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346 無極的悲哀

慶云之上散發著氤氳黃云的黃中李樹通體黃光大作,但一閃而沒。當黃光消散時,黃中李樹也隨之消失。隨著黃中李樹不見,此時出現在陳九公慶云上的,是那十二道黑色光柱。十二道黑色光柱中,十二魔神仰天嘶吼。
    眾仙向陳九公殺來,只見那十二尊魔神瞬間凝聚成高大的盤古真身,滾滾煞氣從盤古真身虬結的肉身上狂涌而出。與此同時,還有那看不見,卻懾人心神的毀滅之氣。
    眾仙之中,以東王公道行最高,從戮仙門最先趕至,揮動手中長劍向盤古真身斬去。
    一劍落在盤古真身上,一道千丈余長的傷口翻開,雖無鮮血流出,但那翻卷的傷害甚是駭人。
    其他人皆至,見那萬八丈高的盤古真身將陳九公護住,各自催動靈寶施展道法向其攻去。
    祖巫之身強橫,這盤古真身更強。眾仙中,除了東王公的毀滅之道和云中子的盤古幡外,再無人能傷到盤古真身。
    眾仙出手,玄都大法師也加入戰團當中。但在坐下誅仙劍下的廣成子身旁,一直有一個道人。此人是東王公門下八弟子,東王公退出洪荒時,拜入東王公門下,在洪荒星空近三萬年,才斬去惡尸。如今此人留在廣成子身旁,就是為了發令,指示闡教四仙催動劍陣。
    轟隆……
    這道人袍袖一卷,打出一道玄光直沖而起,在高中之上發出一聲巨響。
    看見玄光。聽到那一聲巨響。在誅仙陣四門內的闡教四仙,齊齊打出掌心雷,催動頂上懸掛的四口寶劍。
    四劍劇烈顫抖,劍尖上吞吐三寸劍氣。吞吐到第三次,出現的是三尺長的劍氣。而后,四道劍氣脫離劍身,向盤古真身飛來。、
    就在感覺到闡教四仙催動四劍之時,陳九公雙手一震,懸于空中的混沌鐘落下,正落下盤古真身大手之中。
    混沌鐘入手。盤古真身的氣勢頓時變了。那混沌鐘在盤古真身手中化作閃爍著寒光的開天斧刃,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勃發而出。
    “不好!”東王公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大呼不妙。
    不只是東王公,眾仙都仿佛身臨末日,就連那懸掛在四門上的四口寶劍也微微顫抖,發出聲聲劍鳴,似乎、有些恐懼。
    一抹寒光,貫穿黑暗虛無的誅仙劍陣,群俠四下奔逃。那盤膝坐在四口寶劍下的闡教四仙也慌了,各自起身從身后的陣門逃出。
    方才闡教云中子、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入陣。還有太乙真人、清虛道德真君和靈寶大法師在陣外等候。
    見四位師兄從陣中奔出,太乙真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果如老師所料。”說完,太乙真人回身對他那兩位師弟道:“師弟,吾等準備出手!”
    “好!”聽太乙真人之言,望了望誅仙劍陣,清虛道德真君與道行天尊面上露出堅毅之色。
    開天斧刃合在盤古真身一雙巨掌之中,其上寒光閃閃,盤古真身奮力掄臂。一道寒光將周圍空間盡數絞碎,風水地火狂涌而出。
    誅仙陣最中央處空間破碎,被黑白兩儀之氣包裹的太清一氣符微微顫抖,然后破碎,變成了晶瑩剔透的晶體,上面的黑白二色的兩儀之氣消失不見。
    盤古真身再次揮臂,開天斧刃帶著無盡的毀滅之氣劃出。如撥云見日一般,大陣頓時消失,現出了洪荒天地。
    大陣被破,誅仙、戮仙、絕仙、陷仙四口寶劍飛起。作為四劍的主人。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一起手掐劍訣,勢要招回四劍。
    距離誅仙門最近,陳九公將弒神槍祭起,弒神槍化作一條紫龍直奔誅仙劍卷去。
    “休想!”眾仙見陳九公要奪劍,哪里肯依,各展神通。
    玄都大法師抖動太極圖,一道金光向弒神槍所化紫色蛟龍卷去。蛟龍悲鳴一聲,轉龍頭,尾部一掃,阻擋金光,飛回陳九公手中,重新化作弒神槍。
    這時,盤古真身消散,化作十二道黑光飛回陳九公頂上。陳九公暴喝一聲,那開天斧刃落于其雙掌之中。
    只見陳九公神色肅穆,飛身而起,雙手將開天斧刃合在掌中,用力一劃,一道寒光掃蕩,毀滅天地萬物的氣息隨之而出。
    寒光橫掃,眾仙皆退!
    趁此良機,陳九公頂上十二道星光飛出,道道星辰之力自九天降下,十二元辰四象陣頂替剛才的誅仙劍陣將方圓萬里之內籠罩。
    無盡的星辰從四面八方撞來,眾仙落入星海之中,但見陳九公以毀滅之道揮動開天斧刃,眾仙顧不得別的,紛紛催動靈寶護身,在星海中四下奔逃。
    十二元辰現身在大陣中十二顆最大的星辰上,每三人一起,向那浮在空中的四口寶劍沖去。
    玄都大法師抖動太極圖,道道金光向誅仙四劍罩去。云中子祭起杏黃旗,西王母揮動甲木靈光鞭,東王公更是持劍向陳九公殺來。而那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一起做法,試圖招回四劍。
    在這時,沒有人愿意看到誅仙四劍落在陳九公手里。
    感覺渾身上下如萬蟲噬咬,陳九公在空中晃了一晃,深吸一口氣,奮力催動開天斧刃。
    又是一道寒光,橫掃八荒。
    眾仙皆退,西王母以甲木之氣布下的防御、云中子催動杏黃旗凝聚的黃光,還有太極圖發出的道道金光。一遇寒光,盡為烏有。
    一口鮮血噴出,陳九公身形連晃三晃,頂上慶云垂下道道青氣將陳九公包裹,其手中的開天斧刃化作混沌鐘沒入其頂門之上。
    與此同時,子鼠、丑牛、卯兔、辰龍各將一口寶劍抓在手中。其他八人打出道道銀光在四口寶劍之上,劍身顫抖著,一道道符纂出現在劍身上。
    就在這時,在那十二元辰四象陣外,太乙真人取出一盞金燈,將金燈祭起,與靈寶大法師、清虛道德真君一起打出道道法決,那金燈上金一閃,直飛入十二元辰四象陣中,向四口神劍飛去。
    火光從天而降,瞬間將卯兔包裹,熊熊火焰將卯兔包圍。寅虎、午馬等人連忙催動星光壓制火光,這時卯兔手中絕仙劍掙脫,被火光包裹著飛出十二元辰四象陣。
    一連串變故突生,絕仙劍剛被火光卷走,一道白光沖入陣中,化作一白袍道人直奔辰龍殺來。
    辰龍翻手取出星辰劍迎上,雙劍相碰,辰龍只覺得心神俱顫,一股沉寂死靜的氣息浮上心頭。
    手上一松,戮仙劍飛起,正是赤精子在辰龍受到攻擊時將戮仙劍招回。可戮仙劍剛剛飛起,那白袍道人哈哈一笑,袍袖一卷,將戮仙劍收入袖中,隨后化作一道白光,直向十二元辰四象陣外沖去。
    “走!”讓人驚訝的是,那誅仙、陷仙二劍還在陳九公手中,廣成子大喝一聲,云中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與廣成子一起從十二元辰四象陣水門飛出,與那太乙三人直往昆侖山方向飛去。
    闡教眾仙這么一走,無論是東王公、西王母,還是玄都大法師都驚住了。
    十二桿星辰幡包裹著誅仙、陷仙二劍飛回,陳九公眉頭緊皺。沒想到,這次竟然未盡全功。那闡教竟然有防備,在最后關頭將絕仙劍硬從自己手中奪走。還有那道人……嗯?
    陳九公突然想起那白袍道人,將弒神槍往背后一背,根本不在理會東王公等人,直接收了大陣,化作一道青光往西方追去。現如今尚有二劍在外,一劍在闡教眾仙手中往昆侖山飛去,另一劍落在那白袍道人手中。追誰這還用問嗎?當然是老太太吃柿子,挑軟的捏啊。
    一路往西方直追,且先不論那絕仙劍如何,今日能取回一劍,就取回一劍。
    先是闡教眾仙離去,現在陳九公也走了。無論是西昆侖十仙,還是玄都大法師都搞不清事情到底是什么回事。
    按那闡教弟子的性格,今日這仗打成這樣,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怎么就這么收兵了。而且收兵也就算了,連不與西昆侖眾仙和玄都大法師通個氣兒,就自己這么撤了,這算什么事兒啊。
    看了玄都大法師一眼,東王公心中有些疑惑,但卻想不明白,只能招呼一聲,與西王母帶著西昆侖八仙回山去了。
    自陳九公追四大祖巫至此,此處方圓萬里之內生靈遭劫。而現在,各路強者一一散去,就只剩下玄都大法師立在空中。
    微微搖頭,玄都大法師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只是奉老師太清圣人差遣,雖然對老師的安排也有些疑惑,但老師讓自己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
    突然,那太清一氣符被開天斧刃斬碎后化作的赤色晶體飛在玄都大法師面前,化作點點赤光沒入其頂門之上。
    一股龐大的信息涌入玄都大法師識海之中,饒是玄都大法師的修為和心性,也不由得張大了嘴巴,似乎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