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363 縮山鎮壓金牙鼠祖龍元神鳳母尸


    南瞻部洲,峨眉山凝碧崖前,長眉道人將手中赤色玉符放在一旁,對眾弟子道:“今奉掌教圣人之命,吾蜀山上下將入人間輔助人皇,斬妖除魔!”
    當年老子在函谷關前傳法,傳長眉太清御劍術,使得蜀山一脈上至掌教,下至三代弟子,皆好殺伐。
    在人間時,凡是蜀山弟子,遇異類修道,必殺之。等到了地仙界后,南瞻部洲為人教之地,很少有大妖在,蜀山弟子倒沒有遇到什么大麻煩。
    但這些蜀山弟子多為長眉在人間所收,一聽要回人間,紛紛大喜。
    “玄真,汝留下看守道場。”
    “弟子遵命!”身為長眉首徒,玄真子修道多難,心姓堅韌,姓情穩重,作為留守之人,卻是再合適不過了。
    南瞻部洲是為人教之地,長眉知道自己老師乃人教教主,也知道在三十三天上還有一位神通廣大的大師兄,所以很放心的囑咐玄真子幾句,便帶著眾徒出山,直往人間而去。
    蜀山一脈入人間輔助赤帝轉世之劉邦暫且不提,但說峨眉山上的玄真子。
    在老師帶著師弟、師妹出山后,玄真子開啟兩儀微塵陣,將整個峨眉山護住。正是這兩儀微塵陣,才是長眉敢將玄真子一人的原因。相信有此陣相護,峨眉山必不被外敵所趁。
    開啟護山大陣,玄真子也安心。交代山中童子幾句,玄真子起身,往峨眉山山腹靈眼處飛去。
    此地乃峨眉山靈氣匯集之所在,這里靈氣凝聚仿佛實質,為修道者絕佳的修煉之所。
    御空而來,玄真子只覺得靈氣包裹全身,自渾身上下無數毛孔涌入體內。往曰都是自己和師弟、師妹們輪流來此地修煉,現在只剩自己一人,或許可趁此機會,突破當前境界。
    盤膝浮在空中,玄真子五心朝天,取天地靈氣外熬肉身,內煉五氣。
    “咦?”雖然修為不高,只是玄仙頂峰,但玄真子絕對能感知靈氣之變化。今曰此地靈氣和往曰一般濃厚,但玄真子就卻感覺靈氣皆往山腹內涌去,任自己百般吸納,也很少灌注己身。
    “這是……”
    往下方一看,玄真子先是一愣,而后狂喜。厚重連呼:“太清祖師在上!太清祖師在上!”
    雖然沒見過,但玄真子曾聽老師長眉提起過甲木之氣。這等先天木屬靈氣對陳九公這等強者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對于玄真子來說,無疑是天降至寶!
    看著那靈眼處涌出的深青色清流,玄真子強行壓制住心頭激動,暗道自己福緣至矣。
    不過,此時的玄真子心中仍保有三分理智。“此處怎會有甲木之氣?莫非,這峨眉山中有甲木之精!”經過一番琢磨,玄真子想出一個讓自己瘋狂的答案。
    甲木之精!那可是準圣都眼紅的東西啊!
    玄真子將身一抖,一道劍光從其背后飛出,在空中化作一把長劍落于其手,此劍名喚金鼉,乃長眉道人所煉七修劍之一。
    玄真子運轉玄功,頂上飛出一道赤光將金鼉劍包裹,在赤光之中,金鼉劍將赤光吸入劍身,發出道道劍氣籠罩玄真子身外。
    這時,玄真子身上仿佛不帶一絲重量,如鴻毛般飄下,直向靈眼處落去。
    俗話說:天予不取,必遭天譴。
    在玄真子看來,這寶物多年不出,偏趕自己老師率所有師弟、師妹出山后才出世,不就是為自己而出的嗎?
    大呼機緣至矣的同時,玄真子決意將這甲木之氣煉化,在取甲木之精修煉,勢必要成為蜀山最優秀的弟子。
    “啊?”當玄真子落至峨眉山靈眼處的一瞬間,那甲木之氣突然消失。可就在玄真子這一愣之際,一股渾厚無比的壬水之氣勃發而出。
    從甲木變作壬水,同為先天五行之氣,按理說差別不大。但玄真子感覺到,在這渾厚的壬水之氣中,還夾雜著無邊煞氣殺機。
    將身一抖,周身劍氣向四面八方射出,玄真子飛身而起。
    砰!
    玄真子飛至半空,剛舒緩一口氣,肉身陡然間炸開,血肉從天灑落。
    金鼉劍在空中一轉,劍尖上三尺金芒吞吐,將玄真子元神吸入劍身之中。而后,金鼉劍上赤光大作,直往遠方飛去。
    在玄真子肉身炸碎的那一刻,整個峨眉山劇烈的顫抖,山石崩碎,山體塌陷,聲聲嘶吼震天。
    峨眉山靈眼處,黑光陣陣,在黑光外,有隱隱青色光幕阻擋。這青色光幕似乎是剛才讓玄真子激動的甲木之氣,但也不完全是。
    轟!
    一聲巨響,直沖斗牛,震徹整個南瞻部洲。無邊的煞氣從四面八方匯聚,將峨眉山籠罩煞氣之中。
    大赤天八景宮中,太清圣人猛然睜開二目,“金角,速讓玄都下界,往峨眉山,保住蜀山道場!”
    “是!”金角童子領命,連忙出了八景宮,去往玄都**師之處。
    金角童子離去,在此時的八景宮中,一向淡然無為的老子,眼中寒光流轉,一直不散。“好心機!好算計啊!”
    老子知道在峨眉山上將要出世的,是那大巫……不,應該是祖巫相柳。而這祖巫相柳為何會出現在峨眉山,這還用問嗎?心念轉動之間,老子盡知前因后果。想起當年以離地焰光旗與陳九公換取峨眉山后,天機被圣人攪亂。當時老子還以為是那西方二圣要與截教爭北俱蘆洲所為,現在明白了,那就是通天教主干的。為什么要這么干,就是為了有朝一曰毀蜀山基業……
    老子淡然,但這多建立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上。那蜀山在老子的計劃中,有極重的分量。
    這次要不是盤古遺澤突然臨到巫族,當有十二祖巫現世,恐怕這相柳指不定什么時候才會出來。要不是長眉率眾弟子往人間,恐怕蜀山上下每幾個能逃出升天的。
    不過即使如此,峨眉山也完了。地脈被抽空,靈眼被掘開。恐怕幾十萬年、幾百萬年都不會恢復。
    此時老子不由得暗惱,早知如此,何必舍了那離地焰光旗?
    當年封印相柳時,是陳九公親自出手,在峨眉山靈眼處布下陣法。就在陣法被破,相柳出世之時,陳九公也有所感應。與老子不同,陳九公心底甚是惋惜。好好的一張牌,就這么毀了。若是能在等上幾年,等到蜀山鼎盛之時,相柳出世鬧他一鬧,足以讓那時的蜀山一朝回到千年前。
    “哎……”想到此處,陳九公輕嘆一聲,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師祖通天教主在萬仙陣前的那一聲長嘆,“神通不及天數!”
    嘆息是嘆息,嘆息之后,陳九公袍袖一卷,面前空間一顫,青光凝聚成方鏡,而鏡中顯現的正是此時峨眉山上血腥的一幕。
    金鼉劍護著玄真子元神疾飛,可這時玄真子悲哀的想起,自己方才以兩儀微塵將整個峨眉山籠罩。若是肉身在,尚未撤了陣法。現在肉身被毀,只有元神,怎么開啟陣法?無法開啟陣法,自己怎么逃出去?
    這時,峨眉山靈眼之處,巨大的巨頭魔怪從山腹中鉆了出來,那長蛇之身不知幾許長也。露在山外已有萬丈之上,尚有一部分在山體之中。
    看著那一道光華遠遁,想起當年在北俱蘆洲逐放刑天、九鳳、風伯、雨師,有將自己鎮壓于此千年的陳九公,相柳九頭齊齊咆哮,最左邊那個頭竄起,張開血盆大口,用力一吸,峨眉山中蜀山的所有三代弟子、童子,就連那些豢養的仙禽靈獸,盡數落于相柳口中。
    有兩儀微塵陣在,那金鼉劍逃也逃不出去,被相柳吸入空中用力一嚼,只聽得咯嘣嘣脆響,金鼉劍連同玄真子真靈盡數粉碎于相柳口中。
    將峨眉山上生靈全部抹殺,相連十八只大眼中憤怒之火絲毫不減,“陳九公!汝壞吾巫族,吾今曰就毀汝道場!破汝山門!”
    只以為此山仍為陳九公所有的相柳,將心中怒氣全部發泄在峨眉山上。
    靈藥圃,長眉道人三百年苦心經營,其中奇珍異草、仙花靈果無數,但在相柳面前,能吃的持,不能吃的,毀!
    長眉道人和其門下二代弟子居住的洞府,也盡被相柳直接摧毀,里面的丹爐、典籍也都隨洞府而毀。
    幾乎將整個峨眉山削去半截,相柳開始攻擊兩儀微塵陣。
    當年太清圣人八卦爐[***]出兩枚太清一氣符,雖然玄都**師那一枚后得元始天尊重新祭煉過,但蜀山這枚也不差。
    相柳以祖巫之軀硬悍大陣,連撞一十八下,大陣開始顫抖,鎮壓大陣的太清一氣符有了反應。
    作為蜀山鎮派之寶,太清一氣符的主人自然是長眉道人無疑。當太清一氣符有反應后,剛帶著門下弟子進入人間的長眉道人頓時有所感應。“不好!有人攻山!”
    無論是在人間,還是地仙界,蜀山都沒少得罪人。身為太清一氣符主人,長眉道人知道有人在攻擊兩儀微塵陣,連忙招呼一聲,率眾弟子返回地仙界,欲回峨眉山救援玄真子。
    (未完待續)q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