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38 與人教結盟戮仙劍歸來

有人說,三清是盤古生命的延續,是盤古三尸的存在。通天為其善念所化,元始為惡念,老子為自我。
    這一點無從考證,但看三清圣人的性格,似乎有些可能。
    就在通天教主于紫霄宮中高呼“縱使通天永世不出,九公身死,截教亦存”之時,那自合道后就只有一個表情的鴻鈞道祖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通天,汝可知此次量劫為何?”
    說實話,鴻鈞道祖那無有一絲感情色彩的聲音很操蛋。但是,人家有操蛋的本錢。即使高傲如通天教主,在道祖面前也不敢放肆。
    “回老師,天機顯明,此為巫劫?”
    “是嗎?”
    通天教主一怔,“不是嗎?”
    開天辟地以來的第一次量劫,也就是那巫妖之劫前。六圣得天機指引:量劫將至,巫妖遭劫。
    然后有了巫妖之劫。
    封神之戰前,封神榜出,六圣皆有感應:量劫將至,封神三百六十五。
    然后有了封神之劫。
    這一次,六圣有感:量劫將至,將有十二祖巫現于洪荒。
    六圣都以為這是巫劫。
    但在紫霄宮中,道祖對通天教主說了一話,這是一句讓通天教主道心顫動,欣喜若狂的話。“汝等都錯了,此劫當為九公之劫!”
    ……
    以祖巫精血催動空間祖巫秘法,后羿一條腿已經跨入空間之中。可這時。弒神槍刺來。雖尚未臨身,但后羿感覺到那狂暴的毀滅之氣已經破開了自己身軀上堅韌厚實的表皮。
    知道這樣不等自己沒入空間,就會死在弒神槍下,后羿將心一橫,回身掄臂迎上弒神槍。
    后羿萬丈祖巫之身,虬結的手臂亦有數千丈。
    以臂擋住弒神槍,后羿整條左臂炸碎,血肉飛灑。
    舍了一臂,后羿逃得一命,隱入空間之中。
    后羿棄臂脫身。那平心、嬴政更是疾飛向東。可此時,陳九公速度憑增三成,飛速向平心、嬴政追去。
    刑天本還以為那平心、嬴政、后羿三巫在空中與陳九公對峙,會大殺一場,決一死戰,誰想到最后竟然是這般下場。雖無有元神,但刑天也看出來了,這陳九公道行增進,比剛才強了不少。
    “盤古父神啊!難道吾巫族真的沒有興盛之機?”刑天仰天長嘆。又跺腳向陳九公追去。無論如何,自己與那三祖巫都是同族。不可不救。即使救不得,也得奮盡全力。
    感覺到身后傳來的陣陣殺氣,平心、嬴政悶頭飛逃。而就在這時,一個讓平心、嬴政欣喜若狂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諸位祖巫莫慌!東王來也!”
    同為上古強者,平心知道這東王公的手段,而嬴政、刑天當日與東王公為敵,雙手交過手。若不是嬴政的盤古真身霸道,恐怕二巫就要損落在東王公手下。
    本來平心、嬴政也要去投西昆侖。沒想到現在這東王公趕來援助。卻是讓走投無路的兩位祖巫,心中百感交集。
    東王公的聲音似乎是從萬里之外傳來,但人瞬息就到。只見那一身紫色道袍,手持長劍的東王公、西王母率門下八大弟子,連同闡教眾仙齊至。
    在看到這些人的一瞬間,平心、嬴政差點沒哭出來。
    終于活了啊!
    刑天全身上下負傷千處,這平心、嬴政雖然沒傷得那么重。但也掛彩數處,一道道道道傷口觸目驚心。
    看到二祖巫這般狼狽,東王公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本來得元始天尊吩咐,廣成子以為陳九公被巫族四大祖巫圍在東勝神洲。自己這些人來。就是為了防止被陳九公跑了,或是阻擋陳九公的幫手,而東王公也是這么想的。
    可是,看這平心、嬴政這般模樣,東王公、廣成子等人有些發蒙。
    難道是陳九公一方高手齊出?否則,怎么能將這祖巫殺成這般模樣。
    突然,一道懾人心弦的殺氣傳來。東王公心神為之一震,驚駭地說道:“毀滅之道!洪荒之上還有人能將毀滅之道修煉到這般地步?”東王公能夠感覺到,此股毀滅萬物的氣息,雖然不如自己的那么強烈,但也相差不少了。當日的陳九公根本無法與此人相比,而那青蓮造化佛就更不用說了。
    可讓東王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自言自語被那祖巫平心聽見,開口道:“道友!那是陳九公!”
    “什么!”
    就在東王公詫異之時,只見那一身白衣的陳九公飄然而至,手上弒神槍散發著無盡的毀滅之氣。
    “陳九公!”一時間,東王公、西王母與闡教眾仙齊齊呼道。與灰太狼每次飛出去時那句“我還會回來的”一樣,陳九公的敵人每次見到他的第一句話都是驚呼齊名。同樣,無論是誰,他們的聲音中都飽含著仇恨、痛苦……總之一句話,都是負面的情緒。
    二目如電,在這些人身上掃過,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笑,“來的好!來的好!”
    雖說見陳九公追殺二祖巫,東王公、廣成子等人都有些驚訝。但此時己方這么多強者,還有玄都大法師即將趕來,眾人都堅信會將陳九公誅殺在此。
    聽陳九公大呼來得好,群仙哈哈大笑,那東王公持劍上前,遙指陳九公道:“陳九公!汝若龜縮在北俱蘆洲,吾等還真拿你無法。可沒想汝如此膽大包天,竟敢來東勝神洲,今日必要汝命喪于此!”
    “不錯!”身旁有這么多高手,廣成子胸中豪氣頓生,應著東王公道:“今日敢來吾東勝神洲,吾闡教要汝連輪回轉世都成泡影,必要使汝如同趙公明一般!哈哈哈……”說罷,廣成子哈哈大笑,其后的闡教眾仙也隨之而笑。
    東王公一行不知道闡教這些人在笑什么,也不知道趙公明是誰。但以前為六道輪回之主的平心娘娘知道啊,一聽廣成子此言,平心娘娘想起剛才那暴走狀態的陳九公,不由得心神俱顫,連忙向嬴政使個顏色,二巫飛至眾仙之后。雖然不可以就這么跑回祖巫殿,但二祖巫卻準備看看情況。若是不好,肯定轉身就走,回祖巫殿,實在不行就去昆侖山。
    此時的陳九公,聽到東王公和廣成子的一番話,不怒反笑。摩挲著弒神槍,口中喃喃道:“若是吾度不過此次量劫,當為吾截教同門去些死敵才對。”想到此處,陳九公眼中兇光一閃,周身青光一閃,持槍直奔廣成子殺來。
    當日在九曲黃河陣前,十二金仙就被陳九公搶先下手擊破。今日在拿趙公明來刺激陳九公時,廣成子就料到了陳九公惱羞成怒之下可能會出手強攻。
    果然,看到陳九公殺來,早有準備的廣成子在大笑聲中取出扁拐向陳九公殺去。
    “道友小心!”見廣成子如此自不量力,平心娘娘不得不在后面大呼一聲。雖然知道元始天尊對巫族不安好意,但此時巫族庇護于人、闡二教之下,若是闡教勢力大損,對巫族根本沒有好處。
    廣成子與陳九公的第一次交手在萬仙陣中,當時廣成子與玉鼎真人、黃龍真人聯手圍攻陳九公。可不但沒有取勝,黃龍真人還死在陳九公化血神刀之下。
    自那以后,廣成子就從沒在陳九公手中討得好處。今日帶著這么多人,將陳九公堵在東勝神洲之上,廣成子心中的狂喜早已壓過了理智。
    狂妄自大,得志便猖狂。這句話用來形容大多數的闡教弟子一點也不為過。
    可這大多數,并不包括云中子。當然,更不包括那本就不是闡教中人的東王公。
    剛才見平心、嬴政身上數處傷痕,就有些懷疑。現在聽平心娘娘呼喊,提醒廣成子小心,東王公和云中子就感到不妙。
    就像姚少司了解陳九公一樣,云中子也知道自己大師兄是什么脾氣。能夠料想到平心娘娘的話根本不會入廣成子的耳,云中子袍袖一卷,杏黃旗飛出,直奔廣成子飛出。
    而東王公飛身而起,手持寶劍向陳九公殺去,口中還大呼:“師妹助我!”
    作為洪荒首對道侶,立婚姻嫁娶的主角,東王公和西王母的感情自是不必多言。聽東王公呼喊,西王母羅袖揮舞,道道甲木之氣縱橫,在東王公頂上凝成青色云團,為東王公護身,好讓他能專心的攻擊陳九公。
    陳九公根本沒將廣成子放在心上,見其殺來,陳九公直想著怎能能將其一槍斃命。但那平心娘娘突然出言提醒,云中子、東王公出手護持廣成子,卻是讓陳九公剛謀劃出來的計策落空了。
    不過,計謀不管用不要緊,咱們可以硬殺。
    想到此處,陳九公一振手中弒神槍,一道紫色槍芒向廣成子急射而去。
    見陳九公催動弒神槍發出的紫色槍芒,廣成子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白蓮之上垂下道道白氣護住周身,廣成子揮動手中扁拐迎上那道紫色槍芒。
    扁拐,太清圣人成道之寶。與青萍劍一般,都是頂級后天至寶,是功德至寶。但在廣成子手中,與那紫色槍芒相撞,廣成子只覺得自己整條臂膀在一瞬間失去了知覺,那扁拐脫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