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53 相柳出世大鬧蜀山


    帝江將二十四諸天全轉了一圈,最后化作黑光,落在陳九公慶云之上。www.booksrc.net更新最快通過帝江,陳九公知道自己的二十四諸天內部全是一模一樣的,都是空蕩虛無。
    乾坤之道,若演化至極,可化乾坤寰宇,萬事萬物。
    二十四諸天,每一諸天都有千萬里廣闊。但對于準圣來說,千萬里又算得什么?瞬息至極!而對付準圣之下,陳九公揮手就能滅了,還用費勁用二十四諸天嗎?
    若是想在二十四諸天連成一體,或是布置些東西,甚至將截教陣法設在諸天之中,都需要在乾坤之道上有進一步的領悟。
    可陳九公主修的是毀滅之道,而且在毀滅之道上已經算是小有成就。萬萬不會為了完善諸天世界,而自毀道基。不光是陳九公,就連鎮元子也是如此。這位戊土之精成道的大仙,主修的自是戊土之道,那乾坤世界是奪來乾坤圖時,乾坤老祖演化出來的。
    演義中燃燈得定海珠時,大呼吾道成矣。陳九公得盤古真身時,亦呼吾道成矣。而以乾坤之道將定海珠化作二十四定海諸天后,陳九公才發現這寶物對自己來說,真的沒什么用。
    輕嘆一聲,陳九公暗道這定海珠真的是要在自己手中蒙塵了。因為是老師臨終前特命師叔交給自己的,陳九公還不能將它送人,就算是師弟姚少司也不行。但留在手中,還真是沒什么用,當真雞肋!
    搖了搖頭。陳九公想著是不是要將這定海諸天散去,重回定海珠。那樣還可以用來打人,比這二十四諸天要有用多了。
    剛有這般想法,當陳九公的目光落在面前那三桿星辰幡上時,突然想起一事。
    翻手取出混沌鐘,在手中一晃,將那日精輪收入混沌鐘內。將混沌鐘放在案上,陳九公心頭一動,三桿星辰幡飛起,同時另外九桿星辰幡飛出。十二桿星辰幡。分別沒入十二諸天之內。
    這時,慶云上的十二道黑光化作十二魔神,分別飛入另外十二諸天之內。
    想了想,陳九公飛出羅浮洞,直達光明山頂。袍袖連連揮動,招來朵朵祥云連成一片,又將氤氳軒祭出。
    用手一指,黃中李樹現在氤氳軒上空,通體黃光大作。氤氳黃云凝聚,將氤氳軒罩住。
    飛身進入氤氳軒中。坐在蒲團上,陳九公雙手連連揮舞,道道青光在身前飛舞。
    隨著一道青光往左,陳九公慶云上一諸天世界自動飛起,隨著青光往左。隨著一道青光右飛,又一諸天世界隨之右飛。
    道道青光閃過,個個如拳頭般大小,白茫茫的諸天世界在氤氳軒中四下飛舞。最后,二十四諸天停止不動。各落己位,隱隱結成陣勢。
    這時,陳九公猛然睜開二目,雙手一翻,道道青光沖起,將二十四諸天相連。而后,雙手齊齊往下一壓。吐字如雷,在光明山上炸響。“立!”
    轟!
    陳九公一個立字吐出,天上地下異象皆生。九天之上,茫茫星空之中。十二顆巨大的星辰仿佛被什么牽引控制一樣,其上星辰之力如柱降下。
    在北俱蘆洲每一寸土地上,一絲絲煞氣溢出,齊向光明山方向涌去。
    天庭凌霄殿中,今日正是朝會。感到十二元辰之力異動,玉帝、王母相視一眼,皆在心中猜測陳九公又鼓動什么呢?
    如今的北俱蘆洲,經過陳九公燧木道人、盤王、盤庚、蒼甲、云霄和九寶道人的清理掃蕩。偌大的北俱蘆洲,除了截教門下和天庭所屬,再無散修或是他教弟子。
    整個北洲大地煞氣異動,光明國中凡人肉眼凡胎根本無法得見,修為不到的截教弟子也看不清楚。但在光明山上,這些強者都有所感應。
    此時在烏云仙的洞前,那些被抓到光明山的散修排排而坐,眼中帶有不甘地望著烏云仙手中的聚仙旗。而烏云仙根本不理會這些人不善的目光,自顧給他們講述每個人都要保護截教、保護截教上下的職責,就是要讓這些人為截教效力。
    突然察覺煞氣異動,烏云仙往羅浮洞頂望了望,就轉回目光,繼續道:“第三十七!若有外敵犯吾光明山,汝等當拼死迎戰,否則……”
    輕則輪回轉世,重則神形俱滅!
    眾人望著那口若懸河的烏云仙,不禁心中黯然。感受著濃濃的煞氣往羅浮洞方向涌去,眾人都好奇這位橫行洪荒的截教教主是個什么樣的人。
    對這些抓回來的散仙,連看都沒看,直接全交給了烏云仙。雖然這些人中,有幾個比蒼甲真人還有
    強上不少,但現在陳九公身份不同了,神通更是今非昔比。當年鎮壓蒼甲真人時,身旁根本無有可用之人,蒼甲真人就算是強大的助力了。而現在嘛……只不過蒼甲真人跟隨自己多年,才被陳九公重用,否則也得和這些人一般。
    再說那從天而降的星辰之力和從地凝出的煞氣,十二道凝形如柱的星辰之力穿過氤氳軒落在十二諸天之上,條條凝形如龍的煞氣沖氤氳軒底部進入,涌入另外十二諸天之中。
    一聲聲獸吼和魔神咆哮聲在氤氳軒中響起,無邊的氣勁自二十四諸天傳出,擴散開來。
    袍袖連連揮動,在氤氳軒外黃中李樹枝條搖曳,凝聚朵朵黃云將整個氤氳軒都包裹在黃云之中。
    在氤氳軒中,陳九公也催動上清仙氣將氤氳軒護住。
    漸漸的,星辰之力和煞氣盡入二十四諸天之中。
    “成敗在此一舉!”陳九公大喝一聲,左手食指伸出連點,那一個個諸天世界在氤氳軒中四下飛竄,仿佛毫無章法,有好像按著奇妙的軌跡。
    當二十四諸天停下時,其中十二諸天各自發出一道星光,另外十二諸天各自發出一道黑光。十二道銀色星光和黑光絞在一起,凝成一片黑銀雙色的光幕,光幕擴散開來,將整個氤氳軒內部籠罩在黑、銀二色之中。
    當光芒退去時,那二十四諸天也消失不見,只有一陣立在陳九公面前。
    此陣被陳九公立在氤氳軒內,并未能顯示全貌,但見其中星辰之力和煞氣交錯,陳九公面露喜色。
    張口吹出仙氣,陣勢散開,十二元辰和十二魔神立于氤氳軒中,在他們手中,各有一團白茫茫的霧氣,就是那定海諸天世界。
    “諸位道友辛苦了!”陳九公哈哈一笑,起身說道。
    齊齊向陳九公一禮,十二元辰合十二魔神齊聲道:“恭喜道友陣道大成!”
    “哈哈哈……”陳九公聞言,不由得開懷大笑。參悟陣道千年,直至今日終于大成,將十二元辰陣與十二都天神煞陣融匯一體,殺陣與困陣最完美的融合。
    這時,子鼠道人向陳九公問道:“道友此陣已不弱上古三陣與吾截教萬仙大陣,只是不知此陣何名?”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朗聲道:“此陣為吾截教護教大陣,名喚二十四都天星辰陣!”
    聽陳九公說完,十二元辰和十二魔神各捧定海諸天飛入陳九公慶云之上。
    收了慶云三花與氤氳軒外的黃中李樹,將混沌鐘和混沌鐘內的日精輪收起,出了氤氳軒,陳九公飛回羅浮洞中。
    來在通天教主畫像前,陳九公大禮參拜,朗聲道:“師祖在上,弟子陳九公今將吾截教陣道演化大成,特奉告祖師!弟子必當全心全力護吾截教,使吾教興盛,道統廣傳。”說完,陳九公連拜三拜。而后起身,將誅仙劍、陷仙劍取出。
    不知為何,自當日陳九公將誅仙劍、陷仙劍奪到手后,廣成子和玉鼎真人留在劍中的真靈印記就自動散去了。
    想想元始天尊不同尋常的舉動,陳九公也沒有在意。就像老子說的,只要陳九公不去動那幾個在天庭當差的闡教弟子,元始天尊在此次量劫中就不會對陳九公和截教出手。其實,就算陳九公想收拾黃龍真人他們,頂多也就是羞辱一番。因為只要身在封神榜之人不下天庭,即使元神被打散,也會被封神榜重新凝聚。而那些闡教弟子會出天庭嗎?肯定不會,他們就等著脫劫的那一天,元始天尊來接呢。
    以陳九公現在的身份,根本不屑為難這些人。而這一次,不管元始天尊究竟是怎么算計,只要他不來找陳九公麻煩,陳九公就燒高香了。雖然少了元始天尊,還有女媧娘娘和佛門二圣,但總比面對四圣的情況要好的很。
    將誅仙劍、陷仙劍,還有須菩提祖師送回的戮仙劍一起放在香案上。這戮仙劍中,赤精子的真靈印記是被佛門圣人抹去的。有圣人出手,直接將這寶物中赤精子的真靈印記抹得干干凈凈。本來準提佛母也以為此劍就歸佛門所有,誰想最后方便了陳九公。
    “哎……只差一劍啊。”陳九公在三劍上摩挲,想著只差絕仙劍一劍,但那絕仙劍恐怕被元始天尊帶往清微天了,想奪回來恐怕不會那么容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