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61 動敢動打死你


    從南海出來,陳十公袖中多了一個白玉瓷瓶,瓶中裝的是三光神水,不多不少,正好百滴,這是南海龍王用來答謝陳九公出手相助的。..
    雖然有些受之有愧,但最后陳九公還是收了。這寶貝帶回去,可以賜予門下弟子修煉,可為截教在短時間內增加百位金仙。
    有了這百位金仙,陳九公執掌的截教,已經勝過萬仙陣前的截教。
    但此次來南海也有不盡人意的地方,就是從敖欽口中得知敖鸞在封神之劫后失蹤了。南海龍族公主在南海丟了,陳九公聽聞的第一感覺就是開玩笑。但看到老淚縱橫的敖欽,陳九公也不禁長嘆一聲,直接告辭離去。當年那個小蘿莉是自己穿越洪荒之后的第一個朋友,或許再也見不到她了。
    帶著沉痛的心情回到了光明山,陳九公獨自在羅浮洞中參悟毀滅之道。
    人間,與陳九公前世記憶中的歷史不同。因為贏政并未被妖族封印在驪山,所以在他離開人間之后,其留下的一縷分身在人間執掌天下三十年后,才將皇位傳位于長子扶蘇。而那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篡權的宦官早已被贏政斬殺,扶蘇地位穩固。
    但秦以法治國,又曾誅六國大軍,民心不附口氣數輪轉之下,散之而盡。天下群雄起兵造反,有前楚國大將項燕之后項梁、項羽叔侄發動會稽起義,項梁自號武信君。又有一人,原為泗水亭長,名喚劉邦,于沛縣起兵響應,稱沛公。這二人從各路諸侯中脫穎而出,滅秦國后,爭霸天下。
    南方之極,自北戶孫之外,貫顓須之國南至委火炎風之野。
    赤帝即為上古人皇,五帝之一的高陽氏顓須帝。
    雖同為上古人族之長,但三皇不死不滅,與混元圣人同等地位。可五帝卻有輪回之厄,就連那治理洪荒水患、以九鼎定人間的禹王也未免此劫。不過,身為上古人族之長,顓須轉世之后,竟具真龍之氣在身,有機會穩定天下再得人皇之位。
    而項羽,身具巫族血脈。雖不像贏政、白起那般,一轉世就是大巫之身,但項羽肉身強橫,橫行人間足矣。
    為巫族之身又有盤古遺澤臨身項羽身上雖無真龍之氣,但卻有假龍之氣環繞周身。而這些年來百戰百勝其身上假龍之氣隱隱有凝形之勢。若有找一日能騰空而起必可化為真龍掃蕩天下。
    此時劉邦身旁有儒、墨、陰陽三家相助,而項羽也有東王公派至人間的三大弟子統帥一萬天仙。雙方廝殺起來,竟然是項羽更勝一籌。
    雖是如此,但與歷史中不同,如會的楚漢差距并不大。雙方以黃河為界,各處一方。
    遙望西楚上空那盤旋嘶吼的黑龍,剛推算完天機的鄒衍眉頭緊皺,對身旁孔丘、墨翟道:“不知這巫族氣運為何越來越盛,那西楚假龍竟有反噬之相。”
    聽鄒衍此言孔丘、墨翟不由得眉頭緊皺。讓他們幫巫族是不可能了,而且即使巫族統一了天下也不會在國中推行他們三家法義。所以,這儒、墨、陰陽三家要想在人間傳道,就要在人間廣傳道統。現在,那赤帝轉世之劉邦已經答應,自己為人皇后,必予儒、墨、陰陽他們想要的地位。
    可看如今情形,真龍反被壓制,那假龍卻有統一天下之相。
    “道友,不若貧道回地仙界,前往大赤天,請太清圣人想想辦法?”實在是想不出什么辦法,墨翟輕嘆一聲說道。
    還不等鄒衍開口,孔丘已經搖頭,“人教只有玄都道友一人,就算他來了又能如何?”雖然孔丘知道人教還有兩個童子和一頭牛,但這話不能說,說了就是嘲笑人教無人了。
    “那該如何是好?難道吾三家還要等到下次皇朝更迭才可?”這時,墨翟站起身來,“兩位道友在此少歇,但吾出去會那星辰一會。”打也不成,不打也不成,墨翟心中惱怒,決定出戰,與那星辰真君做過一番。
    還未曾墨翟出手,只聽得外面傳來了荀況的聲音,“老師,兩位師叔,弟子荀況求見。”
    “哦?是荀況啊,進來吧!”
    荀況走進來,向孔鄒、鄒衍、墨翟行完禮,“老師、兩位師叔,蕭何不是從哪兒弄來一人。此人自稱是漢中富戶,家有精兵萬余,愿助漢王破西楚。”
    聽荀況之言,孔丘三人眉頭緊皺。關中富戶,還家有精兵萬余,這不是開玩笑呢嗎?但讓三人更驚奇的是,就這話,一向睿智的汊王還偏偏就信了。拜那為首的,名喚韓信之人為大將,統帥他那上萬精兵。
    而三人知道,劉邦身旁的蕭何、張良,都是昔日顓須帝之輔臣,后雖其轉世至今,深得劉邦信任。只不過這二人雖謀略過人,而且忠心耿耿,但卻無有道法在身,辯不得洪荒修道之人。
    “走!吾等去看看那韓信究竟是何許人也?”
    “好!”就這這時,突然有人來報,說漢王請三位上仙率門人弟子出征。孔丘三人聚集三家弟子,隨大軍往黃河,齊攻西楚。
    來在黃河岸邊,見漢軍已經嚴陣以待,只見一人正在劉邦面前侃侃而談。當孔丘、鄒衍、墨翟看到此人時,不禁心頭齊齊一震。原來,此人身上竟有和項羽一般的假龍之氣,不過與項羽主殺的黑龍有些不同,此人身上環繞的龍氣是白色的。
    “道友可看出此人是何出身?”上下打量韓信一番,孔丘向身旁的鄒衍問道。
    眼中精光一閃,鄒衍冷聲道:“道友既已知曉,有何必問吾!”
    孔丘聽鄒衍語氣不善,但知道他這不是沖自己來的,而是沖那韓信。不,準確的說,應該是沖韓信背后之人。
    僅有地仙修為的韓信,在準圣面前,根本隱不得自身來歷。這時,墨翟也看出韓信身懷上清仙氣在心懷恨意的同時,也有三分詫異,“陳九公是從哪里招來這么個人?”
    諸侯起兵之后,亦有不少人身懷方與,不討只有項羽身上的龍氣能凝聚成型n所以,系今為止,僅有項羽一人與劉邦爭奪天下,
    其他諸侯皆亡。可讓墨翟驚訝的是,陳九公怎么就能又找到一個身上龍氣凝聚成型,而且應運掌兵戈之人來人間參與這人皇之爭。
    “三位仙師至矣!”當劉邦的目光落在孔丘、鄒衍、墨翟身上時,不由得哈哈大笑。自己有能人異士相助,又有善兵之人率軍來降,今日必可攻破西楚。
    “拜見漢王!”見劉邦看了過來,孔丘三人率三家弟子上前見禮。
    “諸位仙師免禮!”
    邦心中無限歡喜,立在黃河岸邊,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后落在韓信身上,看著這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劉邦感覺到了一股銳氣。可嘆劉邦不知道的是,這個少年的真實年齡要比他表面看上去大的多。
    看著韓信身后一萬殺氣騰騰的精兵,劉邦根本不去猜想這些人是從何而來,來助自己有什么目的。在劉邦心里,自己是真命天子,自有天佑。而且,黃河那邊項羽手下勢力也不弱,廝殺起來,這一萬精兵能剩下多少,誰也說不準。
    想到此處,劉邦抽出赤霄劍,遙指黃河對岸,高呼道:“今日一戰,誓破西楚!”
    劉邦高呼,其麾下眾將士齊齊高呼,陣陣殺氣在漢方將士上空匯聚。在滾滾殺氣之中,一條赤龍翻騰咆哮,一雙龍目之中,殺機凜冽。
    “真龍之氣果然不凡!”孔丘眼中紫光流轉,望著空中那條赤龍,心中暗暗贊嘆。只有一朝開國之主,才可稱人皇,就是因為人皇必有真龍之氣0而人皇死后,真龍之氣會在王朝中隨著歷代**一代代傳下去。這樣,龍氣就會越來越稀薄,最后被他人取代。而那贏政,正是因為將人皇之氣帶到了地仙界,所以秦朝才會歷經二世而亡。
    這邊的喊殺聲傳至對岸,項羽從旁那起一桿木戟,木戟不長,約有六尺左右,相對于項羽的身材,似乎不會稱手,但看這木戟上血跡斑斑,誰也不會想到有多少人死于此戟之下。
    持戟在手,揮動數下,陣陣破空之聲出現在帳中。項羽披掛戰甲,持戟出營,高聲喝喊,眾將士紛紛聚集在黃河岸邊,結成戰陣。
    立于河岸前,項羽端坐烏騅馬上,眼中兇光閃爍。
    “楚王!”
    星辰真君的聲音入耳,項羽連頭也沒回,“先師放心,今日之戰,吾項羽必勝!”
    “楚王!劉邦似乎多了些援兵!”
    “無妨!任他千萬人,吾一人一戟足矣!”
    “這……”星辰真君剛要說些什么,但見項羽頭上一股黑氣沖起,黑氣一出,自九天上一聲狂暴的龍吟響起。這龍吟聲落在星辰真君耳中極其響亮,但西楚一方將士根本聽不見。只見那一條五爪黑龍呼嘯而下,將己方陣上盤旋,仰頭嘶吼,陣陣煞氣匯聚。
    “師兄!”見項羽如此固執,洪大道人來在星辰真君身旁,低聲道:“可否要傳信于老師,請老師再派些人來?”
    “師弟之言大善!”星辰真君聞言點頭,既然西昆侖一脈已經參與到這人皇之爭中來了,就不可退后,必須全力而為。何況,若是項羽真的成了人皇,對西昆侖的好處是巨大的。
    洪犬道人得到星辰真君首肯,喚來一童子,囑咐再三,命其回東勝神洲向東王公求援。
    有江犬、琰忌兩位準圣合力破開兩界屏障,將這童子送入東勝神洲,這童子入了東勝神洲,便直接往西昆侖飛去。
    凡事都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這童子剛飛至半路,只見一道巨大的身影從身旁掠過。隨著那龐大的身軀,一股狂風將童子吹到一旁。
    “巫族!”童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不由得呼出聲來。
    童子那微弱的聲音入耳,相柳也不知為何,竟然停下腳步,大手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將童子吸入其掌中。
    落在相柳掌中,童子就像那落入如來佛手中的孫悟空一般渺小看著眼前巨人,童子心神俱顫。雖有天仙修為不假,但是被西昆侖一脈永靈藥成批灌出來的,在心性上尚且不如返虛的修士。
    不過想起自己西昆侖和巫族是盟友,童子漸漸安心,望著相柳道:“這位巫族老爺且聽小童一言,小童乃是西昆晨川
    “西昆侖!”這童子話音剛落,相柳就吼起來了,可憐這小童被相柳一吼,險些震成了聾子,若不是危機時刻,運轉玄功于耳,恐怕都得被震傻了。
    “吾來問汝,吾巫族風伯可是死于汝西昆侖之手?”
    “這,六當年在洪荒星空中,那四大巫來星辰島鬧事,其中一巫被殺,二巫被擒之事,星辰島上下皆知。
    被相柳驚得心神俱顫,童子顫顫驚驚言道:“是倒是是,不過此因果已經……”
    童子還未說完十整個人的下半身在相柳手中化作膿水。這時相柳獨創的刑罰之術,當年與妖族交戰時,每抓獲妖族,就將其下半身化為膿水。而人和妖族之五臟器官,基本都在上半身,又有修為在身,失了下身也不會立時斷氣。
    而使其上半身浮于膿水之上,算好進度,每日腐蝕一些,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只剩下六陽魁首,方才斷氣,在這過程中,受刑者絲毫動彈不得,偏又神志清晰,眼睜睜地感覺身體麻癢難當,逐漸化作膿水,求一痛快自盡也不可得,慘絕人寰,凄楚至極。
    雖然在星辰島上地位最低,受人使喚,但也沒要過這般罪啊,只聽童子哀嚎不止,相柳眼中寒光閃動。”吾來問汝,若答得干脆痛快,吾便送汝輪回轉世!”
    此時童子的鼻涕、眼淚都下來了,連連道:“巫族老爺,小的不求輪回轉世,只求您給小的一個痛快啊!”
    “少說廢話,吾來問汝,是何人將吾族風伯大巫斬殺?”
    “回巫族老爺,是我家祖師奶奶。”
    “祖師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