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356 毀了峨眉又毀西昆侖

祖巫殿前,蚩尤牛眼微闔,心下暗自盤算。這位祖巫看起來粗獷莽撞,但差點將那天定人皇拉下馬,豈是等閑?
    半響,蚩尤伸手將那骷髏抓起,任他百般掙扎,也掙脫不了蚩尤之手。
    將另一只手伸到無極面前,蚩尤道:“拿來吧!”
    “多謝祖巫!”見蚩尤應下,無極老祖連忙將那夔牛鼓取出,遞在蚩尤手中,并將自己幽冥白骨幡的樣式說與蚩尤知曉。
    “等著吧!”聽完無極所說,蚩尤給他留下一句話,就轉身進了祖巫殿。
    對蚩尤的這種態度,無極老祖不以為意。自己有不是陳九公,沒有能壓服祖巫的手段,而且有求于人,只可這般。但無極老祖不怕蚩尤貪他寶物,因為凡是巫族祖巫,都是言出必行。
    蚩尤回到祖巫殿中,此時只有刑天、平心在殿中。后羿有妻在,陪妻子嫦娥在三千里外一山中居住。而聽平心娘娘說大劫將至,并且巫族為主角后,嬴政就帶著白起訓練巫族將士。
    見蚩尤從殿外進來,平心、刑天也沒有什么好奇的。但當目光落在刑天手中那巨大的骷髏上時,看著骷髏上的根根白骨,平心娘娘心神俱顫,淚水奪眶而出。
    走進祖巫殿中,看到平心娘娘是這般表情,蚩尤一愣,當發覺平心
    娘娘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中那骷髏時,“娘娘,這骷髏有什么不同嗎?”
    聽蚩尤這么一問。刑天也注意到平心娘娘的異常。
    站起身來,走到蚩尤身前,平心娘娘大聲道:“松手!”
    “啊?”蚩尤下意識的松開大手,那骷髏落地。卻見平心娘娘素手一揮,一團黃光將其托住。
    見平心娘娘的手向自己伸來,雖然十分不愿,但骷髏知道自己小命就落在這個女人身上。當即也不敢反抗,任平心娘娘在自己身上摩挲。咳……別想歪了,這一身骨頭架子其實沒什么好摸的。
    “嗚嗚嗚……”素手在白骨上游動,平心娘娘越來越壓抑不住激蕩的心情。竟然痛哭不止,看得旁邊的刑天、蚩尤一陣皺眉。二巫暗想:這難道是被陳九公驚嚇后,留下的后遺癥?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
    半響,平心娘娘平定心神,站起身來,對刑天、蚩尤道:“汝等認不得他也是正常。”
    “娘娘,此人是吾等舊識?”問出這話,見平心娘娘點頭。蚩尤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祖巫后土在巫妖第一次大戰后,就神化六道輪回。按理說她認識的。除了巫族不該有別人啊。
    指著那骷髏,平心娘娘道:“他這一身白骨,皆乃玄冥之骨。”
    “什么!”
    “這怎么可能?”
    見刑天、蚩尤不信,平心娘娘正色道:“雖不知是如何凝聚成形又開了靈智,但吾絕不會看錯!”
    上古十二祖巫,只有后土、玄冥為女身,二巫感情自是極好。既然平心娘娘如此肯定,刑天、蚩尤雖感到不可思議,但也相信平心娘娘不會在這事上亂說。
    而且那祖巫玄冥渾身骨刺。這骷髏或許真為玄冥身軀所化。
    “蚩尤,他是怎么到的祖巫殿?”
    被刑天這么一問,蚩尤眼中兇光爆射,這才將那無極老祖所求之事講出。
    “此人端得不為人子!”
    “是在該殺!”
    二祖巫心中殺機凜冽,而蚩尤也勃然大怒。當日這無極遇難就跑,今日還厚著臉皮來祖巫殿討要夔牛鼓,蚩尤就多有不滿。本來是想算計他一道。誰想他抓來的這個骷髏還是玄冥骸骨所化。
    不管這骷髏的靈智是怎么回事,現在三大祖巫就將他當做了巫族同族。
    ……
    無極老祖在祖巫殿外盤膝而坐,這時見蚩尤從殿中走出,連忙起身。“祖巫這是?”
    牛臉上少見的露出笑容,蚩尤道:“道友,寶物祭煉好了!”
    “哦?這么快?”無極老祖還以為自己要等上幾天幾夜呢,卻是沒有想到蚩尤這么快就將幽冥白骨幡祭煉好了。但無極老祖轉念一想,是不是這蚩尤隨便祭煉一番,糊弄自己。
    看到無極老祖面上神色變幻,蚩尤猜出他心中所想,當即正色道:“道友莫要胡思亂想,吾為道友之寶,不惜舍了一滴精血,才可迅速成形!”
    聽蚩尤此言,無極老祖不由得心花怒放。巫族血煉之法只有用祖巫精血方可達到極致,一聽蚩尤以一滴祖巫精血為自己煉寶,無極老祖向蚩尤連連道謝不止。
    “道友無需如此!”蚩尤大手一揮,“吾如此,亦是有求于道友,否則也不會舍了一滴祖巫精血。”
    “哦?不知祖巫有何事需無極效力?”若是蚩尤平白為自己付出一滴精血,無極老祖高興之余還有些揣測,這祖巫為何如此大方。但現在聽蚩尤說有事求自己,當即放下心來。
    蚩尤哈哈一笑,“道友放心,吾不過是要求取道友身上一物。”
    “原來是要東西啊。”無極老祖一聽,就更放心了。自己現在一窮二白,根本沒什么好東西。別說是一件了,就是所有家當全給蚩尤換那一滴祖巫精血也值得啊。想到此處,無極老祖朗聲道:“祖巫若有所需,盡管開口!無論何物,無極一定雙手奉上!”
    “好!”蚩尤撫掌大笑,當收掌時,卻將右手背在了背后,“吾只要道友六陽魁首一用。”說著,右手從背后取出一把大刀向無極老祖砍來。
    “啊!”無極老祖沒想到這蚩尤突然下手,完全沒有防備,當反應過來之時,刀已臨身。六陽魁首飛起。元神遁去,但見黃光一閃,將無極元神包裹其中。
    轟!
    祖巫殿前一聲巨響,七八個小巫被炸成碎片,血肉亂飛。祖巫蚩尤絲毫無損,只是望著地上巫族兒郎的殘尸,心中憤恨不已。
    這時,平心娘娘在蚩尤身旁現出身來,二祖巫只以為將那無極老祖斬殺,轉身回祖巫殿去了。
    萬里之外。一道黑光落下,此時無極老祖元神只剩下一個頭部。以前無極老祖只要遇到陳九公就吃虧,可沒想到現在只要與陳九公相隔萬里之力,就會有麻煩。當日是北俱蘆洲蚩尤被封之地,無極老祖為了助蚩尤脫困而換取夔牛鼓,可是下了血本的。誰想陳九公突然殺到,將無極老祖驚走了,差點血本無歸。今日陳九公在那山谷誅殺天殺真君,被路過的無極老祖趕上。撞上了那骷髏。本想著是撞了大運,可不想肉身被毀。連元神也受了重創,卻是讓無極老祖欲哭無淚。
    且不說無極老祖如何舔舐傷口,如何恢復。再說陳九公,回到光明山中,入得羅浮洞,將四口寶劍擺在通天教主畫像前,焚香祈禱。
    而云霄在陳九公身后,一起拜過通天教主,然后又拜了拜兄長趙公明靈位。
    起身后。云霄取出混元金斗,從其中取出那支血色小箭,遞給陳九公,“教主,此寶殺氣太重,要小心……”剛說到此處,云霄突然想到如今的陳九公已經是洪荒圣人之下最強者。在修煉方面根本不用自己提醒。
    “多謝師叔指點。”陳九公還是領了云霄的好意,將血色小箭接過,將其中那天殺真君的真靈印記抹去,然后收入袖中。
    “教主。”
    “嗯?”
    “方才教主誅殺那天殺真君時。吾在九曲黃河陣外,似乎見那太陽星有些異動。”
    “哦?”聽云霄之言,陳九公走出羅浮洞,往太陽星望去,只見太陽星發出的光芒一明一暗。雖地仙界也有陰晴雨雪,但陳九公能看得出太陽星如此絕不是陰晴變幻,而是另有隱情。
    卻說此時的太陽星中,三足金烏的身軀不斷汲取著太陽真火。數日之前,大日如來被白蓮童子擊敗并羞辱,心中悲憤,這才故地重游,來在太陽星中。誰知,一入太陽星,竟然引起了太陽的異變。不過,大日如來能夠感覺到這異變對自己而言,是大大的好事。
    面對太陽真火,如果沒有金仙以上的道行,那是沾上就死。而要想長時間在太陽真火之中站立,那就必須要有大羅金仙的道行,只有大羅金仙才能長久的以護身仙光,將太陽真火隔絕在身體之外。可對于大日如來來說,這太陽真火卻成了大補之物,一絲絲的滲入其體內。
    看著面前跳動的太陽真火,大日如來眼神之中閃現一絲迷離。
    “父皇,您看!”
    “哦?太陽真火?真是沒想到小十短短三十年即可控制太陽真火了真是了不得啊……”
    “小十,汝這資質還真是比哥哥我還要強啊。”
    張口將這團太陽真火吸入腹中,這只三足金烏身上,那萬丈扶桑樹現,枝條搖曳在太陽真火之中,太陽真火瞬間大作,如潮水般涌入化作三足金烏的大日如來體內。
    大日如來也曾聽帝俊和太一談話時提起過,自他們在這太陽星中出生之時,這扶桑樹就已經存在,是先天靈根。
    身為佛門過去佛,大日如來知道佛門圣人準提佛母就是是那庚金靈根菩提樹化形。鎮元子手中的人參果樹,不但造化無雙,而且防御能力不下于天地五方旗。
    當日自己曾以此靈根,從陳九公的十二元辰四象陣中脫身。雖自那之后,就再未動用,但大日如來曾記得女媧娘娘對自己說的,這扶桑樹可引動太陽星本源。
    太陽星,與太陰星并為洪荒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之首,是盤古大神左眼所化。其中本源曾化帝俊、太一、羲和、日精輪和扶桑樹,但亦有少量本源存于太陽星中。就像太陰星本源在開天辟地之處化出月精輪和月桂靈根后,又在數千年前,化出祖巫后羿身軀一般。在開天辟地之后,太陽星中也存有一些剩余的本源。只不過在數量上不如太陰星剩下的那么多。畢竟太陽星孕育三位開天強者、一件頂級先天靈寶和一株先天靈根。太陰星上只有月精輪和月桂靈根。
    當大日如來以扶桑樹引動太陽星本源之時,太陽星爆發出無比強烈的光芒。但瞬間光芒逐漸暗淡下去,越來越暗,越來越暗。此時尚是正午,似乎太陽就要落山一般。
    對于太陽星的異動,陳九公不想去理會。今日得了這血色小箭,陳九公想研究研究此寶有何妙用,能在以后對敵之中產生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就在這時,袖中一道火光飛出,那日精輪仿佛被什么所吸引一般。向羅浮洞外飛去。
    打出一道青光,包裹著日精輪飛回,落在陳九公手上。三尺元神從頂上現出,元神小手一揮,一道青光沒入日精輪中,算是將此寶煉化。自將其中太陰真人真靈印記斬殺后,此寶就開始顫抖,此時又要離去,應該是被什么東西吸引。但那都因為是無主之物的緣故。現在被陳九公祭煉,也不往外飛了。也不顫抖了。
    出了羅浮洞,陳九公望了那太陽星一眼,感到那吸引日精輪的應該就是太陽星。看太陽星光芒越來越暗,應該不是有至寶出世,應該是有人在太陽星中抽取本源。
    不用多想,就能猜出那人是誰,陳九公就想往太陽星一行。雖說那大日如來抽取太陽星本源,不會對日月輪轉有什么危害。當然,大日如來也不敢惹出什么大事來。否則天譴必然臨身。可他要因此修為大進,就不是陳九公愿意看到的了。
    敵人就要狠狠的踩!
    這是陳九公的一貫作風。
    將日精輪收起,陳九公就要往太陽星去。
    可這時卻見一道赤光從天而降,落在光明山上。
    “他怎么又來了?”見那赤光,陳九公就知道來人身份。昨日剛剛來告知自己絕仙劍下落,今日自己剛取劍歸來,他玄都**師就至。不用問。肯定是來討要因果來著。
    “帝君!帝君!”果然,陳九公剛想到此處,玄都**師的聲音就從遠處傳來。
    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管怎樣。如果沒有老子,自己還真取不回絕仙劍。而且,在此次量劫未過去時,還要多多依仗這位太清圣人。
    “不知太清圣人有何差遣?”當玄都**師走到羅浮洞前,陳九公不等見禮,直接就開口問道。
    見陳九公如此直接,玄都**師哈哈一笑,“帝君果然神機妙算!”
    “神機妙算?哪有你們師徒這樣的,剛給完人好處,就要找回來的。”陳九公心中暗道,嘴上卻說:“道友神通廣大不在九公之下,九公卻是不知能否完成太清圣人之托。”
    “玄都豈敢和帝君相比!”聽陳九公之言,玄都**師連連擺手。聽出陳九公言語絕不像其表面上那么客氣,玄都**師當即講明來意,“帝君可知那人間紛爭?”
    陳九公眉頭一挑,“嬴政為人皇后,吾即將門下弟子全部撤出地仙界,早已不理會人間紛爭,卻是不知。”
    陳九公這番話,將玄都**師說的一愣一愣。當年那孔丘、鄒衍、墨翟剛從人間來到地仙界,到了大赤天就在老子面前說陳九公如何在人間壞他們道統。若說陳九公不理會人間紛爭,玄都**師萬萬不會相信。不理會?說的好聽,是插不上手吧。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嘴上可不能這么說。玄都**師面色一正,對陳九公道:“好叫帝君得知,如今有巫族轉世之項羽與赤帝轉世之劉邦爭奪人皇之位,帝君當知若是再讓巫族即位人皇,對你我二教不利可是大為不利啊。”
    “太清圣人的意思是?”陳九公聞言眉頭一皺。雖然此次爭奪人皇之位和自己截教沒有什么關聯,但上任人皇嬴政就是巫族出身。若是這一任人皇再被巫族得了,那巫族的氣運可就止不住了。到時說不定還會有巫圣出世,這種情況,可不是陳九公愿意看到的。畢竟他跟巫族的因果根本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楚的,恐怕在現在巫族的五大祖巫心中,陳九公比妖族還要可惡。
    在前往大赤天見過老子后。陳九公就明白了。天機顯示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的意思就是,在第十二個祖巫盡數歸位之前,其他祖巫都不會死。這是天數,就算混元圣人也無法改之。所以,當日三大祖巫在陳九公弒神槍下那般狼狽,卻也無損。這不是陳九公能耐不行,就是天數所制。有好幾次,陳九公的弒神槍馬上就能取祖巫性命,可當這時,就會差上那么一絲一毫的。
    這項羽乃巫族轉世人間。太清圣人又算出他將會是十二祖巫之一,殺不得,也殺不了。只能想別的辦法,不讓他得人皇之位。
    聽陳九公此問,玄都**師道:“如今赤帝身旁有孔丘、鄒衍、墨翟三位道友率三家弟子輔佐,而吾師推演天機,察覺巫族也要派人前往人間相助項羽。”
    “難道那嬴政、白起要回人間?”與洪荒修士入人間后,修為會被壓制到天仙頂峰不同。那嬴政、白起是巫族,又是人間所出。若歸人間,當橫行天下。只不過二巫的力量太過強橫。若一個不好,破了人間的話,就算他巫族是一百個量劫的主角,天道也滅他沒得商量。
    “非也!”玄都**師搖頭道:“那巫族要派遣八千巫人入人間,隨項羽征戰。”
    八千巫人,若是放在地仙界的爭斗中,就好像一碗水倒進了東海,連個浪花都不帶起的。但要是入了人間,那就是八千最強戰力。直接橫掃天下。任那孔丘、鄒衍、墨翟也無法可為。
    說到此處,見陳九公不言語,玄都**師又道:“吾師想請帝君派人入人間輔佐赤帝,對抗那八千巫人。”
    這時,玄都**師只見陳九公搖了搖頭,“不用那么費事。道友且回大赤天稟報太清圣人,此時就交予吾陳九公了。”
    “這……好!”
    看著玄都**師化作赤光離去。陳九公面露苦笑之色。同樣是修士,看看人家,天天就是跑跑腿、打打架。而自己呢,不但要跑腿、打架。還得算計這個,算計那個。前世自己所在之處曾奉行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自己前世沒趕上,可穿越到洪荒之后,那真是和天、地、人斗,還斗個不停呢。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為教而斗!”陳九公抬眼望了一眼那光芒越來越暗淡的太陽星,先讓那大日如來鬧去吧,自己還是先辦正事要緊。
    離了光明山一路向東,再次飛入東勝神洲之上,陳九公不禁再次慨嘆自己的勞碌命。剛回到光明山,這又飛回來了不是。
    那時路過祖巫殿,巫族沒來找自己麻煩,自己也沒去找巫族的不痛快。但現在不行,必須要阻他一阻。
    一路飛在祖巫殿上空,陳九公高聲呼道:“五位祖巫安在?陳九公來也!”
    陳九公的聲音不大,就像正常說話一樣,但卻可以在萬里之內回蕩。無論是在三千里外山上陪伴賢妻的后羿,還是正在訓練八千巫人的嬴政,還是在祖巫殿中與那骷髏說話的平心、刑天、蚩尤,都清楚的聽到了那三個字。
    陳九公!
    看著神色大變的平心娘娘,刑天、蚩尤相視一眼,心中暗暗搖頭。這時,蚩尤站起身來,“娘娘、刑天大哥,吾出去會會他!”別看平心娘娘有元神要比蚩尤早,而且在六道輪回中觀看蒼生百態。但在對天機的理解上,平心娘娘比起蚩尤,可是差的遠了。回到祖巫殿后,聽平心娘娘講述天機所示的那句話,蚩尤就斷定,此次量劫之后,巫族將會大興。而且除非十二祖巫齊聚,否則不會有祖巫損落。但蚩尤只能把這話告訴刑天,而不會告訴平心、后羿和嬴政。
    此時雖聞陳九公之聲,蚩尤凜然不懼,拿過身旁長刀,往祖巫殿外走去。
    見蚩尤離去,平心娘娘輕嘆一聲,對刑天道:“刑天!稍后將后羿、嬴政喚來,再召集吾族所有大巫,吾要將巫族族長之外讓于蚩尤!”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