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329 跨洲追殺三巫死路

“嫦娥……”后羿甚至能感覺到槍尖未至,那陣陣毀滅之氣已經將自己包裹。此時,后羿想起的,只有那還在祖巫殿外等著自己歸去的妻子。
    “陳九公!”一聲暴喝如驚雷震天,一輪萬丈青光破開而至,帶著無邊的威勢,狠狠的與那將誅后羿的弒神槍相撞。
    轟……
    仿佛天地震動,東勝神洲上不少山川破碎,河水倒流。
    弒神槍前,一面巨盾破碎,盾后的后羿在這巨大的爆炸下,渾身是血,被炸飛出去。不過,趁著這股巨力,后羿逃得一命,隱沒空間之中。
    在最為難的關頭,祖巫刑天趕至。舍棄了跟隨自己數萬年的刑天盾,換得后羿一命。
    持斧在手,刑天身上戰意勃發,“陳九公,吾刑天來會你!”說著,刑天巨大的身軀在空中一扭,帶著呼呼風響,直奔陳九公撲來。
    刑天舞干戚!
    那干戚大斧斧刃上寒光流轉,刑天一斧仿若盤古于混沌鐘開天辟地一般。
    可此時的陳九公,眼中根本沒有那干戚斧。任汝千般萬法來,吾只一招回。手中弒神槍上紫芒吞吐,雙手震槍,一道紫色槍芒直奔刑天頂門而去。
    “刑天小心!”知道刑天性子,平心娘娘連忙揮動素手,以戊土之氣凝聚成云,結在刑天頭上。但若是能以這般手段擋住弒神槍的攻擊,平心娘娘恐怕早都將蚩尤救出來了,根本不會一路跑回東勝神洲。
    紫芒一至。那黃云順散。紫色槍芒去勢不改,帶著毀滅氣息直奔刑天頂門刺下。
    刑天周身之外。百丈青光閃耀,對那紫芒不管不顧,手中大斧力劈而下。可紫芒一閃,刺破層層青光,直破刑天頂門,從頭腦竄出。
    “啊!”刑天嚎叫一聲,發出痛苦的嘶吼,但手中大斧仍然氣大力沉。
    當年沒有頭顱。尚且向無事人一般,今日這些傷對刑天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陳九公八尺的個頭,放在現在應該不算矮。但那在干戚斧下,就好似拿巨錘砸米粒一般。
    見刑天硬抗自己弒神槍一擊絲毫無損,陳九公暗嘆這刑天之軀才是真身的不死真身。
    無有元神,或許對于刑天來說。不是壞事,反倒是大大的好事。肉身不死,又無有靈魂,不在乎幽冥白骨幡、釘頭七箭書,甚至六魂幡這樣的寶物。除非可將其肉身打成飛灰,否則刑天不死。
    手中弒神槍上紫芒大作。陳九公揮槍迎上刑天的干戚斧。
    弒神槍一出,精準的迎上干戚斧斧刃。小小的弒神槍與那干戚斧相撞,干戚斧瞬間止住。刑天只覺得持斧的手臂一麻,似乎變得有些沉重。
    擋住干戚斧,陳九公抽槍而退。直奔嬴政殺去。除非自己將毀滅之道修煉到極致,再持弒神槍攻擊。否則殺不死這刑天。既然這樣,又何必與這莽巫計較,還不如去殺那嬴政、平心。
    見陳九公再次持槍向自己殺來,嬴政連忙振翅遠遁。這時,平心娘娘也隨嬴政繼續往東飛。刑天沒有元神,不通道法,根本阻擋不了陳九公。還需逃至西昆侖,請那東王公、西王母出手相助。
    陳九公持槍欲追,卻見刑天那高大的身軀阻擋自己去路。他那頭顱上巨大的血洞流血不止,但刑天絲毫不在乎,仍然兇狠的掄斧砍殺。
    連連揮槍,一道道紫色槍芒打在刑天身上。也受傷,也出血,但什么事兒都沒有。
    木之祖巫刑天!甲木巫體強橫如斯!
    頂上飛出混沌鐘,化作萬丈大小,轟然砸在刑天身上,將他砸飛出去,陳九公棄了這刑天,持弒神槍向平心、嬴政追去。
    此時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冷哼一聲,喚來白鶴童子,“速去撞響金鐘!”
    “是!”聽元始天尊吩咐,白鶴童子連忙出宮,拿出一個三尺長的金色小錘向懸掛在玉虛宮前的金鐘上敲去。
    這是圣人召集門下弟子時,才會敲響的金鐘。但自封神之戰后,碧游宮和玉虛宮前的鐘就從未被敲響過。
    碧游宮是因為截教被滅,弟子除了遭劫的就沒剩幾個。而玉虛宮也是這個原因,十二金仙叛教的叛教,被廢的被廢。只有廣成子、云中子、南極仙翁可用。就這三個人,還敲鐘嗎?
    二十年前,太清圣人命身旁童子送來九九混元丹七枚。得了這七枚九九混元丹,赤精子、太乙真人、玉鼎真人、清虛道德真君、道行真君、靈寶大法師道基復原,三花凝聚。再有太清圣人煉制的九轉金丹,法力自然補足。
    門下弟子修為恢復,所以元始天尊才敲鐘聚徒。
    玉虛宮前鐘聲一響,闡教眾弟子不敢怠慢,紛紛出山向昆侖山而來。
    當闡教門下二、三代弟子齊聚玉虛宮中,齊拜過元始天尊,各自落座后。作為闡教首徒的廣成子,起身向元始天尊一拜,“敢問老師有何事吩咐?”
    當年元始天尊罷燃燈道人,改立云中子為闡教副教主。可后來廣成子修為恢復,并且更近一步,斬去一尸后,云中子就不再管闡教之事。對此,廣成子感到極為滿意。
    “陳九公追那巫族祖巫至東勝神洲,如今正往西昆侖而去,吾命汝等前往西昆侖布下誅仙劍陣,配合東王公、西王母,將那陳九公誅殺于吾東勝神洲之上!”
    “弟子遵命!”本還以為老師弄出這么大聲勢,是有什么大事吩咐。現在一聽,廣成子發現果然是大事。而且是對于闡教來說,最大的事。
    “弟子遵命!”不但是廣成子,闡教眾仙齊齊起身,躬身稱是。
    而后,闡教眾仙在廣成子的帶領下,拜別元始天尊,魚貫而出,離開玉虛宮往西昆侖飛去。誰也不會想到,這些人中,有一些再也沒有機會回昆侖山了。
    光明山羅浮洞前,玉帝、王母從天而降,見鎮元子、云霄于此,玉帝道:“大仙與仙子于此,吾與師妹前去相助帝君!”
    “好!”鎮元子點頭稱善。
    而云霄則向玉帝、王母一禮,開口道:“有勞大天尊、娘娘!”
    “仙子無需客氣。”
    就在此時,一道火光將至,化作燧木道人。見了玉帝、王母,燧木道人的第一句話就是:“大天尊、娘娘,帝君說不用吾等前去相助!”
    “哦?”
    今日,東勝神洲上的生靈若是一直望天的話,就能看到奇異的一幕。兩個巨大的黑影在空中東飛,然后是一道青光,再后面同樣是一巨大的黑影。
    對那在后窮追不舍的陳九公,平心和嬴政很是苦惱。這陳九公道法高深,他們都不在乎,在乎的是陳九公那一身寶物。
    雖然平心和嬴政在前疾飛,但只要有機會,陳九公就會將紫電錘或是定海珠、青萍劍祭起。只要有一人受其靈寶影響,慢了一拍,就會被陳九公截住。然后就是一頓狂風暴雨式的攻擊,殺得二祖巫叫苦不迭。
    一個被截下,另一個也得回身相助、不然,不等到刑天趕來,那個被陳九公截下的就得損落。
    這多虧是有刑天在后,每當二祖巫被陳九公攔下后。在危難臨身前,刑天都會趕到,以自己的肉身抵擋陳九公的弒神槍。再次為平心、嬴政爭取逃離的機會。
    飛逃、被截、被虐、脫身,飛逃、被截……
    平心、嬴政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面對陳九公的弒神槍,從黑云山至此,已有三千萬里,平心和嬴政已經有些被追的麻木了。這一次是平心被定海珠打中,有讓青萍劍化作的千萬劍氣截下。
    二巫心底齊齊輕嘆,各施手段與陳九公相抗。沒辦法,不反抗就是死。先托住,等著刑天來救吧。
    約摸此處離那昆侖山不遠,陳九公知道這平心、嬴政打得是什么算盤。頂上十二道黑光沖起,十二魔神在黑光中現出身來,齊齊仰天怒吼。一時間,無邊煞氣向陳九公涌來。
    看到十二魔神,平心、嬴政大怒。一個是自己的兄弟妹妹死后,烙印竟被陳九公這非巫族之人所得,而且反過來還以巫族的手段對付巫族。另一個想起,這寶物原來是自己的,只不過是被陳九公奪去。
    不過,此時二祖巫卻是沒有忘記,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保命!
    “娘娘、嬴政兄弟莫慌,刑天來也!”這祖巫刑天當真是打不死的小強,渾身是血,但氣勢絲毫不弱,揮動大斧殺來。
    陳九公將弒神槍祭起,打出一道道法決在弒神槍上,弒神槍在空中旋轉,道道槍芒自槍尖射出,向四面八方射去。
    同時,那十二魔神身上皆有一道黑光射出,聚在一起,使得這一方天地被黑光籠罩。
    當黑光散去時,那巨大的盤古真身揮舞著巨大的拳頭向刑天打去。
    看著那盤古真身與刑天撕斗,平心、嬴政大呼不妙,拼著硬受一道紫色槍芒,二祖巫不要命般的繼續東逃。
    只感覺道道毀滅之氣在體內四下游走,平心、嬴政全憑強大的意念,繼續支撐。
    將盤古真身留下阻擋刑天,陳九公將紫電錘、青萍劍、定海珠、混沌鐘全部祭起。道道光芒大作,直奔二巫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