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358 孫悟空身陷地府


    大日如來記得當日叔父東皇太——縷元神在屠巫劍中顯現時,曾以放音的方式告訴自己兩件事。..一是,混沌鐘將出,能奪則奪,不能則莫要強求。二是,太陽星中尚有少量太陽之精,日后可之完善陽之道。
    可這些年來,大日如來連門都沒入,圓滿的那一天根本是遙遙無期。當日,在被白蓮童子羞辱后,大日如來憤怒之下,飛至太陽星,按照叔父東皇太一傳給自己的秘法,以扶桑樹強行抽取太陽星中的太陽之精,煉化之后參悟俗陽之道。
    現在,感到濃厚的太陽之精從遠處傳來,大日如來先是一喜,但猛然感覺不對。這股太陽之精似乎是從太陽星外傳來的,不是自己從太陽星上抽取的。
    就在大日如來愣神之際,看到一熟悉的身影飄入太陽星中,頓時心神俱顫,雖然身在熊熊太陽真火之中,但也感覺到一陣涼意。”陳……九公!”
    右手上現出屠巫劍,左手掌心上托起金烏羽冠,大日如來雙目噴火,死死盯著陳九公。
    見大日如來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陳九公淡淡一笑,“想動手?”
    陳九公此言一出,大日如來剛剛聚起的殺氣一滯,就仿佛一個鼓起的氣球突然被撒了氣一般。不過大日如來更多的是驚訝,按理說陳九公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但看他語氣,似乎還沒有惡意,卻是讓大日如來有些拿捏不準口
    陳九公也不廢話,袍袖一卷,一道紅光向大日如來飛去。
    “啊!”大日如來只以為是陳九公祭起了什么靈寶,連忙催動手上托著的金烏羽冠。
    得大日如來法力催動,金烏羽冠上金色火光大作,一只三足金烏從虛影火光中飛出,與那道紅光相撞。
    讓大日如來驚訝的是,三足金烏虛影無事也就罷了,那道紅光竟然化作一物,栽落熊熊太陽真火之中。”這……”大日如來卻是沒想到陳九公的一擊竟然如此不堪,但轉念一想,陳九公能以一人之力連敗鯤鵬妖師和青蓮造化佛,絕不是自己能夠抵擋了。那么……
    抬頭望去,只見陳九公微微搖頭,大日如來伸手一抓,日精輪從熊熊太陽真火中飛出,落在其手中。
    “是這寶物!”大日如來見日精輪,頓時狂喜,但瞬間反應過來,看著陳九公,“陳九公,汝這是何意?”
    一抬手,陳九公微微示意,口中道:“此寶送你了!”
    “什么!”看著手中的日精輪,抬頭再看看陳九公。身為準圣,萬里之內一切聲響都能聽得一清二楚。但此時,大日如來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可是頂級先天靈寶啊,就連混元圣人也沒有幾件。雖說眼前這位是整個洪荒身家最豐厚的,但大日如來清楚自己和陳九公的關系,雙方見面不打個你死我活就不錯了,怎么會送自己寶物呢?
    知道陳九公不會無緣無故的送自己靈寶,可是這日精輪對自己實在是……這讓大日如來有些難以取舍。
    見大日如來拿著日精輪立在太陽真火之中,陳九公用手一指,青色的上清仙氣在自己面前化作蒲團漂浮火光之上。
    盤膝坐在蒲團上,陳九公沖大日如來道:“佛祖,能否聽吾一言?”
    將日精輪收起,大日如來與陳九公相向而坐,坐在太陽真火之中。
    “不知帝君有何指教?”今日陳九公的舉動反常,大日如來也展現出自己洪荒頂級強者的風采。當然,更多的還是因為陳九公神通廣大,大日如來也不敢太放肆,生怕一個不好,不但到手的日精輪沒了,就連小命也搭這兒了。
    “佛祖可知大劫將至?”陳九公一開口,就丟出一句讓大日如來震驚的話。
    “什么!”大日如來神色瞬變,連聲道:“不可能!不可能!”
    “佛祖說不可能,可是沒有聽圣人提起過?”
    “這……”
    將大日如來神情盡收眼底,陳九公心中暗喜。其實,不管大日如來知不知道量劫將至,都對陳九公的算計沒有影響。但如果女媧娘娘和佛門二圣都沒有將量劫之事告訴大日如來的話,或許自己還了可以來個挑撥離間。
    想到此處,陳九公正色道:“佛祖是否想過,為何巫族會有五個祖巫相繼出世?”說到此處,見大日如來要開口,陳九公連忙打斷,“吾當年雖助贏政,但不過是天機假借吾手,其他祖巫出世與吾無關。”
    “帝君的意思是……”
    “天機顯示:量劫將至,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
    “十二祖巫……重現洪荒!”即使量劫將至是真的,大日如來也不在意。但是,巫族大興,對大日如來什么影響,他自己比誰都清楚。
    不過,大日如來對陳九公的這番話并不相信。在量劫之前,這等天機只有混元圣人才能知曉。而陳九公身后的通天教主已經被道祖封印,其他五位圣人會告訴他嗎?
    截教與人教結盟共應大劫之事,陳九公連玉帝、王母和鎮元子都沒告訴,就更不會告訴大日如來了。但陳九公有辦法讓大日如來相信,也有辦法給佛門和妖族制造個大麻煩。
    “佛祖若是不信,只要前往媧皇宮向女媧娘娘詢問即可。”
    聽陳九公此言,大日如來感覺陳九公不像是欺騙自己。是啊,這事只要向圣人一問便知。可是量劫將至,還是巫劫。無論是佛門二圣,還是女媧娘娘都應該告訴自己才對。
    見大日如來默不作聲,陳九公心中暗笑,“佛祖心中疑問,或許貧道可解。”
    “哦?”大日如來眼中精光一閃,“還請帝君賜教!”
    “佛祖應該知道那孫悟空吧?”
    “知道,那是佛母門下唯一弟子。”
    “不錯!”陳九公點了點頭,而后再問,“他是準提圣人弟子不假,可他還有一個身份,佛祖可知?”
    “還有身份?”
    “他還是女媧娘娘補天時,所剩五彩石中孕育的靈明石猴!”
    陳九公此言一出,大日如來眼中精光散去,瞳孔不由得緊縮。難怪女媧娘娘會將山河社稷圖要回,送到準提佛母手中,原來此中還有這般因果。再想想三圣不將量劫之事告知自己,大日如來心中揣測難道是女媧娘娘見自己妖族太子的身份不被妖族看重,想要重立妖族之主?
    “帝君為何要告訴吾這些?還有這個……”說著,大日如來晃晃手中的日精輪。
    陳九公不答反問,“佛祖可知吾為何能在短時間內將混沌鐘祭煉得圓轉如一,還能將其煉做第二元神?”
    當年藥師王佛率眾佛前往東勝神洲追殺陳九公,大日如來也在場。后來,陳九公遁入洪荒星空之中。藥師王佛入洪荒星空,大日如來率佛門眾佛阻攔玉帝等人。而藥師王佛歸來后不久,陳九公就從洪荒星空中殺出,并且依仗混沌鐘所化的第二元神擋住青蓮道人的弒神槍。
    那時大日如來就心有懷疑,只不過他心里的答案,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罷了。今日被陳九公這么一問,大日如來知道自己猜的沒錯。
    長嘆一聲,大日如來悵然道:“帝君真是好福氣,竟能得吾叔傳法。”
    對大日如來此言,陳九公不置可否,當即額首道:“若非東皇陛下,恐怕無有陳九公今日。”好話誰不會說啊,若是能用幾句好話把這大日如來忽悠住了,那這幾句話的價值絕不亞于那日精輪。
    聽陳九公稱呼太一為東皇陛下,大日如來心中對陳九公好感大增。大日如來心中只有自己父皇、母后、叔父,還有九個哥哥。對妖族并沒有什么感情,只是在潛意識里認為自己應該給父皇、叔父保住妖皇之位。否則,巫妖大戰后也不會自己在西昆侖靜修,與闡教門下交好。更不會以妖族太子的身份,前往西方化佛。
    大日如來細細算起來,自己和陳九公還沒什么深仇大恨。雖然當年自己以釘頭七箭書害過趙公明,但未能奏效。后來自己還因為佛門的緣故,多次和陳九公相斗,還好沒有在陳九公手中吃大虧。
    摩挲著抓在左手中的日精輪,想想還有叔父傳法的香火情,此時大日如來也說不清楚,現在自己對陳九公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不過,他知道,沒有恨意就是了。
    感覺差不多了,陳九公長嘆一聲,搖頭道:“當年在混沌鐘內,九公有幸得見絕代妖皇風采,心中甚慕!聽聞上古妖族二皇,帝俊為長,卻是無緣一見!”妖皇帝俊,昔日洪荒第一妖。雖然世人皆道東皇太一神通蓋世,但也不能掩蓋妖皇帝俊之威名。想妖族二皇,帝俊為長,恐怕不是出世先后的緣故吧。
    突然被陳九公提起自己父皇,饒是大日如來已斬去兩尸,也不禁心下凄涼。
    這時,又聽陳九公道:“吾本不愿多言,但吾截教弟子向來恩怨分明。陳九公受東皇陛下傳法,感激涕零,不愿兩位妖皇基業落于旁人之手,故而相告,還望佛祖莫怪!”
    “哎……”大日如來聞言,長嘆一聲,“可嘆吾無有父叔威望,難以鎮壓群妖,上有女媧娘娘,恐無可奈何。”
    上古妖族,帝俊為長,太一次之。那身為混元圣人的女媧娘,也只能排在第三位。在妖族中,群妖先從妖皇之命,然后才聽女媧娘娘的。可大日如來沒這樣的威望,女媧娘娘可以憑心意另定妖族之主。
    而以大日如來在妖族中的人緣來看,恐怕沒有人支持他。
    “佛門莫要妄自菲薄,那孫悟空雖與女媧娘娘有因果牽扯,但卻為佛門圣人弟子,佛祖只需些手段即可。”
    手段?什么手段,大日如來心里清楚,但這手段可不好用,一個不好,容易讓自己神形俱滅。
    見大日如來不再言語,陳九公淡淡一笑。本也沒想大日如來能直接應下,只要在他心里埋下一顆種子,今日就算沒白忙活。
    這時,陳九公想起當日那截走戮仙劍之人,向大日如來問道:“佛祖可知在佛門中有一白衣道人?”
    “白衣道人?”大日如來聞言一笑,“帝君說笑了,佛門弟子早在封神之戰后,皆以化佛,哪來的白衣……”說到此處,大日如來突然在黃風嶺前與自己打斗之人,忙道:“帝君所說之人是何模樣?”
    陳九公用手一點,身前太陽真火向兩邊劃開,一點青光從指間飛出,化作一面三寸見方的鏡子,鏡中出現當日那道人模樣。
    “是他!就是他!”白蓮童子當日對大日如來造成的心理創傷可是不小看到白蓮童子所化的道人,大日如來憤恨不已。
    突然,想起剛才陳九公說的,大日如來急道:“帝君說此人是佛門弟子?”
    陳九公只不過是好奇佛門什么時候多了這么一位以前沒見過的強者,就隨口一問。但見大日如來這般表情,點頭道:“正是!當日此人在東勝神洲截走吾截教至寶戮仙劍,但卻被吾以秘法所制,后有準提佛母分身須菩提道人上光明山送還戮仙劍鞘此人之厄!”
    有白話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方才說了那么多,大日如來也沒怎么樣。但此時,聽陳九公這幾句話,整個人頓時陷入瘋狂之中,其心頭怒火中燒,似乎比這太陽星上熊熊太陽真火還要猛烈。”好個準……竟然算計于吾!”當日大日如來前往黃風嶺,是想解黃風妖圣之危,在妖族中樹立自己的正面形象,但卻被那道人所阻。現在得知那道人與佛門有關,大日如來只以為是準提佛母派來阻擋自己的。為的就是不讓自己收妖族之心,為的是讓他那弟子在日后能夠順利接掌妖族。
    在靈寶、言語和誤會的相互作用下,大日如來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線終于被攻破。
    從太陽真火中站起身來,大日如來向陳九公一禮,“多謝帝君!今日之事,他日必有厚報!”說完,大日如來化作虹光離去。
    看著那一道虹光飛出太陽星,陳九公不由得一怔,沒想到這么容易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