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45 天殺身損無極求寶

以天地為盤,以生靈為子,賭注是氣運。這樣的棋,只有混元圣人才有資格下。
    在洪荒,有凡九竅者,皆可成仙之言。
    更有人說西方圣人準提圣人十竅通明,智謀為諸圣第一。
    今日僅憑一些蛛絲馬跡就將太清圣人的一番謀劃盡數了然于心,準提佛母心機過圣,實是讓人吃驚。
    看著那一道金光從靈山飛出,阿彌陀佛有些驚訝,“師弟,汝那弟子怎辦?”
    聽阿彌陀佛此問,準提佛母淡淡一笑,“放心,孔雀如來以自己本命五行元氣,在吾那弟子后腦上化作五根毫毛,可保悟空五次。”
    “哦?”阿彌陀佛眼中精光一閃,“孔雀如來如此,也不枉師弟對他一番厚愛。”
    準提佛母緩緩搖頭,“吾于孔宣,是喜其才,愛其錚錚傲骨。本不欲求其有所報,但他能如此,吾心甚慰。”
    阿彌陀佛聞準提佛母這一番話,想起那小乘佛教二主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不由得輕嘆一聲。“可嘆此二人心屬截教,否則吾佛門……哎……”
    這時,一旁的青蓮造化佛開口說道:“兩位師兄,這巫劫之后,既是吾佛門賢者劫,到時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率小乘佛教東歸,吾等可否要早作安排?”
    “不用。”準提佛母答的卻是干脆,“那小乘佛教東歸之路,卻是一條血路,你我佛門不必參與其中,否則因果糾纏,吾佛門難有安寧之日。”說到此處,見青蓮造化佛有些不明,準提佛母為其解釋道:“師弟莫要忘了,那通天教主只是被道祖封印三劫。”
    “原來如此。”
    看著似乎恍然大悟的青蓮造化佛,阿彌陀佛心中暗笑。自己和師弟準提佛母相伴多年,怎能不知師弟實是不愿意難為那孔雀。不過,正像師弟他說的。小乘佛教東歸之路乃是一條血路,最后能有幾人歸回,誰也說不準,佛門根本不用攙和進去。
    此時,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這位玉清圣人面帶笑容,不知究竟是什么事能讓他如此高興。
    “截教?陳九公?呵呵……三弟,汝眼光不錯啊。有此子在,截教在大兄的相助下,應當能度過此劫。不過,下一次量劫可就沒有把握了。哈哈哈……”
    似乎是自言自語,似乎有些癲狂。
    半響,元始天尊收起笑容,口中喃喃自語,“大兄,小弟倒要看看汝如何選擇。”說完,元始天尊閉上了二目,神游天外去了。
    身為混元圣人的元始天尊,真就那般無知?在其狂妄自大的外衣下面,也是一顆玲瓏心竅。
    正像準提佛母說的,好大的一盤棋啊。
    巫妖之劫是巫妖二族間的碰撞,圣人只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并沒有直入局中。
    而封神之劫,四教五圣一起入局。最后,以通天教主出局而結束。
    此次將至的“巫劫”,棋局還沒擺好,就已經有三圣落子了。而且還是這般撲朔迷離。不知這第三盤天地棋局,究竟會有幾圣參與其中。
    最后,又會是孰勝孰敗呢?
    且說那誅仙劍陣之中,坐在四門之內的四仙聽得那一聲太清神雷在空中炸響,紛紛催動頂上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
    四劍齊動!
    此時在陣中的陳九公,能夠感到一股極大地壓力撲面而來,若是換做任何一個斬去一尸的準圣在此,必能感覺到令他窒息,呼吸都不順暢。但陳九公于陣中,有諸般靈寶護持,這壓力對他而言,就好似清風拂山岡。
    霎時間,大陣之中金蛇狂舞,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
    那懸掛在誅仙劍陣四門的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口寶劍各射一道光芒,直向身處陣中的陳九公而來。
    見四道劍氣襲來,陳九公淡淡一笑,頂上混沌鐘連連震動,鐺鐺鐘響之中,四道劍氣被硬生生的震碎。
    震碎四道劍氣,陳九公遙望誅仙門的方向,二目如電,口中輕聲道:“師祖,今日九公就為您取出誅仙四劍!”說著,陳九公直向誅仙門飛去。
    誅仙門內,見陳九公飄然而至,玄都**師連連打出道道太清神雷。
    因為沒有誅仙陣圖,闡教無法以一人之力控制誅仙劍陣。而四人坐鎮四門控制四劍,難免進退不一。單一的劍氣又難以對陳九公產生威脅,所以就請玄都在陣中發號施令。只要見那赤色的太清神雷升空,闡教四仙就一起催動誅仙劍陣。
    看到闡教眾仙這般御使誅仙劍陣,陳九公都樂了,揮槍直取玄都**師。
    陳九公殺來,玄都**師袍袖一卷,騰空劍飛出,化作一道黃龍,張牙舞爪地向陳九公撲去。同時,玄都**師右手持扁拐,左手拿玄都紫府劍跟在黃龍之后。
    這時,那東王公門下弟子張手打出一道電光,劃破兩儀微塵形成的天地。
    這電光一出,闡教四仙再次震動四劍,四劍齊齊射出一道劍氣。雖然現在陳九公到了誅仙門,但那四道劍氣一起向大陣中央飛去。就連這誅仙門上懸掛的誅仙劍發出的劍氣,也似乎無視陳九公一般。
    四道劍氣在大陣中央匯聚,合在一起,一道混沌色的劍氣帶著無邊殺氣向身在誅仙門前的陳九公而去。
    懾人的殺氣滾滾而來,陳九公心頭一震。對這截教至寶,陳九公清楚的很。這誅仙四劍和那陣圖中蘊含的都是殺戮之道,殺伐甚重。
    若是誅仙四劍與陣圖齊聚,每一道劍氣攻擊都是完整的殺戮之道,圣人之下入陣必死。混元圣人不死不滅,入陣無憂,但也須四圣齊聚,才可破陣。
    此時這四道劍氣合一,殺戮之道并不完整,但陳九公也不敢掉以輕心。
    頂上三花旋轉,上清仙氣如柱沖起,將黃中李樹軀干包裹在青氣之中。青氣滲入樹身,從樹冠上上凝聚大片大片的黃云。無盡的黃光如煙云一般將陳九公籠罩起來,光華跳躍如火焰,層層疊疊,死死將陳九公護住。
    護持住周身,陳九公催動混沌鐘飛起,與那劍氣相撞!
    轟……
    大陣之中無數風水地火席卷八方,那劍氣與混沌鐘在空中相撞,混沌鐘飛回陳九公頂上高懸,而道巨大的劍氣化作千萬道之多,道道劍氣細小如針。
    一道道劍氣雖小,但其上皆散發濃濃殺氣,漫天劍氣散發出來的殺氣連成一片,滾滾而來。
    陳九公伸手一指,頂上凝聚如華蓋般的黃云浮起,飛離黃中李樹,與那滾滾殺氣相撞。
    黑色的殺氣與黃云相撞,自那殺氣中射出道道劍氣,將黃云分割片片。這時,混沌鐘飛起,垂下道道混沌氣流。在混沌氣流的吸引下,片片黃云重新凝聚,與滔天殺氣僵持。
    陳九公不等玄都**師再次發雷,直接持弒神槍向其殺去。
    看到陳九公就這么向自己沖了過來,玄都**師眼中流出一絲喜色,當即不動聲色,持扁拐和玄都紫府劍相迎,迎上盤踞的黃龍與那千萬青萍劍氣攪在一起。只見黃龍在青色劍氣形成的海洋中翻滾不停,那青萍劍氣多不知幾許,騰空劍所化黃龍身軀又極為巨大,陷在劍氣之中難免不受傷。
    當每一道青萍劍氣落在黃龍身上時,黃龍中劍之處都會有一絲黃氣溢出。
    隨著陳九公對毀滅之道的領悟越來越深,御使青萍劍的威力也比之前大了許多。
    對于自己騰空劍不敵青萍劍,玄都**師絲毫不以為意。此時混沌鐘在鎮壓黃中李樹凝聚的黃云,自己的太極圖中不受其牽制了。正好陳九公向自己殺來,玄都**師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道金光閃過,一座金橋竟然毫無預兆的出現在陳九公腳下。
    開天三寶,也就是三大先天至寶。盤古幡主攻,混沌鐘主防。這太極圖即可收人,也可困人。因其為先天至寶,陳九公也不敢被收入其中。
    手中弒神槍一震,調轉槍頭,狠狠往下一刺,紫色槍芒吞吐,那金橋化作點點金光消散。
    以毀滅之道破了金橋,陳九公挺槍向玄都**師殺去。玄都**師仗太極圖之利,使陳九公根本傷不到自己。
    可就在這時,那黃云將殺氣消磨,道道劍氣隨殺氣消散。
    劍氣一散,混沌鐘向玄都**師飛來。
    雖然上一次與陳九公爭斗,雙方未分勝負。但玄都**師知道,其實是自己輸了。相比陳九公,自己只能依仗靈寶,不通一絲大道法則。如今,自己身上的靈寶已經夠多了,再沒有什么提升的可能了。但陳九公不一樣,他完全可以將毀滅之道參悟完全以此成圣,而自己呢?
    所以,上次一戰后,玄都**師回到大赤天,一直在參悟太極圖。頂級先天靈寶和先天至寶有什么區別?區別就是,頂級先天靈寶中只有一絲大道法則,也就是完整的道的一部分。而在先天至寶中,有那完整的道。
    可是,剛剛參悟的有些頭緒,就來與陳九公一戰。此時見混沌鐘飛來,玄都**師將手中太極圖一卷,雙手連翻,一起打出兩道太清神雷。這一次,他打出太清神雷后,闡教四仙卻沒有催動四劍。
    道道流光閃過,東王公、西王母、西昆侖眾仙和云中子從戮仙、陷仙、絕仙三門趕來,將陳九公圍在誅仙門內。
    見眾仙從四方向自己殺來,陳九公哈哈大笑,眼中閃現無盡的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