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362 千刀萬仞試佳徒金烏化作濯垢泉

卻說銀角童子立于大赤天前,只見一道青光飛來,化作陳九公模樣,剛要迎上,卻聽玄都大法師的聲音從里面傳出,“帝君,貧道奉老師之命,在此恭候多時了。”
    雖然陳九公在光明山時,對玄都大法師不太客氣。而且拒絕了人教的請求,但玄都大法師不敢對陳九公怎么樣。雖結盟,但想要得到盟友的尊重,就必須有相應的實力。
    此時的陳九公,似乎是忘記了在光明山時的不快。見玄都大法師在此,連忙還禮,“勞道友出迎,九公罪過。”
    聽陳九公此言,玄都大法師恨不得翻個白眼。這前后態度變化簡直是太大了,大的讓玄都大法師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一個人。
    但即使如此,玄都大法師也不敢表露絲毫,“帝君乃吾人教貴客,玄都出迎也是理所應當!來,來,帝君速與吾前往八景宮,老師已在宮中等候多時了。”
    “道友請!”
    “帝君請!”
    二人最后并肩入了大赤天,玄都大法師立于老子身后,而陳九公坐在老子對面的蒲團之上。
    早在察覺陳九公往大赤天來的時候,老子就已經算出陳九公已經派兵前往人間。但陳九公命韓信化作普通甲士,隱于光明國統兵的將領之中。老子哪里會將那些天仙、地仙的普通將領一一推算一番,根本沒有在意,他在意的是陳九公的態度。
    而此時更讓老子上心的是,陳九公來大赤天。絕不是來通知自己,他截教發兵人間了,必是另有他因。
    大赤天中,老子和陳九公相視而坐,皆不言語。老子不言,他身后的玄都大法師就更不敢多說話了。
    就這樣,大赤天中,三人靜默無語。
    不知過了多久,陳九公淡淡一笑,“能與人教聯手共抗天地大劫。實是吾截教之幸。”說到此處,陳九公往上一指,“雖吾教祖師被道祖留在紫霄宮中,但吾截教亦有能相助盟友的本事。”
    陳九公之言入耳,老子面上不顯一絲表情。說的真是好聽,什么被道祖留在紫霄宮,那是一般的留嗎?不過,相助盟友嘛……
    見老子不言不語,陳九公不以為然。自顧說道:“當年大巫嬴政轉世,殺伐人間。禍亂天下。而今又有巫族項羽轉世,竟然欲與赤帝爭奪人皇正統,實是不知死活。”
    圣人喜怒不行于色,而號稱無為的老子,更是淡然。對陳九公的這一番話,老子連眼皮都沒抬。老子清楚,這盡是些沒營養的話,陳九公真正要說的,還都在后面呢。
    突然。陳九公面色一正,肅然道:“今有那巫族從北俱蘆洲殺出,直至東勝神洲,殘殺生靈,為禍地仙界。而那闡教上下不尊道祖之命教化三界,面對巫族暴行而退。吾陳九公奉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之命,為天庭四御。當為天下蒼生造福,故愿率截教弟子重歸東、南二洲,救二洲蒼生于水火。”
    陳九公一席話,將那玄都大法師說的目瞪口呆。而老子再也不是那副淡然的模樣。雙眼睜開,兩道赤光落在陳九公身上。
    圣人威壓一出,足以是天地變色。而在大赤天八景宮中,雖無異象,但陳九公也能感覺到龐大的壓力,讓自己周身法力凝滯不動,就算想躲,也無可遁形。
    但在圣人威壓面前,陳九公神色肅穆,眼中青光流轉,挺直了腰板。截教弟子除非面對師門長輩,否則絕不低頭!
    知道陳九公是什么意思,老子心中冷哼一聲,收了威壓,淡淡吐出一字,“好。”
    “多謝圣人!”目的達到了,陳九公哈哈一笑,向老子一拱手,起身出八景宮,下大赤天去了。
    今日,玄都沒有送陳九公出宮,在陳九公走后,直接來在老子身前。“老師,如今截教羽翼已豐。若是讓截教重回東、南,恐怕……”說到此處,玄都見老師擺手,連忙止住話語。
    “截教勢大不假,但通天被道祖封印,整個截教生死皆系于陳九公。此人若能渡過這巫劫,巫劫過后也必死!”
    感受到老子言語中那絲絲殺機,玄都大法師心頭一顫。聽老師說過,陳九公將在佛門賢者劫來臨時證道混元。但老師說其巫劫過后必死,想來是要在陳九公不成圣前就將他殺死。可量劫一過,混元圣人不可出手,誰能殺得了陳九公?
    “敢問老師,若截教若占東、南二洲,吾人教又該如何自處?”
    玄都大法師剛問完,只見老子開口,淡淡道:“上善若水,利萬物而不爭……”
    ……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和阿彌陀佛合力參悟天機,青蓮造化佛盤膝于一旁蓮臺之上,看著二圣所為,心中無比羨慕。
    混元道果!洪荒億萬修士夢寐以求的!但能得其者,寥寥無幾。自開天辟地至今,算上那鴻鈞道祖。也不過七人而已。
    天機了然于胸,睜開二目,看到青蓮造化佛羨慕的目光,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師弟安心,待量劫一至,吾將陳九公誅殺,那大道之機就是師弟之物。”
    “大道之機!”青蓮造化佛聞言,心神俱顫。這東西就連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所制,只知是道祖才有,當年分封圣位時,共有七,除了造就六圣外,剩下那一道就在陳九公身上。
    雖然這大道之機非金非木非石非土,無有攻擊之力,沒有防御之能,不過此物卻有一妙用,就是可以使修士悟道更易。
    “師兄,可曾算出燃燈古佛為何人所殺?”
    輕哼一聲,準提佛母道:“這還用算嗎?除了那陳九公。還能有誰?”的確,能向燃燈古佛出手的,有幾個人?雖然那闡教門下也有嫌疑,但一來在燃燈古佛遇害時,闡教上前盡數前往清微天。而且無了誅仙劍陣,就算闡教那兩位準圣持盤古幡前來,也不能將燃燈古佛殺得本尊與善惡二尸盡損,連一縷元神也未遁出。
    剛剛準提佛母與阿彌陀佛合力推算天機,是想算出在此次量劫中,佛門氣運如何。但無論怎么算。都覺得天機晦澀。而這并不是有混元圣人遮掩天機,是天道不許圣人知道。
    “白蓮!”
    “弟子在!”聽準提佛母呼喚,白蓮童子從婆娑樹林內走了過來。
    “且去敲響玉盤,將吾佛門準圣齊聚于此。”
    “是!”白蓮童子走到婆娑樹林外,擊響玉盤。
    這一次第一個到的,竟然是上次沒到的大日如來。當落在婆娑樹林前是,大日如來看了這白蓮童子一眼。聽陳九公說那道人是白蓮成道,當時大日如來就想到了白蓮童子。
    不過,對于大日如來的一瞥。白蓮童子并不在意。往日,大日如來就是用這種目光看他。白蓮童子根本就不疑有他。
    緩步走入婆娑樹林之中,大日如來沒有回頭,但眼中精光閃爍,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白蓮!準提!佛門!吾必要讓汝等付出代價。”
    當佛門所有準圣皆至八寶功德池前后,準提佛母告訴他們平日最好居于靈山,莫要遠行,更不要前往他洲。
    在群佛離開八寶功德池,出到婆娑樹林之外,大日如來雙手合十向釋迦牟尼一禮。“南無釋迦牟尼佛!貧僧今日有興,想與釋迦牟尼佛講經談法?”
    “哦?”聽大日如來此言,釋迦牟尼一怔,其身旁孔雀如來面露冷笑。
    “好!貧僧在婆娑凈土恭迎佛祖!”
    看那大日如來化作一道長虹離去,孔雀如來來在釋迦牟尼身旁,“師兄,這大日如來想要干什么?”
    “不知!”
    “那師兄為何?”
    釋迦牟尼淡淡一笑。“師弟,你我怕他作甚?”
    孔雀如來聞言,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師兄所言甚是!吾等怕他作甚!”
    大日如來在浮屠山上降下,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已回到浮屠山上。見大日如來歸來,三佛連忙起身迎上,只聽白澤大智勢佛道:“大日如來,那陳九公兇殘,竟將燃燈古佛斬殺,吾等可否要像佛母說的,前往靈山暫避?”
    “不必!”
    大日如來的回答,讓白澤大智勢佛有些驚訝。在他看來,大日如來只要回到浮屠山,必定和自己三佛談及此事。所以,白澤大智勢佛在大日如來還沒有開口之前提出,卻是想給大日如來保住面子。不管怎么說,大日如來都是帝俊的唯一血脈。而且當日在光明山前,白澤答應了東皇太一要好生輔佐大日如來。
    不光是白澤大智勢佛,就連計蒙、英招二佛,也有些不敢相信。這似乎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大日如來,怎么這般有骨氣?
    如果沒有太陽星中的那次會面,可能大日如來早就張羅著上靈山了。但現在,大日如來知道陳九公不會殺自己,還哪能想著跑啊。“想當年,父、叔縱橫天地之間,吾雖不才,亦不畏死!”說著,大日如來目光在三佛身上掃過,“汝等畏死呼?”
    聽大日如來之言,白澤大智勢佛身軀顫抖,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看著大日如來,只覺得他有其父、叔之風。
    ……
    光明山,羅浮洞中。
    陳九公端坐上位,無當圣母、金靈圣母、云霄和烏云仙分坐蒲團之上。
    這時,四人中為首的無當圣母向陳九公問道:“不知教主將吾四人喚來,有何差遣?”
    “差遣不敢當。不過九公將二師伯、三師伯與兩位師叔請來,卻是有要事相商。”
    “教主請講!”
    “昔日吾教門人遇難,弟子遭劫。后門庭凋落,故而退至北俱蘆洲。今,吾欲率截教門下重回東、南二洲,不知師伯、師叔有何看法?”
    陳九公說完。四人知事關重大,都沒有貿然開口,皆冥思苦想。而陳九公也不打擾他們,只是在心底思索自己的計劃。
    半響,金靈圣母道:“教主!如今洪荒大教有四,正可一教一洲。而北洲全境皆為吾截教所有,吾等當好生經營,在北洲傳吾截教道統。”
    “師姐此言差矣!”金靈圣母話音剛落,只聽烏云仙道:“人教門人稀少,闡教又撤出北俱蘆洲。自是天予吾截教東洲全地!”
    “師弟且不知……”
    看著金靈圣母和烏云仙爭辯,而無當圣母似乎是同意金靈圣母的說法,云霄則是贊同烏云仙的觀點。陳九公輕咳一聲,道:“二師伯、三師伯,九公心意已決,將率門人弟子返回東、南二洲,想問兩位師伯對此有何看法?”
    無當圣母、金靈圣母聞言面色一紅,無當圣母道:“教主既已有所決斷,吾等自是不敢反對。但還望教主以吾截教基業為念。穩重為上。”
    陳九公聞言笑道:“不錯!吾截教歸東、南二洲,當以穩字當先。如此。還請師伯為吾坐鎮南瞻部洲!”
    “教主的意思是?”
    知道無當圣母他們不會明白什么叫截教分舵,陳九公只能用他們能夠聽懂的言語來表達。“南瞻部洲有一山,名喚武夷山。此山乃洪荒名山,當年為蕭升、曹寶洞府。封神之劫時,此二人相助闡教與吾教同門為難,蕭升命喪十絕陣中,曹寶死于九公之手。如今此山無主,師伯可帶人入駐此山,以此為基。傳道四方。”
    聽陳九公之言,截教四仙眼前一亮。雖然不能理解分舵這個詞,但是這意思他們都明白。
    這時,金靈圣母輕嘆一聲,“難怪老師將吾截教主位傳于九公。”
    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多年未見,不知師伯門下徐化師弟現在何處?”
    當年申公豹不知徐化出身。只見其有道術在身,還想著帶上光明山讓陳九公收為弟子。而陳九公雖然不認得徐化,但徐化一入羅浮洞,見到通天教主畫像就拜。陳九公驚奇之下一問。原來二人還是師兄弟。
    “吾那徒孫雖不及教主天縱之才,但也有金仙修為,可為教主效力。”知道陳九公既然問起,就是要用。雖然有陳九公給的血蓮子,以其化肉身可修煉道法、道術,但元神寄托封神榜上,金靈圣母無法為截教出力。但金靈圣母十分愿意讓徐化頂替自己,為截教效力。
    “多謝三師伯!還請徐化師弟為帥,丘引、張奎、高蘭英、季康為將,統百萬天兵,于武夷山,供二師伯差遣!”
    雖然十分愿意看到截教重回東勝神洲、南瞻部洲,但烏云仙對陳九公派遣天兵的決定有些擔憂。“教主,那南瞻部洲乃人教之地,太清圣人會同意嗎?”
    “會的!”陳九公道:“二師伯只管安心傳道,其他一切皆有吾在!”
    聽陳九公這么說,截教四仙只以為是陳九公以力壓人教,當即心中更喜。正是:誰人在世不壓人,誰人在世不踩人?
    將南瞻部洲交給無當圣母,陳九公甚是放心。無當圣母行事穩重,在南瞻部洲定不會有錯。
    “云霄師叔!”
    “教主!”
    “在東海之濱,傲來國旁有一山名喚花果山。山中有七個妖王,為九公門下七大弟子。吾請大天尊遣百萬天兵于花果山,師叔平日只需留一分身,本尊在三仙島靜修即可!”
    雖然烏云仙比云霄更加適合為截教坐鎮東勝神洲,但云霄乃女身,一直在光明山多有不便。如今將天兵駐扎在花果山,云霄平日還可在自道場。
    “云霄領命!”
    “烏云師叔!”
    “教主!”
    “師叔在光明山教導弟子,每年可派些弟子前往武夷山、花果山,助無當師伯和云霄師叔傳吾截教道統。”
    “是!”封神之戰后,截教道統被人、闡二教清出東勝神洲和南瞻部洲。今日,截教重歸,烏云仙不禁想起當年老師通天教主一聲令下,萬仙齊出傳道的景象。
    最后,陳九公對金靈圣母道:“三師伯。如今太清圣人在天庭的行宮已經撤去。那闡教弟子雖無可依靠,但吾截教門下絕不以恃強凌弱、以重欺寡為樂。”陳九公話雖這么說,還是為了穩住那元始天尊。雖然元始天尊退至清微天。并且不在此次量劫出手,不是因為那些在天庭的闡教弟子。但元始天尊就以此為由,陳九公能不配合嗎?敢不配合嗎?
    “教主此言大善!”金靈圣母傲然道:“吾截教弟子根本不屑欺辱于他。”
    “這就好!”陳九公點了點頭,“從今日起,二師伯不在天庭,就要依仗三師伯了!”
    “教主放心!”金靈圣母雖為女身,但性情剛烈,巾幗不讓須眉。當年在萬仙陣中以一敵四。若不是被當時的陸壓道人以斬仙飛刀毀了肉身,恐怕她也會如龜靈圣母一般。
    四人離開羅浮洞,按陳九公吩咐的各自行動。金靈圣母回到天庭,便喚來徐化,并命他往姚少司的青華宮,叫上張奎、高蘭英、丘引、季康,來在光明山,隨無當圣母前往南瞻部洲武夷山。
    而后,金靈圣母往斗牛宮拜見玉帝、王母。轉達陳九公之言,請玉帝、王母發兵。
    有北俱蘆洲充當后方。又有化仙池在。如今的天庭,可不是陳九公第一次來時那樣,連使喚的童子都沒幾個的了。
    聽截教要重歸東、南二洲,玉帝一聲令下,命薩真人和度厄真人各率二百萬天兵分別相助無當圣母與云霄娘娘、同時,玉帝命薩真人和度厄真人,凡是以截教為尊。畢竟玉帝派人去,是為了幫忙,而不是奪權。
    二百萬。說不多,也不說。落在地仙界一洲上,根本不算什么。但截教重歸東、南二洲傳道,這卻使得洪荒上那些散修起了別樣心思。
    截教再興!
    萬仙來朝,威掃人闡!
    地仙界要變天了!
    當今截教教主陳九公要成圣了!
    入局下棋的人又多了一個。
    各種各樣的言論在地仙界傳開,但對截教來說,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有人就有一切。在人手充足的情況下,牢牢占據武夷山和花果山根本不是問題。雖然武夷山上盤踞著一群小妖,但有無當圣母在,這些小妖全部化作截教道兵。如今正在山前被天將操練呢。而花果山被七怪占據多年,云霄來了也不管事,萬全放權給了袁洪。
    而有了二百萬天兵后,袁洪感覺自己的生活真是太充實了。
    當然,陳九公也才想到以袁洪這性子,哪里能傳道。三天之后,仲由率三十光明山三代弟子和百余四代弟子趕至花果山。開始向花果山附近的幾個國家傳截教教義。
    陳九公記得前世曾聽人說過少林寺中分文僧和武僧,文僧負責傳揚佛法,而武僧負責保護寺廟,保護文僧傳揚佛法。現在的截教,也有分工。向花果山七怪,還有張奎等人,無疑就是負責打架的。而仲由和他帶來的弟子,傳截教教義才是他們在行的。
    大赤天,玄都走進八景宮中,“老師,截教無當圣母率二百余萬天兵占據武夷山,在武夷山周圍傳道。”
    “嗯。”老子點了點頭,睜開雙眼,破天荒的指點起玄都大法師來,“這陳九公行事詭異,向來是一點也不吃虧,以為切記莫要想著占他便宜。”說到此處,見玄都大法師點頭,老子又道:“此事無需掛懷,陳九公已經出招,且看效果如何再做定奪。”
    清微天玉清境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面帶冷笑,“大師兄啊,汝這個盟友雖是助力,但也不好控制啊。”
    這時,有白鶴童子進來稟報:“老爺,云中子師叔求見!”
    “請!”
    片刻之后,云中子走到元始天尊身前,大禮參拜。“弟子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嗯。”元始天尊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將云中子托起。
    此時的云中子只聽到了一句讓他狂喜的話,只聽元始天尊道:“去吧,汝機緣至矣!”
    “多謝老師指點!”
    看著云中子離去,元始天尊自言自語,“吾元始門下,亦有良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