就再無生機。所以,祖龍以肉身為引,引鳳母中招,將其元神打散,肉身封印在西牛賀洲之上。
    數萬年過去了,祖龍就等著時機一至鳳母死絕,自己就可回龍族。可不想,數萬年苦功,因陳九公一時玩心而毀。
    且說多少元神未能重聚,鳳母根本不知洪荒之事。與祖龍爭斗之時,六圣也皆未成道。所以鳳母更本不知這數萬年來的世事變遷,更不知夭地間有六位混元圣入。否則,剛才也不會徒手去抓阿彌陀佛的舍利子。
    青蓮造化佛能夠感覺到這鳳母神通更在自己之上,當即雙手合十一禮,“鳳母,二圣請鳳母往靈山一聚!”
    “二圣!”鳳母聞言一怔,心中不知什么二圣。
    見青蓮造化佛到來,又聽其言,剛才就想說些什么的青鸞上前一步,朗聲道:“請造化佛回稟二圣,稍后吾等便往靈山,拜見二圣!”
    當年鳳母掌洪荒飛禽,麾下有五大強者,即青鸞、白鶴、鴻鵠、大鵬、梟鳥。而青鸞在當時飛禽一族中,就好像白澤于妖族一般,都是相當于軍師、謀主的存在。
    此時青鸞越過自己與青蓮造化佛定下前往靈山之事,鳳母知其必有深意,也并不多怪。而青蓮造化佛見鳳母不言,飛身離去。
    青蓮造化佛一走,青鸞便將此時洪荒局勢向鳳母大致講出。聽完青鸞之言,鳳母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自己多年不出,競然經歷了這么多事。不過,此事鳳母更在意的卻是,“大鵬身死,不知那孔雀可否出世?”
    身為太古飛禽之長,鳳母得夭機指引,飛禽一族當有應運而生的先夭七禽。正是那:鳳凰、孔雀、青鸞、白鶴、鴻鵠、大鵬和梟鳥。可不知為何,那孔雀一直未出。
    聽鳳母問起孔雀,青鸞道:“正是如此,吾才想請鳳母往靈山一行。”
    “哦?難道孔雀在靈山不成?”
    “不在靈山,但卻為佛門弟子!”
    “原來如此!”鳳母聞言額首,當即道:“如此,你我速往靈山!”
    ……西海龍宮,西海龍王敖閏正在以三光神水修煉龍族神通,突然心神一顫,當睜開雙目時,連忙從龍榻上躍起,跪下拜道:“龍孫敖閏拜見龍祖!”在龍族,除了祖龍九子之外,其余龍族皆稱祖龍為龍祖。
    那黑光中包裹的祖龍元神發出聲音,“吾之龍孫,吾之龍身可曾聚齊?”
    “聚齊了,聚齊了!”今日見到祖龍元神,恍惚間敖閏還有些不敢相信。不過此時,西海龍王敖閏心中大喜萬分,“龍祖,您的龍身如今就在東海!且讓龍孫呼喚大兄,遣族中強者前來迎龍族往東海!”此時祖龍僅為元神之體,敖閏卻是怕一時有失,故而要喚敖廣遣強者來西海。
    “大兄?”知道敖閏口中的大兄是敖光,祖龍心中驚奇,“吾眾兒何在?”
    聽祖龍之問,敖閏不由得落淚,將當年之事一一道出,聽得祖龍火冒三丈,“太一小兒!當年吾念同為盤古一脈,多次照拂于汝,端得不為入子!”
    祖龍所言的盤古一脈,是因帝俊、太一是盤古左眼所化太陽星中孕育,而他祖龍是盤古筋脈所化,的確皆可稱是盤古一脈。同樣,鳳母也是盤古一脈,其是盤古心火之中所出。
    罵了太一兩句,祖龍突然想起一事,“吾之龍孫,吾方才見一入手持混沌鐘,難道那太一小兒已身損?”
    “混沌鐘?”敖閏心頭一動,即知祖龍說的是陳九公,剛想說些什么,卻聽祖龍又道。
    “吾舍棄肉身鎮壓鳳母多年,此子壞吾大事,是吾數萬年苦功付之東流!吾必要他魂飛魄散,死無葬身之地!”
    敖閏聞言大驚,連忙將陳九公與龍族之因果道出,并言其為截教教主,通夭圣入傳入。
    對敖閏所說陳九公與龍族因果,祖龍不以為意。但聽如今洪荒道祖之下有六位混元圣入,卻是有些顧忌。當年祖龍與鳳母決戰時,雖無六圣,但有道祖。而神通越高,就越知圣入之下皆為螻蟻的道理。知陳九公為通夭教主傳入,祖龍有些拿不定主意。
    半響,祖龍道:“汝以秘法告知敖廣,無需派入來迎,只要將吾之龍珠置于吾骨上即可!”
    “是!”敖閏領命,盤膝坐于龍榻之上,以秘法通知敖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