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325 戰于東勝神洲


    ()西牛賀州有一山,名喚鞥峰。山上有一洞,名喚通風洞。洞里有倆妖,坐在洞里大吃大喝。
    與其他山精妖怪食用血食不同,這二妖吃的是瓜果。
    這二妖都是猿猴之身得道,而且根腳都不同尋常。一個是赤尻馬猴,妖族大圣獼猴王。另一個是靈明石猴,正是那孫悟空。
    這時,有山中小猴精進到洞中拜道:“大大王!黃風嶺的黃風妖王派人求見!”
    “請!”獼猴王將手里啃剩半拉的桃子一扔,袍袖一卷,案上的一片狼藉盡去,危襟正坐。
    孫悟空見狀,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也照做,將面前案上收拾的干干凈凈。
    片刻,那小猴帶著一虎精走進洞中。這虎精一見獼猴王,連忙拜倒在地,口呼:“黃風嶺黃風妖王座下虎先鋒!拜見通風大圣!”
    “通風大圣?”一旁孫悟空聽著虎先鋒成自己結拜大哥為通風大圣,眼前不禁一亮。通風大圣,聽起來好是威風。
    “起來說話!”此時的獼猴王威嚴十足,言談舉止讓人望而生畏。
    “謝大圣!”虎先鋒站起身來,雙手垂立,恭恭敬敬地站在洞中。
    向虎先鋒一指孫悟空,獼猴王道:“這是吾二弟!”
    “二弟!”虎先鋒聞言,心頭一顫。“我的天啊,難道他就是那……”
    想到此處,虎先鋒連忙上前叩拜,“拜見……”說到此處,虎先鋒說不下去了。因為,他不知道該管孫悟空叫什么。
    孫悟空嘿嘿一笑,對那拜在自己身前的虎先鋒道:“吾大哥是通風大圣,俺老孫乃齊天大圣!”
    在妖族,只有達到妖圣修為的,才可有名號。像獼猴王是妖神時,別人就稱呼他為獼猴王。還有那黃風嶺的黃風妖王,也稱妖王。但達到妖圣境界,就可有自己的名號。這獼猴王奉女媧娘娘之命在此,收服鞥峰方圓十萬里之內群妖,人稱通風大圣。
    而現在的孫悟空,只有大妖修為,比眼前這虎先鋒強不到哪兒去,根本不配稱妖圣。但聽孫悟空這么說,虎先鋒沒有半分猶豫,連拜三拜,“拜見齊天大圣!”
    “好!好!”聽虎先鋒稱自己為齊天大圣,把孫悟空樂得心花怒放。
    站起身來,虎先鋒面上也沒有絲毫不滿,反倒看向孫悟空的眼神中帶著絲絲敬畏。
    這時只聽獼猴王道:“汝來所為何事?”
    聽到獼猴王問話,虎先鋒將目光從孫悟空身上移開,向獼猴王躬身一拜道:“回大圣,我家大王命小的來請大圣前去赴宴。”
    “哦?”雖然赴宴聽起來很好,但獼猴王得問問是什么宴啊。自己執掌一方,這黃風嶺在鞥峰管轄之內,自己去屬下的山頭赴宴,多有不便。但這黃風妖圣和自己是多年的袍澤,獼猴王知道他性情,知道這黃毛老鼠沒有大事的話,絕對不會驚動自己。
    虎先鋒見獼猴王問起此事,面上露出喜色,“我家大王于昨日修成妖圣之身!”
    “什么!”獼猴王聞言大驚,有些不敢相信。
    這并非是獼猴王嫉妒,或是怕自己鞥峰山地界又出了一位妖圣會對自己產生什么影響。同是上古妖族袍澤,誰也不會在乎這地盤什么的。西牛賀洲有的是地方,佛門又與妖族聯盟。只要妖族不在西牛賀洲上抓人吃,佛門隨便你占。
    讓獼猴王驚奇的是,三年前那黃鳳妖王才剛從大妖修成妖神,怎么短短三年就成了妖圣?
    “此言當真?”
    “當真!當真!”
    知道這虎先鋒在黃風嶺的地位不低,獼猴王問道:“汝家大王食了什么靈丹妙藥,修為竟然精進如斯?”
    似乎這也不是什么瞞人的事,虎先鋒還略帶有一絲驕傲的說,“回大圣,我家大王前日偷入婆娑凈土,偷食了那七層浮屠中長明燈內的燈油,故而修為大增!”
    “什么!”這一次,獼猴王更驚訝了,驚訝的從石椅上騰地一下站起來,指著虎先鋒問道:“你家大王不要命了?”
    俗話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那黃風妖王修成妖圣之身,對虎先鋒肯定是有好處。本來以為這通風妖圣是驚奇自家大王運氣好,沒想到這位大圣嘴里竟然說出這么一句話來。
    看到虎先鋒臉上盡是茫然,獼猴王道:“汝快快回你那黃風嶺去!”
    “大圣!”
    “滾!”獼猴王吐字如雷,驚得虎先鋒連滾帶爬奔出通風洞。
    被獼猴王一聲暴喝震得雙耳嗡嗡直響,孫悟空有些奇怪,“大哥,這是怎么了?”
    “二弟,此事事關重大,待吾行事之后,再與汝細說。”說著,獼猴王喚來山中四大元帥,吩咐下去,命鞥峰山妖兵封鎖一切上山的道路,無論是誰來,也不許放入。
    赴宴?獼猴王可不敢去。
    話說為何那黃風妖王可以入婆娑凈土?原因無他,只因那釋迦牟尼帶著小乘佛教上下前往兩界山,去相阻巫族進兵了。
    此時的婆娑凈土上,只有無天與金蟬子帶著那些佛子、沙彌、比丘誦經,根本沒人發現這黃風妖王。
    ……卻說那孔雀如來與祖巫后羿相爭,孔雀如來身重三箭,卻引得漫天五色之氣。那漫天五色之氣快速凝聚。先是凝聚成絲,后又凝聚成線……在后羿眼中,那五色之氣不知怎么變得,那漫天的五色之氣竟然越聚越小,最后竟然凝聚成巴掌大的一團。
    見那后羿搭箭在弓上,孔雀深吸一口氣,一口精血噴在團五色之氣上,那團五色之氣顏色不斷變幻,最后變為混沌之色直向那祖巫飄去。
    說是飄,但速度極快,瞬息即至。那后羿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五色之氣打在胸前。
    感覺胸口一震劇痛,自己的祖巫之氣竟然也有潰散之勢,驚得后羿顧不得其他,連忙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那團混沌之氣還浮在空中,此時的孔雀如來面色慘白。
    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祖巫嬴政飛出,持天子向孔雀如來殺來。
    孔雀如來用手一指,那混沌之氣向嬴政打去。
    只見的一團混沌之氣打來,嬴政不知道是什么,頂上現出傳國玉璽護身,手中天子劍去勢不改。
    可這團混沌之氣打在傳國玉璽發出的金光之上,金光瞬間消散,混沌之氣打在傳國玉璽之上,傳國玉璽一震顫抖,一絲裂紋現于其上。
    空間一顫,后羿現身而出,擦去嘴角鮮血,彎弓射出三箭,將那混沌之氣打散。對嬴政道:“速走!”后羿可以帶著嫦娥穿梭于空間之中,但卻帶不了同樣的祖巫。
    將傳國玉璽收起,嬴政心頭滴血,但卻被孔雀如來所驚,振翅遠遁。而那后羿閃身沒入空間之中,也向兩界山處行去。
    看著二巫離去,傲然立在空中的孔雀如來嘴角有血流下。
    “咳……咳……”當感覺二巫走遠之時,孔雀如來再也忍不住了,連著兩口精血噴出,整個人似乎萎靡下來。
    這時,一道金光閃過,釋迦牟尼出現在孔雀如來身旁。一把將其接住,釋迦牟尼眉頭緊皺,“師弟何須如此?”
    伸手擦拭嘴角血跡,輕輕推開釋迦牟尼,孔雀如來正色道:“遇弱則戰,遇強則退,豈是吾孔宣所為!”
    聽孔雀如來此言,釋迦牟尼不由得搖頭苦笑。這位師弟的脾氣就是如此,不知道除圣人之外,有沒有他不敢戰的。
    其實,釋迦牟尼不知道的是,這高傲的孔雀,即使面對混元圣人,也敢出手!
    “師弟可回婆娑凈土靜養些時日。”
    “不必了!”孔雀如來搖了搖頭,身上五彩霞光大作,肩上、左掌、左胸三處的羽箭彈出,一道道血箭隨之噴出。
    血液迸濺在臉上,孔雀如來也不以法力卸去,用手指擦拭,眼中殺機絲毫不減。
    “師兄!那巫族平心、刑天已至兩界山!你我且去,會他一會如何?”
    看著戰意勃發的孔雀如來,釋迦牟尼胸中戰意微動,哈哈一笑,“師弟之言,正合吾意!能與同門并肩而戰,吾心甚喜!”
    “好!”孔雀如來見師兄豪氣不見當年,不由得心神激蕩,大聲叫好。
    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眼,一起撫掌大笑。
    笑罷,釋迦牟尼對孔雀如來說道:“師弟,愚兄先來一步,諸位同門未至,你我不妨在此等些時候,待得諸位同門齊至,吾等同往兩界山如何?”
    “一切聽師兄之命!”孔雀如來怎能不知釋迦牟尼是想讓自己調息片刻,只是顧忌自己顏面才那么說的。此時眾同門就在三百里外一山上,釋迦牟尼也是怕自己受傷的樣子被他們看到,才沒讓他們過來。
    對于釋迦牟尼的好意,孔雀如來覺得心里一暖,沒有拒絕,盤膝坐在云端,運轉玄功,恢復傷勢。
    見孔雀如來周身五彩霞光大作,釋迦牟尼淡淡一笑,來在孔雀如來背后,手上青光一閃,將青光打入孔雀如來背后。
    青光入體,孔雀如來那蒼白的臉頓時紅潤了一些。這時,釋迦牟尼盤膝坐在孔雀如來身旁,為其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