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337 破陣奪劍

婆娑凈土七層浮屠之上,釋迦牟尼端坐蓮臺之上,望著那滅了的長明燈,眉頭緊皺。
    這時,虬首、靈牙、金光三菩薩走進來,向釋迦牟尼一禮,“大師兄。”
    “辛苦三位師弟了。”
    “同為吾教,何談辛苦。”聽釋迦牟尼此言,虬首菩薩開口應道,而他口中的吾教,說的是截教,而不是佛教。
    看到這有釋迦牟尼旁邊的蓮臺上,沒有那熟悉的身影,靈牙菩薩問道:“大師兄,孔宣師兄可是被那祖巫所傷。”此時靈牙菩薩只以為孔雀如來與那祖巫相爭,受傷閉關去了。
    “非也!”這三菩薩都是自己的師弟,釋迦牟尼也不瞞他們,將孔雀如來之事道出。
    “什么!”三菩薩聞言,根本不敢相信。不就是些燈油嗎?佛門為整個西牛賀洲之主,不說全洲上下有近萬佛國,就是婆娑凈土旁邊的天竺、寶象二國,每年都會像婆娑凈土進貢燈油萬斤,這要多少有多少的東西,孔雀如來怎會這般在乎?
    釋迦牟尼和三大菩薩不知道那黃風怪偷食了這燈油之后,竟然從妖神突破至妖圣,否則恐怕更要震驚。那燈油雖然不凡,但也是和尋常百姓家用的相比。對于修士來說,就是未成仙道之人,也無用。其中根本沒有一絲靈氣,怎么會讓一個妖神突破成了妖圣呢。
    如果真的有這功效,那小乘佛教上下三千多人。早都成了大羅金仙了。
    那么,黃風怪竊取燈油而修成妖圣,是另有因果氣數,還是……
    黃風嶺上,身穿七彩宮裝,從天而降的彩鳳仙子冷眼看著孔雀如來呵斥道:“汝乃何人!竟敢害吾族大圣!”
    “汝族大圣?”孔雀如來一怔,看了看被自己像抓兔子一樣,抓在手中的的黃風妖圣原形,仿佛明白過了。
    在這一瞬間,孔雀如來好像突然清醒了。似乎還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為了那一點燈油來這兒,為什么會不顧身份的向一個妖圣出手。
    輕咳一聲,孔雀如來將手中的黃毛貉鼠一拋,轉身就走。
    被孔雀如來仍出來,黃毛貉鼠跌落在黃風嶺上,身上黃光一閃,化回人形,來在彩鳳仙子面前叩拜連呼:“多謝仙子救命之恩!多謝仙子救命之恩。”
    彩鳳仙子沒有去理會黃風妖圣。而是將目光放在那要離去的孔雀如來身上,“站住!”
    聽彩鳳仙子似有不依不饒之意。黃風妖圣大驚。這位姑奶奶很少出錦繡天,根本不知道這孔雀如來的,厲害。黃風妖圣是看出彩鳳仙子已經成了準圣,但那孔雀如來千年前就已經二尸盡斬。不但是洪荒有數的高手,更是威震西牛賀洲。
    孔雀如來緩緩轉過身,看著那彩鳳仙子冷聲道:“汝欲如何?”
    看著這面若寒冰,一身孤傲的孔雀如來,彩鳳仙子芳心沒有由來的一突,冷言冷語剛到嘴邊。卻變成了:“汝乃何人?竟有這般修為?”
    若是往日,孔雀如來肯定是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但今日,從孔雀如來口中鬼使神差的蹦出兩個字,“孔宣!”說罷,孔雀如來似乎感覺到什么,直接化作一道五彩霞光飛走。
    望著那一道五彩霞光。彩鳳仙子立在空中,身形不動分毫。
    黃風嶺上群妖見彩鳳仙子這般,雖然不知這位姑奶奶在想些什么,但沒有一個敢出聲打擾的。這彩鳳仙子在妖族的威懾力。就好像孔雀如來在佛門一般。
    半響,彩鳳仙子回過神來,化作一道七彩仙光,直入九天,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數千妖族。
    險些往六道輪回走了一圈,黃風妖圣還哪有心情開什么群妖宴啊。而群妖見那孔雀如來之威,想想如今妖族的處境,若是在上古之時,除巫族外,絕沒有人敢明目張膽的這么對付妖族大圣。想到此處,群妖也無了喜慶的心思。
    再說那妖族太子大日如來佛,此時金身之上一道道驚人的傷口密布,鮮血染紅了金身。而那金烏太子和烏巢禪師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大日如來一人在那道人劍下苦苦支撐。
    大日如來心中暗暗叫苦,這道人雖只有一人一劍,但攻擊太過犀利。自己善惡分身根本傷不得其分毫,還險些損命在他手中。那二尸留下對自己沒有什么幫助,又有危險,干脆就被大日如來收回。
    腦后一輪紅日火光萬丈,但根本擋不得那道人手中長劍。大日如來見過陳九公的紫電錘,也見識過青蓮造化佛的弒神槍,還在幽冥血海斗過冥河老祖。這道人的攻擊極強,但絕不是毀滅之道,也不是殺戮之道,一劍劍殺來,每擋一劍,大日如來就覺得心神不由自主的陷入死寂之中。
    寂滅之道!
    雖然佛門上下,無論是大乘佛教,還是小乘佛教都修行寂滅佛法,但卻無人知曉寂滅佛法是阿彌陀佛以寂滅之道所化。而佛門上下,就連那沙彌、比丘也習寂滅佛法,但無人能夠參悟寂滅之道。
    白蓮!阿彌陀佛真正的衣缽傳人!
    當孔雀如來化作一道五彩霞光飛回婆娑凈土時,白蓮虛晃一劍,大袖飄飄,飄然而起,向東南方飛去。與此同時,白蓮說出了一句一直想對大日如來說的話,“昔日曾見妖族至尊,卻不曾想虎父犬子耳!”這話白蓮真是早就想和大日如來說了,但以前的身份是二圣身前童子。若說這話,大日如來肯定不依。即使白蓮不怕他,也不愿因為他而暴露了隱藏多年的身份。
    這一仗打得糊涂,對手走的也糊涂,但卻不如這句糊涂話給大日如來造成的傷害大。大日如來知道,無論是鯤鵬妖師,還是白澤、計蒙、英招、陸吾,甚至妖族那些妖神、大妖、小妖,也都看不起自己這個所謂的太子,認為自己不配為妖皇之子。
    今日敗在這道人手下,還有那么一句話,讓大日如來羞愧難當。
    身上燃起熊熊太陽真火,大日如來頂上現出扶桑樹,頂著扶桑樹,沖天而起,直奔九天之上的太陽星飛去。
    卻說那孔雀如來,離了八百里黃風嶺,隨便找座山頭把孫悟空一扔,自己回婆娑凈土去了。
    回到七級浮屠之上,見了釋迦牟尼,孔雀如來向自己大師兄一拱手,“師兄,吾欲閉關些時日。”
    “好!”上下打量這孔雀如來,釋迦牟尼感覺到自己這個師弟今日有些不大對勁。雖然言語、舉止、神態都與往日一般無二,但與孔雀如來在一起千年之久,釋迦牟尼隱約間就感覺師弟和往日不同。但要讓釋迦牟尼說說到底是怎么不同,他還說不上來。
    ……
    元始天尊一聲令下,闡教門下二代弟子,以廣成子為首,齊出昆侖山,直奔西昆侖而去。
    這一路上,闡教眾仙一起現出慶云三花,渾厚的玉清仙氣連成一片,浩浩蕩蕩。
    這般聲勢早已驚動了西昆侖的東王公和西王母,雖然闡教這些人在他們面前算不得什么,但西昆侖二主不得不顧及元始天尊。這位圣人可是出了名的護短,而且最愛面皮。
    來至西昆侖上空,見東王公、西王母帶門下八大弟子立在云端,廣成子哈哈一笑,遙遙打一稽首,“諸位道友,貧道奉老師之命前來,邀諸位共誅陳九公!”
    “陳九公!”一聽廣成子之言,東王公眼前頓時一亮。當日隨著人、闡二教前往北俱蘆洲,按東王公的想法就是廝殺一場。誰想那玄都**師愣是說他老師太清圣人不同意,太清圣人不同意,元始天尊也就不同意。而當日貿然奪鐘后,孔丘、鄒衍、墨翟也不敢違背元始天尊之命。這樣一來,東王公也就不好再堅持了。
    而今日,聽這廣成子說奉玉清圣人之命共誅陳九公,饒是東王公的修為、心性,也不由得開懷大笑。
    也難怪,隨身數萬年,元神相融,性命交休的寶物被人硬生生奪走。這就是洪荒修士無需睡眠,否則東王公一定夜夜夢見將陳九公千刀萬剮、碎尸萬段,砍小jj。
    不過,看著廣成子身后跟的這些人,只有一個云中子修為還算湊合。東王公眉頭一皺,對廣成子道:“道友,不知可否要等玄都道友同去?”東王公說等玄都道友,實則還有那孔丘、鄒衍、墨翟三人。在東王公開來,自己西昆侖十位準圣,在加上廣成子、云中子也不過十二人。那赤精子等人嘛……被東王公華麗的無視了。這陣容是不錯,但是殺上光明山恐怕不行。
    明白東王公心中所想,廣成子連忙說道:“東王道友有所不知,那陳九公如今孤身一人到了東勝神洲!”
    “什么!”東王公聞言狂喜,眼中精光爆射,大聲說道:“既然如此,那你我還不速往,更待何時?”
    聽東王公此言,廣成子哈哈大笑,“道友所言甚是,同去!同去!”
    東王公、廣成子商議妥當,闡教弟子與西昆侖眾人合兵一處,按著廣成子所引,一起駕云而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