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359 魔王妖道斗地藏佛母言事有蹊蹺


    ()大日如來出了太陽星,盲奔錦繡天。
    來在錦繡天中,一路往媧皇宮中,途中見到大日如來的童子、童女紛紛躬身行禮,但沒有一人與大日如來打招呼。
    來在媧皇宮前,見彩鳳仙子立于宮前,大日如來向其微微點頭示意,算是打過了招呼。
    大日如來緩步進入媧皇宮中,向女媧娘娘大禮參拜。
    看了大日如來一眼,觀其周身氣息,女媧娘娘道:“不悟了?”
    再次向女媧娘娘一拜,大日如來正色道:“回娘娘,弟子不悟了!”
    “好!”女媧娘娘聞言輕笑,“汝父、叔一番心血,莫要輕毀之!”
    “是,弟子知錯了。”
    點了點頭,以為大日如來醒悟了,女媧娘娘心中甚喜。這時,卻聽大日如來道:“娘娘,弟子聽聞量劫將至,又與巫族有關,不知吾妖族該如何應對?”
    聽大日如來之言,女媧娘娘心中有些驚訝,但只以為是佛門二圣告訴他的,也并沒在意。”放心,有佛門在,吾妖族必能安然度過此次量劫。”
    大日如來張了張口,話到口邊,但卻沒敢出口。只走向女媧娘娘一拜,又看了那放在其身前案上那個貼滿符纂的金色葫蘆一眼,退出媧皇宮。
    在這量劫將至之時,大日如來萬萬不敢在這個關頭亂說什么。
    但是,在媧皇宮中向女媧娘娘一問,大日如來知道量劫真的要來了,而且無論是佛門二圣,還是女媧娘娘都沒有告訴自己。
    而在相信了陳九公一句話后,大日如來在潛意識里相信了陳九公的所有的話。
    其實陳九公說的話還真沒一句話假話。只是說話的方式有些問題而最主要的還是那日精輪,這件頂級先天靈寶使得大日如來對陳九公產生了無限好感。
    大日如來走后,陳九公下太陽星,飛回光明山,命童子去請云霄和烏云仙,自己坐在洞中盤算。
    今日本是要以日精輪了結與東皇太一之間的因果,誰想還有意外收獲。
    “教主!”這時,云霄和吳云霄一起走進羅浮洞中,向陳九公一禮,分坐蒲團之上。
    “兩位師叔看吾截教弟子今如何?”
    見陳九公問得如此直接烏云仙答道:“如今吾截教弟子多為教主光明山門下,無論是三代弟子還是四代弟子,皆不弱于他教同輩之人。”
    “嗯!”陳九公聞言,點了點頭。又問道:“那師叔看今日吾教弟子,比起當年的萬仙如何?”
    “這……”
    “師叔但說無妨。”
    烏云仙思索片刻,終于開口道:“教主多年教徒授徒皆以道為先門下弟子道心堅定道基穩固。然川到此處,烏云仙頓了頓,又繼續道:“修道不修法,日后與人相爭,難免吃虧。”
    “師叔所言甚是!”
    道法,道法口道、法并稱,有道無法不可,有法無道也不行。特別是在量劫之中即使混元圣人也不能將門下弟子全部護住。陳九公可不想讓門下弟子,在打斗廝殺上吃虧。
    在此量劫將至之際,陳九公對烏云仙和云霄道:“從明日起兩位師叔教導截教五代……”六代弟子截教道法和陣道。”
    “尊教主之命!”
    陳九公口中的截教五、六代弟子,說的就是光明山的三、四代弟子。因為陳九公在截教中輩分不高,僅為三代門徒。所以,光明山上這些奉陳九公為祖師的,到了截教,輩分直降兩輩。
    東勝神洲祖巫殿前,五大祖巫帶著巫族所有大巫望著那數萬年來始終如一的天空。
    陳九公以二十四都天星辰陣阻擋巫族行出十萬里之外,這大陣中有那定海珠所化諸天,陳九公將定海諸天世界與這片天地相連,任誰看去,也發現不了什么。
    得平心娘娘讓位,蚩尤為當今巫族之主。可站在祖巫殿前,蚩尤沒有絲毫初登大位的意氣風發,牛眼中反倒流露深深的擔憂。
    曾與軒轅爭奪人皇之位,蚩尤知道巫族再出一個人皇的話,對巫族會有如何深遠的影響。如果可以,黃尤愿意將巫族上下全部帶到人間去相助蚩尤。但依現在的情況來看,連贏政訓練好的八千巫人都送不出去。
    “后羿,可有辦法?”這時,黃尤向后羿問道。如今巫族,只有后羿一人可以隨意出入這大陣內外。
    搖了搖頭,后羿剛要說不能,可突然想起一事,“蚩尤,不若吾去西昆侖請那東王公出手,看看他是否能將此陣破去。”
    “好!”聽后羿之言,群巫面露喜色。與巫族不同,那東干公可是玄門修士,而且還是上古之時曾在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或許會有破陣之法。
    如今巫族已經將能想的辦法都想了,不管東王公能否破陣,去問問也好。
    后羿身形一動,沒入空中之間,下一刻已經出現在西昆侖山前。
    通稟之后,有人引后羿去見東王公Q
    當見到東王公后,將巫族之事向東王公一說,東王公眉頭緊皺。
    見東王公不言不語,后羿不由得有些心急。但巫族與東王公之間本是互相仇怨,后來還是玄都師從中撮合,才了了當年的因果。
    數日之前,闡教上下隨元始天尊離開東勝神洲,遷往清微天。而后羿又尋不到大赤天,現在東王公若是不助巫族,后羿也是一點法子都沒有。
    半響,東王公對后羿道:“祖巫莫急,待吾喚上師妹,與汝去看看那陣法如何。”
    此時東王公口中之言,落在后羿耳中簡直是天籍之音,“多謝東王道友!”
    點了點頭,著王公閉上雙目,以玄功呼喚西王母。
    一道青光閃過,西王母出現在東王公身旁。當聽東王公將所九公陣困巫族之事一說,西王母頓時應下,“相助巫族,吾西昆侖上下義不容辭!”
    “師妹之言大善!”東王公撫掌稱善,對一旁心中歡喜的后羿道:“祖巫且先回祖巫殿,與其他四位祖巫約定,待吾與師妹到后,里應外合,共破他陳九公之陣!”
    “道友高義!吾巫族上下銘記于心!”后羿向東王公、西王母一禮,出了大殿,回祖巫殿去了。
    看著后羿離去,西王母秀眉輕蹙,“師兄,吾等為何要助這巫族?”
    聽西王母之間,東王公眼中精光一閃,“師妹,吾亦不想沾染這等因果。不過玉清圣人言及量劫將至,巫族為量劫主角口吾等能助則助,不能助盡力就是。”
    “玉清圣人?”東王公提起元始天尊,西王母問道:“這玉清圣人為何將闡教門下全部帶到清微天,難道他這闡教道統不想要了?”
    當年西王母和東王公一起上昆侖山,使西昆侖一脈依附闡教之下。數日前,誅仙劍陣之后,闡教說走就走,連個招呼都沒打,卻是讓西王母有些不滿。同時,曾在紫霄宮聽道,西王母對元始天尊的為人也有所了解,生怕西昆侖做了那闡教的擋災棋子。
    二人為道侶,相伴無數歲月,東王公怎能不明白西王母所想。其他,在他心里也懷疑元始天尊此舉目的。不過,元始天尊曾遣門下白鶴童子送來玉符,玉符中向東王公講述關于此次量劫的天機,并告訴東王公,闡教不涉足此次量劫之內,待得下次量劫闡教再出。
    “師兄,可是闡教門人稀少,元始天尊想要保全他那些弟子?”
    “或許吧。”東王公長嘆一聲,“不成圣終為螻蟻,難以保全門下啊!”看人家闡教弟子,有圣人做靠山,遇到和自己無關的大劫,即可躲到圣人道場避難。
    “師兄,如玉清圣人所言不假,此次量劫主角為巫族,應是巫族當興,殺伐洪荒。與他闡教無關,與吾西昆侖一脈,也應無有關聯口不如……”
    “不可!”還未等西王母說完,東王公直接出言打斷,“吾等既已回歸洪荒,就不可再往那洪荒星空,這等避劫之法,行得了一時,絕行不了一世!”
    “那吾等又當如何?”
    “既然玉清圣人言巫族為此次量劫主角,吾等只要相助量劫之主,當可全身渡劫。”
    凡是量劫,皆有主角。而量劫主角于劫中,或興或亡。巫妖之劫,大劫主角巫妖二族皆亡。封神之劫,大劫主角闌教、截教,闡教興,截教亡。此次量劫,東王公從字面意思上不難理解,應該是:巫族當興。
    “如此恐怕門下弟子會有所傷亡。”
    “無妨!”東王公眼中寒光流轉,“只要吾西昆侖上下渡過此劫,必可大興。”
    知道東王公已經打定主意要放棄一部分門人弟子,西王母也不反對。
    俗話說:師父有事,弟子負其勞。
    修士收徒不光是傳下道統也有應劫擋災之用。像封神之戰時,闌教三代弟子許多都是因為為其師擋災而身死。
    在聽了元始天尊的話,認定巫族為此次量劫主角后,東王公決議要助巫族。東王公、西王母二人商議妥當,定下西昆侖一脈應劫之計,一起出山往祖巫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