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330 量劫的真正主角—陳九公

蚩尤的身體與頭顱合為一體之后,原本環繞在散發在北俱蘆洲上的的黑紅色光芒,瞬間便全部涌入了蚩尤的體內。蚩尤的身體好像鯨吞一般,將漫天黑紅色血光吞噬一空。
    被分身近萬年,今日身體復原,而且重見天日,蚩尤仰天大笑。
    “恭喜大巫!”血莗道人上前向蚩尤道喜,一拍額頭,又道:“應該是恭喜祖巫才對!”
    “哈哈哈……”當年的與軒轅相爭時,蚩尤的手段就極強,否則也不會讓當時身為闡教副教主的燃燈道人束手無策。
    這么盤古遺澤臨于巫族,蚩尤身享盤古遺澤,不但得以身軀復原重見天日,還更近一步,成就祖巫之身。
    什么叫樂極生悲?
    就在蚩尤開懷大笑之時,一口大鐘從天而降,將其罩在鐘內。
    “啊!”見蚩尤被罩在鐘內,血莗道人大叫一聲,手上那一雙血色玉勾飛起,直奔大鐘打去。
    還未等那一雙血色玉勾擊在大鐘之上,一道青光將那對血色玉勾截下。
    “你……”望著站在大鐘前,身穿白色八卦九宮袍的陳九公,而自己的血玉雙勾正被此人抓在手中,血莗道人轉身就跑。
    看著那道血光往南遁去,陳九公眉頭一皺,“哪里跑出來這么些牛鬼蛇神。”說著,陳九公頂上一道黑光沖出,黑光一閃,那道血光被一尊魔神捏在手中。
    雖然這血莗道人修為不弱,但區區一個大羅金仙,想從陳九公面前逃脫。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擒了血莗道人,陳九公只聽得混沌鐘內砰砰作響,身形一閃,整個人來在化作千丈高下的混沌鐘前,手上青光一閃,雙掌印在混沌鐘上。
    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上,十二桿星辰幡招展,引九天星辰之力降下。
    陳九公雙手連招,星辰之力將混沌鐘包裹,那混沌鐘越來越小,直達化為巴掌大小,落在陳九公掌心之上。
    看著天地清明的北俱蘆洲,陳九公哈哈大笑。
    讓你折騰!讓你鬧!這回鬧吧!把你鎮壓,看你還怎么鬧!
    當年陳九公對刑天、嬴政說:“從此北俱蘆洲再無巫族!”
    他的意思是,只要有他在,不會有巫族踏上北俱蘆洲。可今日這蚩尤怎么算?這難道還能怪軒轅?
    陳九公必須要將他鎮壓,不光是為了即將大興的巫族,也是為了面子。
    在混沌鐘上微微摩挲,這銅鈴般的鐘身上混沌色光芒一閃一閃的,好像是在回應陳九公什么。
    將混沌鐘放入袖中,陳九公翻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將那昏迷的血莗道人轟成飛灰。
    見一道血光疾走,知道這是那血莗道人元神,陳九公背后青萍劍飛出,化作千萬青萍劍氣席卷,那道血光泯滅在千萬劍氣之下。
    誅殺血莗道人后,千萬劍氣化作青萍劍飛回劍鞘之中。陳九公轉身,往回飛去。
    遇到云霄,叫上這位師叔一起回山。回到光明山后,將蚩尤鎮壓在光明山下,陳九公回羅浮洞等各路強者回來。
    他卻不知,因為他將蚩尤鎮壓,給巫族帶來了多大的影響。
    在蚩尤出世之時,異象罩北洲,平心娘娘默算天機,知道是巫族又有一位祖巫出世,就與釋迦牟尼約定三日決戰。
    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也想趁此時機,布下翻版的誅仙陣御敵。雙方一拍即合,平心娘娘率巫族退至兩界山上。
    回到兩界山上,平心娘娘將蚩尤重生于北俱蘆洲上的事向刑天、后羿和嬴政一說,后羿將當日陳九公對他出手的原因向平心娘娘講述一遍。
    聽完后羿所言,平心娘娘連忙推算天機,發現蚩尤已經被陳九公鎮壓,但為時已晚。
    美目之中光芒流轉,平心娘娘對刑天道:“刑天兄弟率巫族兒郎退回祖巫殿,吾與嬴政、后羿兄弟前往光明山營救蚩尤!”
    “娘娘!”聽平心娘娘此言,嬴政有些擔憂,“那光明山高手眾多,吾等可要請闡教出手相助?”
    “不必!此時光明山上只有陳九公與云霄二位準圣,你我一起殺上光明山,打他個措手不及,勢必要逼陳九公放出蚩尤!”
    “好!”一聽平心娘娘說現在光明山上只有陳九公和云霄,后羿、嬴政齊齊起身,只有那不能一起去光明山的刑天有些不大愿意。
    如今的巫族以平心娘娘為尊,她的命令,刑天不敢不聽。而且平心娘娘與嬴政、后羿一走,自己帶巫族兒郎留在此處,恐被那佛門所趁。想到此處,刑天有何不怠慢,直接喝令巫族一起下兩界山,退回南瞻部洲。
    這邊刑天帶巫族離去,平心娘娘對嬴政、后羿道:“吾等從西牛賀洲走!”
    “哦?娘娘這是為何?”
    “吾等從西牛賀洲可直達光明山,免得被那陳九公警覺!”
    “娘娘妙計!”
    南瞻部洲與北俱蘆洲相對,想從南瞻部洲去北俱蘆洲還要跨越人間。而且到了北俱蘆洲,距離光明山還有很遠一段路,在此過程中容易被陳九公發現。若是被陳九公發現,恐怕他會喚玉帝、王母相助,也會招其麾下那些大神通者歸來。
    若是從西牛賀洲過去,直接就是光明山,正好可以殺陳九公一個搓手不及。
    平心娘娘算計的的確不錯,見刑天帶著巫族離去,自己和嬴政、后羿起身。想穿過西牛賀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眼前還有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想這么直接殺過去,恐怕不容易啊。
    “那小乘佛教諸佛在布誅仙陣,你我趁他們尚未完成大陣,速速殺過去!”說起來,六道輪回就是平心娘娘所化,在六道輪回中發生的一切事,很少有瞞過她的。當年釋迦牟尼佛與孔雀如來齊力布下誅仙劍陣,雖然不是正品,但三祖巫現在沒時間和這二佛硬耗。
    卻說那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正在兩界山以西三千里處,準備布誅仙陣。突然,感覺兩界山處傳來劇烈的法力波動,抬眼一看,只見三道煞氣如龍,滾滾而來。
    二佛相視一眼,暗道這祖巫怎如此卑鄙。剛才說要推后三日再戰,這又要出手偷襲。
    “諸位師弟!布陣!”釋迦牟尼暴喝一聲,飛身而起,整個人立在空中如太陽一般,放出萬道光芒。
    眼中殺機凜冽,此時臉色雖還有些發白,但卻不像當年在幽冥血海之時,要靜修千年。孔雀如來周身五彩霞光閃爍,飄然而起,與釋迦牟尼一起并列空中。
    釋迦牟尼一聲令下,小乘佛教三千佛陀、菩薩、羅漢、金剛,有的是幾人一起合力布陣,有的是獨自一人布下一陣。總是,此地方圓千里之內,盡是一座座大陣。
    遠遠就看見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阻路,平心娘娘嬌喝一聲,雙手在空中舞動,下方大地之下,一條條土黃色巨龍自地底凝聚。
    感覺到西牛賀洲上地力異動,釋迦牟尼神色一變,“師弟!”
    “賊子!”知道這平心娘娘想要干什么,孔雀如來整個人從空中追落,落在小乘佛教眾人布下的一座座陣法前,二目圓睜,周身五彩霞光大作,將一條條土黃色的巨龍擋下。
    “今日平心有要事在身,還請佛祖贖罪!”這時,平心娘娘朗聲對釋迦牟尼說了一句,素手一揮,那嬴政、后羿一起向釋迦牟尼殺去。
    見這巫族不但違背約定,搶先出手,而且還對自己這些同門下手,釋迦牟尼心中燃起熊熊怒火。
    聽平心娘娘之言,釋迦牟尼冷哼一聲。這位昔日的截教首徒也不是什么好脾氣,只不過門內師弟師妹太多,平日要保持大師兄的威嚴。等到了佛門之后,還要照顧這些流落他方的同門。所以,無論在各方面,釋迦牟尼都不能像孔雀如來那般肆意妄為。
    但今日巫族的舉動,讓釋迦牟尼憤怒。
    頂上青、赤、金三色光芒沖起,釋迦牟尼面如沉水,冷哼一聲,道道三色神雷從天而降。
    平心娘娘羅袖輕卷,一片黃光升起,將道道神雷托住。
    上清神雷、太清神雷,還有釋迦牟尼以佛門寂滅佛法自創的寂滅神雷,三雷齊爆,轟鳴陣陣。
    “走!”平心娘娘趕得就是時間,否則就不會在這時候與佛門開戰。將道道神雷擋住,平心娘娘直奔北方快速飛去。
    那嬴政背后金色的羽翼連扇,落后平心娘娘一個身位,亦向北方而去。而后羿在遭遇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之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早已運用自己祖巫秘法脫身而走。
    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不知道這三位祖巫要干什么,但不管如何,也不能讓他們在西牛賀洲上胡來。“虬首師弟,速速帶諸位同門趕回婆娑凈土!”
    沒看見那刑天,釋迦牟尼不放心將自己這些同門留在此處,向讓他們回婆娑凈土,自己和孔雀如來去追那三大祖巫。
    “是!”
    今日才趕到兩界山,剛剛布完陣法,又都撤去。小乘佛教眾人只感覺這折騰的有些無趣,但也紛紛收了陣法,聚在一起,由三大菩薩帶領著,一起回婆娑凈土。
    而釋迦牟尼與孔雀如來直奔那三大祖巫離去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