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73 驅龍族據東海


    “汝等可知前方是什么去處?”西牛賀洲之上,陳九公掉著前方大山,對身后跟著的八個徒弟說道。
    今日已經是陳九公來到西牛賀洲的第五天了,除了第一天所收的八個弟子外,遇見都是上古妖族,而不是西牛賀洲土生土長的妖族。猜想這一片可能是上古妖族聚集之地,陳九公這才帶著八徒調轉云頭,換了方向。
    聽陳九公之問,七女紛紛搖頭,她們就是那在那九泉山出世,多年來出門最遠的時候,不過是去黃花觀探望千目。
    陳九公也沒想問她們,主要問的還是千目。這個弟子出世比較早,曾被佛門佛陀追過。就想被城管攆的小販一樣,千目以前經常是到一個地方待兩天就挪窩。
    手上青光一閃,千目在風中一抓,放在鼻前輕嗅。將他這舉收入眼底,陳九公心里暗暗點頭。這個徒弟心志堅韌,剛學了上清仙氣才幾日,就已經會初步運用了。
    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千目眉頭一皺,“老師,此山原本是一狐王所占,但似乎換了主人………”
    見千目言語似乎未盡,陳九公道:“怎么?有事但說無妨!”
    “回老師,如今這山中妖王似乎與弟子和七位師妹有仇。”
    千目此言一出,陳九公還沒說話,身后的七女頓時炸開鍋了。
    當日收七女入門之后,陳九公詢問七女是否有名。得到的答復是,這七女皆為盤絲蜘蛛得道,以朱為姓,分以紅、橙、黃、綠、青x藍、子為名,也就是朱紅、朱橙、朱黃、朱綠、朱青、朱藍、朱紫。
    聽在陳九公耳中,感覺這名字有些隨意了些,但想想要一起想出七個名字有些費勁,就罷了批量賜名的打算。
    身后七個女徒你一言,我一語的,甚至還有低聲詛咒的,陳九公輕咳一聲。
    七女聞聲,齊齊一震,連忙一起下拜,朱紅口稱:“弟子七人姐妹聞昔日仇家難以自抑,老師恕罪!”
    “何罪之有,都起來說話。”不得不說,截教自通天教主之下,大都喜熱鬧,而且好為人師。陳九公初掌光明山時,整日不是東奔西走,就是閉門苦修。
    袁洪、朱子真等七怪,還有后來的洪錦、季康,最開始都是跟著姚少同學道的。
    而且,以前截教人少,陳九公就將門下弟子派往四方。可那時陳九公很少在山上,也不覺什么。現在整日在光明山,只有六耳一人經常山上,雖又多了個蝎玉,但陳九公也感覺偌大的光明山有些冷清。
    這次八徒隨侍游覽西牛賀洲,陳九公感覺非常有意思。穿越洪荒已經快一千五百年了,也從來沒這么逍遙自在過。
    這時,七女也想起,自己姐妹剛拜了這位神通廣大的老師,那鼠妖又算得了什么。
    似乎對這山中妖王怨氣極大,七姐妹紛紛開口,向陳九公講述一只老鼠精猥瑣的故事。
    七女嘰嘰喳喳個不停,饒是陳九公,也有些聽不明白。聽了半天,只能聽得出自己七個徒兒恨不得將這山中的耗子精剝皮抽筋。
    “老師!”將七個師妹讓在身后,千目向陳九公講述朱氏七姐妹和那老鼠精的恩怨。
    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這只原形并不龐大,但色心很大的老鼠精,在挖山打洞的時候,不知怎么從盤絲洞玻土而出。見有田莊,就遁入其中,見七女美貌,竟然想將七女一起霸占,大享齊人之福。
    若是這老鼠精生的如陳九公這般俊朗也就罷了,可咱不是歧視物種,鼠類得道就沒有好看的。就連陳九公善尸化身之一的子鼠道人,周身上下也帶著三分猥瑣和兩分賊氣。
    可朱氏七女當年遇到的那只耗子,自稱是金牙鼠王。說是金牙,但就是一口大黃牙,而且還齙牙。朱氏七女都是女兒身,天生喜愛干凈,這金牙鼠王又丑又臟,七女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覺隱隱作嘔,差點沒吐出來。
    可能這就是金牙鼠王的絕招,先惡心你一下,然后再趁勢偷襲。憑著突然出手,和他大妖修為,金牙鼠王直接將朱青和朱藍打傷。
    雖然是七對一,但修為不相等,朱氏七姐妹本就無有優勢,這又傷了倆,還能怎么辦,跑吧。
    仗著本命殊絲的阻擋,七女跑出千里,在最危難的時侯,半路殺出個老妖怪。
    別看千目也挺磕磣,長得跟烏云仙似的,但絕對是俠肝義膽、古道熱腸。當看到一個比自己還磕磣的妖怪追殺七個美貌少女時,直接從旁殺出,并以自己肋下百眼,將金牙鼠王打成重傷。
    聽完千目將當年之事娓娓道出,陳九公探身往云下觀望,只見這山中妖氣似乎凝聚成形之勢,回身向千目問道:“當年汝等見此妖,其修為如何?”
    “此妖當年即是大妖頂峰,若非弟子肋下百目,實難敗他。”
    陳九公點了點頭,看這山中妖氣,此妖剛剛修成妖神,也就是玄門的金仙境界。按理說帶回山好好培養一番,倒是不錯。可聽八位弟子之言,這鼠妖的人品似乎不怎樣。
    指著那山,陳九公對千目道:“隨為師修行數日,且施展吾截教雷法,轟擊此山。”
    “是!”對于陳九公的考校,千目十分上心。向前一步,運轉玄功。與陳九公運功時,周身數丈青光籠罩不同。千目運功,只能見一層薄薄的青光在其身外流動。不過能在數日之內,將上清仙法練成這樣,已經算是不錯了。
    千目雙手一翻,一道青氣從頂上沖起,在空中凝聚成青色云團。隨著千目打出一道法決,云團震動,一道青色神雷從天而降,正轟在那山頭之上。
    轟!
    道行不深,法力不夠。初學上著仙法,千目的上清神雷只將山頂那塊巨石擊碎。
    不過,陳九公對千目施展的上清神雷有這種威力已經很滿意了。以前是散妖,都是憑引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修煉妖丹,根本不知道玄門仙氣之妙。這初學數日,能達到這種程度,已經不錯了。
    見老師陳九公微微點頭,千目放下心來,退在陳九公身后。
    剛才千目那道神雷威力不大,但擊碎山頂巨石,早已驚動了山中群妖。只聽的嗖嗖聲響,整個山體上無數小洞出現,一只只灰毛老鼠從洞中鉆出,看的朱氏七女紛紛掩目。就連陳九公和千目,也俱都眉頭緊皺,感到無比的厭惡。
    轟!
    又是一聲巨響,這次沒有雷法,而是這山頂突然塌陷,出現一個漆黑的窟窿。若是往窟窿中看去,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一股黑煙從窟窿里涌出,黑煙中一個身高不滿五尺的矮小妖王現出身來。
    “老師,就是他!”見這妖王現身,千目來在陳九公身旁,低聲說道。
    陳九公一看這道人,心底不由得一驚。但讓圣人之下最頂尖強者陳九公驚訝的不是這妖怪修為多大、法力多強,而是這鼠妖長得真是太磕磣了。
    看到這鼠妖,想起自己那善尸分身,如果當年子鼠道人要生得這般模樣,陳九公永世都不會讓他現于人前。
    雖然剛才聽七女和千目之言,但陳九公一直想是不是雙方有什么誤會。如果這鼠妖差不多的,又肯道歉悔過,念及其妖神修為,陳九公非常愿意將他渡入門下。
    可現在看他這般模樣,陳九公頓時將自己州才的想法掐滅。這樣的弟子在山上,以后若再有慶典筵席,有他在,誰能吃得下去啊。
    剛剛被雷聲驚動,金牙鼠王從山中飛出,一出山那一雙小眼珠一轉,最先注意的不是站在最前方的陳九公,也不是曾將自己打傷的千目,而是那朱氏七女。
    “咔咔……七位美人可是想通了?”說著,這妖怪那抽抽巴巴的臉上,還露出一個無比猥瑣的笑容。
    第一次見到金牙鼠王的陳九公不知道,曾和此妖有一面之緣的千目、朱氏七姐妹也都不知道,這鼠妖在這方圓數千里之內可是大大的有名。
    傳說:不怕金牙鼠怒,就怕金牙鼠笑。金牙鼠王一笑,足以讓敵人未戰先畏,戰力憑減三分。
    不過,今日金牙鼠王碰見的是陳九公。休說真的去了三成戰力,就算去了九成戰力的陳九公也不是他區區一午妖神可以匹敵的。
    看著滿臉猥瑣yín笑,綠豆蠅大小的眼珠中閃爍著的yín邪光芒,陳九公就想一道大雷劈死他。但轉念一想,這等妖邪讓他死的如此痛快,有些便宜了他。
    手上一動,取出一寶遞給千目,陳九公道:“此寶名喚捆仙繩,是為師平生首戰的戰利品,今日賜汝為寶,且用它將這鼠妖捉拿!”
    看著陳九公手上那金燦燦的捆仙繩,千目心中大喜,連忙將寶貝接過,向陳九公躬身一拜,“多謝老師賜寶!”就在千目將栩仙繩接在手中時,三句咒語憑空印在心神之上。
    運轉上清仙法,將捆仙繩祭起,千目默聲念咒,道了聲去,捆仙繩上金光一閃,嗖的一下飛出,將那滿腦子yín念的金牙鼠王捆了個結實。
    “啊!”多年來金牙鼠王一直惦記著九泉山的朱氏七姐妹,十日前修成妖神,今日剛剛將修為穩固。本想這就殺去九泉山,將七女奪回,并再往黃花觀,將當年那個百目怪誅殺。可聽得山上一聲巨響,出來一看,天降七女于山頂。一時間,讓金牙鼠王只以為自己是這洪荒大地之主角,可不想還沒意yín的差不多,就被人拿住了。
    口中發出尖銳的嘶叫聲,金牙鼠王身上金光陣陣,身體仿佛氣球一般鼓動起來,黑濃黑濃的妖氣從其身散發而出。
    見金牙鼠王掙扎,千目默念咒語,那捆仙繩上亦有金光流動。隨著捆仙繩上金光閃起,金牙鼠王只覺得自己會身妖力凝固,那鼓蕩起來的身體迅速癟了下來。而且柬縛在身上的繩索越來越緊,勒得金牙鼠王痛聲大嚎。
    “老師!弟子請求親手誅殺此妖!”這時,朱紅向陳九公一拜道,其他六女也紛紛下拜。
    “殺他了?”陳九公眉頭一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卻是浪費了。”
    在眾弟子發愣之際,陳九公雙掌往下一震,整座大山開始顫動。無數的響動聲從山上傳來,越來越多的石塊,一個個洞口出現在山體之上,從那洞中有成千上萬的老鼠鉆出,在山上亂竄。
    陳九公打出道術青光在山上,整座山體表面青光陣陣,無數的老鼠被青光彈飛,落地即死。
    陳九公雙手連連打出法決,那有五百丈高下的山峰迅速變小,變得如同小孩腦袋般大小。
    伸手一招,小山飛在面前。雖然山的大小變了,但山上那些洞沒變。大的時候看不出來,當山變小飛在身前時,千目和七女都能看到那山體上無數洞孔都是相通的。
    當日見過陳九公收取整個濯垢泉,千目和七女都知道自己這位老師比傳說中的還要神通廣大。但金牙鼠王活了這么多年,也就見過幾個妖圣,根本沒見過這般蓋世強者。此時驚得忘記了身上繩索緊勒的疼痛,心神都死亡的恐懼充滿。
    “如此小事何必拜來拜去。”回身揮袖,以法力將那還拜倒在云頭的七女托起,陳九公道:“此妖可留下,與汝等充作玩物,日后或許還可用之擋災應劫。”
    言罷,陳九公左手伸出,指尖一道青光飛出,在空中一轉,化作一枚青色符印飛在金牙鼠王頂門之上。
    符印一落,金牙鼠王哀嚎一聲。符印化作青光散開,將金牙鼠王包裹在青光之中。
    一道金光飛至面前,千目下意識的伸手接住,是那捆仙繩自動飛回。而再看矮小猥瑣的金牙鼠王已經不見,只有青光之內一只三尺來長的大老鼠。
    那老鼠體外的青光緩緩向其身體里滲透,雖然不知這青光到底是什么,但金牙鼠王就是不用想也知道這青光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可無論怎么掙扎,現出原形的金牙鼠王根本無法阻擋青光全部進入自己體內。
    隨著青光入體,金牙鼠王的身軀越來越小,漸漸的變作綠豆般大小。
    陳九公隨手一招,金牙鼠王飛至他原來所居山上,正好落入一洞孔之中。
    此時感覺身上束縛盡去,金牙鼠王用力一竄,竄出洞孔,可卻見眼前一陣青光。被青光所阻,金牙鼠王被彈回洞孔當中。
    縮小的山峰和縮小的金牙鼠王仍然如起初般相配,看著金牙鼠三在山中無數連通的洞孔中來回亂竄,但無論從哪個洞竄出,都會被青光所阻,然后彈回洞中。
    金牙鼠王落得如此下場,七女大喜,圍著那座小山拍手輕笑。
    見七個弟子如此高興,陳九公哈哈一笑,“這山就予汝等了!”
    “謝老師!”
    與徒同樂,陳九公甚是開懷。
    可在這時,原本那山下之地,有那黑光、七彩光芒沖起。
    “什么東西!”感覺兩股強橫的氣息勃發而出,饒是陳九公心頭一顫。這兩股氣息的波動實在是太強了,竟然比陳九公見過的所有準圣都要強。
    似乎那黑光在壓制七彩光芒,黑光之中傳出聲聲龍吟,火光之中陣陣鳳鳴之聲。
    那七彩光芒也不知被黑光壓制了多久,此時突然反彈,黑光被七彩光芒沖開,其中一個沙啞的聲音傳出:“小輩壞吾大事!”
    聲音剛落,那道黑光向陳九公沖來。陳九公定睛一看,只見黑光之中,一條九爪金龍,但非實軀,而是元神之體。
    “不好!”剎那間陳九公猜到這龍之元神想要奪舍,而無論是自己,還門下八個弟子都不可任由其亂來。當即袍袖一卷,將身旁八個弟子全部收入袖中。而后,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一口大鐘飛起,垂下條條混沌之氣。
    大鐘在空中連連震動,那金龍元神一雙龍眼中閃爍一絲驚駭,“混沌鐘!”元神外的黑光一顫,包著金龍元神直往西方飛去。
    金龍元神一走,那下方七彩光芒破天際,瞬間照耀大半個西牛賀洲,漸漸有覆蓋整個西牛賀洲的趨勢。
    周身青光繚繞,上清仙氣形成光罩將陳九公護在其中,但青色光罩外盡是七彩光芒。以陳九公的修為,上清仙氣只能散至周身丈余之處,再往外就被七彩光芒所阻。
    剛才那金龍元神僅為元神之體,但發出的氣息足以讓陳九公心驚。此時運玄功于雙目,透過重重七彩光芒,陳九公能夠見到那七彩光芒之下,一只鳳凰在七彩光芒之中越變越大。
    十丈、百丈、千丈、萬丈、二萬丈、三萬丈……
    論及身軀之大,巫族祖巫絕對是洪荒億萬生靈中的佼佼者。
    但如今巫族已經現世的六大祖巫,平心、后羿、贏政、刑天x尤、相柳,那身軀最高的刑天在東勝神洲一戰時有所突破之后,身軀不過一萬八千丈。這七彩鳳凰身軀直漲至五萬共千余丈,若不是在身軀暴漲的過程中,軀體也在緩緩升起的話,不知將毀西牛賀洲多少生靈。
    看著如此龐大的七彩鳳凰身軀,陳九公并沒有感覺到其中有元神的存在,可以料定這身軀已死。而此時,再想想剛才那飛往西極方向的九爪金龍。陳九公怎能不知這剛才那元神和這尸體的主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