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361 九公鋒芒佛門避黃花觀中百目怪


    老子答應陳九公幫他渡劫是不假,但陳九公根本不相信老子是完全的好意。封神之劫,老子能夠和元始一起將自己截教殺得滅教。這次量劫來臨,老子先借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后又助自己從闡教手中奪回誅仙四劍。這樣的盟友,陳九公能信嗎?
    望著玄都**師,陳九公淡淡道:“此事請恕陳九公無能為力。”
    “帝君!”
    見玄都**師還要說些什么,陳九公一擺手,“只要混元圣人不出手,縱使十二祖巫,吾又有何懼?”說著,陳九公起身,“吾尚要往光明山下觀吾門下弟子修習道法,道友自便。”
    “帝君,且聽玄都一言,再做決斷。”
    “不必了!”陳九公袍袖一卷,轉身望著那懸掛在洞中的通天教主畫像,將后背留給玄都**師。
    面上一紅,玄都**師向陳九公一禮,“既然帝君心意已決,玄都告辭!”說完,玄都**師出了羅浮洞,回大赤天去了。
    看著通天教主畫像,陳九公不禁想起那個頂撞道祖、斬斷三清因果的師祖。“雖有劫難,但吾陳九公決不會拿門下弟子換取自己活命!”此時,陳九公心志堅定如鐵,萬事萬物皆難動搖。
    在陳九公看來,大劫之中難免有人損命。但與敵相爭不敵而亡,可被師門長輩推去送死是不一樣的。陳九公萬萬做不出拿門下弟子應劫擋災之事。
    輕嘆一聲,陳九公出了羅浮洞。直往光明山下飛去。
    今日正是烏云仙傳授弟子道術之日,光明山三、四代弟子一排排坐在上仙宮前,上方是烏云仙,而在烏云仙左右是六耳、紅孩兒、仲由等陳九公門下弟子。
    飛身降下,烏云仙講道的聲音傳入耳中,今日烏云仙講的正是五雷天罡決。陳九公盤膝坐在最后面,雙目微闔,以神識掃蕩光明山所有弟子。
    “嗯?”猛然睜開二目,陳九公望著一人,見其周身隱隱有黃光溢出。那溢出的黃光化成一條條小指粗細的蛟龍。盤旋纏繞,最后有化作黃光沒入此人內體。
    “真龍之氣?不對!不是真龍!”
    有前世記憶,陳九公知道每有王朝更迭,就有諸侯逐鹿。而最后執掌天下者,身具真龍之氣。那些天子即位途中斬落的諸侯,身上的龍氣是假龍之氣。
    真龍、假龍只是一字之差。同樣,假龍得氣運,未必不能成真龍。而真龍氣運有損,也會化作假龍。
    此時。在高臺上口若懸河的烏云仙突然一怔,閉口不再言語。下方眾弟子正聽到精妙之時。一見祖師(對他們來說,烏云仙就是祖師)不講,不由得心中生奇。
    以前在幽冥血海,無人傳授道法。在上光明山后,紅孩兒整日勤修道法,似乎要將以前落下的全都補回來。在現在光明山,最向道的是六耳,最喜法術的就是紅孩兒。
    剛才聽師叔祖傳截教至高雷法,直將紅孩兒聽得眉開眼笑。現在烏云仙突然不講了,卻是讓紅孩兒感覺心里空蕩蕩的。但二人輩分相差太多,紅孩兒不敢亂言,只能坐在蒲團上,一雙烏黑的眼珠帶著無盡期盼的望著烏云仙。
    對眾弟子的目光視而不見,烏云仙道:“今日就講到此處,明日午時自有云霄師姐傳汝等陣法之道。”
    “是!”
    那些三、四代弟子紛紛散去。六耳剛要帶諸位師弟退下,卻見老師陳九公出現臺前。
    “弟子拜見老師!”
    “免禮!”
    眾徒起身,烏云仙也從八卦臺上下來,“不知教主有何事。竟然親身至此?”
    在截教,若是與外人動手,自是陳九公頂上。可要是給門人弟子講道,烏云仙和云霄足夠了。而且,陳九公即使講道也是在羅浮洞前,給自己徒弟們講,不會來上仙宮,更不會打斷烏云仙。
    所以,烏云仙料定陳九公是有事,而且還是有要事。
    微微一笑,陳九公伸手虛抓,空間破碎,一灰袍道人出現在眾人面前。此人正是那身具假龍之氣者。
    看著此人一身截教四代弟子的道服,陳九公道:“此人是誰人門下?”
    這時,鬼谷子從眾人之中走出,向陳九公一拜,“回老師,此人是弟子門下記名弟子孫武之徒。”在戰國時期,鬼谷子記名弟子孫武在人間傳下兵家一脈。(諸位道友勿怪,仙俠小說別當歷史看哈)
    鬼谷子清楚陳九公脾氣,也知道這小子根本沒有機會惹老師生氣。就算他不好好聽道,陳九公也不會為了一個四代記名弟子,而讓烏云仙停止講道。
    點了點頭,陳九公看著此言,開口詢問:“汝喚何名?”
    當
    日截教復立之時,凡是光明山弟子,都齊上頂峰。那時,陳九公立于天地之間復立截教的一幕牢牢印在每一個光明山弟子心中。今日見到一直奉為天人的祖師,把他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見此人跪倒在地渾身發顫,陳九公也不在意,就這么站在他面前,目光落在他身上。
    “你……”鬼谷子想說他兩句,卻見老師一揮手,連忙退至一旁。
    就這樣,以陳九公為首,烏云仙及現在光明山一脈所有二代弟子,就這么站著,望著這戰戰兢兢的弟子。
    不知過了多久,這小子衣服被汗水濕透了三次,又被風吹干了三次。終于,長出口濁氣,向陳九公連拜九拜,“弟子韓信,拜見祖師!”
    “韓信!”饒是陳九公縱橫洪荒多年,聽此人之名,也不由得心頭一顫。
    國士無雙的韓信!怪不得此人身懷假龍之氣!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大笑道:“好!好!好個韓信!”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韓信身上灰色道袍瞬間變作青色,沒變的只有胸口那代表截教六代弟子的六朵青蓮。
    “韓信!”
    “弟子在!”有過先前的經歷,此時韓信心中恐懼已去。聽陳九公喊自己名字,韓信恭恭敬敬的叩首應聲。
    “可愿輔佐人皇?”
    “輔佐人皇?”雖然現在是截教弟子,但韓信出身兵家。而兵家弟子在世,最大的心愿就是將平生所學賣于帝王。一聽陳九公此言,韓信朗聲道:“弟子愿意!”
    “善!”陳九公口中稱善,又道:“既然如此,吾派光明國十萬甲士助汝,入人間輔佐人皇!”
    “多謝祖師!”韓信可不管陳九公有什么算計,布的是什么局。對一個初成仙道的截教六代弟子來說,陳九公的世界實在是太遙遠了。現在祖師能讓自己前往人間完成昔日愿望,韓信已經感激不盡了。
    經過近千年發展,如今的光明山人口過億。十萬甲士雖然都未成仙道,但也全相當于返虛的修,又精通戰陣。何況韓信初入人間,是為輔佐劉邦。而劉邦身旁尚有那儒、墨、陰陽三家弟子,韓信這班底足夠了。日后嘛……再做算計唄。
    請云霄以混元金斗將韓信與那十萬甲士送往人間,陳九公起身直奔大赤天飛去。雖然當時沒答應,但過后也派人了不是。陳九公以此為由,從老子哪里討來一些好處。
    卻說玄都**師從光明山返回大赤天,來在八景宮中。
    玄都**師一進八景宮,老子就睜開二目,“那陳九公不應?”
    “不應!”
    老子聞言,眉頭一皺,“這陳九公怎么與那通天一般脾氣?”其實,在五圣心中,通天教主真的是又臭又硬。作為混元圣人,通天教主不懂變通。像當年萬仙陣后所為,在其他圣人來看,根本是不值得的。而截教上下受通天教主影響,竟然也是這般脾氣。
    此時,饒是老子也不由得暗道不好。若是這般,陳九公雖討不得好,人教也得跟著吃大虧啊。可惡的陳九公。
    “老師,如今該如何行事?”
    人教沒人,這話聽起來有些滑稽。但實際上,人教還真是沒人。大赤天中,就只有玄都一個弟子,再加上那一頭牛、倆童子,又能頂什么用?
    “傳令長眉率他蜀山弟子相助劉邦!”
    “是!”知道自己有這么一個師弟,玄都**師連忙應是。在被老子收入門下后,長眉在地仙界游歷百年,就入人間歷練。后來趕上嬴政為人皇,長眉的蜀山上下險些被嬴政抓取祭煉十二金人。得玄都**師傳信,長眉帶著蜀山弟子回到地仙界,來在南瞻部洲的峨眉山。雖然保得蜀山上下性命,但多年來在人間斬妖行善,積累的萬般善名一夜之間化為流水。
    出了八景宮,玄都**師以太清仙法凝做玉符,用手一指,玉符飛出大赤天,落入峨眉山中。相信那長眉真人得到老師之命,必當率蜀山上下前往人間相助劉邦。
    可是,即使有蜀山劍派,還有那儒、墨、陰陽三家弟子。但比起那一萬天仙,卻是差了一大截。而東王公又派出三大弟子前往人間,赤帝轉世的劉邦想勝巫族轉世的項羽,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
    就在這時,玄都**師耳旁傳來了老子的聲音,“且去將陳九公迎入大赤天。”
    “陳九公?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