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30)     

截教仙357 倒馬樁破佛身有徒自西方來


    來在祖巫殿外,見陳九公雙手負立于云端,蚩尤高大的身軀仿佛不帶一絲重量一般,從地面緩緩升起在空中,來在陳九公對面。“不想方過幾日,蚩尤又得見道長當面。不知道長此次前來,可是要將吾巫族再趕出東勝神洲?”
    陳九公聞言,知道巫族對被自己趕出北俱蘆洲耿耿于懷,但并不在意,淡淡一笑道:“當日所為,貧道卻有不對之處。還請祖巫放心,這東勝神洲從今日起就是巫族集聚之地!”
    聽陳九公此言,蚩尤一雙牛眼中精光流轉。陳九公這話的意思,明顯是在告訴自己:你巫族就老老實實在東勝神洲待著吧,以后也別想回北俱蘆洲了。
    “不知道長何德何能,說將此地是吾巫族集聚之地就是了?”
    “祖巫放心!”只見陳九公神色肅穆,朗聲道:“吾今日便往天庭求見,請旨將此地賜予巫族!”
    “昊天?”蚩尤雙眼頓時變得通紅,鼻孔噴出兩道白氣。這讓陳九公想起了前世的西班牙斗牛,每當公牛被斗牛士激怒時,都和蚩尤現在的表情差不多。
    知道逐鹿之戰時,玉帝沒少相助軒轅,這蚩尤一定懷恨在心。見蚩尤這般模樣,陳九公不想讓他說出玉帝什么壞話。所以,在蚩尤還沒說什么之前,陳九公淡淡說道:“祖巫須知禍從口出!大天尊乃道祖欽命三界之主,祖巫休要引禍于族人!”
    “你……”陳九公吐字不帶一絲煙火。但落在蚩尤耳中,蚩尤感覺到一股驚心的殺氣。
    威脅!**裸的威脅!雖然沒有明說,但蚩尤絕對沒想偏。
    強心穩住心神,平定心頭怒吼,蚩尤長出一口濁氣,向陳九公拱手道:“多謝帝君指點,蚩尤銘記于心!”蚩尤不怕死,也不怕和陳九公斗,但真怕禍及族人。畢竟巫族族人數量不多,現在這些已經是巫族最后的血脈了。只能像蚩尤說的銘記于心。日后再做了結!
    在諸圣和巫族的認識中,將至的量劫主角就是巫族。其實,不管巫族是不是此次量劫主角,在顯示的天機中,明確闡明巫族一定會在此劫中興盛起來。
    十二祖巫現洪荒!真正的十二都天神煞陣將重現天下,這個只在巫妖首戰中曇花一現的絕世殺陣,必當重臨天下。這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盤古真身將遠勝陳九公的那個,不知是否向傳言中的那樣,可與混元圣人相抗。
    將陳九公今日所為牢牢記在心中。蚩尤咬緊牙關,暗道日后必報此仇。
    雖然蚩尤面上不顯。但他那想法,陳九公怎能不清楚。
    “不知道長今日來此,是為何事?”
    這時,陳九公似乎想到了什么,臉上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容。“無他,只是當日北俱蘆洲上所為,深感對巫族有愧,特來償還因果。”
    蚩尤聞言一怔,這些日聽刑天講述陳九公這些年來對巫族的傷害。加上他平日所為,似乎不像是會心懷愧疚之輩。“不知道長要如何償還此中因果?”不管怎么想,蚩尤還是問了問,并且對陳九公抱有一絲幻象。
    但陳九公接下來的言行,將蚩尤一顆剛剛產生一絲溫暖的心,打落到冰冷的谷底。“吾要將祖巫殿外方圓十萬里之地,盡數劃給巫族!”說著。在蚩尤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陳九公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十二道銀光和十二道黑光向四方飛去。
    霎時間,星光、煞氣從橫交錯。白茫茫的霧氣籠罩天氣之間,將以祖巫殿為中心,方圓十萬里之地盡數籠罩。
    霧氣散去,見周圍空間漣漪陣陣,蚩尤面色鐵青,“陳九公!汝要作甚!”
    此時,陳九公神情格外莊重,“祖巫放心,吾與大天尊素來交好,只要貧道開口,大天尊必將吾所劃之地,盡數賜予巫族!”
    “你……!”蚩尤剛要說什么,卻感到身旁空間一顫,祖巫后羿出現在其身旁。
    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后羿心頭一顫,“陳九公!”
    雖然作為敵人的他們,每次見面的第一句話都是直呼自己名諱,但陳九公能夠感覺出,這后羿喊出陳九公三字時,并不是完全憤怒的語氣,其中夾著一絲驚慌和恐懼。
    “原來是后羿祖巫。”陳九公哈哈一笑,向蚩尤道:“蚩尤祖巫稍后,待吾前往大赤天,將此事稟報大天尊。片刻之后,大天尊必有旨意降下!”說完,陳九公飄身而起,穿過大陣,直奔高空而去。
    “蚩尤兄弟,這陳九公想要干什么?”身為空間祖巫,后羿看得出,陳九公布下
    的陣法封鎖了祖巫殿之外十萬里之內。也就是說巫族可以在這方圓十萬里之地任意行動,但過了十萬里就不行了,必被陣法所阻。
    這時,嬴政、白起帶著八千巫人來在祖巫殿前。見蚩尤、后羿面色沉重,嬴政連忙問道:“兩位兄弟,出了什么事?”
    聽嬴政之問,蚩尤剛要開口,突然想起一事,望著白起身后那八千巫人,猛然仰天怒吼,“陳九公!陳九公!汝壞吾巫族大計,吾蚩尤必不善罷甘休!”
    祖巫咆哮可穿過三十三天,但有陣法阻隔,蚩尤的聲音連二十四都天星辰陣都不出去。
    飛離東勝神洲,陳九公并沒有向他說的那樣去天庭給巫族求取那十萬里之地。而那句“片刻之后,大天尊必有旨意降下”的話,祖巫們如果相信了,那就等著吧,陳九公口中的片刻,可長了去了。只有人間人皇之爭分出勝負,那二十四都天星辰陣才會撤去。而有此陣在,或許那空間祖巫可自由出入大陣內外,但只要擋住那普通巫人,陳九公的目的就達到了。
    未回光明山,直往九天而去。陳九公要去那太陽星,看看那大日如來折騰在折騰什么。燃燈古佛都被自己殺了,若是把這大日如來也弄死,又能斷佛門一指。
    可就在此時,陳九公突然止住身形,眉頭一皺,直接飛回光明山中。
    陳九公端坐蒲團,運玄功,那頭上道冠沖出一股青光,凝成畝大慶云,慶云上三朵斗大青蓮放出億萬豪光。
    突然之間,豪光內二十四尊尊位隱現,十二為銀色,十二為黑色,只是尊位上空空如也。
    銀光、黑光不住閃爍,陳九公二目睜開,兩道寒光透過山石,沖霄而上,直上斗府,隨后又朝四方八殛觀望,龐大無匹的氣息隱隱在其中流轉。
    陳九公收了法相,坐在洞中,周身青氣繚繞,以元神推算自身因果。
    半響,青氣散去,陳九公自言自語,“不愧是上古絕世強者。”言罷,陳九公從蒲團上起身。翻手間,日精輪現于掌中。
    將日精輪中真靈印記散去,陳九公出羅浮洞直往太陽星而去。
    太陽星上,那三足金烏身軀越來越大,全身羽翼上金色火焰熊熊燃燒。金烏背上,高大的扶桑樹立于其上,枝條在太陽真火中抽打,每抽打一下,都有一團團的太陽真火凝聚成絲,向金烏體內鉆去。
    金烏背負扶桑樹,在太陽真火中飛舞,隨著那一絲絲太陽真火滲入金烏體內,金烏羽翼上的火焰越來越旺。
    猛然停住巨大的身軀,金烏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這氣息引得自己背上扶桑靈根顫抖不止。
    “是太陽之精!沒錯!就是太陽之精!”金烏狂喜,而他口中叨咕的太陽之精就是太陽星本源。感覺一團龐大的太陽之精氣息傳來,在太陽星中吸收了數日,一共汲取的太陽之精也比不上這一團。
    金烏周身被烈焰包裹,化作大日如來佛立于熊熊太陽真火之中。
    雙目緊閉,周身為金光籠罩。這金光不只是佛門寂滅佛光,還有太陽真火發出的金色火光。以前大日如來身上閃爍的是金色佛光和紅色的火光,今日在太陽星中汲取太陽之精,將體內后天太陽真火化為先天。此時的大日如來比之先前,法力更純,神通更大。
    雙目緊閉,試圖去感受那龐大的太陽之精。據父皇和叔父說,三足金烏有盤古遺澤在身,可從太陽之精中領悟三千大道之一的陽之道。但他們說的三足金烏,是他們本身和羲和這先天所出的三足金烏,并非是大日如來與其死去的九位兄長。
    在這些年與陳九公的爭斗中,大日如來知道陳九公越來越強的原因主要還是他的毀滅之道。而大日如來本身雖有屠巫劍、斬仙飛刀和金烏羽冠這三件威力不亞于頂級先天靈寶的后天至寶,但無有頂級先天靈寶,如何能參悟大道法則?
    當年女媧娘娘將山河社稷圖暫時借予大日如來,后來又取回賜給了孫悟空。對此,大日如來并不在意,因為就算女媧娘娘將山河社稷圖賜給自己,與本身三足金烏的陽之道也不符。
    所以,大日如來才決定冒險行事,強行抽取太陽星上的太陽本源參悟陽之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