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335 量劫的真正主角—陳九公

在扁拐脫手的一瞬間,廣成子終于明白了自己和陳九公之間的差距。九曲黃河陣前之敗,廣成子可以認為是陳九公依仗靈寶之力。而今日這一次碰撞,就讓廣成子知道,現在的陳九公,不管是在靈寶方面,就是道行、法力,和對大道法則的靈物,都不是自己能比得了的。
    以前曾經說過,闡教十二金仙的資質都不差。
    元始天尊千挑萬選出來的,能差嗎?
    只是元始天尊憑自己的好惡教導這十二人,灌輸給十二金仙身為闡教弟子的驕傲。
    不得不說,這闡教十二金仙還真是爭氣。當入門千年之后,他們在性格方面,變得和元始天尊極為相似,都是狂妄中帶著自大。
    所以,不是十二金仙不行,也不能說元始天尊不行。而是元始天尊不會授徒。
    他是洪荒六圣之一,又掌盤古幡。即使他自大,又有幾個人能收拾得了他?
    可十二金仙不行啊。
    元始天尊能出手的時候還好,像封神中,十二金仙出了事,元始天尊可以出手為弟子、為闡教討回顏面。
    而自萬仙陣一戰后,天道命諸圣非大劫不可現身洪荒。十二金仙遇到麻煩怎么辦?自己抗吧。抗得過還好,抗不過就沒辦法了。
    不知道元始天尊有沒有認識到自己在教徒授徒上的錯誤,不過即使他清楚,也不會去改正。
    而對于十二金仙來說,元始天尊在他們眼中。就和通天教主對截教弟子一般,都是至高無上。截教門人繼承通天教主的高傲,闡教弟子學會了元始天尊的狂妄。
    截教弟子吃過高傲的虧,闡教弟子也遭過狂妄的禍。但他們都不會去加以改正,這應該就是信仰的緣故吧。
    當廣成子反應過來時,那道紫色槍芒已經沖破了其頂上三花垂下來的白氣。這時候,杏黃旗飛來,立在廣成子頂上,旗面招展,一團黃光飛出試圖阻擋紫色槍芒。
    可那槍芒犀利。黃光頓時被紫芒刺穿。還好那東王公趕至,手中長劍力劈而下,劍上紫光大作,與紫色槍芒撞擊在一起。
    當日失了摧天杖,東王公只能御使此劍。僅為上品先天靈寶的長劍,根本發揮不出東王公那幾近完整的毀滅之道。
    看著陳九公手中的弒神槍,東王公一陣眼熱。只要能將此寶弄到手,自己的毀滅之道不但可以演化完整,而且這弒神槍是先天至寶中最適合施展毀滅之道的。比自己原來的摧天杖還要好。
    在回洪荒之前,東王公不是沒有想過從青蓮那里奪來弒神槍。恐怕當日的洪荒星空中。青蓮道人看到星辰島遠遠飛來轉身就跑,也是擔心這個。
    等東王公回到洪荒時,青蓮道人已經入了佛門,化為青蓮造化佛,不但在佛門地位尊崇,而且久居靈山,在八寶功德池前與二圣為伴。這誰敢去槍弒神槍啊?借東王公八個膽,他也不敢。
    所以,在明了此事之后。東王公將主意打到了陳九公頭上。通天教主被封印,三個量劫不出。東王公有信心,相信只要自己得了紫電錘,一定可以在通天教主重現洪荒前證道成圣。
    不過,夢想總是好的,現實總是殘酷的。光明山一戰,東王公滿懷欣喜的殺過去。等回來之后,連死的心都有。若是再讓他選擇一次,東王公絕不會去光明山。
    不!如果可能的話,東王公甚至愿意永世待在洪荒星空。都不會這是非之地。
    暫且離開東王公的情感世界,來在洪荒之上,看東王公與陳九公的再一次交鋒。
    雖然無了摧天杖,但東王公的攻擊絕對不弱,一把僅是上品先天靈寶的長劍,在東王公手中,勝過很多人的頂級先天靈寶。
    但當年有摧天杖時,東王公也沒將陳九公怎么樣。今日陳九公以混沌鐘護體,掌中弒神槍上下翻飛。時而如蛟龍出海,大氣磅礴;時而如靈蛇出洞,刁鉆莫測。
    當然,最重要的不是招式,而是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即使不如東王公,但陳九公有混沌鐘,可以防住你東王公的毀滅之道。而你東王公有什么依仗,能夠擋得住陳九公的毀滅之道?
    西王母的甲木之氣?
    早都破碎了。
    若不是東王公數萬年來武藝精純,恐怕早已命喪陳九公之手。
    見東王公被陳九公殺得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西王母先是大驚,但瞬間反應過來。這不是吃驚的時候,在慢一會兒,東王公都容易有性命之憂啊。
    想到此處,西王母一聲令下,“上!”當先持甲木靈光鞭向陳九公殺去,手中靈鞭舞動,噼啪聲響,向陳九公手中的弒神槍卷去。
    隨著西王母號令,西昆侖所屬八大準圣一起出手,各施手段圍攻陳九公。
    剛才在陳九公手下吃了虧的廣成子見東王公等十人圍攻陳九公,對身旁赤精子道:“師弟!且在此等候玄都道兄,吾與云中子師弟去取陳九公性命!”雖然狂妄,但廣成子不傻。這種級別的戰斗,赤精子等人上了,根本就是死路一條。怕師弟們被仇恨沖昏頭腦,廣成子才叮囑他們在此等候玄都**師。可現在的廣成子仍然認為,自己這些人聯手,必能誅殺陳九公于東勝神洲之上。
    見二師弟赤精子應下,廣成子又對身旁的云中子道:“師弟,吾等出手吧!”
    “好!”論及心性,云中子要比他那些師兄都強。當然,這不是元始天尊知道自己錯誤后,就放過了對云中子的“栽培”。而是因為云中子入門較晚,沒有向其他師兄一樣,在昆侖山一待就是千年。云中子拜元始天尊為師后,闡教十二金仙已經下山傳道。云中子和他們一樣,除了當元始天尊講道時,一般就在自己的道場。所以,沒有受元始天尊太多影響的云中子,在心性方面還是很不錯的。
    但身為闡教弟子,和闡教的關系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闡教蒙羞,同門受辱,云中子面上也不好看。更何況,當年自己也險些在陳九公手上遭難。想自己怎么也是圣人親傳弟子,竟然被陳九公這小輩給收拾了。甚至陳九公當時的修為還不如自己,云中子這些年來也一直等著機會一雪當年之恥。
    這千年來,未完成的心愿,似乎今日要完成了。云中子先是將杏黃旗祭起護身,然后現出盤古幡,一切準備就緒,才向陳九公殺去。
    老子將太極圖中的真靈印記斬殺,將其予玄都**師煉化。但元始天尊可不敢將盤古幡完全交給云中子,這不光是元始天尊小氣的緣故。自己這個弟子什么樣,元始天尊還是很放心的。主要原因是云中子道行不足,僅是斬去一尸的準圣,恐怕保不住這盤古幡。
    不過,即使現在云中子只能發揮出盤古幡的五成威力。洪荒之上,也沒有人敢以肉身硬抗著第一攻擊至寶。
    西昆侖下屬上了,闡教廣成子和云中子也動手了。空間一顫,少了一只手臂,臉色慘白的后羿出現在平心、嬴政身旁,“娘娘,吾等可否出手?”
    “這……”平心娘娘聞言,看著那隱隱向陳九公圍去的眾仙,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
    正像刑天所料,平心、嬴政、后羿三巫的勇氣已經被陳九公殺散了。若是往日,平心娘娘根本不會這般遲疑,直接素手一揮,一起上。當然,若是以前,后羿也不會這么問,直接就會對平心娘娘說:“娘娘!吾等一起上,勢必將這陳九公誅殺于此!”
    無論是人,還是巫。最可悲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了生死之時,與敵一戰的勇氣。而比起失去勇氣,更加悲哀的是。當你失去一戰之勇時,自己尚且不知。
    這時,渾身是血的刑天趕至。看著那正面與陳九公相斗的東王公、西王母,那圍作一圈的眾仙,還有那在遠處,在闡教一眾金仙之后的平心、嬴政和后羿。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雖然渾身是傷,通體流血,但刑天不感覺痛疼。可這時,刑天感覺心隱隱作痛。
    不知從何而來的劇痛之下,刑天仰天忍不住長嘯,在他那聲音中蘊含著不屈,也有無盡的悲憤。
    刑天長嘯,天地變色!持鞭助東王公與陳九公相抗的西王母,敏銳的察覺有無盡的甲木之氣憑空而現,并向那祖巫刑天而去。
    “這祖巫竟有這般機緣!”西王母眼中流露無盡羨慕之色,木屬先天為甲,后天為乙。甲木之氣,自是先天木靈之氣。而先天之物,不是可再生的。不是多少年可以孕育出來的,是開天辟地之時才演化出來的。整個洪荒上的甲木之氣,也是極為有限。
    開天辟地之后,大團的甲木之氣凝聚軀體,像西王母、五靈根啊。還有少許的甲木之氣,一絲絲的滲入洪荒大地之中。今日這刑天不知得了怎般機緣,竟然引動蘊藏在洪荒大地之上的甲木之氣匯集自身。
    西王母不清楚,但那在遠處的平心娘娘可是清楚的很。這位當今巫族之主面色大變,似乎驚呆一般,“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