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347 陣困巫族上太陽星

“這怎么可能?”不知是什么事,能讓一向穩重的玄都如此震驚。直至半響之后,玄都大法師才回過神來,化作一道赤光直往北方飛去。無論是什么情況,對老子的命令,玄都大法師都只有遵從。老子讓他與陳九公廝殺,他就和陳九公拼命。老子讓他前往光明山,即使有性命之憂,玄都也得去。
    沒有人知道,就在陳九公破開誅仙劍陣之時,昆侖山玉虛宮中,端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如此甚好!甚好!”
    “白鶴!”
    “老爺!”聽元始天尊呼喚,白鶴童子進到宮中,向元始天尊一拜,躬身聽命。
    見白鶴童子至,元始天尊開口吩咐道:“汝出去等廣成子等人歸來!”
    “是!”
    白鶴童子剛出玉虛宮不就,只見道道白光從遠方飛來。這些白光飛快,其中兩道瞬息而至,落在玉虛宮前化作廣成子和云中子。而那赤精子等人緊隨其后,皆降身于地。
    見眾仙歸來,白鶴童子連忙迎上。“諸位師兄,老爺命白鶴在此恭候多時。還請諸位師兄,速速入宮。”
    “好!”知道今日之事一切盡在老師掌握之中,廣成子等人連忙進到玉虛宮中,向那坐在上方的元始天尊齊拜,口稱老師圣壽。
    元始天尊愛面子,重禮數,將排場。但今日,元始天尊從云床上站起身來,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力量將眾徒托起。
    只聽元始天尊對眾門徒說道:“汝等各回道場收拾東西,帶上門下所有弟子,與吾一起前往清微天。”
    元始天尊此言一出,眾門徒在下方以目光互示。最后,作為大師兄的廣成子上前一步,對元始天尊躬身一拜道:“老師,如此一來吾闡教在東勝神洲上的道統怎么辦?”
    “不要了!”元始天尊想也不想,直接答道。似乎闡教道統在元始天尊這里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東西,說不要就不要了。
    “什么!”眾人大驚,自家老師最是要強。一心想著將闡教道統在東勝神洲上發揚光大,這怎么說放棄就放棄了呢?難道說失了誅仙、陷仙、戮仙三劍對老師的打擊太大了?也不對啊,在眾人出山之時,元始天尊早就將這一切都算計到了啊。
    “老師!”這時,廣成子再次向元始天尊一拜,似乎還想說些什么。
    可是廣成子的話還沒出口,就被元始天尊打斷,“速去,速去!”
    “是!”
    就如同玄都大法師不敢違背元始天尊的命令一般。廣成子等人也不敢。敢的已經都叛教了,剩下這些都是對闡教、對元始天尊死心塌地之人。
    見老師心意已決。闡教眾仙在白鶴童子的帶領下,齊齊向元始天尊一拜,出了玉虛宮,各回道場,按元始天尊交代的收拾東西,召集門下弟子。
    眾仙離去不久,白鶴童子進到玉虛宮中,“老爺,南極師兄回來了。”
    “嗯。”元始天尊點了點頭。拿起面前那把絕仙劍,左手二指在劍身上一抹,將其中道行天尊的真靈印記散去。“去,將此劍交給南極”
    “遵命!”白鶴童子上前幾步,恭恭敬敬地從元始天尊手中接過絕仙劍,走到玉虛宮外,將絕仙劍遞在南極仙翁手中。并將元始天尊要將整個闡教都搬至清微天之事告知南極仙翁。
    闡教二代弟子之中,南極仙翁是唯一沒有自己道場的,他終年侍奉元始天尊身旁。所以,南極仙翁與白鶴童子的交情頗深。白鶴童子有什么也愿意告知南極仙翁。
    今日南極仙翁奉元始天尊之命出山辦事,此時才歸。現在聽說老師要將道場遷至清微天,南極仙翁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道了句多謝師弟,便捧著絕仙劍離去了。
    南極仙翁一直往南,飛出十三萬里,來到一荒谷之中。此谷寸草不生,累累白骨遍地,一股死氣籠罩山谷。
    南極仙翁往下觀看,眉頭緊皺,不愿降下,只得高聲呼喊:“道友!道友!闡教門下南極,奉老師太上無極混元教主玉清圣人之命,前來拜訪道友。”
    轟……那散落在谷中的累累白骨飛起,來在高空之中,又噼里啪啦落下,在谷中化作一骷髏巨人。
    碩大的骷髏頭上閃爍著碧綠色的火焰,口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但這咯吱咯吱聲傳入南極仙翁耳中,卻變成了一段話,“玉清圣人?可是……”說著,骷髏眼中碧綠色火焰更盛。
    南極仙翁片刻也不想在此久留,但有老師吩咐,只能強耐著性子,將手中絕仙劍一托,“奉吾師之命,將此劍借予道友百年。”
    “絕仙!”骷髏看見絕仙劍,身形一動,直接來在南極仙翁身前。
    只見濃重的骨氣撲到眼前,南極仙翁大驚,絕仙劍脫手而出,被那骷髏一把抓在骨爪之中。
    感受著絕仙劍上散發出的殺伐之氣,骷髏仰天,口中不住的發出咯咯聲。
    絕仙劍入手,骷髏根本不去理會南極仙翁,直接化作白光消散。南極仙翁轉身回昆侖山去了。
    山谷地下萬米之處,有一奇特的空間,在這里各種奇花異草無數,珍禽異獸奔騰嬉戲。而當巨大的白骨骷髏出現后,那些鳥獸就仿佛沒有看到一般,無有絲毫驚慌,甚至還有兩只仙鶴落在骷髏身上。
    過了一橋,只見前方一片道觀,道冠門前只有兩個童子一左一右。
    見骷髏行來,兩個童子一起躬身行禮,“恭敬二老爺回觀。”
    骷髏仿佛沒聽見一般直入觀中,但見觀中空無一人。
    “大兄,吾回來了!”又是一個咯吱聲從骷髏口中傳出。
    聲音傳出后,一灰衣道人憑空而現,望著骷髏手中的絕仙劍,二目之中閃現無盡的喜色。
    “絕仙劍!絕仙劍!”說著,將絕仙劍一把奪過,輕輕摩挲劍身,口中狂呼道:“吾道成矣!吾道成矣!”
    看到自己兄長面露狂喜,骷髏有些不解,“大兄,此劍當真這么重要?”
    點了點頭,道人說道:“二弟,汝有所不知,為兄稟開天辟地第一縷殺氣而生。后借靈寶參悟殺戮之道,至今只差一步即可圓滿。”說著,道人晃晃手中絕仙劍,“此劍正是殺戮至寶,其中蘊含殺戮之道,吾若能將此劍煉化,必可使吾殺戮之道完全。”
    這骷髏出世較晚,根本聽不懂自己大哥這一番話,聽得是云里霧里,不知所以然。
    見骷髏眼中碧色火焰飄忽不定,道人不禁搖了搖頭,暗道自己和他說這么多干嘛,不是白費唇舌嗎?想到此處,交代他幾句,隱于觀中去祭煉絕仙劍。
    卻說陳九公收了十二元辰四象陣,直往西方追去。剛才辰龍與那道人硬碰一記,陳九公感覺到這道人修煉法門與佛門寂滅佛法有些相似之處,但有不完全一樣。又見他往西飛,陳九公就往西追。只要趕在這道人入靈山之前,將他截住即可。
    這道人正是佛門二代第一人白蓮童子所化,奉準提佛母之命前來東勝神洲攪合一下。這戮仙劍不但是頂級先天靈寶、殺戮至寶,可用以廣大佛門,還可以使陳九公聚不齊誅仙四劍,無法布下誅仙劍陣。
    白蓮童子一路向西,穿過人間,直達西牛賀洲。
    可剛一穿過兩界屏蔽,落在西牛賀洲之上,只覺得一道驚天殺氣傳來。
    “來的好快啊!”白蓮童子眉頭一皺,心中暗道:“那截教弟子個個都是不怕死的主,這陳九公手段極強,看來吾要有些麻煩啊。”
    心念急轉,白蓮童子化作白光疾飛。
    白蓮童子剛剛飛走,陳九公便至。神念一掃,陳九公發現那人并沒有往靈山的方向飛。“難道不是佛門中人?”
    不過,不管此人是不是佛門中人,除非他將戮仙劍奉上,否則陳九公都不會放過他。
    白蓮童子飛至一山上空,一片片祥云聚在腳下,白蓮童子望著陳九公所在的方向淡淡一笑,雙手一震,腳下祥云越聚越多。
    從云端飄下,落在這滿是蒼松翠柏的山上,來在一道觀前,對門下道童道:“速去稟報你家兩位老爺,就說白蓮來也!”
    “道長稍后!”此時的白蓮童子仍非真身,還是那白衣中年道者模樣。
    不一會兒,自觀中走出兩個道人,皆身穿碧綠長袍,手持拂塵。“原來是白蓮道友,多年未見,道友一向可好!”
    “好!好!”白蓮童子哈哈一笑,向他二人回了一禮。
    “既然來了,白蓮道友速與吾兄弟二人入觀,讓吾等以盡地主之誼。”
    這時的白蓮童子連連擺手,直接說道:“二位道友,吾今日至此,是受一仇家追殺,還請二位助我一臂之力。”
    “這……”一聽白蓮童子這話,剛才還笑臉相迎的兩個道人,面上頓時換了一副顏色。
    還未等這二人開口拒絕,白蓮童子從袖中取出一物,遞在二人身前,“白蓮以此為禮,請二位救吾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