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348 挑撥離間分化佛妖


    左邊那道人看到白蓮童子拿出的一顆白色蓮子,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但嘴上卻道:“道友也知,吾兄弟二人久居于此,就是不想沾染因果,還請道友見諒。”
    “白蓮非是要二位道友與那人死拼,只要仗山中陣法擋其片刻即可。”
    “這……”兩道人相視一起,齊齊點頭,“既然如此,此事吾等應下了。”
    將手中蓮子往這兩個道人手中一塞,白蓮童子躬身一禮,“多謝二位。”說完,便化作一道白光往遠方疾飛。
    卻說陳九公追至西牛賀洲之上,一路飛來,見遠方高空朵朵祥云凝聚,直向此處而來。
    來到剛才白蓮童子凝聚祥云之處,見此處無人,往下一看,只見有那一座仙山。
    為什么說是仙山呢?
    因為這山上有靈氣,有修士存在的跡象。
    定睛觀看,只見在那山腰處有一道觀,陳九公不由想到:“難道這是那人道場?”
    想到此處,陳九公飄然落下。可剛一落下,只見眼前景物大變。一株株參天古樹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撞來,這些古樹數量很多,但只有兩種,一是松樹,一是柏樹。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料定此處就是那人道場。否則,豈會以陣法攻擊自己。
    袍袖一卷,空間破碎,一道紫光飛出陳九公手中,化作弒神槍。
    “破!”陳九公本就是洪荒陣道最強的幾人之一,他的甲乙萬木陣不知要比此處陣法強上多少。破陣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但陳九公心急拿回戮仙劍,直接取出弒神槍以力破陣。
    弒神槍連連揮動,紫色槍芒向四面八方射出。萬木粉碎,破碎后的樹干、樹枝、樹葉漫天飛舞。
    嘴角流露一絲不屑,陳九公挺槍往那道觀沖去。
    此時,見道觀中沖出兩個道人,各持寶劍分左右夾擊陳九公。
    “滾!”陳九公掌中弒神槍往左右各刺一槍,分擊在這二道手中劍上。
    砰!砰!
    二道手中劍在陳九公一槍之下粉碎,各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也萎靡下去。
    “找死!”雖然這兩個道人都是斬去一尸的準圣。但都是散修,而且連一件先天靈寶都沒有,手中長劍也是以其自身本體蒼松、翠柏的枝杈所煉。就這微末本事,竟敢在這兒阻攔自己,陳九公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不過,現在只要殺入觀中,將那白袍準圣抓住,即可奪回戮仙劍。
    心中一陣熱切,陳九公沖入觀中。以神念搜索,卻發現此時觀中人雖不少。足有百十來人,但最為最高的只是兩個金仙。
    翻手取出紫電錘,將其祭起空中,化作道道紫電,將整片道觀轟成飛灰,道觀里面的百十來人沒有一個能遁出靈魂。
    “沒有!”陳九公眉頭一挑,心中殺氣勃發,轉身奔那兩個道人而來。這兩個道人剛剛轉醒,正看見陳九公祭起紫電錘將自己的道觀連同觀中的徒子、徒孫盡數轟死。
    見那弒神槍與紫電錘。直將二道嚇得三魂顫抖,七魄哆嗦。“那可是毀滅雙寶啊,這雙寶的主人不就是那傳說的紫薇大帝嗎?”
    看來陳九公這些年名頭混得挺響亮的,在他們心中都成傳說級的人物了。
    都到了這時候了,陳九公還怎能不知自己中了別人算計。
    想想那戮仙劍,再看看這兩道人,陳九公心頭怒火中燒。一槍刺入蒼松道人頂門之上。
    血光迸濺!
    弒神槍!弒神槍!弒殺元神之槍!
    一槍刺在頂門之上,在泥丸宮中的元神瞬間被槍斬殺,連輪回轉世都不能。
    蒼松、翠柏,并非是先天大神通者。只是兩個運氣不錯的草木之精。修煉的年頭尚且不如三教二代弟子。不過,在巫妖決戰之時,祖巫自爆,血肉灑落洪荒大地。當時的蒼松、翠柏和高明、高覺一樣,因為身軀巨大而無法化形。可一日,兩滴祖巫精血從天而降,正落在萬樹從中的蒼松、翠柏身上,是他們得以化形。
    化形之后,二人一起在生長的山上修煉,直至三千年前各自斬去惡尸,修成準圣之身。
    雖然相伴萬年,但見蒼松連元神都沒逃出,翠柏連忙一翻身,跪在陳九公面前磕頭如搗蒜,連呼:“帝君饒命!帝君饒命!”
    “該死!”在陳九公心中,他十個蒼松、翠柏也不及自己截教至寶。心中殺氣橫生,揮槍向翠柏頂上刺去。
    “完了!”弒神槍刺來,無盡的毀滅之氣將翠柏籠罩,只覺得渾身冰涼,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弒神槍刺在翠柏頂門,鮮血從其額頭滑落,一身冷汗的翠柏發現自己還沒有死。
    “說!那人是誰!”
    “啊?”逃得一命,正在暗自慶幸的翠柏被陳九公一喝,不由得一怔。可這時見陳九公眼中殺氣閃現,連忙回答道:“帝君,我只知那人名喚白蓮,其余一概不知啊!”
    “嗯?胡說!”陳九公又是一聲暴喝,“若非親近之人,汝又怎敢在此攔吾?當真是不畏死呼?”
    陳九公將這翠柏嚇得眼淚都下來了,沒有一絲洪荒強者的樣子連連叩首,“帝君啊,那道人以一寶相求,我兄弟被那寶貝迷了心智,才應下助他阻攔帝君片刻。”說到此處,翠柏發現自己好像說錯了什么,“吾等哪知攔的是帝君您啊,否則就算將十二品金蓮予我們,我們也不敢啊。”
    “他給你們什么寶貝?”一聽寶貝,陳九公心頭微微一動,向其問道。那道人陳九公根本就沒見過,沒有線索怎么去找?若是有他之寶物。回到北俱蘆洲可向兄長鎮元子請教,問清寶物來頭,再做計較。
    見陳九公怒氣稍緩,翠柏連忙爬到蒼松尸首前,看著身死道消的兄弟,翠柏眼淚不住留下。但想起那殺神還在一旁,忙從翠柏懷中掏出蓮子,獻在陳九公身前。
    “這是……”看著這白色蓮子,陳九公不由得想起了當日自己復立截教時,冥河老祖送來的賀禮。只聽聞有金、青、血三蓮。卻是沒聽過這白蓮。不過不要緊,現在兄長鎮元子就在光明山,只要回去將此事問詢兄長便可。
    “除此之外,可還有他物否?”將白蓮子收起,陳九公又向翠柏問道。
    “沒有了,沒有了!”
    點了點頭,陳九公揮槍,將翠柏刺死。別且和殺那蒼松一樣,都是誅殺肉身。誅滅元神。
    這千年來,陳九公四處立敵是不假。但他很少出手殺人。不過如今知道量劫將至,陳九公再無顧忌。此次量劫過,則生。不過,則死。還哪會想那么多啊。
    立槍于山上,看著那化作一團灰燼的道觀和其中修士,還有橫尸面前的蒼松。翠柏。陳九公右手持槍,左手發雷,兩道天雷降下,落在蒼松、翠柏尸首之上。
    青光一閃。兩道人尸體不見,只有兩株三千丈長的古樹,一株松樹,一株柏樹。
    袍袖一卷,將兩株古樹收入袖中。雖然不如黃中李,可好歹是準圣本體,回去后祭煉陣法。還是賜予門下弟子皆可。
    ……
    陳九公如何飛回北俱蘆洲暫且不提,單說那闡教眾仙奉元始天尊之命各回自己道場收拾東西。聚集弟子。
    封神之劫,闡教二代弟子只有黃龍真人一人身死上了封神榜,但三代弟子死的可就多了。如今闡教二代弟子有廣成子、云中子、赤精子、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靈寶**師、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和南極仙翁九人。而三代弟子只有雷震子、哪吒、韋護三人。甚至比二代弟子還要少。
    不,道行天尊門下似乎不止是韋護一人。
    金庭山玉屋洞中,道行天尊已經將所有什物收入芥子須彌之中,就等著大弟子韋護去帶自己那個關門弟子過來,然后師徒三人就可以前往昆侖山了。
    這時,韋護進洞,向道行天尊道:“老師!”
    “嗯?”
    “小師妹似乎不愿跟我們一起離去?”
    聽韋護之言,道行天尊眉頭一皺,從袖中取出一金色繩索遞給韋護,張了張口,從牙間擠出幾個字。“就算綁,也要把她綁走!”
    面露苦笑,韋護從道行天尊手中接過金絲索走出洞外,來在后山。
    在玉屋洞后,是一座桃園。說是桃園,園中不光全是桃樹,還有各種奇花異草。
    韋護硬著頭皮來在園中,見那鮮花叢中一粉衣少女正在摧殘花朵,搖了搖頭走了過去,“師妹,老師說……”
    還未等韋護說完,這粉衣少女騰地一下從地上站起身來,指著韋護喝道:“那牛鼻老道說什么!”
    “咳咳……”這么多年來,韋護對師妹稱呼老師的方式已經見怪不怪了。可每次聽到,都難免有些尷尬。
    晃了晃手中金絲索,韋護道:“老師說:‘就算是綁,也要把師妹綁走!’”
    “什么!”粉衣少女聞言暴跳,大怒道:“我**@#¥%……我父王掌南海億萬水族!我大伯……”
    這時的韋護不由得一震頭大,自己師妹就是這個樣子。她也不想想,當年老師是把她拐……額,帶上山來的時候,南海龍王都不知道。近千年過去了,南海龍王恐怕都死了找女兒的心思了。
    粉衣少女將自己父輩全部叨咕一邊,有開始講述她那些哥哥姐姐是如何威猛,橫行四海。聽得韋護連連搖頭,你們一家子都是龍族,不在四海橫行就怪了。
    “我告訴你!我大哥哥神通廣大,能移山倒海……”
    看著喋喋不休的少女,韋護徹底凌亂了。也不知道自己師妹口中的大哥哥到底是誰,每當提起話匣子就關不上了。在她嘴里,她那位大哥哥簡直比道祖還厲害。
    “師妹,請恕師兄得罪了!”韋護無奈。只能祭起金絲索將少女捆了個結實,然后用手一指,一朵祥云飛至,托起少女往玉屋洞飛去。
    這途中,少女還不住口,“他日我大哥哥殺上金庭山勾勾手指,就要你和那牛鼻老道……”
    今日的昆侖山格外熱鬧,不光二代弟子皆在,就連三代弟子也幾乎全來了。
    為什么說幾乎呢?
    道行天尊也不敢把自己那女弟子帶上山,否則說不準鬧出什么岔子來了。當時韋護將那破口大罵的少女帶入玉屋洞后。就被道行天尊收入袖中。
    當元始天尊從玉虛宮中走出時,眾門徒齊齊叩拜,“拜見老師(師祖),老師(師祖)圣壽!”
    “免禮!”
    眾人起身,只見元始天尊回身望了玉虛宮一眼,淡淡道:“走吧!”說著,元始天尊飄身坐上九龍沉香輦,由四個黃巾力士抬著往天上飛去。
    元始天尊動身,闡教眾門人相隨。飛至高天。元始天尊再看了一眼昆侖山,心底輕嘆一聲。袍袖一卷,一道白光落在昆侖山上。瞬間,昆侖山消失在洪荒大地之上。
    并不是元始天尊將昆侖山帶走了或是收起了,而是以**力將其隱入空間之中,讓人尋找不到。就像云霄將三仙島隱沒東海之上一般。
    元始天尊帶眾徒前往清微天,代表著闡教不會涉入此次量劫之中。
    元始天尊一動,其他四圣頓有所感。
    大赤天中,老子猛然睜開雙眼,眼中精光爆射。“二弟。吾卻是小看汝了。”
    西方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一怔,口中喃喃道:“好個元始天尊,竟然將吾等全部算計了。”
    聽準提佛母此言,阿彌陀佛立馬湊了過來。這位佛門教主有圣人的神通,卻沒有圣人的心機。若是佛門沒有準提佛母,恐怕每次量劫都得讓人滅上一次。
    準提佛母知道此事有必要和師兄講明。當即道:“吾以為那太清圣人將天機攪亂,必可將玉清圣人蒙在鼓里,誰想這元始天尊竟然早有所料。趁此時機,將闡教置于此次量劫之外。”
    “師弟。可是說元始天尊連氣運都不爭了?”
    聽阿彌陀佛之問,準提佛母搖頭笑道:“師兄啊,他連闡教的道統都不要了,還爭氣運作甚?”
    阿彌陀佛聞言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面上疾苦之色盡去,取而代之的凝重。“玉清圣人竟有如此魄力?”
    這次準提佛母點了點頭,“吾也萬萬沒有想到,向來狂妄自大的玉清圣人竟會行出這破而后立之事。吾還道玄門三清,只有太清圣人道行高超,是吾佛門之敵。不想當年萬仙陣一戰,通天圣人連算算計,逼得你我提前立佛門。今日這元始天尊又有如此魄力,不愧是盤古一脈,當真不凡!當真不凡!”
    “混元圣人果然無一善與者!”這時,一旁的青蓮造化佛聽明白此中因果后,不由得心生感慨。正像準提佛母所言,世人皆道元始天尊狂妄自大,誰想他能有如此之舉。
    青蓮造化佛的話,讓阿彌陀佛臉上一紅。暗道青蓮師弟卻是高看自己了。自己真不是藏拙,而是真不行。似乎六圣之中,也只有自己不通絲毫算計。
    突然,準提佛母心頭一動,對阿彌陀佛笑道:“師兄,白蓮回來了!”
    “哦?呵呵。”感覺到白蓮童子已入靈山,阿彌陀佛疾苦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微笑。不過,瞬間想起那元始天尊的算計,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弟,此次白蓮帶回戮仙劍,不知對吾佛門會有何影響?”
    “師兄放心!”準提佛母哈哈一笑,撫掌道:“無論是那太清圣人,還是玉清圣人,卻不曾想到吾佛門會出手。這戮仙劍歸吾佛門,卻是壞了太清圣人算計,也算了玉清
    圣人。”說到此處,準提佛母臉上浮現一絲玩味,“如此還可使那陳九公難以聚成誅仙劍陣。”
    一道白光落在婆娑樹林前,那須菩提祖師所化的白蓮童子睜開雙眼,化作一道青光消散。而那白光落下,化作童子模樣的白蓮。
    以這樣的身份,很自然的穿過婆娑樹林。來在八寶功德池前,白蓮童子躬身下拜,“拜見三位教主。”即使青蓮造化佛也知道白蓮童子身份,但多年來保持的習慣,白蓮仍然以童子自居。
    對白蓮的這種行為,二圣和青蓮造化佛也不見怪。
    這時,白蓮童子從袖中取出戮仙劍恭敬地舉過頭頂,“佛母圣命,白蓮幸不辱之!”
    “好!好!”準提佛母連連道好,隨手一招。戮仙劍入手。右手持劍,左手在劍上一彈,一聲如龍吟般的劍鳴在八寶功德池上響起,一道殺氣從劍尖噴出。
    準提佛母是混元圣人,豈會讓一把劍落了顏面?袍袖一卷,殺氣消失的無影無蹤,準提佛母將劍交給阿彌陀佛,對白蓮童子道:“童兒,辛苦了!”既然白蓮童子稱其為佛母。準提佛母也喚他為童兒。
    躬身向準提佛母一拜,以示謝意。而后。白蓮童子又向青蓮造化佛一禮,“白蓮有些話要說,還望三教主莫怪。”
    聽白蓮童子此言,青蓮造化佛眉頭一挑,頓時明白這白蓮童子要說什么。這些時日與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在八寶功德池參悟佛法,雖然對造化神通沒有任何幫助,但青蓮造化佛能夠感覺到如今自己的道行略有長進。
    點了點頭,青蓮造化佛雙目微闔,“吾青蓮縱橫洪荒。又豈是輸不起之輩?有話但說無妨!”
    白蓮童子聞言,再次向青蓮造化佛一禮,“教主胸懷,白蓮佩服。”說完,白蓮童子沉聲道:“今日吾見那陳九公手段,確實了得,當為吾佛門大敵。還望佛母早作準備。”作為佛門最強的弟子,二圣隱藏數萬年的底牌,二圣并不瞞他量劫將至之事。而白蓮童子這句話的意思,卻是怕陳九公在量劫來臨之前狗急跳墻。誅殺佛門弟子。以陳九公的手段,佛門弟子還真沒人能攔得住他。
    白蓮童子這番話正說在準提佛母心上,以前準提佛母就一直擔心這事。就算他冒著違背天道出手,恐怕剛一現身,天道就有所感應,還沒等把陳九公怎么樣,就先把自己搭進去了。
    但是,太清圣人之前的一番算計,卻是解決了準提佛母心中的難題。任誰有一線生機,也不會去行那尋死之道。想來那陳九公與太清圣人結盟后,拼死之心就會減弱。只要等到量劫來臨,自己就出手將其誅殺。
    見準提佛母沉思,阿彌陀佛和青蓮造化佛不去打擾。而這時,青蓮造化佛將目光轉向白蓮童子,“童兒可是遇到了那陳九公?”知道這白蓮童子是阿彌陀佛的衣缽傳人,準提佛母親口稱他為佛門三位教主之下最強,還要勝過那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但青蓮造化佛能夠從準提佛母的語氣中感覺到,這白蓮童子應該和自己差不多。只是準提佛母為了顧及自己的顏面,才和自己這么說的。
    所以,聽白蓮童子說見到陳九公出手,青蓮造化佛就想知道白蓮童子與陳九公交手結果如何。
    “哎……不但遇到了,還被他一直追到了西牛賀洲呢。”
    “哦?”聽白蓮童子此言,青蓮造化佛心頭一動,“那童兒是如何脫身?”
    將自己脫身之法講出,只見阿彌陀佛和青蓮造化佛一起撫掌稱善。
    “什么!”就在這時,那一直沒有說話的準提佛母炸了。“白蓮,汝可是將本身所出蓮子與了那二人?”
    “是啊!”白蓮童子一怔,暗道師叔為何如此大驚小怪。自己和十二品金蓮、青蓮不同,每百年就可結蓮子九枚,不過功效遠遠不及金蓮子和青蓮子。一般的準圣根本都看不上這種東西,只有那蒼松、翠柏兩個窮鬼才稀罕呢。
    可讓阿彌陀佛、青蓮造化佛和白蓮童子驚奇的是,準提佛母竟然為了一顆蓮子大呼:“大事不妙!”
    見白蓮童子還是一臉茫然,準提佛母指著他氣道:“妖族那釘頭七箭書就在陳九公手中!”
    “什么!”白蓮童子聞言大駭,紅潤的小臉霎時蒼白如紙。
    ……
    光明山前,鎮元子、玉帝、王母、盤王、盤庚、燧木道人、蒼甲真人、九寶道人、云霄,這么多強者一字排開。使得那從東勝神洲趕來的玄都**師心中難免有些恐慌。
    “諸位道友!”有太極圖在手,玄都**師心中略安,向眾人打一稽首,玄都**師開口道:“吾奉家師之命,特來此處等紫薇帝君歸來!”
    “不知道友有何事?”
    搖頭搖頭,玄都**師面露歉意,對玉帝道:“萬望大天尊恕罪,老師圣命,玄都不敢妄言。”
    玉帝早就知道玄都**師會這么說,那么問只是為了下面這句話。“既然如此,道友不妨入山等紫薇帝君歸來如何?”
    “如此甚好!”
    讓眾人吃驚的是,這玄都**師竟然一口答應下來。
    將玄都**師帶至羅浮洞前,因為陳九公不在,沒有人會擅入其洞府。不過卻有山中童子在洞前擺放蒲團、桌案,奉上靈果、仙茶。
    玄都**師也不客氣,直接入席,盤膝而坐,二目緊閉。只等陳九公歸來。
    當陳九公回到羅浮洞前看到玄都**師時,不由得一愣。
    平心而論。陳九公和玄都**師之間因果不深。只是當年曾在人間奪了玄都**師的風火蒲團,不過那二流的先天靈寶,相信玄都**師也不會在乎。
    可陳九公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玄都**師會堂而皇之的坐在自己洞前。
    見陳九公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玄都**師起身,打一稽首道:“帝君!”
    “玄都道友!”不管玄都**師來此是為了什么,此時都當以禮相待。而后,開口問道:“不知道友來吾光明山,又是所為何事?”
    淡淡一笑。玄都**師道:“玄都奉吾師之命,特來與帝君一敘。”
    “哦?”陳九公聽是老子吩咐玄都**師來此,心中急轉。想起當日老子將自己喚至天庭兜率宮,并將一寶交在自己手中,今日又派玄都來此,陳九公心中瞬間閃過無數念頭。
    向玉帝、王母鎮元子等人一禮,陳九公道:“還請諸位在此等九公片刻。吾與法師去去就回。”說著,陳九公袍袖一揮,打開羅浮洞。
    “帝君只管前去。”玉帝點了點頭,沖鎮元子道:“吾在道法上有些疑問。不知大仙可否賜教?”
    明白玉帝的意思,鎮元子微微一笑,對玉帝道:“大天尊請!”
    玉帝、鎮元子并肩入羅浮洞,盤庚老祖起身,“能聽大仙說法,實是盤庚之幸!”說完,跟著玉帝、鎮元子身后入了羅浮洞,其余眾人紛紛點頭入洞。
    見眾人離去,陳九公取出氤氳軒,請玄都入內。
    進到氤氳軒中,陳九公親自奉茶,為玄都斟滿,“不知太清圣人命道友來,有何要事?”
    “吾師命吾來此,請帝君往大赤天一行。”
    “什么?”饒是陳九公聞此言,也不由得心頭一顫。大赤天?那是圣人道場啊。天道命六圣非天地大劫不可身現洪荒,不可在洪荒出手。但圣人道場獨立于洪荒天地之外。
    且不說三十三天上混沌中的大赤天,就連老子成圣前在洪荒大地上的道場首陽山,陳九公也不敢去,生怕被老子打殺。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直視玄都,“上次吾前往天庭兜率宮拜見太清圣人,不知此次為何要往大赤天?”雖然太上老君無有一絲法力,但他和那遠在大赤天的老子是一個人。這種關系比三尸之間還要近,老君聽到什么,大赤天中的老子就聽到什么,而且一點延遲都沒有。
    如果老子請陳九公去天庭兜率宮,陳九公敢去。雖然天道不限制圣人在自己的道場出手,但這個道場是鴻鈞道祖頒布這條命令時,圣人們當時的那些道場可以排除在外,后來開辟的根本不算。就像天庭的兜率宮,老子根本去不了。否則的話,圣人只要命門徒在地仙界廣建道場,天道之命還有什么用了?
    見陳九公心存顧忌,玄都**師搖頭笑道:“帝君有所不知,老師已經將在天庭兜率宮中的分身散去了。”
    “什么!”陳九公聞言一怔,老子那道分身居于天庭是什么目的,陳九公清楚的很。如今封神榜上之人尚未脫劫,怎么老子就將分身撤走了呢。難道不怕玉帝和陳九公難為那些闡教弟子嗎?
    不過即使如此,陳九公還是不敢上大赤天。說起來,自己的命,可是比天庭上那幾個闡教弟子值錢多了。在這大劫來臨之際,陳九公更不會去行那險事。
    想到此處,陳九公直接搖頭道:“道友,請恕九公不敢前往!”對此,陳九公覺得承認不敢也沒有什么丟面子的。畢竟要面對的是混元圣人,換了別人也是不敢。
    聽陳九公之言,玄都**師哈哈大笑。但笑聲中卻無有一絲譏諷。“帝君果然是妙人!”
    又搖了搖頭,陳九公道:“卻是讓道友見笑了。”
    “哪里話?”玄都**師連連擺手,對陳九公道:“帝君,若是玄都自封法力留在光明山呢?”
    “道友這是作何?”
    這是,玄都**師周身赤光蒸騰,頂上現出慶云三花。
    陳九公也不怕玄都**師在此出手,且不說玄都不是自己敵手,更何況此時光明山上高手如云,玄都敢亂來。必叫他粉身碎骨。
    只見玄都**師身上赤光緩緩而散,當赤光散盡之時。玄都**師身上再無一絲法力波動。
    眼中精光一閃,陳九公笑道:“道友就這么相信陳九公?”
    雙手端起身前茶盞,玄都**師一飲而盡,“人教玄都攜先天至寶太極圖、頂級先天靈寶八景宮燈、先天靈寶玄都紫府劍、太清圣人成道之寶扁拐、教化圣器金剛鐲、騰空劍在此為質,不知帝君可能往大赤天否?”
    “你!”陳九公聽玄都**師道出一件件靈寶,指著玄都問道:“道友就如此信吾?”
    此時玄都**師將自身法力全部封印,身上又有這么多至寶,只要陳九公起了殺機,不但玄都要魂飛魄散。這些寶物也要盡歸陳九公。
    玄都**師自己斟上茶,又給陳九公斟滿,而后淡淡一笑,“若帝君心有歹意,玄都無非一死,不過這些寶物卻是落不到帝君手中。”
    “道友何意?”
    “帝君七竅玲瓏之人,豈會不明白玄都所言?”
    端茶一飲而盡。陳九公手中青光一閃,那千年玉精雕制的茶盞在其手中化為飛灰。“太清圣人卻是抬舉九公了,就算無有道友和諸般靈寶為質,九公也得往大赤天一行。”說著。陳九公用手一指,一團青光沒入玄都**師頂上。青光入體,自玄都**師周身之外,三丈赤光沖起。
    “帝君勝玄都多矣!”見陳九公隨手之間就將自己的封印破開,玄都**師輕嘆一聲,有些感慨。自天皇年間入老師門下,與那截教多寶并稱玄門第一人。當年在兩界山前,終于與多寶道人所化釋迦牟尼一戰。戰后曾聽釋迦牟尼說起陳九公,說陳九公會成為玄門圣人之下第一人。可不想,這還不到千年,釋迦牟尼的話就已經成真了。
    聽玄都**師稱贊,陳九公哈哈一笑,起身開了氤氳軒竹門,對玄都**師道:“道友請!”
    “帝君不怕了?”這次終于輪到玄都**師和陳九公開玩笑了。
    “怕!怎么不怕?”陳九公抬頭望著光明山最頂峰的羅幕,似乎是對玄都**師說,也似乎在喃喃自語,“怕有能怎樣?怕也得去啊!”
    來在陳九公身旁,玄都**師正色道:“帝君請!”
    “道友請!”
    就在玄都**師和陳九公從羅浮洞前飛起后,大赤天八景宮中,老子睜開二目對身旁的金角童子道:“去宮外與銀角一起迎接紫薇帝君!”
    “是!”雖然不知道陳九公為什么來八景宮,但連玄都**師都不敢質疑老子的話,金角童子敢嗎?
    來在八景宮前,與銀角童子分左右而立。
    穿過三十三層天,陳九公就來在那片混沌之中。此處還是陳九公第一次來,以前連師祖的道場都沒有去過。
    在玄都**師的帶領下,陳九公來在八景宮前,早有金角童子、銀角童子迎上,齊齊向陳九公躬身一禮,高聲唱道:“恭迎帝君!”
    別看只有兩個童子相迎,但你想想大赤天一共才幾個人啊。身為六圣之首,三清之長,就算巫妖之戰前,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聯袂來訪時,也是這兩個童子出來迎接的。而封神之戰時,闡教首徒廣成子曾兩次來大赤天借寶,第一次是借太極圖救姜子牙,第二次是借離地焰光旗清理門下叛徒殷郊。這兩次來大赤天,老子一次都沒讓他入宮,甚至都沒見他面。
    今日讓金角、銀角一起出迎,這卻是人教迎客的最高規格了。
    深吸一口氣,陳九公在踏入大赤天的一瞬間,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瞬間大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