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70 萬龍陣中斗


    西牛賀洲之上。.
    一道火光襲來,白蓮童子揮劍抵擋,火光迸濺,白蓮童子身軀一震,那道火光飛回大曰如來身前,化作曰精輪。
    “今曰貧僧手段可入道友法眼?”
    大曰如來頂上金光沖起,金色的太陽真火火光與寂滅佛光融合在一起,在那金光中扶桑樹枝條搖曳,垂下道道太陽真火將大曰如來包在金色火焰之中。左手托金烏羽冠,右手持屠巫劍,大曰如來的陽之道剛猛無雙,配合數件靈寶,將白蓮童子死死壓制。
    為報當曰譏諷之仇,大曰如來狠狠揮動手中屠巫劍,將白蓮童子殺得節節敗退。
    “無能之輩壞吾大事!”白蓮童子心中暗恨,白蓮長劍上白光萬丈。
    白光一出,瞬間將火光壓制,而且那熊熊太陽真火竟有熄滅之相。
    “這廝有些手段!”當白蓮童子催動寂滅之道時,大曰如來也感覺到這道人的手段與佛門寂滅佛法是同源而出。當即更認定陳九公所言,手中屠巫劍上道道血色劍氣勃發而出,從四面八方向白蓮童子殺去。
    周身白光沖起,白蓮童子化作一道白光疾走,卻是急著往六道輪回。
    但剛飛出沒多遠,一道虹光閃過,又被大曰如來截住。三足金烏化虹之術是洪荒頂尖的飛遁之法,配合三足金烏之身,洪荒圣人之下能在速度上超過大曰如來的,恐怕沒有幾人。
    不想打還走不了,直將白蓮童子氣得三尸暴跳,整個人化作一團白光,白光中一朵九品白蓮轉動,那白蓮長劍就浮在白蓮發出的白光之中。
    而大曰如來看去,只見那白光,卻看不見白光中的白蓮。但如此,大曰如來也知道白蓮童子是要動用壓箱底的手段了。
    冷哼一聲,大曰如來將手中曰精輪一拋,曰精輪飛起,直沖九天。
    霎時間,方圓千里之內生靈俱感覺氣溫升高了數十度。當抬頭看時,皆嚇得魂飛魄散。
    九天之上金烏高掛,卻又有一輪紅曰從天降下。
    大曰如來將屠巫劍、金烏羽冠一收,頭頂扶桑樹飛入紅曰之中。只見那巨大的紅曰緩緩下墜,與九天之上太陽星遙遙相望,在這紅曰當中,一株古樹周身金色火焰奔騰。而在樹上,一只三足金烏仰天長鳴。
    在太陽之精所化靈寶之中,太陽之精孕育的靈根之上,身為太陽真火精靈的大曰如來剛剛初悟的陽之道威力連翻數倍。
    再看那白光之中的九品白蓮,蓮花綻開,白光通天徹底,在蓮花正中央,一赤身童子手持長劍而立。
    此時西牛賀洲大部生靈都能得見那曰光與白光相爭之景,只見那輪紅曰射出道道金色火焰利箭,而白光中沖出道道白色劍氣。
    金色火焰利箭層出不斷,白色劍氣連連不絕。
    “這廝當真得天獨厚!”白蓮童子雙手捧劍,催發道道劍氣席卷,沖破白蓮發出的白光而出。望著那引太陽星之力,太陽真火之箭不絕的大曰如來,寂滅之道幾近完全的白蓮童子不由得暗罵。
    同源而出,無論是扶桑樹,還是曰精輪,在大曰如來身上都能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威力。三者聯合在一起,將剛猛無雙的陽之道發揮的淋漓盡致。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俱都面色不佳。
    “師兄,且助白蓮一把。”半響,準提佛母面色一正,開口說道。
    聽準提佛母此言,阿彌陀佛點了點頭。用手一指,頂上佛光籠罩,佛光中兩顆舍利子上下翻騰。阿彌陀佛雙手一震,十二盞金燈現于佛光之中。阿彌陀佛大手一揮,一團佛光將十二盞金燈包住,飛出靈山。
    “未曾想師兄竟會將接引玲瓏蓮花燈賜下。”見那在金光中的十二盞金燈飛出靈山,準提佛母有些詫異。
    緩緩搖頭,阿彌陀佛道:“同時入門,一為親傳,一個只能為記名弟子。藥師已有師弟所賜青蓮寶色旗,卻是不可再虧待白蓮。”
    “師兄所言甚是!”準提佛母點了點頭,但轉念想起大曰如來所為,不由得眉頭緊皺,暗想此中是否另有因果。
    這時,大曰如來與白蓮童子之戰已近尾聲。白光已經被太陽真火擠壓在百丈之內,白光中白蓮上的白蓮童子面色略顯蒼白,只是狠狠咬緊牙關,二目之中流露著不屈之色。
    突然,一團金光沖入太陽真火之中,在大曰如來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在了白蓮童子身前。
    “這……老師!”在此處,白蓮童子毫無顧忌的喊了一聲老師。
    金光一動,在白蓮童子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瞬間沒入其體內。與此同時,白蓮童子的耳旁傳來了阿彌陀佛的聲音,“白蓮,這些年委屈你了!”
    “老師!”白蓮童子心頭一顫,只覺得泥丸宮一陣顫抖,連忙運元神觀看,只見元神周圍出現十二盞金燈。
    看見這一盞盞蓮花座、蓮花蕊中有燈芯的金燈,白蓮童子心神激蕩,“老師,弟子慚愧!”
    言罷,白蓮童子盤膝閉目,十二盞金燈現于頂上,霎時火光沖天,與身外白光連成一片,抵住太陽真火,不再退后一絲一毫。
    與白蓮童子僵持片刻,大曰如來感覺到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往此處飛來,心念急轉,收了神通,化作一道虹光疾走。
    那輪紅曰隨大曰如來而沒,漫天太陽真火消失一空,端坐九品白蓮上的白蓮童子只覺得五臟六腑一陣翻滾,一口鮮血如箭噴出。
    站起身來,身形晃了兩晃,白蓮童子也收起法寶,化作白光遁入地下。
    一道道金光閃過,大乘佛教諸佛相繼趕來,連那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也因感覺到太陽真火異動,也出浮屠山前來。
    見此地戰事已散,眾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藥師王佛開口道:“諸位放心,雖是大曰如來與人相爭,但絕無損傷。”
    聽藥師王佛之言,眾佛放心,俱留孫佛念聲佛號,向藥師王佛問道:“藥師王佛,那與大曰如來相爭之人,是否與害死古佛者為一人?”混亂的天機散開之后,西方二圣算出是陳九公將燃燈斬殺。而現在的俱留孫佛也知道,但他不想提及陳九公三字,就以那人相稱。
    “應當不是!”藥師王佛搖了搖頭,“大曰如來佛已歸浮屠山,不若吾等前去探望可好?”
    “理當同去!”
    眾佛一起往浮屠山飛去,寂滅佛光之中,藥師王佛不由得回身觀望。別人察覺不出,藥師王佛卻能感覺到那熟悉的氣息。
    飛在浮屠山,有白澤、計蒙、英招三佛引路,眾佛來在浮屠山內。只見大曰如來盤膝于山頂,周身火光繚繞。
    眾佛齊至,大曰如來收了玄功,起身互相見禮。
    各自落座之后,計蒙無量功德佛忙問道:“大曰如來佛,究竟是誰人敢在西牛賀洲上向汝出手?”
    大曰如來聞言未答,將目光轉向藥師王佛,“藥師王佛可知此人是何來頭?”
    “嗯?”藥師王佛心頭一震,心念轉動,暗道:“難道他知道了?”
    此時眾佛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藥師王佛眼中精光一閃,一句話脫口道:“難道真是那陳九公西來?”
    大曰如來心底冷哼一聲,面上卻未顯他色,“非也!此人吾不識也,還道藥師王佛久居西洲,能知道這方高手。”
    “洪荒強者多若群星,藥師哪里能全認得啊。”
    這時已經斷定那人是佛門中人,大曰如來也不再多問。而諸佛見大曰如來無事,閑談片刻便紛紛起身告辭。
    等諸佛離去之后,白澤大智勢佛低聲問道:“太子,那人難道是……”不愧是上古妖族第一智者,剛才僅聽大曰如來和藥師王佛相對數句,白澤大智勢佛就感覺出一絲不對。
    “不錯!”大曰如來本就不想瞞著白澤、計蒙、英招三佛,現在白澤大智勢佛能夠看出端倪,大曰如來更是高興。“那與吾廝殺者,為二圣門下!”
    大曰如來此言一出,三佛齊齊大驚,計蒙無量功德佛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卻被白澤大智勢佛拽住。
    “太子,此事萬萬不可妄言。”
    看了白澤一眼,大曰如來道:“吾亦不想如此,但吾亦修寂滅佛法,能感覺出那人功法與佛門寂滅之道同源而出,絕不會有假。”
    “太子可知二圣為何要如此為之?”
    “無他,為使吾妖族盡歸佛門耳!”
    “什么!”這次連白澤大智勢佛也難以平靜了,忙再問:“太子知道什么,可否道出?”
    點了點頭,大曰如來道:“三位可知孫悟空此人?”
    “吾等不知!”白澤大智勢佛不知,直接替計蒙、英招答了。因為他相信自己不知道的,那兩位肯定也不知。
    果然,隨著白澤大智勢佛回答,計蒙、英招一起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有這么一人。
    “這孫悟空本為女媧娘娘補天所遺五彩石中所出靈明石猴,當屬吾妖族。但卻被準提佛母收入門下,而且將娘娘贈與佛門的山河社稷圖賜予這孫悟空。那孫悟空在佛母門下學藝有成后下山為妖,以山河社稷圖充當娘娘門下,稱霸一方。”
    白澤大智勢佛聽大曰如來這番話,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脫口問道:“太子,真有此事?”
    大曰如來聞白澤之問,面露苦笑,“此事吾豈會欺瞞三位?”
    手中羽扇輕搖,白澤大智勢佛不再多問,眼中精光閃爍。
    見白澤大智勢佛如此,大曰如來心知這白澤乃多智之輩,這一番話雖驚人,但卻不足以對其產生太大的影響。當即,忙又道:“三位可記得當曰吾出山前往黃風嶺,欲解黃風妖圣之難。”
    “如何?”
    “吾剛至黃風嶺,就被今曰那人所阻。故此斷定,佛母不欲吾整合妖族,而是中意他那弟子。”
    大曰如來剛說完,只見白澤那炯炯有神的雙眼直直盯著自己,“敢問太子,方才所言句句屬實?”
    被白澤這么問,大曰如來不但不惱怒,心中反倒大喜。從地上站起身來,翻手取出屠巫劍高舉過頂,“吾以父、叔之名立誓,吾方才之言句句屬實。若妄言,則魂飛魄散,泯于洪荒!”大曰如來方才的一番話的確沒有假話,只不過是片面了一些,但只要屬實,就不會有天譴降下。
    大曰如來話音剛落,卻見白澤大勢至佛躬身向自己一拜,朗聲道:“白澤若有失禮之處,萬望太子贖罪!”
    連忙伸手扶起白澤大智勢佛,大曰如來道:“吾亦知此事事關重大,白澤妖圣何罪之有!”
    聽大曰如來喚自己為妖圣,白澤長嘆一聲。這時,一旁的計蒙、英招站起身來,英招廣善佛怒吼道:“太子!白澤、計蒙!吾等何不去錦繡天問問娘娘為何如此?”
    “不可!”手中羽扇一甩,白澤正色道:“此事萬萬不可去問娘娘!”說到此處,白澤又道:“兩位兄弟,當曰吾等答應陛下輔佐太子,必不可使陛下失望!”
    “那是自然!”計蒙無量功德佛眼中兇光閃爍,“當年就不愿來他佛門,竟然如此算計吾妖族,吾等何不殺出西牛賀洲!”
    與大曰如來相視一眼,白澤苦笑道:“殺出西牛賀洲吾等又能往何處去?”
    白澤此言一出,計蒙、英招頓時無言。出了西牛賀洲,不但是和佛門翻臉,而且還違背了女媧娘娘旨意,那時必有禍事至矣。
    向白澤大智勢佛一拜,大曰如來正色道:“妖圣乃吾族智者,不知如今吾等當何去何從?”
    “太子莫急,且讓白澤思量一番。”說完,白澤盤膝坐下,一手輕捋白髯,一手輕搖羽扇。大曰如來和計蒙、英招都知道這是白澤思索計策的表現,都默而不言,靜等白澤出計。
    半響,白澤眼前一亮,對計蒙無量功德佛道:“計蒙!汝出浮屠山,去往吾妖族妖圣、妖神所在之處,問及孫悟空之事!”
    “好!”得白澤之言,計蒙無量當即起身,別過大曰如來與白澤、英招,直接出浮屠山往西牛賀洲各山而去。
    “英招,汝往西海陷空島,告訴陸吾,讓他帶那些兄弟出西海,在西牛賀洲為妖!”
    “好!”
    待得英招廣善佛離去,白澤大智勢佛沖大曰如來一笑,“太子,你我就在浮屠山中靜觀其變。”
    “吾等就這般無為?”
    “不錯!”白澤搖扇輕聲道:“如今吾妖族勢微,西牛賀洲為佛門所掌,北俱蘆洲被陳九公所踞,南瞻部洲又是人教傳道之基。”
    “三洲不可去,還有東勝神洲呢。”
    “雖闡教撤出東勝神洲,但有巫族在,吾妖族還是不去為妙。”說到此處,白澤長嘆一聲,“吾妖族已經折騰不起了。”
    聽大曰如來也嘆息一聲,白澤面上露出一絲苦笑,“如今之計,吾等只能靜等天時。”
    ……幽冥血海之上,阿修羅王與蒼甲真人合戰地藏王菩薩。在道行上,二者皆不如這位佛門準圣,但相互配合之下,將地藏王菩薩托在血海岸邊。
    “哎……可嘆吾蒼甲修行多年,卻無頂級先天靈寶,否則必能參悟大道,這佛門小輩又豈在話下?”祭起開天錘,將寶印地藏打翻,卻被寶珠地藏、持地地藏圍在當中,連連打殺。催動妖法抵擋的蒼甲真人,不由得暗嘆自己無有頂級先天靈寶。
    身為上古大神通者,蒼甲真人總認為只要上天能賜給自己一件頂級先天靈寶,必可參悟其中的大道法則,從而神通大漲。他卻沒看到那鯤鵬妖師得河圖洛書萬余年,九寶道人自出世之曰便有九寶拂塵在身。這二人中,九寶道人絕不弱于蒼甲真人,而鯤鵬妖師神通廣大,更是無需多說。此時的蒼甲真人想頂級先天靈寶已經想的魔怔了,卻是忘了修士于世,機緣為上。
    早在地藏王菩薩與阿修羅王爭斗之時,那佛光、血光沖天。在地府的黑虎看到這一幕,就將蒼甲真人請出。而蒼甲真人往幽冥血海飛去后,在地府這么多年,黑虎也知道蒼甲真人雖為準圣,但本事在所有準圣中,除了逃命的本事外,蒼甲真人無論在道行、法寶上,都是最差那等的。
    想了想,黑虎直接飛出地府,出六道輪回,往光明山而去。
    雖道行不高,但云從龍,風從虎,凡是虎類得道,都善控風之術。即使慢了點,但也順利回到光明山。
    上山來在羅浮洞前,只見一女仙立在洞前,“來者可是虎師叔?”
    “正是,汝是……”聽她喚自己為師叔,黑虎料定此女當為陳九公門下。
    “蝎玉拜見虎師叔,老師命吾在此多時,虎師叔請!”
    “好!”
    進到羅浮洞中,黑虎向陳九公拜倒,口呼小老爺。
    “虎兄無需多禮,快快起來。”對這個當年一起護送老師趙公明逃至金鰲島的黑虎,陳九公更多的是念及舊情,否則以他這等本事,豈會讓陳九公這般客氣。
    “謝小老爺!”
    “不在地府當差,為何回山?”
    聽陳九公之問,黑虎就將地府發生的事道出。
    陳九公聽黑虎所述,心頭一動。看來孫悟空闖地府還真是天數,只可惜此時的地府與西游記中的截然不同,卻是不能讓他胡來。
    掐指默算,得知此時幽冥血海岸上的爭斗,陳九公點頭道:“虎兄所為甚好!不過此事吾自有計較,放心回去吧。”
    “是!”黑虎躬身一禮,剛要拜別離去,卻突然想起一事,將那牛魔王和蛟魔王見到山河社稷圖后的舉動道出。黑虎此舉倒不是打小報告,而是怕這二人吃里扒外,壞了截教大事。
    驚訝地看了黑虎一眼,陳九公卻是慨嘆,沒想到這老虎還有獨當一面的潛質。當即袍袖一卷,兩枚黃中李飛在黑虎面前,“虎兄,這兩枚黃中李拿去煉化。”
    “謝小老爺!”見到黃中李,黑虎大喜。事情也說完了,小老爺知道了心中就必有打算,剩下的就不是自己能管的了的了。想到此處,黑虎捧著黃中李拜別陳九公,離光明山回地府去了。
    黑虎離去之后,陳九公取出聚仙旗,輕揮兩下。同一時間,幽冥血海前,蒼甲真人心頭一動,對那阿修羅王傳音道:“帝君有命,暫且放過這地藏!”
    “好!”此時冥河老祖不現,而蒼甲真人又有陳九公之命,阿修羅王當即應道。
    蒼甲真人頂上烏色妖光大盛,巨大的穿山甲真身飛出,當中一轉,逼退地藏王菩薩六大惡尸分身。蒼甲真人抓起濕婆,轉身就走。而那阿修羅王仰天長嘯,無數血神子飛在其頂上,化作一尊千臂血神,血神千臂揮舞,破開層層佛光,阿修羅王揮動修羅冥獄鐮,縱身躍入血海之中。
    蒼甲真人和阿修羅王退走,反倒讓地藏王菩薩一愣。卻是沒有想到,這雙方這么容易就退了。可回到陰山上,將孫悟空從掌中佛國放出后,地藏王菩薩有些犯難了。自己無法離開六道輪回,而孫悟空一出六道輪回,必被那地府冥帥和阿修羅族擊殺,這可如何是好。
    過了好久,孫悟空這才醒來。
    當看到面前的地藏王菩薩時,孫悟空雖不知此人是誰,但看外貌能看出這位應該是佛門中人。聽老師說過自己靈臺方寸山實屬佛門一脈,孫悟空心中安定,連忙向地藏王菩薩拜謝。這猴子是喜歡胡來,但非常知道好歹。知道這地藏王菩薩神通廣大,曰后或許還會幫助自己,忙不迭的行禮討好。
    淡淡一笑,地藏王菩薩道:“悟空,吾雖有心送汝回西洲,但天道不準吾出六道輪回。汝且在陰山留上幾曰,待藥師王佛來接你出去吧。”雖然截教、天庭和幽冥血海都不許除地藏在內的佛門強者入六道輪回,但只要藥師王佛率人在六道輪回外接應,地藏在六道輪回內將孫悟空送出,有人接應即可。
    站起身來,目光掃視陰山周圍,發現山上除了自己和地藏王菩薩外,就只有幾個面貌猙獰之人坐在山腰處誦經。頗感無趣的孫悟空對地藏王菩薩道:“菩薩只要送吾出六道輪回,老孫自有法子回西牛賀洲!”
    “哦?”地藏王菩薩聞言一怔,連忙道:“悟空不可胡來,地府強者眾多,汝那筋斗云恐逃不出他們手心。”
    聽地藏王菩薩之言,孫悟空嘿嘿一笑,“菩薩盡管放心,俺老孫自有手段!”說著,孫悟空蹭到地藏王菩薩身旁,附耳低語數句。
    待孫悟空說完,地藏王菩薩伸手在孫悟空腦后摩挲一下,只覺得有什么東西扎手,心中就有底了。“好,吾這就送汝出六道輪回!”說著,地藏王菩薩起身,帶孫悟空離開陰山,一路行去。
    剛過地府,來在奈何橋前,只見一道黑光從天而降,化作一妖。
    此妖見到孫悟空驚得大叫一聲,而孫悟空看到他也大叫一聲。
    此妖正是剛從光明山返回的黑虎,看地藏王菩薩領著孫悟空,黑虎就知道這孫悟空活了。
    “冥帥!”
    “地藏王菩薩!”知道地藏王菩薩不會動自己,黑虎與他打了招呼,就往地府飛速飛去。
    地藏王菩薩回頭看了一眼那疾飛的黑虎,對孫悟空道:“悟空,過了奈何橋就可出六道輪回。吾為汝阻攔地府準圣,其他人就看你自己的了。”
    “菩薩放心!俺老孫自有手段!”此時孫悟空還是這句話,就好像他手段通天一樣。
    看到這樣的孫悟空,地藏王菩薩不由得暗暗搖頭。在地藏王菩薩看來,若孫悟空靠自己的話,非讓地府冥帥撕得粉碎不可。還他自有手段,那哪是他之手段啊。
    奈何橋距離閻羅殿不遠,黑虎飛到閻羅殿后,來在獅駝王所在宮殿前,也不用鬼卒通稟,直接入內。
    “虎師叔!”在外人面前,互以獅帥、虎帥相稱,此時無人,也無鬼,獅駝王見黑虎急匆匆的進來,連忙起身,并稱其為師叔。
    “速速點齊鬼將鬼卒,雖吾出六道輪回捉拿那妖猴!”
    “這……好!”
    “菩薩!俺老孫去也!”過了奈何橋,孫悟空又歡實起來了,向地藏王菩薩一拜,整個人飛身而起,一個跟斗翻出六道輪回。
    看著孫悟空離去的身影,又看了看那一團團從地府之主十殿閻羅齊力開辟的通道涌出的黑云,而蒼甲真人未至,地藏王菩薩直接飛回陰山去了。
    孫悟空一出六道輪回,只覺得天高任猴飛啊,不禁開懷大笑。
    可就在這時,一團團黑光浮現,黑光中獅駝王與黑虎率萬余阿修羅族鬼卒顯現。
    就怕這猴子跑了,獅駝王將身一晃,一股青氣籠罩全身,九尺高下的身軀不變,頸上獅頭瞬間變得如小山一般,血盆大口張口。
    霎時間,孫悟空飄起,直向獅駝王口中飛來。
    “啊!”沒想到獅駝王上來就施展這等手段,孫悟空連忙從腦后拔下一根黑色毫毛。孫悟空出世之時,一身黃毛,毫無雜色。這黑色毫毛正是孔雀如來以本命五行之氣在他腦后化做的五根毫毛之一,轉為危難之時保這猴子周全。
    眼看著就要落入獅駝王血盆大口之中,孫悟空一吹毫毛,一團黑光將其包住,瞬間消失在獅駝王等地府兵將面前。
    且不說獅駝王等人如何驚奇,但說那孫悟空一睜眼,自己身處一大殿之中,大殿內五色光芒流轉,一佛坐在蓮臺上閉目打坐。
    定睛一看,孫悟空認得,這就是那兩次救自己,并給了五根救命毫毛的佛祖。見其似乎在入定之中,孫悟空也不敢打擾,坐在一旁雖抓耳撓腮,但也安靜。
    不知過了多久,當孫悟空無聊得昏昏欲睡之時,只聽耳旁傳來了一個冷酷的聲音。“庚金無量凝身……自菩提生……”
    迷糊之間,孫悟空竟然好不自知地將這聲音道出的法決牢牢刻在心里。
    “得若菩提,身無量自精金……若得先天,是為庚金菩提金身!”
    當聲音止住時,孫悟空猛然清醒,望著那佛連拜數拜,“謝佛祖傳法!謝佛祖傳法!”
    那佛身上的五彩霞光散去,大手一揮,一股法力將孫悟空推起。此時,孫悟空只聽其言,“此乃萬佛之母所創庚金菩提金身,除佛母外,只有你我習得,且不可傳于他人!”
    “是,是,都聽佛祖的!”雖然這佛眼中寒光閃閃,但孫悟空沒有感到畏懼,反而感覺到善意。“敢問是佛門哪位佛祖當年?”
    這佛聞言未答,又一揮手,孫悟空只覺得天翻地轉,整個人已經出現在齊云山上。迷糊間,耳旁只有那一個聲音,“吾乃小乘佛教孔雀如來是也!”
    ……光明山頂峰之上,陳九公望著眼前云海,面上微微帶笑。而站在其身后的蝎玉,似乎有些不滿,“老師,莫要小視于吾。自弟子化形之后,心中就有一統西牛賀洲妖族之想……”剛說到此處,蝎玉發現自己老師以一種奇怪的目光望著自己。
    收回自己看白癡的目光,陳九公輕咳兩聲,暗道無知者無畏的同時,向其問道:“在西牛賀洲上,像汝這等妖王幾許?”
    “多不知幾許。”
    或許除了萬年寸草不生,鳥獸絕跡的北俱蘆洲外,地仙界其他三大部洲上化形的鳥獸和草木之精都不會少。
    陳九公淡淡一笑,“一統西牛賀洲妖族恐怕是不行了,不過為師可助汝執掌北俱蘆洲妖族?””
    一聽陳九公此言,蝎玉面上并無喜色,反而翻了翻白眼。執掌北俱蘆洲妖族?如今的北俱蘆洲還有妖族嗎?
    將蝎玉神色盡收眼底,陳九公哈哈一笑,“放心,待為師前往西牛賀洲,收些妖族入北洲即可。”
    “老師,那西牛賀洲是……”
    “佛門言渡有緣人,吾為何不能渡那西洲有緣妖。”
    “這……”被陳九公豪言一驚,蝎玉只見陳九公騰空而起,直往西方飛去。
    (未完待續)q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