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349 巫族搬救兵有人要入劫

看著站在大赤天前,如同青松一般孤傲的陳九公。玄都**師眼前一陣恍惚,仿佛看見那,兩萬年前來大赤天的通天教主。
    來圣人道場赴約,陳九公也怕,而斯艮怕。但,自己現在是截教教主,是通天教主的傳人。在面對其他圣人時,縱使魂飛魄散,也不可弱截教氣勢,也不能讓祖師蒙羞。
    想師叔烏云仙僅為大羅金仙,就敢在靈山上頂撞佛門二圣,激得阿彌陀佛出手將其打落八寶功德池中。今日,自恃圣人之下第一強者的陳九公,只面對一位圣人,又有何懼!
    不用金角、銀角帶路,也無需玄都**師帶路,在三人驚訝的目光中,陳九公大步邁入大赤天,向那八景宮走去。
    來在大赤天最高的宮殿前,抬頭望去,見其上有三個大字,正是“八景宮”。
    陳九公以前根本沒來過大赤天,只見大赤天只有二宮,想來一個是老子的八景宮,另一個玄都所在之處。以二人的身份,玄都**師的宮殿絕不會比老子的還高。
    來在八景宮前,宮門在一瞬間敞開,陳九公緩步入門,只見太清圣人正坐在八卦爐前。
    “見過太清圣人!”在太清圣人面前,陳九公僅是拱手一禮。
    對此老子并不在意,用手一指,一個赤色蒲團出現在陳九公身前,“坐!”
    陳九公也不客氣,盤膝坐在蒲團之上,而后從袖中取出一寶,雙手遞在老子面前。
    眼中精光一閃,看著陳九公手上那一尺來高的玄黃色寶塔,老子道:“汝這是作何?”
    聽老子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當日太清圣人將此寶借予九公,吾還想圣人何意?如今知量劫將至卻要將此物送還給圣人。”
    “此寶可予汝護身。”
    搖了搖頭,陳九公道:“圣人之下陳九公自信不弱任何人。而混元圣人出手,縱使有開天斧在手,也勝不過混元圣人。”
    陳九公說完,見老子點了點頭,袍袖一卷,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消失在陳九公手中。當日老子請陳九公上天庭兜率宮,由分身太上老君將這后天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給陳九公。雖是好意不假但老子也僅僅是在向陳九公表達自己的善意。
    圣人之下皆為螻蟻!
    此事圣人最清楚,老子也知道就算將人間所有寶物全予了陳九公,陳九公也非混元圣人的敵手。所以,借寶只是為今日見面做鋪墊罷了。
    見老子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收起,陳九公反而放下心來。今日不管老子為何請自己來,陳九公都有自己的打算。
    什么打算?無他,就是問清楚此次量劫因果。
    不明天機不識因果,就仿佛蒙眼而行。自通天教主被道祖封印后,陳九公背后無了圣人提點,根本不知天數因果。今日,且先讓老子慢做算計,先給自己解惑吧。
    想到此處,陳九公開口詢問,“敢問圣人,此次量劫為何劫?熟為量劫主角?”當日正是從祖巫平心口中得知量劫將至那時平心娘娘還說此次量劫他巫族為主角而且還滿是自豪。
    陳九公問及此事,太清圣人絲毫不猶豫,直接說道:“天機指弓:量劫將至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故吾等混元圣人皆認為,此劫為巫劫。量劫主角,自是巫族。”
    “不知此劫對巫族而言,是好是壞?”
    “應該是好非壞,巫族稟天地煞氣而出,又享盤古父神遺澤,當以殺伐掠奪天下氣運。”
    太清圣人這番話將陳九公聽得直皺眉若真是如此的話,巫族掠奪天下氣運自己截教自是首當其沖。而截教有無圣人,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在量劫來臨前成圣。若能,自是安然渡劫,截教大興。若不能的話……此時,陳九公將目光落在老子身上。
    “敢問圣人,不知吾陳九公可能在此次量劫成圣?”
    老子看了陳九公一眼,在陳九公期盼的目光中直接搖頭,回答的異常堅定。”不能!”
    老子此言一出,陳九公心底一片冰涼。雖然混元圣人會算計別人,也會使一些不是很光明的手段,但混光圣人絕不說謊話。
    似乎還怕陳九公不相信,老子自顧道:“天機顯示,汝若在此劫中不死下一量劫必可證道混元。”
    對老子的這句話,陳九公直接無視了。此劫不死?能不死嗎?就算太清圣人說他不會死陳九公都不敢相信。只要量劫一至,那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就不會放過自己。到時就算老子和元始天尊一起護持,恐怕也不行啊。再說了,以自己和闡教的仇怨,那元始天尊會幫助自己嗎?
    對了!
    這時,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向老子問道:“敢問圣人,為何喚九公來此?”
    雙目直視陳九公,老子眼中閃過一絲異彩,“吾要與助汝渡過此劫。”
    心中早就有此猜測,所以陳九公不是很驚訝,但卻問道:“九公與闡教上下仇怨頗深,玉清圣人可會釋懷?”
    “不會!”就像回答陳九公不會成圣一樣,老子每當說到這兩個字時,口氣都異常堅定。
    陳九公了然于心,想來那元始天尊也不會放過自己。
    見陳九公似乎還要開口發問,老子淡淡道:“汝還是聽吾將汝之因果盡數到來,然后再問吧。”
    “請圣人賜教。”既然老子這么說,陳九公也省著問了。
    實在不行,等老子講完,自己再問也不遲。
    “汝可知大道之機?”
    “大道之機?”陳九公聞言一怔,暗道這是什么東西。雖然穿越過來已有千年,但和上古大神通者相比,陳九公的見識還是那般淺薄。如此,就更不用說和混元圣人相比了。大道之機?聽起來似乎挺厲害的。
    看到一臉茫然的陳九公,老子微微搖頭,“汝可知昔日道祖于紫霄宮中分封圣位之事?”
    一聽此事,陳九公來精神了。這個雖然沒有人跟自己說過,但前世就知道而且陳九公還知道各種版本的。當即點頭道:“此事九公知道。”
    “汝可知何為圣位?”
    “圣位?不就是圣人的位置嗎?”這答案有些白,陳九公干脆不言,搖頭表示不知道。
    “圣位就是大道之機!”
    “原來圣位就是大道之機啊!”感慨自己又長了見識,陳九公卻被老子的下—句話驚呆了,“昔日道祖共賜下七尊圣位,也就是七條大道之機,其中六道成吾等六位圣人。而第七道大道之機,就在汝陳九公身上。”
    “什么!”
    老子這一句話太有震撼力了,直接將陳九公驚得從蒲團上跳了起來。自己有大道之間?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呢?想想穿越以來這些事,大部分都是憑著先知先覺或是強橫的實力而為。若是得到大道之機,自己肯定清楚的很。
    難道是穿越之前,這具肉身所帶?這也不應該啊?如果前任有這般好的氣運,還會上封神榜嗎?還會跑龍套嗎?
    陳九公知道混元圣人不說謊話,但這話真的是太讓人不敢相信了。
    而太清圣人也看出陳九公不信,一向淡然的老子提起此事也不由得搖頭笑道:“汝自封神之劫至今,從一玄仙到斬去兩尸的混元圣人之下最強者,難道汝陳九公資質過人?”
    “這……”老子說的這件事,陳九公也想了無數次。最后實在想不出是為什么,只能把這些歸結到是自己身為穿越者的福利,不過對自己給出的答案,他陳九公都不信。
    “萬仙陣之戰,汝僅有金仙修為,之后短短半年,汝即斬尸,可知此中因果?”
    “這……”
    剛才是陳九公問老子各種問題,老子有問必答。但現在一反過來,陳九公被老子給問住了。
    是啊,怎么自己修為提升的這么快?
    修成金仙,是因為自己當時服用了師叔給的三光神水。不過這沒什么問題,當時自己和師弟姚少司都是玄仙頂峰修為,服用造化至寶、壬水之精有所突破也是正常。而且那三光神水也不只給陳九公漲了修為,姚少司也以此修成了金仙。
    金仙之后嘛,一顆人參果和蟠桃就讓自己稀里糊涂的成了大羅金仙。
    對!人參果!
    就是師祖給自己的那枚人參果,就將金仙初期修為直接拔到了頂峰,然后才能以一枚蟠桃證得大羅果位。現在回想起來,讓陳九公順利成為大羅金仙的不是蟠桃,而是那人參果。
    記得當初向兄長再次討要人參果時,本想著帶回山中,配合紫紋蟠桃多為截教造出幾個大羅金仙。但那時鎮元子就對陳九公說,他服食的那枚人參果只有一個。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
    當時自己想不明白,為什么一次結果三十,只有那一枚與其他二十九都不同。而且是獨一無二的?現在看和……
    看到陳九公眼中光芒流轉,老子知道他可能是想通了。其實,要不是當日準提佛母在紫霄宮中出言,指那與自己同排卻無人的第七個蒲團,老子也不會想明白此中因果。
    此時,老子也不讓陳九公繼續猜測,直接為他解惑道:“昔日道祖于紫霄宮分封圣位,圣位有七,分與吾等六圣與紅云老祖。紅云氣運不足,因果纏身,肉身被鯤鵬斬玻。而紅云身前有一寶,名喚九九散魂紅葫蘆,此寶可保其真靈不滅。以九九散魂紅葫蘆相護,紅云逃至萬壽山,得鎮元子庇護。后鯤鵬唆使妖族帝俊、太一殺至五莊觀,破戊土之陣,但卻被汝師祖所阻。
    之后,紅云將大道之機交予通天,自己輪回轉世去了。”
    “原來如此!”陳九公聞言,才知道自己撞了多大的運,才知道自己這千年來為何能順風順水,為何能后來居上,有今日之成就。不是自己資質多好,不是自己氣運多強,而是師祖厚愛。
    通天教主救紅云一命,紅云以大道之機相還。而通天教主將大道之機賜予陳九公,那是來自圣人的厚愛,陳九公并不欠紅云因果。
    雖然不知道師祖為何如此厚愛之機,但陳九公只能結草銜環以報之。
    八景宮中半響毫無聲息,平定下心神,陳九公繼續問道:“敢問圣人,為何將天庭中分身收回?”此時陳九公以做好了打算,只要回去之后,便前往天庭將那身在封神榜上的闡教弟子全那控制起來,以便用以日后之劫。
    “汝可知,如今地仙界上已再無闡教之人?”
    “這是為何?”
    “此中因果汝無需過問,只需切記,那天庭上的闡教弟子不可動。否則元始天尊必向截教門下出手。”
    “好!”陳九公相信元始天尊什么都能做的出來,當即應了下來。聽老子的意思,就是元始天尊此次量劫不會幫自己,也不會對自己出手D這樣一來,老子要想保住陳九公,就要獨自面對準提、接引、女媧三圣。
    “怕了?”
    搖了搖頭,陳九公笑道:“若無圣人相助,吾亦非那三圣之敵。今得圣人相助,吾尚有一絲生機。”
    “一絲生機嗎?”老子道:“如今東勝神洲上已無闡教弟子,西昆侖與巫族,和吾人教無關。”
    知道這是老子在提醒,陳九公記在心中。這時,卻聽老子問道:“汝還有問否?”
    “無有了。”陳九公起身,向老子一禮,“多謝圣人為吾解惑。”
    點了點頭,老子緩緩閉上了雙眼,而陳九公轉身離去。
    一只腳剛跨出八景宮,陳九公收回腳步,回身向太清圣人一禮,“圣人,九公還想請圣人為吾推算,戮仙、絕仙二劍現在何處?”
    聽陳九公這一問,老子連眼都沒睜,直接道:“如今天機晦澀,吾等圣人亦推演不得,待日后吾算出,會命玄都告知于汝。”
    “多謝圣人!”陳九公雖有些失望,但也只能出了八景宮,與玄都**師打了個招呼,直下大赤天去了。
    在回光明山的路上,陳九公想著與老子的一番交談。這位太清圣人在說起闡教門下退出地仙界時,似乎有所隱瞞。不管怎樣,陳九公暗暗對這位圣人有些警覺。別看他肯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給自己,還講述這么多因果,他既然能與自己聯手,而不惜使元始天尊離心,有朝一日也可與他人聯手,再來對付截教。
    在光明山上降下,陳九公回到羅浮洞中,見眾人都在,從袖中取出從西牛賀洲帶回的白蓮子問道:“諸位可認得此物?”
    從陳九公手中接過白蓮子,鎮元子仔細端詳之后,遞給玉帝。玉帝看了,又放在王母手中。當最后回到陳九公手中時,鎮元子當先開口道:“九公,此為蓮花成道之人所結蓮子,可增玄仙三百年功力。”
    “盡是這般?”
    鎮元子思索片刻,“還可充作靈寶之用,不過威力不強。”
    “諸位可知此物為何人所有?”
    聽陳九公之問,眾人紛紛搖頭,使得陳九公有些失望。
    這時,卻聽那盤王老祖開口問道,“此人可是犯了帝君?”
    “不錯!不知老祖可有法子將此人找出?”
    “沒有!不過吾可要此人魂飛魄散!”
    “老祖竟有這般神通?”
    盤王老祖陰陰一笑,從袖中取出一桿紅色小幡,“此乃吾盤王秘寶三降盤王蠱神幡。有此幡,只要抓得敵人氣息,便用降法拜進幡中,那人不管在何地,三魂七魄便被蠱蟲吞噬,人一點都察覺不到,等察覺,便是神形俱滅之時,肉身也化為膿血。”
    聽盤王之言,眾人不由得齊齊震驚,皆暗道:“好歹毒的寶物。”只有那盤庚老祖暗暗搖頭苦笑,自己兄長這件寶物正好克制自己的盤庚不死身。否則,當日若能施展盤庚不死身,也不會被陳九公擊敗。
    “正如大仙所說,這是那蓮花成道之人所結蓮子,其中有其氣息,只要帝君將此蓮子與吾,盤王必要他身死道消。”
    “這……不可!”
    盤王秘法確實霸道,但就是太霸道了。要是把那人直接弄死自己還去哪里找戮仙劍啊。
    見陳九公拒絕,盤王老祖也不以為意。這時,只聽那云霄道:“老祖此寶卻是與那釘頭七箭書相似。”當年趙公明被陸壓以釘頭七箭書加害,陳九公與姚少司前往岐山盜取釘頭七箭書然后護送趙公明逃離西岐。
    在那之前,陳九公和姚少司從未上過金鱉島。因不識路途,姚少司先往三仙島,瓊霄、碧霄前去東海之濱搭救陳九公,是云霄帶趙公明前往金鱉島的。通天教主救治趙公明時,曾講述那釘頭七箭書之功效,就被云霄記下。
    “不錯!”聽云霄說自己的三降盤王蠱神幡與妖族的釘頭七箭書有異曲同工之妙盤王老祖先是肯定,然后傲然道:“那妖法,要連拜二十一日。而吾之降法,一拜立生效果,威力卻是要大的多。”
    此時陳九公對盤王老祖自夸之言沒有聽進去,倒是反應過來。是啊,三降盤王蠱神幡威力太大怕把那道人一下子弄死。如果是妖族的釘頭七箭書,需要連拜二十一日。
    當年陸壓對付的是身為大羅金仙的趙公明,趙公明根本沒有反應。而今日,陳九公要算計的是一個準圣。準圣若是中招,恐怕瞬間就會明白,到時想活命,自是要將戮仙劍乖乖送回。
    想到此處,陳九公也不怠慢,直接出了羅浮洞來在光明山頂峰之處雙手一震,一座高臺顯現。
    當年通天教主解了趙公明的釘頭七箭書,隨手將這歹毒之物丟入寶庫之中。后來通天教主將截教的全部資源都予了陳九公但陳九公卻沒有在意這釘頭七箭書。原因是,這釘頭七箭書和三降盤王蠱神幡一樣,都需要抓捕敵人氣息。就像當年陸壓算計趙公明前,先是弓趙公明出戰,然后以一面鏡子捕捉趙公明氣息。但對于準圣而言,周身氣息一絲不外泄,這等秘法對準圣根本無效。否則的話盤王老祖豈不是圣人之下無敵了?
    可是這白蓮子乃是那截走戮仙劍之人本體所化,蓮子上自有其氣息正好使得這釘頭七箭書有用武之地。
    有這白蓮子,連草人都不用扎,直接以釘頭七箭書釘住白蓮子,一起置于高臺之上,陳九公站在臺下遙遙一拜。想當年陸壓害趙公明時,還怕本身沾染因果,特意讓姜子牙去拜。可憐的姜子牙,連仙道都未成,哪知此中因果。最后使得姜子牙這代天封神之人,在無奈之下輪回轉世去了。
    但陳九公最不怕的就是因果,愛誰誰,不行就打。你要能打得贏,那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如此因果即了。你要打不過我,你就去死吧,這樣因果也了了。
    據說連拜二十一日此人就死可當陳九公剛剛一拜,遠在那西方八寶功德池前的白蓮童子只覺得心頭一疼。身上沒有傷,準圣又不會有什么頭疼腦熱心口痛。如此,一定是像師叔說的,中了釘頭七箭書的算計了。
    “果然是虎父犬子,竟是這般無用!”一向看不上大日如來,此時白蓮童子不由得暗恨這大日如來竟然讓這秘寶落在陳九公手里。
    見白蓮童子有異,準提佛母臉色瞬變。
    此時白蓮童子身上有些不適,準提佛母身上青光一閃,那須菩提祖師出現在身旁。準提佛母從阿彌陀佛手中接過戮仙劍,交予須菩提祖師。
    須菩提祖師將戮仙劍接在手中,化作一道青光,卷著誅仙劍飛出靈山,直奔北俱蘆洲飛去。
    西方少有靈寶,上古之時準提佛母經常去東方打秋風。特別是每當有頂級先天靈寶出世時,準提佛母都會爭上一爭。但有強勢的三清,特別是殺伐威猛的通天教主,那么多年,準提佛母竟然沒搶到過任何一件頂級先天靈寶。
    而今日好不容易從東方弄來一件頂級先天靈寶,誰曾想還沒等捂熱乎呢,就又給人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