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336 無盡的瘋狂

且說那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回到婆娑凈土,此時小乘佛教眾拖佛、菩薩、金剛、羅漢尚且未歸。
    回到七層浮屠之上,看著那因燈油耗盡而泯滅的長明燈,二佛齊齊一怔。
    這長明燈是孔雀如來十分喜愛的一件寶物,多年來一直長明在其腳前。別說這才離開二日,就是兩年燈油也不會耗盡。
    心頭一動,孔雀如來就明了因果。冷哼一聲,孔雀如來往浮屠外走出。
    “師弟!”知道孔雀如來是要去干什么,釋迦牟尼低聲喚道:“那妖已成妖圣,恐妖族會出手保他。”
    聽釋迦牟尼之言,孔雀如來劍眉一挑,“那就看妖族能不能保住他吧!”
    釋迦牟尼聞言,就知孔雀如來心意,當即道:“好,如此師弟只管前去!”
    點了點頭,孔雀如來飛身出了浮屠,直奔黃風嶺而去。
    看著孔雀如來離去,釋迦牟尼眉頭緊皺。以自己師弟的高傲,是不會因為這點燈油,和一個小小的妖圣計較。就算是要教訓那黃風妖圣,也會請小乘佛教中的同門出手。不會以準圣之尊,去欺負那妖圣。
    釋迦牟尼想來想去,只以為是今日孔雀如來沒有擊敗那祖巫,心中有些郁悶,也就不去想了。反正在西牛賀洲之上,孔雀如來也鬧不出什么大事來。
    釋迦牟尼不知道,即使孔雀如來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來與這黃風妖圣計較。只覺得冥冥之中,就想上黃風嶺,將那黃皮子給宰了。
    今日的黃風嶺格外熱鬧,無數妖王集聚于此,慶賀黃風嶺之主修成妖圣。
    若是放在上古,只有有妖斬尸,才會這般慶賀。但現在和當年不同了,自畢方與蒼龍被陳九公一殺一擒后,現在妖族就只有陸吾、彩鳳、獼猴王三位妖圣。別說跟上古妖族相比,就是和巫妖決戰時的妖族也沒法比。
    所以,今日黃風大王修成妖圣,是整個妖族都值得慶祝的事。
    但,作為今日的主角,黃風妖圣正在迎接一僅有大妖修為的猴妖。
    孫悟空,這猴子可不知道吉兇,只知道黃風嶺有熱鬧,就趁獼猴王不注意,一個跟頭翻到了黃風嶺。
    來在黃風嶺,孫悟空正好碰見了那歸來的虎先鋒。虎先鋒看到孫悟空先是一怔,而后就將其迎入山中。
    見到孫悟空,想起了女媧娘娘的交代,黃風妖圣大喜,將孫悟空奉為黃風嶺最尊貴的客人,所有好東西全部呈上,供孫悟空享用。
    被人重視的感覺非常好,孫悟空啃著瓜果,心里美滋滋的。熟不知,他的消失可是將獼猴王給嚇壞了。
    連忙起身往錦繡天而去,獼猴王知道,如果那位大佛殺上黃風嶺,即使自己去了,也是送死。所以,獼猴王直接往錦繡天,將此事稟報給女媧娘娘知曉。
    上到錦繡天,來在媧皇宮前,見有一女仙立于宮前,獼猴王忙道:“速去與吾通報娘娘!”
    “妖圣稍候!”并不是媧皇宮中所有女仙都可如那彩鳳仙子一般,彩鳳仙子是女媧娘娘唯一的弟子,其他的女仙只是普通的侍女,見到獼猴王,不敢有絲毫怠慢。
    片刻之后,女仙從媧皇宮中出來,對獼猴王道:“妖圣,請!”
    聽女仙之言,獼猴王快步走入媧皇宮中。
    見女媧娘娘端坐云床之上,獼猴王連忙上前參拜,口稱娘娘圣壽。
    “汝不在西牛賀洲為王,來此何事?”
    當獼猴王將那黃風妖圣所為,和孫悟空偷偷去了黃風嶺之事講與女媧娘娘之后,女媧娘娘冷哼一聲,“這黃風……”
    搖了搖頭,女媧娘娘對身旁女仙道:“去將彩鳳喚來!”
    “是!”
    聽女媧娘娘讓女仙去叫彩鳳仙子,獼猴王知道女媧娘娘又要派她那弟子出手了。說實話,彩鳳仙子除了有些不講理之外,還是很不錯的。只不過彩鳳仙子和自己一樣,同是妖圣修為,去了也沒什么用啊。按獼猴王所想,女媧娘娘應該想辦法通知大日如來和白澤、計蒙、英招三佛。
    可當彩鳳仙子走進媧皇宮時,獼猴王驚呆了。原來,這彩鳳仙子已經斬去一尸,成了妖族又一位準圣。
    “恭喜仙子!”
    沖著獼猴王一笑,彩鳳仙子向女媧娘娘一拜,“拜見老師!不知老師喚弟子前來,有何吩咐!”
    將黃風妖圣偷竊孔雀如來燈油之事講與彩鳳仙子,女媧娘娘道:“雖然黃風有錯在先,但那燈油也不是什么貴重之物,汝可和那孔雀如來講明,叫他莫要糾纏。”
    “弟子遵命!”
    看著彩鳳仙子離去,獼猴王有些不解的望著女媧娘娘。就連他都能想象得到,這彩鳳仙子若是遇到孔雀如來。以彩鳳仙子的說話方式,二人不打起來才怪呢。而那孔雀如來是威震西牛賀洲的強者,彩鳳仙子雖然斬尸,但在他面前恐討不得半點好處。
    將獼猴王的神色盡收眼底,女媧娘娘揮手道:“去吧!”
    “是!”雖然心有不解,但圣人安排豈是獼猴王可以非議的?連忙躬身向女媧娘娘一拜,恭恭敬敬的退出媧皇宮,下了錦繡天。
    在獼猴王離去后,女媧娘娘微微一笑,“彩鳳,汝有此機緣,為師也不阻攔。是福,是禍,汝自己去選吧。”說完,女媧娘娘閉目,神游天外去了。
    卻說那孔雀如來出了婆娑凈土,絲毫不掩飾自己氣息,直奔黃風嶺而去。
    浮屠山,本是大日如來傳揚佛法之處。自白澤、計蒙、英招化佛之后,三佛也隨大日如來在此。
    見天上一道五彩霞光閃過,還有那熟悉的法力波動,大日如來一怔。暗想這孔雀如來不是該在兩界山處阻擋巫族嗎?連忙推算天機,大日如來也不知為何,此時天機竟然如此清晰,瞬間就明了因果。
    “吾當去解那黃風之難!”大日如來站起身來,將黃風妖圣盜取孔雀如來燈油的事講給三佛。
    當日在兩界山前,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就對孔雀如來多有不滿。今日一聽孔雀如來去找黃風妖圣的麻煩,齊齊起身,只聽那英招廣善佛暴喝,“這廝欺人太甚,吾等此去必要落他面皮。”
    “咳……咳……”饒是大日如來,對英招廣善佛此言也不敢茍同。不得不承認,那孔雀如來的五色神光真是太厲害了。當年一戰,自己八佛出手尚且不敵。現在,憑自己四人之力,恐怕非他敵手。
    但此次黃風妖圣所為并非是什么大事,想來以那孔雀如來的高傲,只要黃風妖圣認錯,再有自己從中說和,想來不會有事。
    想到此處,大日如來決定不帶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要是真打起來的話,他們去了也無用。而且,帶人太多的話,那孔雀如來指不定怎么想呢。干脆就自己去,跟他說兩句話好話,給足了孔雀如來面子,他就不會再計較了。
    好說歹說,終于打消了二佛同去的心思。大日如來向白澤大智勢佛使了眼色,待白澤大智勢佛點頭后,大日如來飛出浮屠山,化作長虹往黃風嶺而去。
    看著離去的大日如來,白澤大智勢佛微微點頭,似乎對今日大日如來的做法很是滿意。
    孔雀如來出婆娑凈土時,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面上露出笑容,眼中盡是慈愛之色。這時,阿彌陀佛睜開雙眼,見準提佛母如此,微微搖頭,緩緩閉上了雙目。
    就在大日如來出浮屠山后,準提佛母面色一變,眉頭緊皺。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在空中一轉,凝聚成一枚玉符,飛出靈山,直奔黃風嶺而去。
    “師弟!”當準提佛母做這事的時候,阿彌陀佛復睜開雙眼,“如此穩妥否?”
    微笑著搖頭,準提佛母道:“師兄想錯了,吾只是甚喜那孔雀如來,想為其多留一條路罷了。”
    聽準提佛母之言,阿彌陀佛不再多言。
    黃風嶺前,一株蒼松之下,一白衣童子盤膝而坐。雖有無數妖族從這樹前走過,但沒有一個能發現在這樹下還有一個童子。
    一道金光從遠處破空而來,這童子猛然睜開二目,將一枚金色玉符接在手中。“嗯?會是何事,能讓師叔傳出玉符?”
    白蓮童子以神念在玉符上一掃,眉頭一皺,小手上金光一閃,這玉符瞬間消散。
    “哼!這孔雀好大的福氣,竟能得師叔如此青睞!”
    接引道人當年成道之后,共收徒六人,就是藥師、彌勒、毗婆尸、尸棄、毗舍婆、拘那含六人。在收下門下首徒藥師之時,還將這白蓮童子收為座前童子。但不知為何這白蓮童子稱準提佛母為師叔,而阿彌陀佛再與準提佛母交談中,也親口稱這白蓮童子是自己門下。
    在藥師、彌勒、毗婆尸、尸棄、毗舍婆、拘那含六佛心中,準提佛母的地位絕對是超然的。同樣,在白蓮童子心中亦是如此。
    近三萬年來,師叔雖然對自己七人像弟子一般,但卻不如對孔雀如來這個外人。如果孔雀如來拜在準提佛母門下,白蓮童子等人也不會不滿,但這孔雀如來竟然拒絕了自己師叔,讓白蓮童子心中甚是不滿。
    可現在得準提佛母傳來的玉符,即使不愿,白蓮童子也不得不按準提佛母說的去做。
    從樹下站起身來,白蓮童子長舒一口氣,身上金光閃閃,化作一白袍道人。此次準提佛母讓自己出手將大日如來攔下,白蓮童子當然不會以真身去見大日如來。
    此時的黃風嶺山好是熱鬧。
    這些年,妖族已經分布在西牛賀洲之上。有女媧娘娘之命不可胡亂吃人,但妖族可以在西牛賀洲上得到其他血食。
    既然是妖,就都有妖法。許多妖族或入人族王國之中,化為道人、和尚,充作國師,得到一國供奉。或是直接占山為王,飼養豬、牛、羊,用以食用。
    今日是黃風嶺的大喜事,黃風妖圣準備了無數血食供自己這些妖族袍澤享用。只有坐在右側首席的孫悟空,面前案上盡是山桃杏李。
    雖然群妖對這位僅是大妖,但卻坐在最尊貴位上猴妖感到好奇,但沒有一個敢多說話,更沒有敢過去挑釁的。雖然不知道孫悟空的身份,但群妖知道,黃風妖圣不會無故的開這種玩笑,這猴妖必是大有來頭。
    可就在群妖歡樂之時,一股威壓籠罩了八百里黃風嶺。嶺中群妖只覺得天仿佛塌陷一般,讓自己喘不過來氣。就連那黃風妖圣,也覺得渾身上下無比難受。
    這時,自那高天之上,金光灑下,一尊佛陀出現在黃風嶺上空。
    當看到這身后披五彩霞光的佛陀后,黃風妖圣險些被嚇破了膽。就算黃風妖圣也沒想到,自己的能量會這么大,竟然能讓這位為了一點燈油找上門來。
    可不想,這位爺不但沒有放過自己,還親自打上門來。這讓黃風妖圣感覺無比榮幸,有心知自己難逃一死了。
    三足金烏得天獨厚,昔日妖皇帝俊創出金烏化虹之術,速度極快。
    大日如來化作長虹,直奔黃風嶺而來。即將達到黃風嶺之時,大日如來只見巨大的法力波動出現在黃風嶺所在之處。
    長虹化作大日如來,放眼望去,只見那邊一片金色籠罩。在金光之中,尚有五彩霞光,大日如來不由得搖頭苦笑。暗道這孔雀如來還真是小題大做,為了些燈油至于嗎?
    剛想趕去黃風嶺,為黃風妖圣說和一番,可卻見一道白光閃過,一道人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位可是佛門教主大日如來佛祖?”
    “正是,不知道友是……”雖然西牛賀洲為佛門之地,但大日如來知道在西牛賀洲之上,還有一些隱居的上古大神通者。這些人雖不如佛門,但多是親近佛門之輩。
    “貧道寂滅子,見過佛祖!”這道人報了名號,向大日如來做了一標準的道家稽首。
    見這道人如此,大日如來連忙雙手合十,以佛禮向還,“南無阿彌陀佛!貧僧有禮了!”
    道人哈哈一笑,“素問佛祖佛法高深,今日得見,實乃貧道之幸。貧道洞府就在此處不遠,佛祖可否賞光,與吾洞中小坐?”
    “這……”反正一天也沒什么事兒,能結實一些強者,對自己來說自是大有好處。但現在不行啊,若是再晚一步,那孔雀如來沒準就把黃風嶺山下給屠了。要知道那一山可都是妖族啊,都是自己的族人啊。
    想到此處,大日如來再次向這道人一禮,滿懷歉意地說道:“貧僧尚有要事在身,還請道友見諒。”說到此處,大日如來頓了頓,“不若道友告知貧僧,道友仙居何處,貧僧他日必當上門拜訪。”
    大日如來這番話說的不錯,但卻不想那道人聞言臉色大變,冷聲一聲:“佛祖可是看不起貧道這散修?”
    “這……道友哪里話!”大日如來聞言一愣,想不明白自己怎么瞧不起他了。而且自己的確有事在身,你來請我是好,但也得問問咱有沒有功夫吧。
    讓大日如來更想不到的是,這道人身上白光大作,手上一翻,一把長劍現于掌中。手中劍遙指,道人喝道:“休得廢話!今日倒要讓汝見見貧道厲害!”
    “你……”大日如來為之氣結,見過不講理的。像那孔雀如來就不講理,但這道人比孔雀如來還不講理。這不是胡攪蠻纏嗎?
    若是往日,大日如來不介意讓這道人見識見識自己厲害,但今日還要去阻止孔雀如來,大日如來眼中精光一閃,兩道火光從背后飛出,金烏太子和烏巢禪師立在空中,而大日如來化虹向黃風嶺飛去。
    可在此時,一道白光攔在大日如來身前,大日如來心頭一顫,一抹劍光順至。
    一推頂上金烏羽冠,一片火光將大日如來籠罩。但那抹劍光斬破火光,向大日如來殺來。
    且不說大日如來與那道人激戰,單說孔雀如來立在黃風嶺上空,心中殺機凜冽。在沒有這事之前,你告訴孔雀如來,他會為了一點燈油親自出手對付一個妖圣,就連孔雀如來也不會相信。而且,此事過后,釋迦牟尼問起,孔雀如來也說不清楚今日是怎么回事。
    “佛祖饒命!佛祖饒命!”剛才還威風八面的黃風妖圣,此時跪拜在地,連連叩首求饒。尊嚴?在生死面前,算的了什么?
    “汝,必死!”
    孔雀如來冰冷的聲音傳至黃風妖圣耳中,黃風妖圣的心變得和孔雀如來的聲音一樣冰冷。
    不光只有孔雀如來不知道自己此時是怎么想的,就連黃風妖圣也不知道。只見他將身一晃,一陣陰風吹起,隨后便見得悲風怒號,黃塵高涌,無盡黃沙被狂風卷起,滿空旋舞,天空至地面全被卷起地浮沙塵霧籠罩,一片昏茫愁慘。
    風沙鼓蕩,發出刺耳的怪嘯,還有那沙礫被風激蕩,打擊在山上,發出僻里啪啦地暴響,宛如冰雹砸敵,委實是兇猛到了極點。
    先有孔雀如來現身,以法力威壓黃風嶺山群妖。現在黃風妖圣又弄出這么一手,黃風嶺上的妖族可倒霉了。
    見那滾滾黃風之中,有一點白光,孔雀如來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孫悟空。也不知道這猴子有什么寶物護身,只見其身外白光陣陣,黃沙、黃風都傷不得他。
    背后沖出一道黃光,沖入漫天風沙之中,將孫悟空收入黃光之中。雖然孔雀如來沒有拜準提佛母為師,但他對這位佛門圣人心存感激和尊重。或許他日回歸截教,再見時就是敵非友。所以,孔雀如來一直想著要報答準提佛母的恩情。
    可以準提佛母的能耐,孔雀如來能幫上他什么?只能幫著他照顧照顧這孫悟空,雖然不足以與準提佛母對自己所做的相比,但孔雀如來只求心安。
    所以,當日從羽翼仙手下將孫悟空救下,并將其丟在獼猴王的山上。今日在此處看到孫悟空,孔雀如來也將他收入戊土神光之中。只等今日之事了結,再將這猴兒放出。
    這孫悟空雖喜歡熱鬧,有些貪玩,但極其聰明。看到眼前這片黃色的空間,頓時知道此佛就是當日出手救自己那人。當即放下心來,竟然在戊土神光凝聚的空間中打起瞌睡來。
    將孫悟空收入神光之中,孔雀如來就不去管他了。
    這時,只聽得一聲極其尖銳的怪嘯,仿佛鋼挫在元神之中牲動,令人真靈齏亂。
    眉頭一皺,孔雀如來就見得漫天風沙之中,一條黃影撲將過來,快如疾電。隨后就見一雙黃毛猙獰利爪,有簸箕大小,已經到了身前。
    眉頭舒展,孔雀如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暗道這黃風怪真是膽大,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賣弄這上不來臺面的手段。
    眼中寒光爆射,孔雀如來五指成爪,一把向風沙中抓去。
    只聽一聲嚎叫,漫天風沙頓時消散。群妖在孔雀如來無邊威勢下,顫顫驚驚的抬起頭來,只見孔雀如來手中抓著一只黃毛貉鼠。這黃毛貉鼠有水牛那般大小,渾身金光閃閃,宛如黃金所鑄,已經昏迷了過去。同為上古妖族袍澤,群妖知道這黃毛貉鼠就是黃風妖圣。
    雖然和黃風妖圣是老相識,但群妖根本沒有替其出頭的想法。當然,這頭也沒發出。對方太強大的,自己這些妖綁在一起也是送死,于事無補。何必為了一個黃風妖圣,把自己的命搭上呢?況且,就算把命搭上,也救不得黃風妖圣啊。
    看著手中的黃風妖圣,孔雀如來面上無有一絲表情。就這種對手,動用五色神光都是抬舉他。直接一把抓了,就要送其輪回轉世。
    可就在這時,九天之上彩云飄飄,各色花飄,異香隨風飄蕩在黃風嶺周圍。
    香氣撲鼻,孔雀如來眉頭一皺。雖然來人是為準圣,但讓孔雀如來在意的是這香味,真是太讓人不舒服了。
    而群妖看著那飄然而降的女仙時,心頭齊齊一顫,暗道這位姑奶奶怎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