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369 鳳母與孔雀如來

鎖鏈加身的一瞬間,醉意全消,但此時渾身上下被包的跟個粽子似的,任孫悟空百般掙扎也無濟于事。
    黑虎將剛才牛魔王和蛟魔王舉動盡收眼底,自孫悟空現出山河社稷圖后,這二妖就不敢出手了。雖然后來蛟魔王祭起覆海珠,但也只是阻擋孫悟空去路。
    知道這二妖不敢處置孫悟空,黑虎一雙大眼中寒光閃爍,冷聲道:“來人啊!速將此妖就地格殺!”
    “虎……”蛟魔王剛要說些什么,卻被牛魔王拉住,看牛魔王向自己搖頭,再看看那面如沉水的黑虎。雖然修為比黑虎高出不少,但蛟魔王在這個時候有些害怕黑虎。
    “放開俺老孫!”地府鬼卒手中的勾鏈、鎖套品級的確都不高,但有拘魂之功效。孫悟空雖有玄仙修為,但上百條拘魂索加身,元神早已運轉不得,山河社稷圖化作白光沒入體內。
    七八個鬼卒拉著孫悟空來在奈何橋前,有那牛頭、馬面持鬼頭大刀從遠處趕來。
    “老牛,此事該如何是好?”
    不管身在何處,也改變不了蛟魔王上古妖族出身的事實。對于妖族圣人女媧娘娘,無論是蛟魔王,還是牛魔王都不敢不敬。所以,剛才見孫悟空現出山河社稷圖后,二妖就不敢動他。
    聽蛟魔王暗中傳音,牛魔王搖了搖頭,低聲道:“此子并非是死于你我之手,與吾等無關。”
    “嗯。”
    牛頭、馬面來在奈何橋旁,向牛魔王、蛟魔王、黑虎拜過,只聽黑虎道:“速將這擅闖地府之妖孽誅殺!”
    “是!”
    牛頭、馬面齊齊應聲,分左右立于孫悟空身旁,牛頭眼中殺機閃現,揮動手中鬼頭大刀便斬。
    鈧鐺……
    當刀落在孫悟空脖頸上的一瞬間,沒有血光迸濺,而是一道寒光飛起。原來那刀斬下,孫悟空腦袋沒有和脖子分家,反倒是牛頭手中的刀斷了。
    “啊!”握著手中刀柄,牛頭一臉驚訝的望著黑虎。
    虎目中寒光爆射,黑虎怒喝道:“斬!”
    “是!”牛頭刀斷,馬面奮力掄刀。
    鈧鐺!刀又斷!
    也得陳九公所賜九轉玄功的黑虎看出了門道,當即來在牛魔王、蛟魔王身前,“牛帥、蛟帥,黑虎要帶此妖往光明山,地府之事就有勞二位多擔待了。”
    “這……”
    知道黑虎是要帶孫悟空往光明山,請神兵利器破其肉身,牛魔王和蛟魔王有心勸阻兩句。可蛟魔王剛要開口,卻聽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虎帥慢行!”
    “哦?汝這獅子來的正好,可與吾回光明山拜見小老爺?”見獅駝王飛來,黑虎哈哈一笑,朗聲道。
    落在孫悟空身旁,見其一臉桀驁,獅駝王罩著他腦袋就是一巴掌,打的孫悟空火冒三丈。
    “虎帥,此等毛猴,何須不愿萬里趕回光明山。”
    聽獅駝王之言,還以為這位同為上古妖族,想放過孫悟空,牛魔王上前一步,就要開口。可這時獅駝王又道:“幽冥血海自有寶物,可誅殺此獠!”
    “此言,大善!”黑虎眼前一亮,連忙命人去請濕婆。冥河教主元屠、阿鼻雙劍自是無需多說,但誰也不會為了一個小猴妖而驚動冥河教主。但在阿修羅族中還有一件殺伐至寶,就是阿修羅王的修羅冥獄鐮刀,此寶專戮元神,正好克制孫悟空這樣修煉肉身之人。
    奉冥河老祖之命,濕婆在地府多年,過的也甚是滋潤。聽四大冥帥相請,來在奈何橋旁,聽黑虎說完事情原委,提起孫悟空就往幽冥血海飛去。
    就在距離血海不遠之處,有山丘綿延萬里,名曰陰山。
    當年,佛門與冥河老祖賭斗,佛門雖僥勝,使得地藏王菩薩順利入駐陰山。可當年各方爭奪六道輪回,卻是截教、天庭大占上風。在陳九公分封四大冥帥,并與冥河教主聯手后,地藏王菩薩從不敢踏出陰山半步,也不敢在六道輪回興風作浪。
    按照冥河老祖與佛門的約定,地藏王菩薩可以在陰山向阿修羅族傳道。但傳道之說,只能相對于未成仙道之輩而言,那些已成仙道的阿修羅族用你傳嘛?
    這些年來,冥河老祖不去管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也不對地仙以上的阿修羅族人出手。往日往返地府和幽冥血海,那地藏王菩薩都相安無事。
    可今日,當婆娑來在血海岸邊時,地藏王菩薩出現在濕婆面前。
    “濕婆道友!”
    “汝為何攔吾?”這地藏未化佛前,卻是阿修羅族出身,與婆娑也是舊識。看到如今的地藏,濕婆倒沒有多少怨氣。雖然他入駐陰山想要度化阿修羅族眾,可阿修羅族那些未成仙道的全遷往地府當差、每當血海中有新的族人出世,都會在聚集千人后,由阿修羅王親自送出血海,再由蒼甲真人接應,根本不給地藏王菩薩留機會。所以,這些年來,只有幾個走錯路的阿修羅族被地藏度化。
    雙手合十向濕婆一禮,地藏王菩薩神色肅穆,“還請道友將他放開。”
    見地藏王菩薩手指孫悟空,濕婆心頭一動,頓時反應過來這孫悟空的身份必不一般,否則絕不會驚動地藏來救。
    “地藏!此妖膽大包天,竟然擾亂天下蒼生輪回之地,莫非他是汝佛門派來的不成!”
    “這……”濕婆的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濕婆剛要開口辯解,卻突然想明白了,這濕婆是在拖延時間。
    “濕婆道友,恕地藏得罪了!”地藏王菩薩伸手一招,一把錫杖入手,掄起向濕婆頂門砸去。
    錫杖砸來,濕婆只覺得四周空間凝聚,自己想躲都躲不開了。
    突然,血海分開,一股血浪化作血色蛟龍飛在濕婆身前,張口咬住錫杖。
    單手持杖,地藏王菩薩另一手掌如刀,其上金光陣陣向身后掃去。隨著手掌橫出,一片金光將地藏王菩薩整只手臂包裹。
    一道黑影從血海中竄出,身穿黑色鎧甲,手持一長桿鐮刀的阿修羅王波旬惡狠狠的向地藏王菩薩殺來。
    當年發大宏愿斬去善尸,這些年在陰山靜心修煉,觀蒼生轉世之疾苦,地藏王菩薩又將惡念寄托斬去,如今卻是三界少有的頂級強者。
    面對阿修羅王,地藏王菩薩不怕,但幽冥血海中的冥河教主絕非地藏王菩薩能敵。所以眼見孫悟空還在濕婆手中,地藏王菩薩有些著急。
    此時,阿修羅王已殺至身前,地藏王菩薩將身一晃,背后一道金光中,一尊法神通體金黃,四面八臂,手持加持寶杵、寶珠、幡旗、寶幢、蓮花、經書、錫杖、令牌,正是地藏王菩薩的以金身為寄托,斬出的善尸分身。
    揮舞著八件法器抵擋阿修羅王的修羅冥獄鐮刀,八件法器上金光流轉,但卻被阿修羅王手中鐮刀一一破開。
    阿修羅王手中修羅冥獄鐮,乃上品先天靈寶,主殺伐之寶。論及殺伐、攻擊,雖不比得元屠、阿鼻這等殺伐至寶,但整個洪荒能比它強的也不是很多。
    可這地藏王菩薩的道行遠在波旬之上,其善尸分身運轉寂滅佛法死死托住波旬,地藏王菩薩就可去攻擊濕婆。
    揮舞手中修羅冥獄鐮,道道血光凌空亂舞,波旬口中咆哮,幽冥血海上的煞氣滾滾涌來。
    “滴答!”
    地藏王菩薩突然聽到一聲水聲,抬眼望去,只見那滾滾煞氣之中,一滴血紅色水珠凝結。
    “血神子!”地藏王菩薩心頭一震,一片血光攔在面前,無數血神子飛出,阻擋那打向濕婆的錫杖。此時血海岸上,方圓千里內盡是血神子,密密麻麻四下飛竄,血霧籠罩天地之間。
    地藏王菩薩身上發出陣陣金光,三尺金光形成光罩將地藏王菩薩護在無盡血光之中。遠遠望去,那整片血色天地中間的一抹金光,是那般扎眼。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念聲佛號,腦后以其身體為中心,無盡的金光蔓延開來。霎時間,金光普照。無邊的寂滅佛光,將血光、血霧壓制的節節敗退。
    陡然,遠方六道輪回!
    每一道輪回中,都有一道金光射出,瞬間便來到地藏王菩薩身邊,將其圍在中央。
    “南無地藏王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
    陣陣梵音想起,六大佛陀現身于地藏身外。
    地藏王菩薩斬惡念時,將惡念一分為六,分置于六道輪回之中感悟六道生靈輪回之苦。
    這六大分身分別是那:左手持人頭幢,右手結甘露印,便是專門救助地獄道眾生的檀陀地藏。
    左手持寶珠,右手結甘露印,專門救度餓鬼道的寶珠地藏。
    左手持錫杖,右手結如意寶印,專門濟度畜生道地寶印地藏。
    左手持金剛幢,右手結施無畏印,專門濟度阿修羅道的持地地藏。
    左手持錫杖,右手結與愿印,為人除掉八苦之蓋障,專門濟度人道的除蓋障地藏。
    左手持如意珠,右手結說法印,照天人之五衰而除其苦惱,專門濟度天道的日光地藏。
    六佛一出,各施佛法,一道道金色光幕連成一片,一條巨大的金色通道直達濕婆身前。
    日光地藏祭起手中如意珠,將濕婆打翻在地,右手說法印打出,那被捆綁結實的孫悟空瞬間出現在日光地藏右手之中。
    左手食指一指,如意珠飛出,化作一道金光向濕婆面門打去。此時波旬被地藏王菩薩善尸分身托住,波旬惡尸也就是那些血神子被地藏王菩薩連同其五大化身死死壓制。如意珠擊下,擊中則濕婆必死。
    就在這時,一道烏光從遠處飛來,沖入漫天血霧之中,穿過寂滅佛光凝聚的光幕,重重地打在那從天而降的如意珠上。
    砰!
    如意珠被擊得粉碎,那道烏光倒飛而回,落在一道人手中。
    “地藏!汝為何要助那擾亂的妖猴?”蒼甲真人飛身而至,將濕婆扶起,冷冷地望著地藏王菩薩喝道。
    “原來是真人親至,地藏有禮了!”救回了孫悟空,地藏王菩薩心中即定,幾大分身都退回身旁,向蒼甲真人一禮。
    知道整個六道輪回只有地藏一位佛門準圣,而自己一方還有那冥河教主未出。所以,這個時候的蒼甲真人頗顯威風,指著地藏王菩薩喝道:“休要廢話!若不將那妖猴放出,休怪吾將汝拿上天庭,交予大天尊發落!”
    “真人莫惱!”對蒼甲真人的話,地藏王菩薩絲毫不以為意。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地獄不空,地藏也不可踏出六道輪回半步。
    一個宏愿讓一個洪荒頂尖強者甘心隱于這草木不生之地,一個宏愿讓一個準圣無法在洪荒上書寫自己的精彩。但與慈航道人所化觀世音菩薩不同的是,地藏王菩薩當年發宏愿,得天道感應。雖然地獄不空,地藏不可出六道輪回。同樣,身在六道輪回之中,地藏就是不死之身。
    可敗,可被封印,但地藏不會死。更不會被人抓到天庭,去聽誰誰發落。
    見地藏王菩薩面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蒼甲真人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了。當即感到羞怒的蒼甲真人喝道:“汝敢助妖孽擾亂三界蒼生輪回之處,待吾稟明紫薇大帝,必將汝鎮壓在陰山之下!”
    蒼甲真人搬出了靠山,地藏王菩薩面色劇變。這時,只聽得波旬冷笑一聲,“真人,如此之人,又豈需勞動紫薇帝君,你我合力將他誅殺便是。”說著,波旬身上血光大作,手上修羅冥獄鐮上亦有血光流轉,其中隱隱還有符篆流轉,卻看不分明。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阿彌陀佛剛剛與準提佛母一起推算天機,知道在六道輪回中發生的事,而此時見準提佛母眉頭緊皺,開口問道:“那地藏王菩薩合該有這一劫,師弟無需掛懷。”
    搖了搖頭,準提佛母道:“吾非是為地藏王菩薩擔憂。”
    “那師弟是……”
    “大日如來!”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此子今日所為,卻有蹊蹺!”
    “師弟說他是故意為之?”剛問完,見準提佛母點頭,阿彌陀佛疾苦的面容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