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43

;
    陳九公在東勝神洲上的一番征戰,雖然不及當日與鯤鵬妖師廝殺之時那般驚天動地,但也驚動了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WW訪問去讀讀小說網下載TXT小說
    看著那殺得三大祖巫落荒而逃的陳九公,女媧娘娘暗暗搖頭,可嘆自己妖族怎么沒有這般人物,否則還豈會屈居于佛門之下。
    不過,對于陳九公的未來,女媧娘娘很不看好。因為量劫將至,而且女媧娘娘推算天機,陳九公雖有成道之機,但絕不會在此次量劫證道混元。即使他能夠成圣,也是在下個量劫,也就是佛門的賢者劫。
    陳九公這些年得罪了多少人?踩了多少人?侵犯了多少人的利益?不用多問,就連陳九公自己也數不清。
    別人不用說,就連六位混元圣人,除了那被道祖封印的通天教主,想殺陳九公的有幾個?
    這里面不但有因果,還有陳九公那一身惹人眼紅的寶物。
    如果不是怕在一些事上得罪佛門二圣,只要量劫一至,女媧娘娘會是第一個對陳九公出手的。但與佛門二圣交易,量劫至,由準提佛母出手,女媧娘娘和阿彌陀佛阻擋老子和元始天尊。待準提佛母將陳九公誅殺后,除了混沌鐘外,陳九公身上的寶物由佛門和妖族平分。
    “哎……”女媧娘娘輕嘆一聲,不知為何,女媧娘娘竟會在此時起了愛才之心。如果陳九公愿意帶著他那一身寶物投身妖族的話,女媧娘娘不但會不計前嫌。還會拼命將其護住。
    似乎與這般心思的不止女媧娘娘一圣,在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食指輕點,在八寶功德池那金色的河水上出現了西牛賀洲上的一幕。
    對陳九公他們廝殺,阿彌陀佛不敢興趣。看了兩眼,便將目光移開。可當看見準提佛母微微皺眉時,阿彌陀佛開口問道:“師弟,有何不妥?”
    “不對!”望著身處誅仙劍陣四門內,陳九公的那些敵人,準提佛母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玄都在此。為何那孔丘、墨翟、鄒衍未至?”
    聽準提佛母之問,阿彌陀佛不由得一怔,“這么多人再加上闡教的誅仙劍陣,難道殺不死陳九公。”
    “那為何鎮元子、冥河老祖不來相助陳九公?讓其身臨險境?”
    “這……”
    準提佛母知道自己師兄不通算計,而那青蓮造化佛似乎也是修煉修壞了腦子的主。這不,聽自己是阿彌陀佛說話,他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估計是當熱鬧聽呢。
    這時,準提佛母似喃喃自語。似對阿彌陀佛和青蓮造化佛分析。“太清圣人雖無為,但行事向來全力而為。絕不會掉以輕心。若是將門下玄都派出,為何不見那三人?”
    “為何陳九公身旁無人相助?就算玉帝、王母背盟,那冥河教主背盟,鎮元子貪生怕死,截教尚有云霄,以截教弟子的性情,不該坐視陳九公臨劫啊。”準提佛母越想越是不解。要說冥河教主背盟,那沒準,但玉帝恐怕不敢吧。他天庭與截教牽扯甚廣。雖然這些年天庭招攬了不少人手,在人數上遠勝截教那些星君。但天庭最根本的根基在北俱蘆洲,在光明國。此國仍在光明山的掌控之中,如果玉帝敢背盟,以截教門下的脾氣,必給他來個雞飛蛋打。
    再說了,玉帝和冥河老祖好好的為什么要背棄陳九公呢?還有那鎮元子。前幾次為了陳九公,擺出一副老臉、老命都不要了的架勢。而且還是在通天教主被封印之后,有這舉動,就說明鎮元子是真心要靠向截教。
    難道是他們知道量劫將至?不過此事在洪荒之上。又只有五圣和五圣門下最重要的弟子知曉。又是誰告訴他們的呢?
    當準提佛母的目光落在那站在廣成子身旁的玄都大法師身上時,突然心頭一震。將那孔丘、墨翟、鄒衍未至之事,和今日陳九公盟友們的不同尋常聯系在一起。此時的準提佛母隱隱感覺此中另有因果,但卻有些想不明白。如果是真的,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突然,準提佛母想到一種可能,不由得神色劇變。
    見準提佛母色變,阿彌陀佛剛想開口詢問,卻見準提佛母坐回蓮臺之上,默算天機。
    當發現天機晦澀之后,準提佛母睜開二目,面上露出苦笑,“好個無為的太清圣人,竟然這般狠辣。”
    聽準提佛母之言,阿彌陀佛運轉玄功推演天機,卻也發現無有頭緒。但阿彌陀佛想不明白,“師弟怎知是太清圣人攪亂了天機?”當圣人算不得天機之時,那就是有混元圣人攪亂了天機,但卻不會知道是誰做的。所以對準提佛母如此清楚是老子將天機攪亂,阿彌陀佛很是詫異。
    “因為只有太清圣人有這么做的理由。”
    “難道太清圣人要算計吾佛門!”阿彌陀佛聞言,心里這般想著,口上這樣說著。在他看來,那陳九公現在也就這樣了,其身后根本沒有圣人。就算太清圣人要算計他,也不會費這勁兒。闡教是人教同盟,元始天尊又堅定的跟隨老子腳步,老子也不會對闡教有謀。
    能讓老子這么做的,就只有佛門和妖族了。而佛教妖族聯盟,算計一個,就是將兩個一起算計。
    “非也!”準提佛母搖了搖頭,眼中精光一閃,“他是要算計元始天尊。”
    “什么!”不光是阿彌陀佛,就連青蓮造化佛也凌亂了。但以他們對準提佛母的了解,準提佛母不是信口開河之人。當然,也因為相信準提佛母之能,二人灼熱的目光一起望著準提佛母,等著他的解釋。
    阿彌陀佛是自己師兄,又是佛門之主,就算知道,也不會跟人說。況且,就阿彌陀佛那性子,能跟誰啊。而青蓮造化佛如今與佛門氣運相連,而且還是連得很死的那種。而且就算他出了佛門,又能跟誰去說?
    更何況,等他真要退出佛門之時,此次量劫估計都結束了,這事說不說也就沒用了。
    準提佛母心念急轉,暗自理順一番,思索片刻,終于用一句話概括了老子此舉的目的。“那太清圣人是想給人教換個盟友。”
    阿彌陀佛聞言,疾苦的臉上突顯凝重。而青蓮造化佛,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而二人是不通算計,但卻不笨,而且都是知天機曉因果之人。準提佛母這么說,二人頓時明白了。
    將剛才準提佛母提出的兩個疑問和這句話結合在一起,阿彌陀佛越想越覺得這老子所作所為實在是太瘋狂。如此所為,卻是狠狠地擺了元始天尊一道。
    饒是元始天尊也不會想到,大師兄竟然會助陳九公從闡教誅仙四劍。而且,就算他闡教今日失了誅仙四劍,元始天尊也不會懷疑到老子頭上。
    等元始天尊明白這一切的時候,陳九公已經安然度過了此次量劫。那時的陳九公雖還未成圣,但量劫過后,圣人不出,誰又能奈何得了陳九公?等下一次量劫來臨之時,陳九公已經成圣,圣人出手也晚了。況且到那時,以毀滅之道成圣,掌混沌鐘和數件頂級先天靈寶的陳九公,誰能治得了?
    他老子人教根基是人族,只要人族不滅,自身無損。雖然氣運會被分薄,但即使不扶持陳九公,佛門大興,他人教也是那般。若扶起了陳九公,打壓的就是佛門。
    此時阿彌陀佛不禁為元始天尊感到悲哀。想這位玉清圣人完全被老子給算計透了,甚至將他會請老子門下以兩儀微塵陣鎮壓誅仙四劍也算計到了。
    老子并不在兩儀微塵陣上做手腳,老子相信只要誅仙劍陣一立,陳九公就有機會奪回誅仙四劍。自己此舉雖看起來是幫元始天尊,實則就是在相助陳九公。而元始天尊更不會想到,今日闡教手中的誅仙四劍,就是老子送給陳九公的禮物。
    有此厚禮在前,陳九公也需要有人相助自己和截教上下度過大劫,更需要在師祖通天教主重出之前,有一個圣人作為盟友。
    如此一來,此盟友,舍太清圣人其誰?
    “師弟!太清圣人此舉,吾佛門該如何應對?”這時,阿彌陀佛著急了。這次量劫之后,就是佛門的賢者劫。作為大劫主角,佛門肯定是要大興的。但陳九公若是在賢者劫成圣,必分佛門氣運,還會挾成圣之氣運壓制佛門,如此絕對與佛門不利。
    “師兄!不若青蓮前往昆侖山,向那元始天尊陳說此事如何?”
    “這……”準提佛母初聽青蓮造化佛此言,心頭一動,覺得的確是個辦法。但轉念又覺得,如此還是有些不妥。
    見準提佛母陷入沉思之中,阿彌陀佛和青蓮造化佛都不打擾,安靜的在一旁等著準提佛母定計。
    半響,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哈哈大笑。“好精妙的棋局!好大的一盤棋啊!太清圣人既已落子,那吾準提也不客氣了。”言罷,準提佛母袍袖一揮,一道金光沖起,穿過婆娑樹林,出靈山去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