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51 截教有徒名韓信

斬三尸修成的化身,卻與任何用阿修羅魔道、仙道、妖道、佛道等功法修煉的身外化身有本質的區別。無論是第二元神,還是法相金身,或者是幽冥血海冥河老祖的三千萬血神子,都不過是對敵之時,增加戰斗力而已。
    第二元神雖然精妙,但卻離不了本體。本體如果被人斬殺,那第二元神的靈識也就消散。法相金身乃是用神念之法,凝聚成新的軀體,來替代原有的肉身,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
    那用阿修羅道之法祭煉的魔頭.陰神就更不用提了,對比起來,不過是一件通靈的法寶罷了。
    惟獨有那大神通者,要證那混元道果,斬去三尸,修成化身,才是真正的無窮精妙。當真是奪取天地造化之功績,每一尊化身,就是一個全新的自己,全無分別。既能獨立存在,又相互聯系。
    本尊與善尸相繼死于陳九公弒神槍下,燃燈古佛惡尸分身金燈佛化作周身火光一閃,消失在靈鷲山上,急往靈山方向飛去。這時,只聽得一聲鐘響,鐺鐺兩聲清音,虛空之中好似微波蕩漾,將金燈佛罩在混沌鐘下。
    “一起死吧!”陳九公弒神槍出,金燈佛那碩大的光頭砰的一聲炸開。
    一槍爆頭!
    紫色槍芒吞吐,使金燈佛元神毀滅在槍芒之下。
    佛門上古七佛之首——燃燈古佛損!這位開天首批生靈之一,曾在紫霄宮中聽道的上古大神通者。一直時運不濟,如今剛剛轉運,還未等綻放出最璀璨的光芒,就戛然而止。
    燃燈惡尸金燈佛,以金燈為名。萬仙陣闡截決戰,燃燈為保性命,毀了頂級先天靈寶靈鷲宮燈本源,以此逃得一命。后來如佛門,燃燈取靈山之鐵將毀壞的靈鷲宮燈重新祭煉。今日,金燈佛身死。這件被其命名為靈鷲金燈的后天至寶浮于空中。
    乾坤尺、靈鷲金燈,一件是頂級先天靈寶,一個是頂級后天至寶,陳九公喜上眉梢,將二寶收入袖中。
    當陳九公的目光落在那無了頭顱的金身上時,眼中精光一閃,“這也是件寶貝!”
    西方貧瘠之地,靈寶、靈根稀少,佛門二圣一創接引舍利。一創準提金身,為西方弟子增添對敵之手段。
    佛門第一位準圣是大日如來。第二位是藥師王佛,但他們最先斬去的都是善尸化身。最早斬去惡尸的佛門準圣,卻是那釋迦牟尼,然后是孔雀如來。
    而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斬去的惡尸,是將惡念寄托在以準提金身之術凝聚的多寶如來金身和孔雀王佛金身之上。本是想日后回歸截教就將這惡尸舍棄,可沒想到的是,將惡念寄托在金身后斬出的惡尸,戰力極強。所以,他二人之后。幾乎所有的佛門準圣都以金身寄托惡念。
    將這金身收入袖中,陳九公想的是回去之后,將它改變一下形狀,然后賜予門下弟子充作第二元神,即可御敵,還可擋災應劫。
    斬殺了燃燈古佛,就沒白來西牛賀洲一趟。此次能盡全功。全仗天機混亂。
    剛想著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就在這時,西牛賀洲上下起了漫天血雨。佛門上古七佛之首損落,西牛賀洲自有異象顯現。
    而且。就連普通人都能看到這異象不是什么好兆頭。
    就在西牛賀洲上血雨降下時,須菩提祖師剛剛回到八寶功德池前,將白蓮子還給白蓮童子。
    在陳九公收了釘頭七箭書的一瞬間,白蓮童子身上的秘法就被解除了。此時,從須菩提祖師手中接過蓮子,白蓮童子滿臉羞愧。師叔算計無雙,抓準機會為佛門搶回戮仙劍,可不想卻以這樣一種方式被陳九公奪回去了,實在是讓白蓮童子感到羞惱。
    正想著日后如何找陳九公麻煩,突然八寶功德池前的四人齊齊一震,阿彌陀佛臉上疾苦萬分,準提佛母面色鐵青,青蓮造化佛和白蓮童子面露驚訝、憤怒。這四人都兩個是混元圣人,另外兩個也都是洪荒最頂尖的強者,怎么不知這是佛門強者損落的異象。
    “是誰!”準提佛母眉頭一皺,連忙對白蓮童子道:“速速敲響玉磐,聚吾佛門準圣于此!”此時天機晦澀,饒是圣人也推算不得。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將佛門強者全部召集于此,方可知何人損落,而且還能保護剩下的人。
    白蓮童子也知出大事了,連忙穿過婆娑樹林將林外巨石上放置的白玉磐擊響。
    咚咚咚咚……
    清脆的聲音,悠揚悅耳。小須彌山中,東來佛祖起身出山往靈山而去。浮屠山中,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計蒙無量功德佛道:“太子未歸,吾等此去是否多有不妥?”
    “無妨。”白澤大智勢佛站起身來,“無論如何,吾等也算是佛門中人,圣人相招,吾等不可不去。”
    聽白澤之言,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齊齊點頭,三佛一起出了浮屠山往靈山飛去。
    婆娑凈土,七層浮屠之上,孔雀如來突然出現在釋迦牟尼身旁。
    釋迦牟尼道:“師弟也去?”
    孔雀如來點了點頭,眼中精光閃爍,“西牛賀洲有血雨降下,應該是有佛門強者損落。”與那白澤三佛不同,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入佛門多年,知道這異象代表著什么。
    “嗯。”釋迦牟尼面上淡淡一笑,“與吾小乘佛教無關,吾等只管應佛母相招即可。”小乘佛教中能夠引起這種異象的,只有兩位教主,。而別人的死活,根本不被二佛放在心上。
    帶著極為輕松的心情,二佛出了婆娑凈土往靈山飛去。
    佛門上古七佛。除了那燃燈古佛之外,其他六佛都在大雷音寺隨藥師王佛修行。而大雷音寺就落座在靈山之上,聽到玉磐聲響,六佛隨藥師王佛前往八寶功德池。
    在白蓮童子擊響玉磐的一瞬間,凡是西牛賀洲上的所有準圣都有耳聞。佛門準圣自是聞聲而起,那些不屬佛門的準圣對此自是不予以理會。
    可陳九公聽這聲音,不由得心頭一震。“難道是佛門召集強者圍攻于吾?”
    想到此處,陳九公連忙起身,飛出西牛賀洲,回光明山去了。雖不怕佛門那些人。但自己還有要事在身,根本沒有閑心和他們糾纏。
    眾佛相繼來在八寶功德池前,其中有幾人面色凝重,有幾人顯得有些無所謂。這顯得無所謂的幾人,就是那白澤、計蒙、英招三佛還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
    眾佛來在八寶功德池前,齊齊拜過三位教主。只見三位教主中,位于正中的阿彌陀佛,不用多說,還是如往日般疾苦。但讓眾佛驚訝的是。此時準提佛母面色沉重,端坐蓮臺之上一言不發。
    見大日如來和燃燈古佛未至。準提佛母沉聲道:“白蓮,再去敲一次玉磐!”
    “尊圣命!”雖然看不起大日如來,也瞧不起燃燈古佛,但此二人都是斬去兩尸的強者,都是佛門的頂尖高手,白蓮童子連忙前往婆娑樹林外,再次擊響玉磐。
    半響,白蓮童子走回八寶功德池前,向準提佛母一拜。而后垂手立在一旁。
    大日如來和燃燈古佛都是斬去二尸的準圣,若是聽到玉磐聲片刻就可趕至靈山。但白蓮童子連擊響玉磐兩次,那二佛尚未至此,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未在西牛賀洲,二是已經身損。
    剛才西牛賀洲上那一陣血雨,足以說明必是有佛門強者損落。到底是大日如來還是燃燈古佛呢?無論是誰,都不是準提佛母希望看到的。
    這時,準提佛母將目光落在白澤大智勢佛身上,“大智勢佛。可知大日如來佛今在何處?”
    白澤大智勢佛何等機敏,一看準提佛母凝重的面容,頓時暗道不好。雖然大日如來就好像那扶不起的阿斗,但也是妖族太子,白澤也曾受東皇太一托孤,卻是不愿大日如來遭劫。
    “難道是他?”白澤大智勢佛想起那日大日如來出浮屠山前去勸阻孔雀如來,之后就未曾歸來。當即,白澤大智勢佛連忙將當日之事一一道來。
    聽完白澤大智勢佛一番話,孔雀如來劍眉挑動,眼中兇光四射。
    當日之事準提佛母都了解,而且還派白蓮童子去阻大日如來。知道大日如來的消失與孔雀如來無關,見孔雀如來似乎還有出手的預兆,準提佛母道:“藥師王佛!”
    “弟子在!”
    “且帶大乘佛教上下前往靈鷲山一行。”
    “是!”
    此時,眾佛之中,只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不屬大乘佛教。藥師王佛帶人離開,將二佛留在八寶功德池前。
    “佛母,若是無事,吾等也告退了!”
    “去吧。”
    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離去后,準提佛母微微搖頭。此次老子將天機攪亂,隨后就有人來西牛賀洲將佛門強者斬殺,不知這其中是否有所聯系。
    陳九公在西牛賀洲上折騰一番后,飛回光明山,此時玉帝等人尚在羅浮洞中。此時陳九公歸來,眾人很是好奇陳九公和玄都大法師是去做什么了。
    知道眾人心思,陳九公微微一笑,“吾剛往西牛賀洲一行,將那燃燈誅殺。”雖然在座的都與自己關系非淺,但與人教結盟事關重大,陳九公現在還不想將此事全盤托出。所以,沒有提前往大赤天,而是說去了西牛賀洲誅殺燃燈古佛。
    陳九公話音剛落,只見玉帝撫掌笑道:“帝君此舉,真是大快人心!”
    王母聞言,隨之點頭笑道:“當年吾開蟠桃宴時,帝君就曾斬殺燃燈,不想今日其又亡于帝君之手。”
    想起自己二誅燃燈,陳九公哈哈大笑,“當日有人、闡二教與佛門三準圣在,吾未盡全功。今燃燈損于吾弒神槍下,再無生機。”
    本以為陳九公說的斬殺不過是毀其肉身,沒想到將其元神也誅滅。想想那位身為上古強者的燃燈古佛,就此損落,眾人不由得唏噓不已。
    這時,陳九公微微一嘆,對云霄娘娘道:“師叔,金霞元神今在何處?”
    從袖中取出混元金斗,云霄娘娘用手在斗上微一摩挲,三尺高下的金霞童子元神從混元金斗中飛出。
    “老爺!”
    看著金霞童子元神,陳九公輕嘆一聲,“金霞,且去轉世,他日吾必親自引汝入門,為吾門下親傳弟子。”
    “老……爺!”聽陳九公之言,金霞童子元神微微顫抖,似有不穩之勢。
    袍袖一卷,一道青光將金霞童子元神包裹,陳九公對蒼甲真人道:“有勞真人了!”
    “帝君放心!”一直以來,蒼甲真人都坐鎮在六道輪回,此次歸去,正可以帶金霞童子元神轉世。
    “老爺,金霞去也,他日再侍奉老爺身旁!”說完,金霞童子的元神化作一道烏光飛入蒼甲真人袖中當中。
    看著那飛入蒼甲真人袖中的金霞元神,雖斬殺了燃燈,奪了數件靈寶,但陳九公心中仍有些悵然。而在八景宮中,聽老子言此次量劫為巫劫,又有天機指示當有十二祖巫現于洪荒。想來,直到十二祖巫齊出之前,平心、后羿等巫都不會有身損之禍。看來金霞之仇,就只能等到量劫來臨才可報之。
    突然想起,自己答應刑天之事,待得眾人告辭離去,陳九公才來在后山封印蚩尤之處。
    頂上十二道銀光飛出,化作十二桿星辰幡分立四方,道道星辰之力從空中垂下。此時,雖然未布十二元辰四象陣,但陳九公將此處方圓百里之內封鎖。
    雙手一震,九條青色巨龍自平地上沖起。又是九宮陣,可嘆蚩尤當年就被九宮陣封印,誰想落在陳九公手中后,封印他的竟然還是九宮陣。
    九條青龍沖起,化作點點青光消散。這時,只聽得一聲怒吼,滾滾煞氣從地面溢出。煞氣擴散八方,但卻傳不出百里之外,盡被星光阻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