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341 二十四諸天

對于刑天受傷,三大祖巫離去。無論是東王公一方,還是闡教這些人,都沒有在意。他們只以為那三大祖巫是關心刑天傷勢,下去觀看,稍后便歸。他們不會想到的是,那邢天竟然會與陳九公在暗中做了一筆交易。更不會想到,三大祖巫早就被陳九公殺破膽了。
    這也是闡教眾仙薄情,作為盟友,那赤**等人不能與陳九公正面戰斗,完全可以下去看看刑天的情況。但是他們沒有,也正是如此,讓四大祖巫悄無聲息的離去。
    剛才西昆侖八仙與闡教二子就打算出手相助東王公、西王母合斗陳九公,可不想被那莽巫沖殺過來,而后就看那刑天奮勇戰九公,這些人就沒插上手。
    現在見刑天離去,而東王公、西王母二人并非是陳九公敵手,十人一擁而上,紛紛出手向陳九公攻去。
    因為那玄都**師不在,沒有金剛鐲來牽制陳九公的落寶金錢,沒有一個人敢在陳九公面前將寶物祭起。只是近身搏殺,或是以道術攻擊。
    同樣因為玄都**師未至,闡教那翻版的誅仙劍陣未立,陳九公絕不會像殺那些祖巫一樣殺他們。否則全殺跑了,誅仙四劍怎么辦?
    就這樣,在一方不明就里,一方故意隱藏實力的情況下,雙方你來我往,斗得是不亦樂乎。
    東王公門下首徒,也就是那洪荒億萬水族之母,雙手結印,一圈圈黑色波紋擴散開來。
    當我們描繪河流湖泊時,常用碧波蕩漾。描繪大海時,常加以蔚藍二字。但先天水精,不是綠的,也不是藍的,而是黑的。
    不管是玄元控水旗,還是孔雀如來五色神光中的壬水神光,都是黑色的。而那同為壬水之精的三光神水,一滴滴的時候是晶瑩剔透的,但匯聚在一起就是黑的。當年長耳定光仙給陳九公三光神水時,雖然用玉瓶呈裝,但瓶中空間一分為三,正好將那三滴三光神水分開。
    后來為了對付燧木道人,陳九公前往龍宮討要三光神水,敖光很是大方的直接送給陳九公十滴。當回到光明山后,看著那瓶中一團黑色的東西,陳九公還以為龍王戲弄自己呢。
    水母發出的黑光向西王母涌去,當壬水之氣沒入西王母體內后,西王母身上青光就會越來越盛,從而能夠擋住陳九公的攻擊。
    五行相生,水生木!
    以先天壬水之力充作后盾,西王母身上青光越凝越重,像剛才的刑天一樣,充作肉盾,主防陳九公的弒神槍,讓東王公等人能夠安心攻擊。
    此時的陳九公頂上已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齊力托著那參天古樹黃中李。三朵青蓮散發幽幽青氣將黃中李樹樹身包裹,吸上清仙氣入體,黃中李樹通體凝聚片片黃云,連成巨大的黃色華蓋。而在黃色黃蓋之上,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黃色華蓋定住,任他十二準圣圍攻,混沌之氣與那黃色華蓋雖時有聚散,但眾人始終破不開陳九公的防御。
    看到陳九公頂上的黃中李樹,西王母一陣眼紅。這寶物正是自己需要的,只要有了這黃中李樹,自己的甲木之道就可以圓滿。
    當年還在洪荒星空時,東王公就曾向自己的道侶許諾,有朝一日回到洪荒,一定要助她得到這甲木靈根。
    如今,甲木靈根黃中李就在眼前。若是能從陳九公手中奪寶的話,東王公早就將自己摧天杖……不,不光是摧天杖,還有紫電錘、弒神槍、混沌鐘……反正如果可以的話,東王公早就把陳九公搶光了。
    今日,自己一方這陣勢,給了東王公信心。現在自己西昆侖眾和那闡教二代弟子們在這里圍攻陳九公,只要陳九公一死,闡教那些人能搶過自己這么多人嗎?
    只要奪回摧天杖,再有紫電錘和弒神槍,東王公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將毀滅之道參悟完全,便可以道斬自我,成就混元道果,成為洪荒第七位圣人。到那時,再有混沌鐘在手,自己攻防皆備,別說元始天尊了,就連六圣之首的老子也不會放在眼里。
    而且師妹得了甲木靈根,她那甲木之道也差不多了。那時,自己西昆侖雙圣,何等威風。說不定還能將元始天尊趕出昆侖山,自己和師妹獨霸東西昆侖……
    想到此處,東王公突然心頭一震,知道自己想的有點多了。當即穩定心神,在西王母死死擋住陳九公攻擊之時,東王公奮盡全力出擊。
    作為東王公門下弟子,水母、丙火道人等人都知道這甲木靈根對西王母的好處。這么多年在老師、師娘門下,這西昆侖八仙都了解師娘的脾氣,當即全部使出看家本領向陳九公攻去。
    只見那水母不但手上結印,而且頭頂有一片黑色的水流凝聚,在其頂上凝而不散。
    在那一團三光神水中,一個三尺高下的奇異生物現出身來。只有頭顱,但無身軀,那一根根的似乎觸手的東西一下下打在三光神水之上。這正是此人的水母元神。
    水母元神一出,那虛幻的身軀突然脹大,從其口中噴出一道黑色水箭,直奔陳九公頂門急射。這是水母以本命壬水之精凝聚出來的,攻擊極為犀利。
    一身銀袍的星辰真君雙手一震,身后空間破碎,一顆顆巨大的洪荒星辰從星空中飛出,向陳九公砸去。洪荒星空中星辰億萬,甚至比洪荒生靈還要多,這星辰真君是這么多星辰中唯一得道的,真可謂是得天獨厚。
    此時,星辰真君控制他那些同類從洪荒星空中飛出,在陳九公身外排列,隱隱布下陣法。
    看著星辰真君所為,不光是陳九公,就連廣成子、云中子也是一愣,暗道這星辰真君不自量力、班門弄斧。
    丙火道人,這個當日與燧木道人相爭卻未占得絲毫便宜的丙火精靈,似乎手段不是很高明。在陳九公面前,來來回回就是那么兩招,不是施展控火之術幻化攻擊,就是揮劍砍殺。陳九公知道此人如此,一來的確是實力不怎么樣,二來五行相生相克,他師兄的壬水之力正好克他。
    心想若是自己師叔孔雀如來在此,一定能將那水母、丙火玩死。陳九公在此時就暗暗盤算著,一會兒奪劍成功后,不妨順手取了這丙火道人性命。俗話說: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這些人能殺死一個,就給自己的同門在大劫中除去一個強敵。
    除這三人之外,東王公其余的五個弟子都不怎么樣。那些人蒼甲真人都不認得,想來并非是先天生靈。看那樣子,應該都是正常的準圣,除了斬尸有道行外,無有強力靈寶,也不通大道法則。嗯,若是可以,一會兒把他們都劃拉了。
    東王公剛才YY的挺好,現在陳九公想的也不錯。不管怎么想,想要實現都要靠努力。手中弒神槍連連揮動,陳九公盤算著那玄都**師也應該到了吧。
    就在這時,只覺得天上一黑,陳九公抬眼一看,原來是那廣成子將翻天印祭起。
    敵人將寶物祭起,陳九公心中的第一想法并不是去取落寶金錢,而是:“玄都來了!”
    若非沒有金剛鐲,廣成子安敢將翻天印祭起?金剛鐲至,玄都**師必至。否則人教其他人催動金剛鐲,也套不去陳九公的落寶金錢。
    想到此處,陳九公一槍向東王公刺去,將其逼開,飛身暴退。這時,廣成子持扁拐打來,陳九公回手一槍砸下,暴喝一聲:“滾!”
    看到那一槍帶著無邊威勢砸下,廣成子雙手舉扁拐相迎。只聽砰得一聲悶響,廣成子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在空中一翻,化作白光飛走。雖然沒滾,但也差不多了。
    陳九公將弒神槍收回,朗聲道:“玄都!既然來了,何不現身?怎么汝人教也變得如他闡教一般偷偷摸摸的,有什么手段,吾陳九公接著便是!”
    陳九公的一句話,氣得闡教眾仙暴跳如雷。但此時廣成子退走,云中子也只能連連揮動盤古幡攻擊混沌鐘。赤**等人只能遙遙觀戰,誰也奈何不得陳九公。
    這時,玄都**師在空中現出身來,向陳九公打一稽首,“帝君,我們又見面了。”
    點了點頭,陳九公冷笑道:“當日北俱蘆洲一戰,你我勝負未分,不知今日可否再次做過一場?”
    聽陳九公之言,玄都**師輕嘆一聲,緩緩搖頭,“今日玄都已非帝君敵手,玄都也就不自取其辱了。”
    “哦?呵呵。”陳九公聞言眉頭一挑,“那汝意如何?”
    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玄都**師竟然再次向陳九公打一稽首。然后取出那太清一氣符,“截教陣道無雙,吾人教與闡教欲合力布下一陣,請帝君來破,以此絕一勝負。”
    “哈哈哈……”玄都**師話音剛落,只見陳九公仰天大笑,笑聲著帶著無盡的嘲諷。可是,不但是玄都**師,就連闡教眾仙也默不作聲。
    半響,似乎是笑夠了、笑累了,陳九公手中弒神槍遙指玄都,“汝等讓貧道這截教仙去破吾截教陣法?”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