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363 倒馬樁破佛身有徒自西方來

今日,六耳于光明山下上仙宮中講完黃庭后,心中有些思念老師陳九公,放而上山拜見。
    作為陳九公親傳弟子,六耳可于山道上御空而行。可剛上山,卻見前方一女子往山上攀爬。
    六耳在光明山多年,知道自己光明山一脈除了師叔姚少司座下弟子高蘭英外,再沒有女弟子。而且高蘭英雖師叔在天庭青華宮,就算來光明山,也不會以這種方式上山。
    “汝乃何人?”
    看到這白毛猴子,聽他詢問自己為何如此,毒蝎女美目之中,不禁潸然淚下。
    為什么哭?無他,委屈啊。
    這毒蝎女一哭,可是將六耳嚇壞了。他哪里見過這等陣仗,一時間連說些什么都不知道。
    半響,想起那人說三日不到山頂就死毒蝎女抽噎兩聲,收起淚水,繼續往山上爬去。
    這時,六耳看明白了。想來這是老師設下的考驗!否則無人敢在光明山上這么來。
    搖了搖頭,六耳起身,從袖中取出一瓶,打開瓶口,從里倒出半枚果子遞在毒蝎女面前口“服下此物,必可上山。”
    那黃澄澄的果子出現在面前,一股香味撲鼻,饒是得道多年,早已辟谷,毒蝎女下意識地伸手,將六耳手中半枚果子拿過納入口中。
    果子入口即化,毒蝎女突然感覺到體內真元滾滾,體內采集日月精華,天地靈氣淬煉而出的真元增加了不少。而這些增加的真元,起碼都要十年的功夫,才能聚集起來。“汝給吾吃的是什么東西?”
    聽毒蝎女之問,六耳淡淡一笑,“此乃吾光明山至寶,當年老師立教之時,吾等老師座前親傳弟子才有幸得上一枚。”
    “仙家至寶,果然厲害!”仿佛有了力氣,毒蝎女雖還不能站起身來,但往上爬也有力氣了。但沒爬幾步,突然想起一聲,口中發出尖叫,“剛才那半枚果子可是汝吃剩下的?”
    “嘶……”六耳聞言一怔,“吾師言此乃仙家靈寶,吾等修為只可服上半枚,故而當年吾食半枚,留下半枚剛予了汝。”
    這時,毒蝎女只感覺腹中一陣翻滾。雖然是妖族,但毒蝎女平日素喜干凈。根本不沾血食,只食仙草清露。按我們現在話說,這妖精有些潔癖。一聽自己剛吃的別人吃剩下的,不由得胸中作嘔。
    見毒蝎女如此,六耳又不明白了,這又是怎么了,難道是黃中李功效太強。不對啊,老師曾言黃中李靈性溫和,玄仙修為半枚絕無問題。
    可見毒蝎女還未有好轉,六耳搖了搖頭,袍袖連揮,兩道青光將其雙腳托起,直往山上飄去。
    來在羅浮洞前,沒有看到往日洞前那熟悉的身影,六耳輕嘆一聲,雙手垂立,輕聲道:“弟子六耳求見老師!”
    六耳話音剛落,羅浮洞門敞開,陳九公的聲音從洞內傳來,“進來說話!”
    進到羅浮洞中,六耳向陳九公拜了三拜,起身忙道:“老師,那山上女妖服了半枚黃中李為何嘔吐不止?”
    “呵呵……”光明山上的一切如何能逃過陳九公的眼睛,更何況他特意關注那毒蝎女。若非有前世之人,陳九公或許也不會知道毒蝎女為何如此口但現在知道了,陳九公也不會和六耳說。呵呵一笑,陳九公道:“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
    聽陳九公這么說,六耳放下心來,只聽陳九公問道:“上山有事?”
    “弟子無事。”
    點了點頭,陳九公知道其心意,與六耳言談數句,為了些修為上的事,突然心頭一動,從袖中取出一物,“此物乃為師斬殺佛門準圣所遺金身,汝且拿去煉化,日后可用之擋災應劫。”說到此處,見六耳要說什么,陳九公道:“拿了去吧。”
    “是。”從陳九公手中接過那被陳九公以法力壓制三寸長短的金身,六耳將其收入袖中,向陳九公連拜,口中道:“弟子謝老師賜寶。”
    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將六耳托起,陳九公搖頭笑道:“吾為汝師,必要為汝等著想。去吧,好生修道練法。”
    “弟子告退!”
    看著六耳離去,陳九公面露笑容。門下這些弟子絕無完人,但是他們在自己心里卻是最好的。
    六耳出了羅浮洞,往山下走去。想起那毒蝎女,直往下飛去。那毒蝎女得了六耳半枚黃中李后,雖然不能起身,但她卻能加持法力在雙手上,奮力攀爬,竟然一口氣爬至半山腰。
    一道白光飛至,那“可惡”的白毛猴子又來了,毒蝎女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翻,狠狠地瞪了六耳一眼。
    六耳獼猴善膾音,能察理,知前后,萬物皆明。但來光明山多年,六耳除了隨陳九公往人間搜尋孔丘外,就再也沒用過他那六耳神通。這些年來,苦心求道,一顆赤子之心未泯,六耳根本不知道毒蝎女這眼神是什么意思。
    撓了撓頭,六耳往山下行去,明日還要在上仙宮講誦黃庭,萬萬不可耽擱。
    看著六耳下山的背影,毒蝎女繼續向山上爬去,速度之快,可比剛到山上時強多了。
    剛入光明山時,身上大小傷口無數,又已筋疲力盡。得了半枚黃中李,那些皮外傷皆已復原,法力恢復至鼎盛時期,除了不能起身,再無一絲羈伴。
    第三日,金烏初升之時,毒蝎女爬到了羅浮洞。就在她到羅浮洞前的那一剎那,整個人頓時精神飽滿,從地上一躍而起。
    轟隆……
    一聲響聲將毒蝎女嚇一跳,但見那洞門打開,那個聲音再次響起,“進洞來!”
    心驚肉跳地走進羅浮洞,只見洞內空間不小在最深處掛著一張畫像,畫像上是一個身穿青色道袍,騎坐奎牛之上的道人。但無論毒蝎女怎么看,都看不清畫像中道人的面容。
    在畫像下,是三個牌位。在三個牌位前面,依次擺著四口室劍,當毒蝎女的目光落在那劍身上時,只覺得元神一顫。
    連忙收回目光,看著面前這個白衣道人。同樣,無論毒蝎女怎么看,也看不到陳九公的面容。“汝從西牛賀洲來?”
    “是……是!”
    “吾乃截教教主陳九公,汝可愿入吾門下,為吾弟子?”
    面前這道人深不可測,傻子才會不愿意。更何況,毒蝎女怕自己拒絕了,會被打殺,連忙拜倒在地,口稱老師。
    往日出門收徒,都是先定下師徒名分,然后在回山拜過師祖畫像和老師趙公明牌位。今日這徒弟好,自己送上門來了。陳九公帶著毒蝎女拜過祖師,而后問道:“汝可有名字?”
    “還請老師賜名?”
    想了想,陳九公道:“汝乃蝎身得道,卻是不可忘本,當以蝎為姓。為師再賜汝一個玉字,從今日起就以蝎玉為名。”
    “蝎玉,蝎玉!”毒蝎女,不,蝎玉自己默念兩遍,拜謝道:“蝎玉謝老師賜名!”
    點了點頭,陳九公用手一指,那團浮在案上的黑氣飛起,落入蝎玉背后蝎尾之中。
    只感覺尾部一陣劇痛,蝎玉張口大叫。
    陳九公打出一道青光將蝎玉包裹,隨著青光進入蝎玉尾部,蝎玉只感覺到疼痛消失,但自己尾部似乎多了什么東西。
    見蝎玉不明,陳九公也不解釋,再將上清仙法與九轉玄功一股腦傳給蝎玉,之后就命其下光明山,往上仙宮,每日聽六耳講誦黃庭。
    卻說那齊云山一戰,孫悟空殺敗蝎玉,將蝎玉、帶來三千小妖盡收麾下,又往毒敵山將山中留守的小妖全部收復。而聽到孫悟空將自家奶奶殺敗,毒敵山小妖沒有絲毫抵抗,就全部歸順了。妖族就是這樣,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天。得了這些小妖,孫悟空的齊云山上已經聚集了一萬二千多小妖。有了這么多手下,孫悟空心中心不自禁。
    這天,孫悟空在洞中想起自己大哥獼猴王掌方圓數十萬里之地,每年有周圍各山各領妖王前來參拜。孫悟空想到此處,不由得怦然心動,想著如果自己能夠有那般威勢該有多好。
    喚來齊云山兩大頭領,一個是山中原本跟隨孫悟空的虎頭領,另一個是在毒敵山中收服的,是一條青蛇成精。
    將兩大頭領喚來,孫悟空說起自己要稱霸的想法。
    雖然對孫悟空自稱大圣有些擔憂,但在孫悟空殺敗蝎玉之后,虎先鋒認為孫悟空的本事,完全可以統御萬里妖王。不過,十萬里、數十萬里就有些面前。
    但讓虎先鋒沒想到的是,孫悟空所到之處,妖神以下的妖王都不是修煉了仈jiǔ玄功,又有山河社稷圖的孫悟空敵手。而那些妖神見孫悟空一到,直接就將自己洞府讓給孫悟空,連抵抗都不抵抗。
    隨著孫悟空橫掃方圓二十萬里各路妖王,齊云山聲勢越來越大,山中已有小妖三萬多,周圍各山各洞每年也會來齊云山進貢。
    一道虹光隱現云中,孫悟空根本沒有發現,在自己受降各路妖王的時候,一直有一雙眼睛注視著自己。
    一年時間,對于成就仙道之人或妖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這一年來,孫悟空在齊云山當真是逍遙自在。
    今日是齊云山方圓二十萬里內妖族齊賀之日,孫悟空一早便命山中小妖在洞前準備場地、吃食,等著群妖來賀。妖族不會煉丹、也不會煉器,哪有什么像樣的賀禮。群妖送給孫悟空的,大多都是一些靈果之類。而這些東西,卻是正中孫悟空下懷。
    趕上這大喜的日子,一向喜好熱鬧的孫悟空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酒,也第一次知道什么是醉酒。
    迷迷糊糊的,孫悟空躺在案上,眼中精光流轉之間,卻見一黑、一白二鬼差從地上鉆出,將不遠處一個馬猴妖的元神用拘瑰索一捆,推拿著消失不見。
    一個激靈翻身坐起,孫悟空化作一道金光追去。這一幕對于孫悟空來說,真是太稀奇了,竟然看到了傳說中的黑白無常。
    借著酒勁,孫悟空一直追到地府。看著黑白無常壓著馬猴妖元神入內,孫悟空手中現出棍棒,飛身躍起,掄棒直往那巨大的牌匾上砸去。
    轟!
    一聲巨響,孫悟空雙臂發麻,卻見那牌匾絲毫未損。笑話,這天道所出地府,就連陳九公的弒神槍也未必能毀之,就別說他區區的孫悟空了。
    可孫悟空這一下子,卻驚動了地府鬼差。
    十多個阿修羅族族人化作的鬼差向孫悟空撲來。別說,這些阿修羅族化鬼差,連樣貌都不用幻化,直接穿上衣服即可。
    看著那一個個丑陋的鬼差,孫悟空掄棒便打,將一個個鬼差打的四下奔逃。
    這一番打斗,卻是驚動了十殿閻羅與那四大冥帥。
    當日白起殺入六道輪回,最后還是鐵扇公主出手,以芭蕉扇將其扇飛。可那時無有蒼甲真人坐鎮!現在地府有蒼甲真人在,牛魔王、蛟魔王心中有底,命人去請蒼甲真人,牛魔王、蛟魔王也不帶鬼卒,直往孫悟空所在之處奔去。
    “兩位冥帥!”當聽到有人呼喚時,牛魔王、蛟魔王回身一看,只見那黑虎持兵器飛來。“兩位,吾亦是地府冥帥!有人敢犯吾地府,黑虎責無旁貸。”
    聽黑虎之言,牛魔王、蛟魔王相視一眼,互使眼色。
    “老牛,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帶著吧。”
    “可帶著要是出事怎么辦?”
    “一會兒我上,你看著這位。”
    “為什么不是我上,你看著他?”
    當三大冥帥來在森羅殿前時,只見數百鬼卒各持鎖鏈捆著一只猴妖,此妖修為雖不高,但肉身強橫,數百鬼卒一起出手,也制不住他。
    “兀那妖怪!竟敢在地府前放肆,與吾死來!”牛魔王輪動繽鐵棍向孫悟空打去。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睜開二目,心中暗道:“悟空,汝鬧大了。”不像西游記中,天庭都倒向了佛門。作為準提佛母的弟子,孫悟空可以闖地府、鬧天庭。現在天庭截教一幽冥血海三家結盟,在圣人不出的情況下,無論是佛門,還是人、闡二教聯手,都不敵那三家聯盤。孫悟空敢這么鬧,絕對沒有好下場。
    說實話,準提佛母不愿意此時與陳九公動手。畢竟現在明面上的實力,的確斗不過陳九公。而且量劫將至,完全可以等到量劫來臨,自己親自出手誅殺陳九公。
    且不說孫悟空與女媧娘娘有關,還是自己唯一的親傳弟子,萬萬不可放棄,必須得救。不過,救也不能硬來,否則陳九公必定出手
    “白蓮!”
    聽準提佛母呼喊,白蓮童子穿過婆娑樹林,走到八寶功德池前向準提佛母一拜。
    “且去地府與地藏王菩薩聯手,必要保住孫悟空。”
    “是!”
    看著白蓮童子離去,青蓮造化佛道:“師兄,可要吾出手?”
    “師弟若出,那陳九公必定出手。”
    聽準提佛母之言,青蓮造化佛不再說話,坐在蓮臺上參悟道法去了。
    白蓮童子要出西牛賀洲,自是化作白衣道人模樣飛出靈山。可他剛飛出靈山不愿,卻見一道虹光攔在自己面前,化作大日如來模樣。“當日一別,今日終相見,還請道友賞光,往吾浮屠山一行。”
    “請恕貧道尚有要事在身,改日再往佛祖道場叨擾。”
    “哦?呵呵.——”大日如來聞言,面露冷笑,“莫非道友是瞧不起吾?”
    “你……”看大日如來這胡攪蠻纏的樣,和自己當日所為一般,白蓮童子心中暗惱。眼中精光一閃,翻手取出一把長劍,白蓮童子指著大日如來道:“吾有要事在身,汝若再敢阻撓,休怪吾劍下無情。”
    “哼!”大日如來冷哼一聲,隨手一招,屠巫劍入手“正要討教道友神通!”
    知道大日如來善飛,自己今日想甩開他是不行了。而孫悟空的本事,在地府絕翻不出什么花樣了。心中著急的白蓮童子卻是打定主意要速戰速決,而且還要讓大日如來吃些苦頭。
    手中長劍上道道白光閃耀,一道道劍氣向大日如來擊去。
    劍氣襲來,大日如來心神不由得陷入一陣死寂之中。大日如來也知這是大道法則帶來的影響,手中屠巫劍連斬一道道劍氣迎上。
    白蓮童子揮劍,一朵劍花出現在劍尖上,翻手向大日如來刺去。
    袍袖一卷,一道紅光落入手中,翻手在空中劃1了個圈一輪紅日將白蓮童子手中劍擋住。這時,大日如來揮屠巫劍向白蓮童子斬去。
    “日精輪!”見大日如來現出日精輪,白蓮童子眼中精光一閃知道自己今日想勝大日如來恐怕是不容易。勝與不勝不要緊,重要的是那孫悟空怎么辦?
    手中長劍連連揮動,但那日精輪上金色火光不散,白蓮童子根本傷不到大日如來。
    日精輪與三足金烏同源而出,這日精輪在大日如來手中可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五的威力。當日得此寶后,回到浮屠山大日如來很容易的參悟到其中的陽之道。數日前出山,找到了陳九公口中的孫悟空。多日暗中觀察,大日如來發現女媧娘娘有旨意降下妖族妖神、妖圣不可與孫悟空相爭。否則以他那大妖修為,如何在齊云山為所欲為。
    今日見孫悟空竟然去地府鬧事,大日如來這才隱于靈山之側。一來等白蓮童子出來,報當日之仇。二來,阻攔白蓮童子,可害死那孫悟空。
    有日精輪在手,大日如來戰力暴漲。雖然在對大道法則的領悟上,大日如來還不及白蓮童子。但大日如來以日精輪和金烏羽冠護身,不求殺人傷敵,只求托住白蓮童子這絕對沒有問題。
    卻說那孫悟空迷迷糊糊地與牛魔王動起手來,就是比近身搏殺,這猴子也不是牛魔王之敵。要知道牛魔王在上古天庭就是執掌一方的妖神。得鯤鵬妖師傳天妖屠神訣的妖神豈是等閑?能讓通天教主看中,收為坐騎的又怎會一般?
    牛魔王手中繽鐵棍掄開,就仿佛貓戲老鼠一般逗弄著孫悟空。好幾次險些死在牛魔王棍下,孫悟空酒勁也醒了。知道自己不是牛魔王敵手,孫悟空將身一動,使筋斗云,欲飛出地府。
    見孫悟空要走,蛟魔王哈哈一笑,祭出一顆龍眼大小的漆黑珠子,向孫悟空追打而去。只見這珠子,通體黑不溜秋,看似毫不起眼,但卻是件先天靈寶。雖品級不高,為末流的先天靈寶,但也不是誰都能有的。
    覆海珠被蛟魔王祭起后,突然停立空中,劃了個小圈,內里喚出一道粗有合抱的葵水之精擋在孫悟空面前。
    孫悟空現出山河社稷圖,這寶貝上白光陣陣,將葵水之精盡數擋下。一時間,葵水之精壓不倒白光,白光也不能使葵水之精盡數散開,二者僵持起來
    “山河社稷圖!”同為上古妖族,牛魔王和蛟魔王怎能不認得這寶物。看了孫悟空一眼,二妖卻是不知是否該下死手。
    這時聽得那蛟魔王道出這寶貝名字,在二妖身旁的黑虎看出些門道。
    以前在光明山上,陳九公給眾弟子講道時,黑虎也沒少聽啊。因為資質有限,黑虎就喜歡聽一切三界秘事。
    知道山河社稷圖是什么寶物,也知道自己小老爺派自己來地府是干什么來了,黑虎大喝一聲,“區區一大妖,也敢鬧吾地府!兩位冥帥還不速速將其鎮壓!”
    被黑虎一喝,牛魔王和蛟魔王齊齊一震,蛟魔王打出一道法決,那覆海珠上霞光耀起,觀之不明,應之不見,注視片刻便有些暈眩之感。而這覆海珠雖不像孫悟空打去,卻阻住其脫離地府之路。
    見孫悟空去路被阻,黑虎一揮手,無數阿修羅族鬼卒沖將出來,揮動手中勾鏈、鎖套去捆孫悟空。
    “啊!”手中棍棒連揮,卻有那根根鎖鏈將其拉著住,數百鬼卒齊齊用力,嘿呦聲中將孫悟空手中棍棒奪下。
    兵器一去,孫悟空戰力銳減三層。被那勾鏈、鎖套捆住,脫不得身,又被數十鬼卒一擁而上,捆個結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