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60 圣賜金燈十二盞九公西渡有緣妖


    當日刑天、嬴政將祖巫殿遷來東勝神洲時,離西昆侖就不遠。
    今日東王公、西王母與門下八大弟子都是準圣級別的強者,離開西昆侖,御空飛行沒多久,就見東王公與西王母止住身形,停在空中。
    東王公、西王母都停下了,其后跟隨的八大弟子自是收住云頭。望著前方天地,星辰真君倒吸一口涼氣,“好精妙的陣法!”
    東王公門下八大弟子,水母、丙火、星辰三人最優,另外五人雖也不差,但比之這三人,卻是要差上不少。而先天星辰所化的星辰真君,修道多年,對陣法之道頗有研究。在見東王公、西王母停下后,想起老師說今日來相助巫族破陣,星辰真君運轉玄功于目,定睛仔細觀看,這才看出這片天地皆是陣法所化。
    聽星辰真君之言,水母、丙火一怔,但他們不通陣道,卻是看不出來。不過,正因如此,水母、丙火暗嘆此陣厲害。
    空間一顫,后羿現出身來,躬身向東王公一禮,“道友高義,后羿銘感五內,他日吾巫族必有厚報!”
    “祖巫客氣了!”東王公一臉正色,朗聲道:“當年雖與刑天祖巫有些間隙,但因果已了,又曾并肩作戰。今日巫族有事,吾西昆侖必鼎力相助!”
    東王公一番話說得后羿心神激動,對東王公生出無限感激。
    “祖巫,此陣非比尋常。東王需先觀陣,才能找出破陣之法。”
    “道友請便!”
    向后羿點了點頭,東王公給西王母一個顏色,二人飛身而起,圍繞這片天地仔細觀看。
    后羿的目光隨著東王公而動,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可是,當東王公從空中落下,后羿聽到的不是“祖巫放心,且看東王破陣”。而是“祖巫,此陣奧妙無窮,非東王能破之”。
    “什么?東王道友也無法破陣?”聽東王公此言,后羿心下大驚,一句話脫口而出。但此言一出,后羿連忙道:“道友莫怪,后羿并非……”
    “祖巫放心,東王公明白。”東王公大度地一擺手,輕嘆一聲。“此陣非吾能破,實是慚愧。”
    “陳九公!”如今偌大的地仙界。也只有西昆侖一脈可相助自己巫族破陣。現在連東王公也無法,后羿知道巫族是沒辦法去助項羽了。在這無可奈何之際,后羿只能在心中大罵陳九公。
    “東王真是無能為力,還望祖巫莫怪!”
    “道友哪里話!”后羿聞言,從對陳九公的無限恨意中回過神來,連連擺手,“諸位道友不遠萬里前來,此等恩情巫族銘記于心!怎奈陳九公卑鄙,又有吾巫族氣數使然。徒呼奈何!”
    見后羿連連長嘆不知,東王公出言寬慰,“祖巫暫且安心,巫族即將大興,雖暫時有些困境,日后自可破之。”
    “哎……道友有所不知啊!”后羿也從平心娘娘處得知量劫將至,巫族將興。可如果項羽能夠證得人皇果位。巫族將會更加興盛。
    突然,后羿想起一事,向東王公道:“后羿有一事相求,萬望道友助吾巫族一臂之力!”
    俗話說: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雖然東王公不知道這句話,但他明白這意思。若真是像元始天尊那么說的,巫族必當大興。現在不幫他們,什么時候幫?
    想到此處,東王公道:“祖巫有事,盡管說來,只要吾西昆侖一脈力所能及,必不要祖巫失望!”
    后羿聞言大喜,見過西昆侖門下之盛,后羿相信自己所求,對東王公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
    “好叫道友知曉,如今吾巫族項羽于人間爭奪人皇之位,吾巫族本想出兵相助,誰想被那陳九公暗算。今日后羿想請東王道友派些人手,相助項羽證那人皇果位!”
    “巫族又有人轉世,爭奪人皇之位?”
    “不錯!項羽乃吾巫族轉世,有龍氣在身。”
    聽后羿此言,東王公、西王母相視一眼,暗道這巫族好強的氣運啊。當年有蚩尤轉世,與那軒轅相爭。若非那軒轅有闡、截二教相助,恐怕還真不是蚩尤敵手。
    而上一位人皇嬴政,就是出自巫族。如今又有巫族轉世,爭奪人皇之位,這巫族當是多大的氣運啊。
    此時,東王公和西王母堅定了巫族是量劫主角的想法,更加堅定了要全力相助巫族的想法。量劫主角有大氣運在身,相助巫族可隨之奪取天地氣運,西昆侖一脈自可大興。
    見西王母點了點頭,東王公心中已有定計,當即對后羿道:“祖巫放心,東王派一萬天仙入人間,相助項羽奪取那人皇之位!”
    “一萬天仙!”后羿大喜,連連向東王公道謝。
    三萬年前,東王公帶西昆侖一脈退出洪荒。在洪荒星空中靜修三萬年,星辰島上無數草木開啟靈智,而且修成仙道。直至當年陳九公在洪荒星空中見到星辰島時,其上金仙就有上千。而天仙在星辰島上不過是打雜童子罷了,全部聚在一起,一萬之數肯定是綽綽有余。
    對東王公和西昆侖一脈而言,這一萬天仙就是全死在人間也不算什么。全是打雜童子,又不是門人弟子。像門人弟子修煉要一步步的來,童子直接可以用靈藥培養。
    上古之時,洪荒盛傳:西昆侖西王母有不死藥。什么是不死藥?洪荒修士只要不遇劫,都不會死。而西王母的不死藥,是對凡人和沒有修道的生靈而言。無有一絲道行、道法之輩,只要服上一顆不死藥,就可立成仙道。
    只因先前東勝神洲為闡教所有,而西昆侖一脈的修士數量又遠遠超過闡教。東王公不敢大肆擴張,否則現在都能給項羽派去十萬天仙。
    雖然東王公沒能將二十四都天星辰陣破去,但能派遣人手相助項羽,后羿已經心滿意足了,再次向東王公道謝,后羿轉身告辭回祖巫殿去,要將這好消息告訴其他四位祖巫。
    后羿從西昆侖回來時,曾告訴蚩尤、邢天、平心、嬴政,說與東王公約定里應外合攻
    破大陣。此時,四大祖巫就在祖巫殿前徘徊。見后羿現身,四大祖巫齊齊現了祖巫真身,就要沖天攻陣。
    “娘娘!諸位兄弟且慢!”估計東王公現在已經回西昆侖了,蚩尤他們要是現在攻陣,豈不是自討苦吃。后羿連忙大喊,阻止四巫之舉。
    聽到后羿呼喊,四大祖巫齊齊望著后羿,蚩尤一雙牛眼一翻,“怎么?那東王公沒來?”
    從空中落下。后羿將東王公無法破陣,卻能幫助項羽之事向四大祖巫講出。
    “難道吾等要一直困在此處?”聽后羿說東王公與西王母率門下八大弟子齊至也無法破陣。四大祖巫心中大驚,刑天怒吼道。對于身高萬丈的祖巫來說,方圓十萬里之地,不過是個大一點的牢籠罷了。而且,就算不是祖巫,也沒有人愿意被困。
    “刑天大哥莫惱。”這時,蚩尤收了祖巫真身,盤膝坐在祖巫殿前,口中勸道。
    虎目之中神色黯然。刑天也收了真身,坐在蚩尤身旁。而平心、嬴政紛紛收了祖巫真身,再加上后羿,五大祖巫圍坐一團。
    目光在四巫身上掃過,蚩尤正色道:“天機指示娘娘,吾巫族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今雖有陣法相阻,但它難阻吾巫族大興!總有一日巫族會重掌大地。恢復吾族上古之時榮光!”
    蚩尤一番話,說的四大祖巫心神激蕩。大凡曾經輝煌過,就不會甘心于眼前的平凡。就像妖族四大妖帥一直想著讓妖族重掌洪荒天庭,陳九公一直想要復興截教一般。巫族也有他們的野心。而此時,蚩尤說出這番話并不是口出狂言,有天機為證,就是有憑有據。
    見四大巫族面色潮紅,蚩尤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又道:“無論那東王公作何打算,只要他能相助項羽,相助吾巫族,就是吾巫族之幸。他能遣天仙一萬,卻是更勝吾巫族八千巫人!”
    “這……是哪里話?”聽蚩尤這么說,嬴政有些不滿。雖然巫人等同于人族天仙,但真的廝殺起來,巫人必可勝過天仙。更何況是嬴政、白起訓練的那些巫人,更是精通戰陣,可以一當十。廝殺起來,只要兩個沖鋒,東王公的一萬天仙必定全軍覆沒。
    “嬴政兄弟!吾并非是說吾巫族兒郎不如那西昆侖弟子。”蚩尤一嘆,“吾巫族族人少之又少,這八千兒郎對吾巫族而言,至關重要。而那西昆侖,別說一萬天仙,就是十萬天仙,只要有時間,也能聚得齊!”
    四巫聞言,恍然大悟。而這時,蚩尤牛眼中閃過一絲異彩,“看這東王公之舉,想來是要助吾巫族成事!”
    “他會有這等美意?”刑天冷哼一聲,此時刑天仍對西王母斬殺風伯、囚禁九鳳、雨師之事耿耿于懷。
    哈哈一笑,蚩尤朗聲道:“吾巫族將為天地主角,他東王公豈能無動于衷!”蚩尤猜的不錯,而如果陳九公在此,一定會以一個詞來概括東王公所為,那就是:抱大腿。可是這只腿到底夠不夠粗,夠不夠壯,甚至是不是假肢,東王公都沒想到。
    卻說那東王公回到西昆侖,命星辰真君前往洪荒星空,將星辰島上天仙修為的童子盡數帶往人間。又命門下五弟子澐仧、六弟子燚恴帶八個金仙入人間輔助星辰真君,率領這一萬天仙,相助項羽。雖說無論是準圣,還是金仙,在人間也只有天仙的法力,但他們有遠勝天仙的眼界,還能推算天機。
    陳九公不讓東王公在北俱蘆洲,難道元始天尊就敢讓東王公把他那星辰島好幾萬修士全弄到東勝神洲來嗎?
    東王公知道元始天尊是什么樣的人,當然也怕元始天尊對自己西昆侖一脈心懷不滿。所以,在被陳九公趕出北俱蘆洲后,東王公和西王母只帶八大弟子和少量門人在西昆侖駐扎。大部分弟子,仍然留在洪荒星空之中。
    星辰真君領命,破開空間入洪荒星中。他本洪荒星辰所化,回歸洪荒星空就仿佛蛟龍歸海,飛鳥出籠。很容易的找到星辰島所在,將島上童子、雜役召集起來,發現足有一萬二千人之多,留下兩千,星辰真君以**力將整整一萬天仙攝入人間,與其兩位師弟,率領西昆侖一脈萬余修士,前去相助項羽爭奪人皇之位!
    就在西昆侖一脈入人間后不久,玄都**師又來到光明山。
    以前陳九公一見玄都**師,沒什么好想的,就是打。反正動起手來,陳九公誰也不怕。可自從與人教聯手后,陳九公一見玄都**師,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麻煩來了!
    還好這玄都**師每次來時,都以太極圖隱去行蹤,只有陳九公一人知曉。畢竟現在陳九公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量劫將至,也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與人教聯手共抗大劫。
    看著玄都**師,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說吧,太清圣人又要吾做些什么?”
    見陳九公如此直接,玄都**師干笑一聲,“帝君可知人間局勢?”
    “人間局勢?關吾何事?”陳九公眉頭一皺,自己為他人教擋住了巫族援兵。那赤帝轉世之人有儒、墨、陰陽三家相助,必能得人皇之位,這還有什么說的嘛?難道這玄都是故意來讓自己眼氣的?
    如果真是這樣,陳九公不介意讓玄都**師吃些苦頭。但此時,陳九公默坐蒲團,推算天機,頓時知曉了那西昆侖派人潛入人間之事。
    臉色一變,當日玄都**師只與自己說阻擋巫族進兵,自己也沒想到這東王公敢趟這趟渾水。可此時天機不亂,在西昆侖有所舉動之時,太清圣人就應該向自己傳信。直至現在,才派玄都**師前來,這……
    抬眼看了玄都**師一眼,陳九公心頭冷哼一聲,這人教是想拿自己當槍使啊。莫非以為吾陳九公是好拿捏的不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