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350 一萬天仙入人間


    雖然那道人施展的并非是佛門寂滅佛法,但陳九公就感覺此人功法與寂滅佛法有相似之處。為了防止佛門前來奪取白蓮子,陳九公請眾人在光明山上逗留數日。
    可剛從光明山頂峰回到羅浮洞中,陳九公就站起身來,陳九公對眾人道:“諸位且在此稍候,吾去去便回。”
    “帝君請便。”
    身形一閃,出現在光明山頂峰的高臺前,只見那須菩提祖師立于面前,陳九公打一稽首,“見過圣人!”
    須菩提祖師微微一笑,將戮仙劍拋給陳九公。
    一把接過戮仙劍,陳九公也是一笑,而后用手一指,那釘頭七箭書飛來,陳九公在其上一摩挲,那顆白蓮子落于掌中。
    隨手將白蓮子丟給須菩提祖師,陳九公道:“未曾想佛門竟還有如此強者,不愧是圣人大教!”
    “帝君過獎了。”須菩提祖師聽陳九公夸獎,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哪比得上通天道友門下良才輩出,連三代弟子中也出了帝君這般人物。”
    “哪里,哪里。”陳九公連連搖頭,“剛入圣人門下的孫悟空資質不凡,日后必能成就一番大事。”
    眼中精光一閃,須菩提祖師道:“悟空雖資質不錯,但心性不穩,日后還需帝君多多關照。”
    這時,只聽陳九公長嘆一聲,“大劫將至,九公命不久矣,哪有機會照顧圣人弟子了?”
    “嗯?”見陳九公知曉了天地大劫,須菩提祖師心念急轉。那遠在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的準提佛母暗暗盤算著什么。
    須菩提祖師不言不語,陳九公笑道:“圣人駕臨,吾光明山蓬蓽生輝。不知圣人,可否能于吾山中留上些時日,好讓吾盡地主之誼。”
    “恐怕要讓帝君失望了!”須菩提祖師搖頭道:“吾山中尚有要事,就不打擾帝君了。”說到此處,須菩提祖師話鋒一轉,“帝君,大劫將至。帝君若愿往靈山,可為西方二教主。地位只在吾佛門萬佛之主阿彌陀佛之下!”早在數日之前,準提佛母就曾說過,如果陳九公愿意入佛門,自己就將萬佛之母的位置讓出。
    說完,見陳九公面上閃過一絲譏諷,須菩提祖師有些自嘲的笑道:“截教門下多俊才,雖知不可能,但每次見到帝君,吾都想忍不住問上一問。還請帝君莫怪。”
    “多謝圣人厚愛!”
    輕嘆一聲,須菩提祖師化作一道青光離去。
    目送那青光消失在天際。陳九公望著手中戮仙劍,如今截教至寶誅仙四劍,已有三劍歸來,另一劍落子闡教,想奪回來,似乎有些困難。
    這時,陳九公又想起那奪走戮仙劍的白袍道人。既然能勞動須菩提祖師前來,此人肯定是佛門之人,而且在佛門的地位絕對不敵。
    想到此處。陳九公不由得暗暗惱怒。這佛門真是太可惡了,若不是自己有釘頭七箭書,還在機緣巧合之下得了那人的本命蓮子,這戮仙劍恐怕就取不回來了。
    越想越是惱怒,陳九公將戮仙劍收起,離了光明山,直往西牛賀洲上飛去。在八景宮時。太清圣人曾言如今天機混亂,自己正好可以趁機行事,先斷佛門數指。
    在西牛賀洲有一山,名喚圓覺洞。這洞中有一大能,就是佛門上古七佛之首燃燈上古佛。
    當年為消散心中心魔,燃燈曾在陣中偷襲陳九公。誰想偷襲不成,反被陳九公斬殺。后來輪回轉世,在人間傳佛門道統。
    諸子百家,三教九流。三教,指的就是道、佛、儒。鄒衍、墨翟乃九流中陰陽家、墨家創始人,但陰陽家、墨家不如道、佛、儒,所得功德不足以斬尸。
    但傳道、佛、儒教義、法義者。道門玄都以傳道家之功德斬善尸,儒家孔子更是早早就斬了善尸。而燃燈道人,前日剛剛將善尸寄托斬出。
    善、惡皆斬,如今的燃燈,放在洪荒上,也是圣人之下道行最高的幾人之一。畢竟惡尸容易,但善尸卻太難了。
    不過雖有好事,無人慶賀卻是不美。當日與自己一起來的四仙,慈航轉世尚未現世。所以,自文殊廣法佛、普賢如意佛身損后,與自己熟絡的就只剩下俱留孫佛了。
    命山中童子前往大雷音寺請俱留孫佛,燃燈古佛在洞中盤算著如何能將陳九公手中的定海珠奪來,那寶貝可是關乎到自己成道啊。
    莫說,這燃燈古佛還真不一般,且說當日與廣成子對陣時使出的舍利諸天,端得不凡。
    但思前想后,燃燈古佛將能夠想到的辦法全想了一遍,也沒有找出什么辦法能用來對付陳九公。特別是最近聽說陳九公神通比之前更大了,燃燈古佛心中難免有氣。當年若不是這小輩橫空殺出,自己說不定佛門混得多好呢。
    此時,燃燈古佛坐在洞中暗暗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
    讓陳九公好看。可燃燈古佛不知道的是,他永遠等不到那一天了。
    一股磅礴的毀滅氣息將整個靈鷲山籠罩,千萬紫電從天而降,道道槍芒如蛟龍一半,在電閃雷鳴中游走。整個靈鷲山上飛沙走石,磨盤大小的時候,漫山亂滾。
    “不好!”突如其來的變故,將燃燈古佛從美夢中喚醒。只要感受到那毀滅之氣,燃燈古佛就知道是誰。
    大呼不妙,燃燈古佛頂上現出兩顆舍利子。舍利子在燃燈頂上飛來飛去,兩個各自化作一片天地,橫在靈鷲山前。
    “不怎么樣啊。”看著靈鷲山的護山大陣被自己弒神槍一捅即破,陳九公在狂笑聲中,殺入山中。
    此時雖然身在洞中,但燃燈古佛都能感覺到毀滅之氣撲面而來。在自己道場之中,燃燈古佛可是完全的占據了地利。飄身撞洞上,燃燈古佛竟然沒入山體之中。
    陳九公剛從云端降下,就見面前景色大變,“這是什么東西?”陳九公連連揮槍,弒神槍上紫芒吞吐,將燃燈古佛的舍利諸天盡數破得一干二凈。這舍利諸天在當日對付廣成子的時候非常好用,但現在對手換了,舍利諸天也不好使了。
    舍利諸天消散,兩顆金燦燦的舍利子浮在空中。舍利諸天是燃燈古佛以自身修煉出的舍利子凝聚而成,舍利諸天破碎,舍利仍在。
    混沌鐘從頂門飛出,化作一只大手,將兩顆舍利子全部抓在手中。這是佛門準圣凝聚的舍利,將其煉做法寶,或是給弟子煉化都不錯。將兩顆舍利收入袖中,陳九公神念一掃,發現這燃燈古佛正往遠處遁去,陳九公冷笑道:“吾若讓汝走脫,從此不掌大教。(吾若讓汝走脫,從此真哪噠香膏不再寫書!)”說著,陳九公挺槍向燃燈古佛殺去。
    剛才在洞中想的不是,面對陳九公后怎么打、怎么打的。不過,那都是yy。當真正碰到陳九公時,雖然燃燈古佛很想將陳九公殺敗,哪怕只有一次也好。但陳九公從無敗績,燃燈古佛從無贏過陳九公。
    心中雖然悲憤,但燃燈古佛知道自己若與陳九公相斗,則必死無疑。現在能做的,就是往靈山跑。
    可還沒跑出多遠,就將前方一道紫電擊來。燃燈古佛頂上現出慶云三花,原本在闡教修煉玉清仙法,三花是通體雪白的。而入佛門之后,三花便已變成金色。
    在三花之上,一尊佛陀飛出,手持巨大的戒尺向紫電掃去。
    轟!
    戒尺與紫電相撞,紫電化作紫電錘飛回陳九公袖中,那佛陀在空中晃了兩晃,一口鮮血噴出。
    見自己的善尸分身一個照明就被陳九公的寶物擊傷,燃燈古佛雙手連翻,一手打玉清神雷,一手催動寂滅雷法。
    一邊發雷,燃燈古佛一邊飛退,往靈山退去。
    陳九公根本不傻,如果能看不出來這燃燈想走。既然出手了,還就燃燈自己,那就留下吧。
    背后青萍劍飛出,化作千萬道青萍劍氣向燃燈古佛席卷而去,逼得燃燈古佛以慶云三花垂下的青、金二氣阻擋。
    可就在這時,陳九公持槍殺至,金身佛陀揮動戒尺迎上。別看那戒尺有千丈余長,但與那不足丈的弒神槍相碰,佛陀只感覺五臟六腑移位,元神也有不穩之勢。
    “滾!”燃燈古佛夢寐以求的定海珠被陳九公祭起,將他的善尸分身打翻在地。
    伸手一招,乾坤尺入手,自燃燈古佛頂上,一個身穿大紅袈裟的老僧雙手合十,念聲佛號,燃燈古佛頂上金光匯聚。
    “不錯啊,都已經斬去兩尸了。”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不再戲耍燃燈了,直接一槍刺去。
    只見弒神槍上紫芒大作,那老僧飛身而至,擋在燃燈古佛面前,雙手開掌,一片金光欲阻擋弒神槍。
    弒神槍至,槍尖紫芒吞吐,那片金光頓時破散。弒神槍去勢不改,只從老僧胸口而入,從這燃燈古佛善尸分身的后心刺出。
    “啊!”見善尸中槍,燃燈古佛化作金光欲走,卻被那千萬青萍劍擋住。
    與此同時,陳九公縱身躍至,此時弒神槍上還掛著燃燈的善尸分身,但對陳九公御槍無有絲毫影響。
    手中弒神槍直入燃燈古佛體內,用力一挑,燃燈被陳九公一槍挑起,肉身在空中炸散。
    當乾坤尺發出碧芒護住燃燈古佛元神要往六道輪回轉世時,卻見一道紫電轟下,正轟在乾坤尺上,燃燈元神消散在天地之間,只留下那其上光芒黯淡的乾坤尺浮在空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