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333 截教仙破截教陣

當年,巫族后土娘娘舍身化六道輪回。天道有感,降下功德之氣,化作后土元神。自那時起,雖然無了肉身,但有元神,得以存活在六道輪回之中。
    天數所定,后土永無肉身,永世出不得平心宮。
    所以,當陳九公送去煞氣,為其凝聚肉身時,平心娘娘斬斷了和后土的因果,才出了六道輪回。
    為什么天數定后土永無肉身?永不得出平心宮?
    因為整個六道輪回都是后土所化,無有肉身之時,后土控制不了六道輪回。但要是有了肉身,后土即為六道輪回之主。而六道輪回乃三界生靈輪回之所,此處萬萬不可亂。
    元神在平心宮中近三萬年,平心可以通過六道輪回知天下萬事。都說見多識廣,這本不通算計的祖巫,在平心宮閑來無事,就琢磨著世事,久而久之,平心娘娘心智越來越高。
    與那嬴政、后羿不通,平心娘娘的元神存在近三萬年,不但肉身強橫,而且在道行上也不弱于任何斬去兩尸的準圣。而且平心娘娘這些年,悟出精妙的推演天機之法。
    這次算到光明山上強者盡出,但卻沒想到此時的陳九公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匹敵的。
    弒神槍前,無可阻擋!
    道道紫色槍芒四射,平心娘娘心下冰冷,頂上三尺元神飛出,噴出一口口本命元氣,凝聚黃云抵擋。雖然憑借積攢數萬年的本命元氣暫時擋住弒神槍,但和那嬴政以祖巫催使天子劍一般。這等招數能支持多久?
    見陳九公猛攻平心,嬴政也束手無策。那弒神槍太利。不敢拿天子劍去與它硬碰,只能在身后攻擊陳九公。可陳九公有寶物護身,天子劍破不開黃中李樹的防御。
    眼見平心娘娘因為損失本命元氣,臉色越來越蒼白,嬴政將心一橫,回身向云霄殺去。
    “嗯?”嬴政殺向云霄,陳九公頓時察覺,當即可顧不得再攻擊平心。飛身向嬴政而去。
    看到嬴政將陳九公引開,平心娘娘長舒了一口氣。有弒神槍在手的陳九公當真如同殺神一般,讓平心娘娘想起了那個昔日縱橫上古洪荒的通天教主。一襲青衫,一把青萍劍,殺得洪荒各路強者束手拜服。
    只是后來證道成圣后,通天教主在金鰲島上清心授徒,很少理會洪荒之事。洪荒眾修士忘了一劍無敵的上清圣人,只知妖族絕代皇者太一。
    一槍無敵!這是平心娘娘給陳九公的評價,同樣這四個字也讓平心娘娘感到悲哀。
    不過,此時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從此處脫身。否則等陳九公援兵一至,別說救蚩尤了,自己與后羿、嬴政一個也別想走。
    此時見嬴政一招圍魏救趙。攻擊云霄,將陳九公引開,平心娘娘眼前一亮。
    這招真是絕了!
    雖然陳九公弒神槍兇猛無比,但他不能在一瞬間將自己三巫中的任何一個殺死。可三大祖巫中,任意兩個都可以將云霄輕松誅殺。如此。就看陳九公去不去救云霄。
    不救,則云霄死。之后就是三巫圍斗陳九公,巫族一方即使不勝,也可從容離去。而陳九公去救云霄,巫族的算計就達成了。
    且不說云霄是趙公明胞妹,是自己師叔。就算不是,是蒼甲真人在此,陳九公也不會任由他們將其打殺。
    飛身來在云霄身旁,一槍逼退后羿,陳九公對云霄道:“師叔,請恕九公得罪了!”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一陣青光將云霄籠罩。
    似乎知道自己留在此處不但幫不上忙,而且會拖累陳九公,云霄絲毫不抵抗的讓自己將自己收入袖中。
    一攏袍袖,陳九公橫槍在手,二目之中寒光如電。
    沒想到陳九公這么果斷,但似乎是給自己三巫走脫制造機會。平心娘娘將騰蛇鞭收起,雙手舞動,道道戊土之氣自天地間凝聚。可是,有混沌鐘鎮壓,平心娘娘調集不了光明山地脈之力,也凝聚不了多少戊土之氣。
    “后羿兄弟!阻他一阻!”說著,平心娘娘雙手一推,一陣黃光仿佛海浪一般向陳九公卷去。
    與此同時,后羿從空中縱身躍下,頂上月桂靈根枝條搖曳,發出陣陣銀光與土黃色光浪相合。
    “既然來了,就都留下吧!”陳九公一震手中弒神槍,弒神槍上紫光大作,將陳九公也包在紫光當中。
    縱身一躍,以弒神槍開路,一團紫光破開黃色光浪和那銀色光幕,來在后羿身前,挺槍便刺。
    陳九公還未至,后羿就感覺到弒神槍上那股懾人心弦的毀滅之氣。心頭一顫,一個抖索,后羿選擇了躲避。
    身形一晃,連同頂上月桂靈根消失在陳九公面前。下一刻,后羿出現在平心娘娘和嬴政身旁,三大祖巫一起立于光明山上空。
    早在爭斗一起,光明山東面上仙宮中的光明山弟子就有所感。此時只見三個巨大的身軀立在光明山上,而自己老師(師祖)在他們面前,就如同沙粒一般渺小。
    看上去的確是這樣,祖巫之身高大無比,可勝負不是靠身材決定的。陳九公一人一槍立于空中,剛才弒神槍之威,讓三大祖巫銘記于心。
    此時三大祖巫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打吧,一會兒人家的幫手就來了。不打吧,想走也費勁啊。
    當日對孔雀如來時,嬴政可以先走,留后羿斷后。憑借后羿空間祖巫秘法,孔雀如來拿他沒有辦法。想走,就走。但陳九公有混沌鐘在手,若是一個不慎,后羿容易死在他手。
    后羿無法斷后,那平心、嬴政就更沒辦法了。
    “一起出手!”平心娘娘美目之中精光一閃,頂上三尺元神飛出,一雙小手揮動,天地間的戊土之氣飛速向這邊聚集。
    嬴政身軀一震,四只羽翼連扇,羽翼上一根根金色羽毛飛出,向陳九公席卷而去。
    后羿深吸一口氣,噴出一口精血,這滴精血落在后羿手中化成一只利箭,后羿彎弓搭箭,一箭射出,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感覺心頭一震,陳九公頓生警覺。這時,頂上空間破開,一只利箭直奔自己頂門。
    與此同時,漫天金色羽毛齊至。這些羽毛可不同與洪荒中任何飛禽之羽,根根都是庚金之氣凝聚而成,犀利無比。
    頂上三花轉動,涌出上清仙氣被黃中李樹吸納。為陳九公之物,黃中李樹得上清仙氣,就得了大補之物,每一片葉子上都有黃光閃爍,凝聚朵朵黃云連成一片。
    嬴政的庚金之羽射在黃云之上,將片片黃云擊碎,但陳九公頂上三花發出的上清仙氣不絕,黃中李樹凝聚的黃云就不斷。只見漫天黃色云片散落,但陳九公頂上那二畝黃云,始終是二畝,比其上慶云整整大了一輪。
    嬴政的攻擊被擋住,可那由后羿祖巫精血凝聚的利箭,在黃云外一顫,有消失了。
    只感覺背后一道寒光流竄,陳九公輕喝一聲,周身青光大作,頂上十二桿星辰幡飛出,道道星辰之力凝成光柱從天而降。十二道銀色光柱降在陳九公周圍,連成一片光幕。在銀色光幕中,是陳九公的護身青光。
    突然,一只利箭出現在銀色光幕內,瞬間破開陳九公護身的上清仙氣,直奔陳九公后心而至。
    就在這時,陳九公猛然回身,神色肅穆,雙手持槍,運轉全身法力一槍刺出。
    砰!
    一聲巨響,巨大的法力波動四散開來。就連下方那護持光明山的混沌鐘也是一顫,其上垂下的混沌氣流卷起,將龐大到了極點的法力卸去。
    此時,陳九公放眼望去,那三大祖巫只剩下兩個往東方飛馳而去。那后羿祖巫,早已不見蹤影。
    “九公!”
    陳九公尋聲望去,只見鎮元子飄然而至,袍袖一卷,將云霄放出。陳九公對鎮元子說道:“還請兄長與師叔替九公坐鎮光明山!”
    “九公小心!”鎮元子點了點頭,囑咐陳九公一句。
    “嗯。”
    有鎮元子在此,陳九公也放心了。將混沌鐘和定海珠招回,陳九公飛身直奔那平心、嬴政追去。當日平心娘娘在平心宮前和自己說的那些話,陳九公根本就不信。前往人間時,本來想對那項藉,也就是日后的西楚霸王項羽下手。但那項羽身上有大氣數,陳九公知道若是在此時向其動手,必有因果。雖然自己不怕,但不得不為截教同門和自己門下考慮。
    知道這也是為什么平心娘娘敢將項藉之事告訴自己的原因,陳九公回到光明山后,就不去想巫族之事。
    但今日,蚩尤現身北俱蘆洲,那就別怪陳九公了。不管你平心怎么說,我得先占據主動。所以,陳九公將蚩尤鎮壓在光明山下,布置大陣將其困住。
    可不想,這巫族三大祖巫竟敢殺上光明山。而且在那一瞬間,后羿出手將金霞童子誅殺,惹得陳九公暴怒。
    此時,向二祖巫追去,陳九公暗道,今日必要讓自己弒神槍飲祖巫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