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20 孔雀敗二巫


    ()嬴政一口氣飛回兩界山,只見平心、刑天帶巫族上下齊至,而且后羿也先自己一步歸來。
    看著嬴政落下,白起第一個迎上,“大哥!”
    “放心!”向白了點頭,嬴政來在后羿身前,“多謝后羿兄弟了!”
    后羿聞言,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拍著嬴政肩膀道:“嬴政兄弟,你我巫族同為盤古父神血脈所出,皆乃骨肉兄弟,何出此言!”
    “不錯!”后羿話音剛落,那刑天甕聲甕氣的說道:“若不是娘娘算到你無事,吾早就殺過去了!”
    這時,嬴政突然想起一事,向平心娘娘問道:“娘娘,那佛門之人怎會有這般手段?”
    知道嬴政說的佛門中人是那孔雀如來,后羿也有些驚奇,孔雀如來那一擊給后羿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現在后羿還不敢相信,那一團混沌之氣打在自己胸口上的那種感覺,就好像肉身要崩潰一般。
    聽嬴政此問,平心娘娘掐指推算,而那刑天看著平心娘娘演算天機,又看看旁邊的嬴政、后羿,眼中閃過羨慕之色。
    片刻,平心娘娘睜開二目,沉聲道:“諸位兄弟放心,那孔雀如來雖不凡,但那一招極損本源。當日在幽冥血海之上,孔雀如來曾以此術破冥河教主防御,但之后其閉關百年,才恢復如初。”
    “哦?”一聽平心娘娘此言,嬴政眼中精光一閃。這種秘法祖巫也會,同樣也是使用之后要閉關靜修,方可復原。“如此說來,那孔雀如來要閉關百年了?”
    搖了搖頭,平心娘娘道:“非也!那孔雀如來和釋迦牟尼率小乘佛教正往兩界山來!”
    平心娘娘話音剛落,就聽那刑天叫道:“那吾等速速準備迎戰!”
    平心娘娘淡淡一笑,“還準備什么?無非是他二人與你我四人做過,以分勝負高低!”
    此時,只見那西方金光漫天,將天邊映成金色。陣陣梵音傳來,入眾巫耳中,只覺得聒噪無比。
    ……就在佛巫將戰之時,在北俱蘆洲上,一場場戰斗在激烈的進行著。
    一大河之上,水浪滔天,盤王老祖祭起盤王元蠱劍向一藍袍道人連連斬去。這藍袍道人還未斬尸,僅有大羅金仙修為,在盤王老祖面前根本討不得好處。
    連破此人數件護身靈寶,盤王老祖朗聲道:“吾奉截教教主之命請汝前往光明山論道,還請道友與吾一行!”
    “論道?”這藍袍道人面露苦笑,身上藍光消散,“罷了,罷了!貧道就和前輩走上一趟吧。”
    北俱蘆洲最南方,一仙山之上,奇花仙草遍地,云霄娘娘沿山腳飄然而上,只見前方一古廟立于山腰。
    當云霄娘娘走到廟門處前,心神一動,頂上浮現慶云三花,三朵青蓮轉動,道道青氣垂下。
    青氣落地倒往上卷,將那破門而出的黑光擋住。
    那黑光被青氣阻擋,在青氣外一轉,就要飛回廟中。
    但卻見云霄取出混元金斗,祭起空中,那黑光嗖的一下被吸入混元金斗之中。
    “爾敢!”一聲暴喝自廟中傳來,一身材矮小,面貌猙獰的老道沖出廟來,手中竹杖狠狠往地上一頓,“汝乃何人,擅闖吾山,還敢收吾靈寶!”
    看這老道一身煞氣,云霄秀眉輕蹙,“長葻子,汝亦是紫霄宮中聞過大道之人,難道連截教上清仙法都不認得嗎?”
    老道眼中兇光一閃,但瞬間消散。枯干褶皺的老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原來是上清圣人門下高徒,不知仙子來此有何貴干?”
    見這長葻子前倨后恭,若是沒有陳九公給的玉符,云霄還真不知此人心性,恐怕會被其蒙蔽。但來之前,有詳細的情報,云霄暗暗警覺,面上卻不顯分毫。“吾奉截教教主之命,請道友上光明山論道?”
    “截教教主?”長葻子聞言一怔,似乎是聽到什么稀奇的事。“通天圣人會找吾長葻論道?什么光明山?不是金鰲島嗎?”
    將長葻子的舉動收入眼底,聽陳九公說當日爭奪混沌鐘時,此人也隱于暗中。但被佛門那十多位準圣驚得不敢妄動,否則早就出手與陳九公爭奪了。而且,當日一只巨手抓走通天教主,洪荒準圣級別的強者皆知。這長葻子這么裝,可就真有點假了。
    心下了然,云霄決定不與其廢話。素手一托,那混元金斗飛起,放出億萬金光。
    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見云霄不吃自己這一套,長葻子心頭巨顫。
    推動頂上道冠,一團黑光飛起,托住混元金斗。長葻子掄起竹杖,向云霄打來。
    云霄手指輕點,頂上三花垂下的青氣卷起,將長葻子打來的竹杖蕩開。
    袍袖揮動,一道金光飛出,化作雙尾相交,雙頭如剪的兩條金色蛟龍。
    咔嚓一聲,將那托著混元金斗的黑光剪碎,混元金斗凌空一轉,,長葻子只覺一股其大無比的吸納力道,便似置身漩渦一般,一個呼嘯,便被卷入其中。
    云霄伸手一招,混元金斗落下。伸手托著混元金斗,一道青光在云霄指尖凝聚,手指連動,疾走如龍蛇矯矢,青光蜿蜒流轉,更有幾點青光夾雜,點點閃現排列,看似雜亂,又有規律在其中,瞬間化成一道符篆,一氣呵成。
    用手一指,那符篆沒入混元金斗之中,便落在長葻子頂上,青光一閃即沒。
    將長葻子鎮壓,云霄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在混元金斗上一摩挲,隱隱金光流轉。云霄飄身而起,向玉符上所指的下一處飛去。
    不得不說,經過陳九公幾番折騰,北俱蘆洲上隱居的這些大神通者,強一些的幾乎全被他收服或是鎮壓了。這長葻子雖然也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也斬去了一尸。但即使和蒼甲真人相比,還多有不如。而云霄不但有混元金斗,還從自己妹妹那里借來了金蛟剪,鎮壓這長葻子根本不費多少力氣。
    北俱蘆洲地底,蒼甲真人對一黑袍道人窮追不舍。似乎自從跟隨陳九公之后,今日是蒼甲真人最意氣風發的一日。這黑袍道人在地上不是蒼甲的對手,入了地下,更比不得這天地間第一只穿山甲。
    額……這是因為這黑袍道人只有大羅金仙修為。
    玩的差不多了,蒼甲真人身上妖氣蒸騰,化作一只大手將這道人抓住。袍袖一卷,將其收入袖中,蒼甲真人從地下鉆出,直往下一處飛去。
    陳九公知道蒼甲真人的本事,更知道蒼甲真人膽子極小,給他安排的都是大羅金仙或是金仙級別的。對于蒼甲真人來說,完全是手到擒來啊。
    和蒼甲真人相比,燧木道人一出手則顯得簡單、暴力。身為光明山第二高手,斬去二尸的準圣。燧木道人遇到的對手是最強的,不過對燧木道人來說,還是很輕松的。找上門去,直接放火。靈火萬鴉壺開,風火蒲團卷,先燒個半死,然后直接抓走。簡單、方便,而且快捷。
    高天之上,九寶道人立在云端,看著高大的九色巨人追打一赤袍大漢。這大漢身材高大,筋骨虬結,似乎是修煉肉身之輩。但對上這九色巨人,他那肉身根本不算什么。
    被九色巨人一拳摟在后心,這大漢從空中跌下,被飛速墜下的九色巨人一把抓住。真的就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拎著飛到九寶道人面前。
    北俱蘆洲上有一山,名喚霹靂山。山名有些雷人,但這山中日夜雷聲滾滾。就是晴空萬里,這山中的雷聲也不絕。
    霹靂山中有一洞,這日洞門打開,一童子從洞中走出。可這時一股黑煙從地上鉆出,童子瞬間栽倒在地。
    過了一會兒,只聽得洞中傳來喝罵之聲,似乎是在抱怨童子為何還不回來。
    一陣腳步聲傳出,一身藏青色道袍的年輕道者快步走出。可當看到那栽倒在洞前的童子時,頓時面色大變。
    突然,一道旗門憑空現在這道人背后,盤庚老祖自門內飛出,雙掌一推,無盡黑煙涌出。
    “盤庚!”這年輕道者認得來人是誰,冷笑一聲,身上青光陣陣,沖至其身旁的黑煙一遇青光盡數散去。
    雖然陳九公讓盤庚先禮后兵,但盤庚老祖與此人相熟,知道若是不能將其打服,跟他說什么都沒有。所以,一見面盤庚老祖就直接出手。可這道人手段不差,面對左道祖師,絲毫不落下風。
    此人修為極高,本來陳九公想讓燧木道人前來降他,但盤庚老祖卻主動請戰。而陳九公也不問為什么,當即就答應了。
    見自己黑煙與那青光而散,盤庚老祖袍袖卷動,嗡嗡聲響,漫天蠱蟲飛出,將那青光啃食的干干凈凈。
    “盤王金蠱!”那道人一見這些蠱蟲,神色頓時大變,直接化作一道青光向遠方遁去。
    “晚了!”盤庚老祖哈哈一笑,只見又一個盤庚老祖從天而降,打出一團五彩豪光,迎上那道青光。
    只聽得哎呦一聲,青光一震,卻見前方一道混沌色旗門出現,青光停止不住,直沖入旗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