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38 闡教搬家

整個大赤天,也沒有多少人。除了太清圣人和玄都**師師徒外,就只有兩個童子和一頭青牛。那孔丘、鄒衍、墨翟,現在都在老子在地仙界上的道場首陽山傳道。
    金角、銀角,太清圣人座下僅有的兩個童子,多年來一直在大赤天侍奉老子左右。和往常一樣,金角童子在八景宮中扇火,銀角童子在宮前把門。
    坐在一塊磐石上,銀角童子無聊的打著哈欠。并不是圣人座前童子都像那白蓮一般,這銀角童子雖然有金仙修為,但卻是被老子以金丹硬生生灌出來的。恐怕修為永止于此,再無進寸。不過,銀角童子對此絲毫不以為意。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自己什么資質,根本無法與玄都小老爺相比,能有現在金仙修為已經不錯了。
    昏昏欲睡的銀角童子突然從石頭上蹦起,望著那飛來的一道白光,拜倒在地,雙手舉過頭頂。
    那道白光飛至,正落在銀角童子手中,白光消散,一枚玉符躺在銀角童子掌心之上。
    知道這玉符是誰傳來的,銀角童子連忙起身,進到八景宮中,將玉符呈在太清圣人面前。
    接過玉符,老子甚至連看都未看,就將其丟入八卦爐中,對銀角童子道:“去將玄都喚來!”
    “是!”得老子吩咐,銀角童子連忙出宮,來到紫府玄都宮前。
    在宮外,銀角童子不敢貿然入內,只能低聲喚道:“小老爺,小老爺。”
    玄都宮門敞開,玄都**師從宮中走出,見是銀角,“可是老師喚吾?”
    “正是!”
    玄都**師不敢怠慢,連忙前往八景宮中。
    玄都走到老子身前時,老子緩緩睜開二目,“且去東勝神洲,助你師叔門下一臂之力吧。”
    “弟子遵命!”說實話,玄都不知道老子到底讓自己去干什么,去助闡教什么事。但對于老子的吩咐,不知是玄都,整個人教上下都不會去問為什么,就是照做。
    可玄都雖然領命,但身形卻未動半分,似乎等著什么。
    見玄都未動,老子從袖中取出一枚玉符,隨手拋給玄都,“這太清一氣符被你師叔重新祭煉,可以此布下兩儀微塵陣,為闡教門下鎮壓誅仙四劍。”
    太清一氣符,乃老子以太清仙氣凝練,輔以天材地寶,為后天至寶。當年共成兩枚,一枚予了那長眉,一枚留在大赤天中。
    這后天至寶對于長眉來說,足夠用了。但玄都大師兄以此鎮壓兩儀微塵陣,無論是首次與玉帝、王母交手,還是后來對戰陳九公,感覺這陣法沒什么作用。回到大赤天,將此事稟報老子,老子干脆請元始天尊出手,祭煉出來的太清一氣符威力勝早前多矣。
    其實,玄都**師想要的不是這太清一氣符,但看老師拋出太清一氣符后,就閉上了雙目,神游天外去了,玄都知道老師的意思,只能無奈的出了八景宮,下大赤天,往東勝神洲去了。
    玄都**師剛一出大赤天,老子猛然睜開雙眼,望著八卦爐中的玉符,口中喃喃自語,“師弟,汝不該如此。”說著,老子從旁拿起芭蕉扇,向八卦爐連扇兩扇,八卦爐中火焰順勢而長,那玉符在火中消散。
    卻說東勝神洲之上,刑天以血肉之軀托住陳九公,為平心、嬴政贏得逃命的機會。
    而平心、嬴政俱都奮力飛逃,一心要逃到西昆侖,得東王公、西王母庇護,方可退去陳九公。
    卻見得前方五彩豪光璀璨,直向自己打來,平心暗恨,雙掌一震,一片黃光將定海珠擋下。而那嬴政手中天子劍化作萬丈之長,劍上金光流轉,庚金之氣四射,嬴政奮力揮劍與紫電相撞。
    二祖巫被定海珠。紫電錘一阻,早有那青萍劍化作道道青萍劍氣橫掃,又有混沌鐘破空而至,向嬴政頭上擊下。
    空間一顫,后羿現在在平心、嬴政上空,高大的月桂靈根散發濃厚的太陰之氣將平心、嬴政護住。而后射出一箭,直奔混沌鐘。
    后羿能擋得住青萍劍,能擋得住混沌鐘,但卻擋不得那紫色槍芒。所以,見弒神槍芒一至,后羿連忙隱遁而走。論及肉身堅韌,后羿尚不如平心、嬴政,他們都擋不得弒神槍,后羿就更不行了。
    一陣破空聲傳來,那渾身是血的刑天飛身又至。刑天盾已碎,刑天以僅剩的干戚斧連翻攻擊陳九公。
    弒神槍在刑天巨大的身軀上刺出一個個血洞,挑開一道道口子。但刑天不死,戰斗不止。受傷越重,戰力越強。看著越戰越猛的刑天,陳九公將混沌鐘招回,護住周身,以手上弒神槍狠擊干戚斧。你刑天不死,這干戚斧行嗎?
    萬丈高下的刑天,手中的干戚斧自然也是巨大無比。就因為大,所以連躲都躲不開。
    干戚斧連被弒神槍攻擊數下,刑天感覺到再這么下去,自己這干戚斧也就廢了。咆哮聲中,刑天無奈地將干戚斧收起,揮動山峰一樣的巨掌向陳九公砸去。
    若是那鋒利的干戚斧,配合刑天的神力,或許還能給陳九公造成威脅。現在去了干戚斧,陳九公很快的擺脫了刑天,繼續向平心、嬴政追去。
    狠狠的以雙腳踏地,震碎無數山川,使大河斷流。憤怒的刑天,只能取干戚斧在手,向陳九公追去。為了自己巫族兄弟,刑天只能狠心舍了這陪伴自己數萬年的神兵。
    剛飛出沒多遠,又見陳九公追來,平心、嬴政無可奈克,悲憤地迎上陳九公的新一波攻擊。
    未等多時,刑天殺至,只聽刑天暴喝一聲,“速走!”而后刑天周身青光大作,濃厚的甲木之氣將手中干戚斧包裹,那八千丈長的巨斧外,三千丈青氣縱橫。
    “好個刑天!”陳九公暗嘆一聲,暗自欽佩刑天所為,但雙方是敵非友,陳九公斷不會手軟。手中弒神槍一震,棄了平心、嬴政,槍身紫芒大作,陳九公頂上混沌鐘化作一只混沌大手,弒神槍隨著槍聲上漸盛的紫光,變得越大。
    只見那混沌大手,持千丈余長的一道紫光,迎上那被青光籠罩的干戚斧。
    轟……
    響聲震天,地動山搖。
    混沌大手絲毫不顯遲鈍,弒神槍在其五指轉動,靈活至極,就仿佛這混沌色巨手還有紫色的第六指一般。
    刑天舞動干戚巨斧連連砍殺,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對于這洪荒第一肉包子,弒神槍連連出擊,但卻不攻刑天,攻得是他手中那干戚斧。每當干戚斧向陳九公砍來,斧尚在半空中時,就有弒神槍迎上。
    轟!轟!轟!
    干戚斧與弒神槍的撞擊,發出的并非是鑌鐵交加之聲,而是驚天的轟鳴聲。
    今日,兩大強者的交手,使得東勝神洲上億萬生靈陷入無盡的噪音之中。
    轟!
    又是一聲巨響,刑天咆哮著,欲再次劈砍,只覺得手上一輕,干戚斧化作無數碎片,散落東勝神洲之上。
    “啊!”雖然早有舍棄干戚斧的心思,但刑天卻沒想到,僅僅才擋住了陳九公十三槍。而干戚斧一碎,自己再也沒有了威脅陳九公的手段,那平心、嬴政恐怕危險了。
    破了干戚斧,即使刑天近身纏斗,也無法對陳九公產生一絲威脅。而且,刑天不通道法,連拖住陳九公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九公化作青光,直奔那平心、嬴政追去。
    聽著身后一聲聲巨響,最后一聲過后,再無聲響。平心和嬴政就知道麻煩了。
    但見那道道紫電從天而降,平心輕嘆一聲,“嬴政兄弟,戰吧!無論如何,莫要失了吾巫族尊嚴!”說到此處,平心娘娘面上露出一絲冷笑,“他陳九公再強,想取吾等性命,亦要讓他付出代價!”
    聽平心娘娘直言,嬴政心頭一顫,想起曾聽刑天講過上古十一祖巫惡戰東皇太一之事,胸中豪氣頓生,大聲應道:“嬴政與娘娘同生共死!”
    “還有我后羿!”空間一顫,祖巫后羿出現在平心、嬴政身旁,手中大斧早已化作長弓,頂上月桂靈根枝條搖曳,似乎隨主人心中逐漸升起的戰意而搖擺。
    “好!”平心娘娘見后羿現身,與己同戰,大聲叫好。“兩位兄弟放心,吾巫族乃此次量劫主角,自有氣運在身,只管……”
    “量劫?”還未等平心娘娘說完,只見一道青光閃過,陳九公持槍而現。
    平心娘娘心下一驚,暗呼自己說錯話了。
    量劫將至之事,最開始只有混元圣人和天定的巫族之主平心娘娘知曉,連圣人門下弟子也沒有幾個知道的。
    通天教主被道祖封印,其他五圣本意是瞞著陳九公,平心娘娘也是這般想法。誰想,今日被陳九公殺得心神不寧,在為嬴政、后羿打氣時,竟然說走了嘴。
    “果然如此!”回想起當日天庭八景宮見老君,陳九公似乎明悟過來。
    量劫一至,圣人就可以出手,截教無有圣人,難道有要被滅?
    想到此處,陳九公心底一片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