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28 一槍無敵

后羿以空間祖巫秘法,隱沒空間之中。平心、嬴政御空而飛,一直向東。真是:茫茫如同喪家犬,怯怯好似漏網魚。
    三大祖巫來得時候是從西牛賀洲過來的,但回去不能再從那邊走了。誰知道那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是否回了婆娑凈土,還是在路上等自己三巫呢。知道釋迦牟尼、孔雀如來和陳九公同是截教出身,平心、嬴政根本不會去西牛賀洲送死。
    如此一來,就只能一直向東,逃入東勝神洲。而且,現在祖巫殿就在東勝神洲。祖巫殿不遠處,就是西昆侖,那西昆侖二主與陳九公還有深仇大恨。
    而西昆侖在往東行不遠,就是昆侖山,還可以得人、闡二教相助。
    兩大祖巫速度極快,但卻覺得后方隱隱有殺氣傳來。這殺氣可直達數萬里之外,不用問,平心和嬴政也知道這殺氣是誰發出的。
    剛才三巫一同出手,但平心娘娘施法后卻未發。現在,平心娘娘頂上三尺元神飛出,小手一揮,一片通天徹地的黃色光幕出現。隨后,平心繼續東飛。
    見前方一片黃色光幕阻路,陳九公眉頭一皺,揮槍直刺。
    黃色光幕上黃光大作,弒神槍刺入黃光之中,只覺得似乎是刺入蒼茫洪荒大地之中。
    雙手持槍,陳九公暴喝一聲,弒神槍上道道紫光沖起。一道紫光將黃色光幕貫穿,陳九公隨弒神槍穿至光幕另一端。
    雖然已經開不到那平心、嬴政,但陳九公知道他們會一直往東。從袖中取出聚仙旗,陳九公呼喚燧木道人前往黑云山處相阻,并以聚仙旗通知無支祁暫時躲避一二。他剛帶著光明山五百萬將士趕到黑云山,那二祖巫碰見他,絕對會將他宰了。無支祁雖不弱,但在他們面前,連一招都受不住。
    將聚仙旗收起,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飛速向東追去。無論是鬧光明山,還是殺害自己座下童子。這一切,陳九公都必須找回來。就像剛才所言,今日弒神槍必須要飲祖巫之血。
    平心、嬴政一路向東,感覺身后無了那驚人殺氣。心中略定,還也絲毫不敢放松。
    眼看著前方就是黑云山,過了黑云山就是東勝神洲地界,那后羿現出身來,“娘娘、嬴政兄弟,我們再快點!”
    “好!”雖然他們不會承認,但想起剛才與陳九公一戰,平心和嬴政真的有些膽寒。此次來救蚩尤真的是個錯誤,不但放棄攻取西牛賀洲,會惹得元始天尊不快,還險些喪命。
    可就當平心、嬴政、后羿往黑云山上飛去時,一片火光沖天而起。
    火光之盛,從山上沖起,直連九天。
    看見火光,三祖巫一怔。就在這時,那火光中撲出無數火鴉,聒噪天地之間,噴出熊熊烈火。大火似乎在一瞬間將整個黑云山都燒著了,火焰沖起萬丈高下,甚是駭人。
    “娘娘,那是陳九公的人!”當日北俱蘆洲祖巫殿前一戰,嬴政見過那個玩火的道人與刑天一戰。今日看到那千萬火鴉,嬴政就知道一定是他。
    “殺!”雖是女兒身,但上古十二祖巫哪個不是兇威蓋天地?當年的后土娘娘也是橫行無忌,殺人無數的主。今日在這危難之時,豈會心軟?
    話音剛落,平心娘娘手中現出騰蛇鞭,噼啪聲中,放出陣陣黃光,在騰蛇鞭一動時,就向那連天之火卷去。
    見平心娘娘要以戊土之氣壓制靈火,嬴政四翼狂扇,道道庚金之氣化作利劍席卷,將那一只只火鴉斬于火焰之中。
    平心娘娘以戊土之力壓制,的確將燧木道人的后天靈火壓縮不少。但嬴政的庚金之氣,卻是絲毫無用。只只火鴉被庚金之劍所斬,不管碎成幾塊,每一塊落入火焰中,都浴火重生,繼續撲起,噴火不止。
    “沖!”
    平心娘娘一聲令下,整個人沖入熊熊烈火之中,但卻發現護身的戊土之氣燃燒在火中。同樣,嬴政那邊亦是如此。
    雖然是后天之火,但燧木身上的火焰是功德之火。當日在他那不死火山,陳九公、玉帝、蒼甲真人兩次出手,都沒能將這燧木道人如何。而且,陳九公、玉帝的護身玄光,遇這靈火亦燃。
    火焚萬物,靈火萬鴉壺應功德而出,當行天下火災。
    這時,祖巫后羿看見,在那黑云山中,一株萬丈古樹聳立。樹上有枝無葉,只有烈焰在枝條之上。
    原來得到陳九公之命后,燧木道人趕至這黑云山。但知這三大祖巫神通廣大,便現出本體,動用自己最強的手段,只求為陳九公阻這三巫一阻。
    后羿眼中精光一閃,手中長弓化斧,飛身而下,揮動大斧向燧木砍去。
    感覺到斧上傳出讓自己感覺很不舒服的氣息,燧木道人心底輕嘆一聲,那巨大的燧木化作一道火光沖出火海,向北飛去。
    后羿手中斧并非是他早年用來射日的后羿弓,那弓在他身死后,被東皇太一煉制成斬仙飛刀,溫養在斬仙紅葫蘆中。而這斧也不知是怎么來的,反正后羿渾渾噩噩在太陰星上砍月桂之時,此斧就在手中。后來元神覺醒,后羿發現這斧可隨心幻化,是件少有的神兵。
    此斧有伐樹之因果,所以在斧下,燧木道人會感覺到威脅。
    見燧木道人抽身離去,那千萬火鴉也消失不見,只有山上火焰不散。可三祖巫對這火焰根本不在乎,只要翻過此山,就是東勝神洲地界。
    可就在這時,那道懾人心弦的殺氣又至,三祖巫面色齊齊大變,連忙向東疾飛。
    三祖巫穿過火焰之時,在那火中,九條火龍憑空而生,撲騰著向三祖巫撲來。
    此時陳九公雖未至黑云山,但其惡尸分身中的帝江,已經趕至黑云山。并以黑云山上靈火,快速的布置了一個火龍陣。
    看著那身處烈火中的帝江,平心娘娘美目含煞,周身黃光包裹,手中騰蛇鞭揮動,將三條火龍打散,疾往山那邊飛去。
    平心娘娘脫身出了火龍陣,嬴政以手中天子劍將火龍陣強行破開,而那后羿想走就走,這陣法根本攔不住他。
    三巫剛過黑云山,卻有那道道紫電從天降下,籠罩方圓萬里之內。
    “不好!”知道陳九公已經趕至,平心娘娘手中騰蛇鞭卷動,戊土之氣在頂上凝聚華蓋,擋住道道紫電。而那嬴政將傳國玉璽祭起,雖然擋不住的弒神槍,但以此抵擋這分散開來的紫電,還是可以的。
    這時,祖巫后羿也沒有沒入空間之中,而是催動頂上月桂靈根,發出陣陣太陰之氣助平心、嬴政穿過這片紫電。
    “三位,既然來了,為何又急著離去呢?”當這個聲音在耳旁響起時,三祖巫面上齊齊變色。
    看著那一身白衣,手持紫色長槍,身上不帶一絲煙火的陳九公,平心娘娘心中暗暗叫苦。但只能強顏歡笑,開口道:“帝君……”
    平心娘娘似乎想說些什么,但卻被陳九公粗暴的打斷,“犯吾道場,殺吾童子,與吾死來!”說著,陳九公將手中弒神槍一拋,弒神槍化作一條萬丈紫龍,巨大的龍軀翻騰,向三祖巫橫掃而去。
    別看三大祖巫身軀個個不下萬丈,但這紫龍是弒神槍所化,誰也不敢怠慢。
    身為庚金之祖巫,嬴政很少有防御手段。見紫龍橫掃,只能揮劍迎上。而那平心、后羿,各自施展手段,聯手布下防御抵擋紫龍。
    平心娘娘凝聚戊土之氣,這戊土主防,但在弒神槍下似乎如薄紙一般。多虧那后羿以月桂靈根催發太陰之氣,與戊土之氣一起抵御,才堪堪將紫龍擋住。
    陳九公飛身沖起,那紫龍瞬間化作弒神槍落于其手。陳九公持槍直奔嬴政殺去,既然此巫防御最弱,那就拿他開刀。
    陳九公相信,只要有一個祖巫身處自己弒神槍的威脅下,另外兩個就不會走。
    單手持槍連刺,用手一指,那紫電錘化作紫電向嬴政擊下。此時,陳九公將自己最強的手段都用在嬴政身上。
    連抵擋弒神槍都費勁,這又有紫電錘擊下,平心、后羿連忙施法,助嬴政抵擋。
    可剛助嬴政擋住了紫電錘,陳九公槍頭一轉,直奔后羿殺來。
    頂上月桂靈根光華大作,渾厚的太陰之氣凝聚成盾,擋在后羿身前,后羿揮斧向陳九公連砍。
    與此同時,那嬴政和平心齊攻陳九公。
    太陰之氣凝聚的盾也擋不住弒神槍,一槍捅破,弒神槍去勢不改直奔后羿。頂上黃中李樹凝聚氤氳黃云,又有十二桿星辰幡引星辰之力降下,銀光黃云連成一片,將三祖巫攻擊全擋下。此時卻讓后羿置身在自己弒神槍下。
    后羿面色大變,身形晃動,卻見混沌鐘從陳九公頂門飛出,鐺鐺鐘響,將四周空間定住。
    這時的后羿,不由得想起了當日在太陰星上的一幕。可此時,弒神槍已至,后羿連噴出祖巫精血施展秘法的時間都沒有。
    正如陳九公所說。
    今日!弒神槍必要飲祖巫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