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342 陣道大成二十四都天元辰陣

曾經有人說過:洪荒什么東西防御力最強?不是混沌鐘,也不是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而是修士的臉皮。
    不過,玄都大法師的臉皮明顯沒有那么厚。
    被陳九公一語道破,玄都大法師面皮有些微紅,但今日事已至此,師叔元始天尊將門下那些金仙修為的弟子盡數派出,就是為了要以誅仙劍陣對付陳九公。就算不能將其誅殺在陣中,也要狠狠的將其重創,好去除門下弟子心中的心魔。
    輕咳兩聲,玄都大法師以此略微掩飾了自己的尷尬,似乎在這時將剛才陳九公說的話全部忘記一般,只是反唇問道:“帝君可敢入陣?”
    “呵呵……”陳九公似乎也忘記剛才自己說的和玄都說的那些話,只是淡淡一笑,“盡管布來!”
    見陳九公應下,玄都大法師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太清一氣符祭起在空中。
    黑白二色的陰陽兩儀之氣相互纏繞,仿佛太極一般向周圍擴散開來,所過之處,虛空皆是粉碎,狂暴的地風水火蜂涌而出。
    袍袖一卷,一道赤光出現,播散開來,地風水火一遇到赤光,頓時紛紛平息,漸漸的一片天地出現在陳九公的眼前。
    兩儀微塵,借天地兩儀之氣,自成天地。形成的大陣,威力端得不凡。
    “帝君請!”
    陳九公聞言,持槍進到兩儀微塵陣中,雙目四下打量。腳下如閑庭信步一般。
    陳九公剛一入陣,只見一道白光閃過,剛剛受了陳九公一槍的廣成子飛了回來。硬抗一槍,廣成子受了些小傷,剛剛飛至云端調息片刻。玄都大法師布下兩儀微塵陣時,廣成子感到兩儀之氣波動,這才降下身來。
    當年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人奉元始天尊之命,從誅仙劍陣四門而入,將誅仙四劍摘去。后來通天教主為門下弟子之死,在萬仙陣前斷了三清之名。元始天尊一不做二不休,以盤古幡將誅仙四劍中的通天教主真靈斬殺,而后將四劍直接賜給了當日摘劍的四大弟子。
    廣成子等四人得了誅仙四劍之后,也知道這四劍是怎么來的,平日從來不敢動用。今日元始天尊派太乙真人入駐地府時,闡教曾在地府布下誅仙劍陣。可是這誅仙劍陣無有陣圖,即使有兩儀微塵鎮壓,但也無有上古第一殺陣的十成威力。根本不可能非四圣不破,當年就險些為陳九公帶人所破。若不是玄都大法師有太極圖在手。走得快,恐怕陳九公早已將誅仙四劍取回了。
    不過。那一次是因為人、闡二教一方,只有玄都、云中子、廣成子三位準圣,還要應付陳九公、玉帝、王母,所以就讓太乙真人替廣成子持誅仙劍布陣。
    可今日,人、闡二教一方高手眾多。而陳九公只有孤身一人,廣成子這就與三位師弟一起出手布陣。他們都堅信,這么準圣級別的強者,再有這翻版的太古第一殺陣,絕對能將陳九公誅殺在東勝神洲之上。
    心下冷笑不已。廣成子大喝一聲“布陣”,便將誅仙劍祭起,那誅仙劍在空中一晃,飛入兩儀微塵陣中。
    此時兩儀微塵陣中只有陳九公一人,見一抹寒光飛入陣中,饒是陳九公,也不由得心神激蕩。
    截教至寶誅仙劍陣!
    說是截教至寶。雖然不能鎮壓氣運,不如那太極圖、盤古幡。但無數年來,提起截教,洪荒修士第一個想到的是通天教主。然后就是誅仙劍陣。這誅仙劍陣,可以說是截教的象征也不為過。
    封神之劫誅仙陣一戰,截教上至教主,下至童子,除了陳九公之外,誰也沒想到截教會敗。而當時的陳九公還以為一切都會按著演義進行,根本沒想到誅仙之戰會來的這么快。
    那一戰,截教八大弟子之趙公明身死道消。誅仙四劍被闡教四仙所得,陣圖與截教首徒多寶道人被老子帶至大赤天中。
    后來多寶道人隨老子西出函谷關化胡為佛之時,通天教主將自己留在誅仙陣圖中的真靈印記散去,將誅仙陣圖送予多寶道人。而誅仙四劍,卻被闡教四仙所煉化。
    雖然在函谷關前,多寶道人發誓要取回誅仙四劍。但這些年來,陳九公也無時無刻不想著從闡教手中將截教至寶奪回。特別是在復立截教之后,陳九公很想取回誅仙四劍,以此振奮人心。
    只在六道輪回中見過一次誅仙劍,但陳九公永遠將其刻在心底。此時,那一抹寒光入陣,以陳九公的眼力,看得清楚,那就是截教至寶誅仙四劍之一——誅仙劍。
    心神激蕩,陳九公若是現在就全力出手,一定能奪下這誅仙劍。但其他三劍,恐怕就要被元始天尊封在玉虛宮中了。畢竟那赤精子、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僅有金仙修為,根本保不住那三劍。要是被陳九公聚齊了誅仙四劍,不等量劫至,圣人出手誅殺陳九公,陳九公就能將三教門下殺得一個不剩。
    所以,陳九公在一刻強行穩定心神,立于兩儀微塵形成的天地中,就如同那隱藏在叢林深處的美洲豹,耐心的等待著,等著給獵物致命一擊。
    玄都大法師有些奇怪,為什么陳九公今日孤身一人殺入東勝神洲,卻沒有一個幫手。而這時,看到廣成子出手,赤精子祭起戮仙劍,玉鼎真人祭起陷仙劍,道行天尊祭起絕仙劍,一起念動真言。
    三劍接連飛入兩儀微塵陣中,瞬間在空中轉了一轉,突然卷起一股陰風,愁云慘霧一齊涌來。在這時,根本不給陳九公任何奪劍的機會。
    此時在兩儀微塵陣中,輕伸手不見五指。光華都照不出三丈開外,殺氣騰騰,狂風呼嘯。就連陳九公,被陰風一襲,也是全身發冷。
    三花上青氣蒸騰,得三花散發的滾滾上清仙氣,黃中李樹樹枝搖曳,無數氤氳黃云凝聚,將陳九公周身千丈之內盡數籠罩在黃云之下。在黃云上面,還有混沌鐘垂下的一道道混沌之氣鎮壓,使得黃云凝實至極。
    雖然是截教三代弟子,但陳九公是通天教主的傳人。在截教被滅后,通天教主將截教所有功法、陣道盡數傳給陳九公,并賜其青萍劍,立他為截教副教主,掌截教大小事宜。
    以通天教主的性子,絕不會做那貓教老虎留一手的事。既然傳法,就是傾囊相贈。對于誅仙四劍,陳九公敢說,除了師祖和西方那兩位曾布下翻版誅仙劍陣的師伯、師叔,沒有人能比得上自己。
    不在這時出手,陳九公右手持槍,左手一翻,紫光一閃,摧天杖落于掌中。肩膀一抖,青萍劍從背后飛出,在空中一轉,一化二,二化四……千千萬萬道青萍劍氣分布陳九公前后左右。還有那閃爍著電芒的紫電錘,帶著嘶嘶電響之音,浮在空中。五彩豪光包裹的定海珠,在陳九公慶云上沉浮不定。
    誅仙四劍已經出現了,誅仙劍陣將現,只要破了此陣,奪下四劍,自己必當大殺四方。一來報昔日封神之劫,截教被滅、數千同門身死之仇。二來,為將至的量劫做準備。不管自己能否渡劫,都要為同門考慮,能殺一個,就殺一個。能殺一雙,就殺一雙。
    兩儀微塵陣外,玄都和東王公門下兩個不知名的準圣與廣成子從東方入陣;東王公帶門下一弟子與赤精子從南方入陣;西王母帶一弟子與玉鼎真人從西方入陣;水母、丙火道人、星辰真君、云中子與道行天尊從北方入陣。
    闡教四仙一入陣,念動真言,四把寶劍之下憑空現出四門,乃是那誅仙門、戮仙門、絕仙門、陷仙門,四把寶劍掛于門上。
    今日這誅仙陣中央,已經無了那八卦臺。因為,此時陳九公就落在大陣之中!
    廣成子將扁拐交在玄都大法師手中,然后坐在誅仙門內。而赤精子在東王公的守護下,坐在戮仙門內。玉鼎真人在陷仙門中盤膝而坐,一旁的西王母羅袖連揮,道道青色光幕將玉鼎真人包裹。而在絕仙門內,水母、丙火道人、星辰真君和云中子分立四方,中間坐著那道行天尊。
    這時,廣成子感覺自己三位師弟應該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對身旁的玄都大法師道:“道兄,可以了。”
    “好!”聽廣成子說可以了,玄都大法師點了點頭,張手打出一道太清神雷。
    太清神雷沖起,在漆黑的大陣中,除了那大陣正中的氤氳黃光外,就只有這一道赤雷最為耀眼。
    這太清神雷就是信號,太清神雷一出,那赤精子、玉鼎真人和道行天尊,與廣成子在同一時間出手。只見四人齊齊翻動雙手,在他們掌心處凝聚雷光,念動真言。
    以玉清神雷化作掌心雷,四仙祭起仙雷,各自震動了誅仙、戮仙、絕仙、陷仙四口寶劍。
    究竟是截教陣誅截教仙,還是截教仙破截教陣,只看此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