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340 一槍爆頭

盤古三清三圣人,十二祖巫皆損落。
    一為元神三分,一為肉身分為十二。同時盤古所出,為什么差距就這么大?
    即使不成圣,也不用死絕啊。
    與三清有開天烙印一樣,上古十二祖巫也各有一份源自盤古的印記。以前為后土時有,所以平心娘娘知道。巫族要想成圣,與元神無關。而天道也并不是不想讓巫族有圣人出,才限制他們無有元神。巫族成圣與否,與元神沒有一絲關聯。
    就像現在,不說那嬴政和后羿,自己從六道輪回中出來,在道行上不亞于任何準圣,但就是斬不得三尸。自己也有頂級先天靈寶在手(你們不知道),但就是悟不出其中的大道法則。這和以前為后土時,傳承記憶中一樣。巫族想要成圣,首先必須是祖巫,這是第一個條件。而第二個條件就落在祖巫秘法之上,當悟出屬于自己的第三式祖巫秘法時,可立證混元。
    不過,縱使上古十二祖巫身死之時,也都只會自己生來就會的那一式祖巫秘法。別說第三式了,連第二式都沒悟到。
    今日見這刑天異變,平心娘娘知道,這位昔日在巫族中最莽撞,也是最憨直的大巫,竟然是第一個悟出第二式祖巫秘法的巫族。此時,平心娘娘比西王母更羨慕刑天。
    此時的刑天根本不知道,自己歪打正著之下,竟然得到了屬于自己木之祖巫的第二式祖巫秘法。而且,在刑天心里。寧可不成圣,也不愿讓身為巫族的平心、嬴政、后羿失去那與敵一戰的勇氣。在他看來,巫族可以死,甚至可以滅族,但卻不能丟到一戰之勇。否則,即使活著,也沒有什么意義。
    或許很多人不理解刑天的想法,就想不理解截教上下如何那般不要命的悲壯一般。
    此時的刑天,根本不在乎向自己涌來的甲木之氣,龐大的身軀向前沖去。
    卻說那西昆侖八仙和闡教二子剛想出手圍攻陳九公。突然感覺到一陣破空之聲傳來,順著望去,只見那周身千丈青氣奔騰,面目猙獰的刑天巨大的身軀撞來,就仿佛那倒塌的撐天之柱一般。驚得眾仙連忙全閃在一旁,看著那刑天沖上前去,以血肉之軀硬抗陳九公的弒神槍。
    陳九公不知道這刑天是要以自己的舉動喚回那三個祖巫心中的勇氣,見這莽巫沖來,只是搖了搖頭。根本予以理會,繼續揮槍向東王公和西王母攻去。可讓陳九公沒想到的是。那刑天竟然以自己那龐大的身軀,為東王公和西王母抵擋弒神槍,讓東王公和西王母能夠安心攻擊自己。
    肉盾啊!
    看著這悍勇無懼的刑天,陳九公心中欽佩,但也異常的惱怒。自己孤身一人來在東勝神洲可不是為了跟你刑天較勁來了,不讓玉帝等人出手相助,陳九公就是要以自身為餌,因闡教眾仙上鉤,奪回誅仙四劍。而且。在知道量劫將至之后,陳九公更打定主意,要取回誅仙四劍。
    可要有這么刑天在,自己的一些算計就都不湊效了。自己的確是有壓箱底的手段在,可以以盤古真身御使混沌鐘所化的開天斧刃。陳九公相信只要此招一出,刑天不死之身必破。
    但陳九公知道,別看現在眼前這些人一個個十個不服。八個不忿的。只要刑天一死,必定跑的一個都不剩。
    如果真要那樣的話,但誅仙四劍怎么辦?
    這機會只有一次,下一次就算陳九公躺在昆侖山下。闡教眾仙也不會出手的。
    是殺刑天,還是取回誅仙四劍,這道二選一的題很容易。但不去了面前這如大山一般的肉盾,陳九公怎么取劍啊。
    不管東王公手中長劍如何劈、刺、挑、砍,西王母如何舞持自己手中的甲木靈光鞭,都破不開陳九公頂上的混沌鐘。對他們的攻擊,陳九公根本不在乎。
    攻擊強,陳九公不怕。混沌鐘不行了,還可以用黃中李樹、星辰幡輔助。若是再不行,現出第二元神,再輔以黃中李樹、星辰幡的話,就算是當年持摧天杖在手的東王公,陳九公也不在乎。
    但是,陳九公怕刑天這種防御強,不怕死的。不,不是不怕死,是死不了。
    巫族是什么脾氣,陳九公清楚的很。而這刑天還是一根筋的巫族,想讓他膽怯退去,恐怕是不可能了。若是沒有那西昆侖八仙和昆侖二子,陳九公可以攻擊平心、嬴政、后羿逼迫刑天退走。但十人將自己圍住,雖然他們傷不到自己,但阻擋自己片刻的實力還是有的。只要被他們擋住,那刑天馬上就能橫在自己身前。
    “嗯?”想起以三祖巫逼迫刑天,陳九公突然想到那被自己鎮壓在光明山下的蚩尤。當日將其鎮壓,并非是為了顧及顏面,實現自己諾言。同時,還有給自己截教留下一張底牌的心思。
    當日的陳九公也沒有想到,這張底牌這么快就會被自己打出去。但底牌的價值不在于留到最后,而是要用在最關鍵的地方。
    一張再好的牌,即使沒打出去,也是廢牌。量劫將至,若是自己死了,光明山必不復存焉。這蚩尤也會被人放出,還不如趁此時機,用他換回誅仙四劍。
    想到此處,陳九公暗中向刑天傳音,“刑天祖巫,吾陳九公以道心發誓,汝若就此退去,吾就將蚩尤放出。”
    “什么!”陳九公的聲音傳入耳中,刑天一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什么二字脫口而出。
    雖然以肉身將陳九公死死擋住,但刑天知道以陳九公的本事,即使不敵,但要想走,在場的沒一個能擋住他的。所以,刑天此時之舉,雖瘋狂,但早就放棄了營救蚩尤,想的只有以自己之舉,使那平心、嬴政和后羿振作起來。不過以那三祖巫還未出手的情況來看,陳九公對他們造成的危害實在是太大了。
    可現在,陳九公的聲音入耳,刑天根本不敢相信,只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身軀巨大,聲音也震天。只有二字,但方圓數萬里之內生靈皆能聽聞。圍攻陳九公的群仙也被刑天的聲音一驚,紛紛側目,望著這位悍勇無雙的木之祖巫。
    刑天不清楚自己的算計,如此驚訝也是正常。陳九公再次向其傳音,“刑天祖巫,吾陳九公與汝做一個交易。汝可帶那三祖巫離去,吾陳九公必當將蚩尤放出。否則天道之下,吾陳九公必定魂飛魄散!”
    陳九公的聲音在入耳,刑天比剛才鎮靜了許多。但攻向陳九公的拳頭仍然一點也不滿,似乎還更加猛烈了。
    見刑天似乎是不為自己言語所動,陳九公毫不在意,又向刑天說了最后一句話,而后掌中弒神槍上紫芒大作,一槍直取刑天胸口。
    陳九公這一槍又快又猛,一槍刺在刑天當胸,弒神槍槍身有一半都沒入刑天體內。
    狠狠抽槍,一股血柱噴出,刑天那巨大的身軀從高空跌落,直接將一座大山砸成粉末。
    對于刑天被陳九公重傷,無論是西昆侖一方,還是闡教,都沒有多想。那刑天做的已經夠多了,任誰也不敢想象自己面對弒神槍時,是否能如此勇武。所以,此時眾人對刑天只有敬佩,而無過多的猜想。
    刑天的重傷,終于讓那三祖巫回過神來。也許是他們想要離開這是非之地,一起飛身而下,直奔刑天之處降下。
    此時的刑天躺在地上,雙目望著天,背靠大地,胸口巨大的血洞中有鮮血不住的流出。見三祖巫落下,刑天長嘆一聲,翻身而起,“吾等回祖巫殿吧。”說完,刑天邁開大步,向祖巫殿奔去。
    早知刑天有不死之身,剛才見刑天落下,平心就想到刑天是要以此脫身。現在看到果然如自己所想,招呼嬴政、后羿一聲,三祖巫欣喜的跟在刑天身后往祖巫殿而去。卻不想,三巫辜負了刑天的悍勇,辜負了刑天的心意。
    其實,在看到三祖巫落下時,刑天就已經對這三巫死心了。看到同族兄弟被人重傷,巫族的第一反應就應該是報仇。不過,這些對刑天都不重要了。現在,這位祖巫腦海中回蕩的只有陳九公的那一句話,“祖巫只需詐傷,自可脫身!”
    為了巫族,為了蚩尤,自古至今遇戰向前,從未退后寸毫的祖巫選擇了詐傷脫身。但刑天相信,只要蚩尤歸來,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值得的。
    同為上古巫族最強的大巫,刑天相信蚩尤的能耐。而且,刑天知道蚩尤有勇有謀,而且還有野心。若不是逐鹿之戰牽扯甚多,蚩尤未必不能一統洪荒人族。現在,平心娘娘已經沒有了與敵一戰的勇氣,就不再適合做巫族的掌舵人了。雖然刑天對平心娘娘十分尊敬,但在整個巫族的存亡面前,刑天相信平心娘娘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回祖巫殿去等蚩尤歸來。陳九公以道心起誓,刑天深信不疑。而且,刑天相信通天教主的傳人不會做那違誓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