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317 破蓮煉槍


    元神從弒神槍中出來,沒入體內,陳九公弒神槍站起身來。
    摩挲著手中長槍,陳九公不禁大喜,連道:“好寶貝!好寶貝!”
    手上光芒一閃,將弒神槍收入體內。此寶剛剛煉化,還要以元神溫養,才可發揮其全部妙用。
    突然,陳九公心頭一動,掐指默算天機。出了氤氳軒,袍袖一卷,將這氤氳軒收起,飛出光明山,直往天庭而去。
    上了天庭,入得南天門,陳九公沒有去斗牛宮,而是往天庭最冷清之處行去。
    天庭上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君,還有一千三百二十四仙,更有數不清的仙童、仙女,哪里冷清?
    兜率宮!
    作為圣人分身在天庭之所在,只有闡教上了封神榜的弟子在此。除他們之外,兜率宮之外千里之內,再無一人。
    今日,在這兜率宮外守門的還是你韓毒龍和薛惡虎。這師兄弟二人,倒不是死在陳九公手里。無論是演義,還是今世,這二人出場都比陳九公早。同樣,死的也比陳九公早。
    可當年姜子牙封神之時,陳九公曾現身于封神臺,當時韓毒龍和薛惡虎曾遠遠見過陳九公,記住了這位讓闡教弟子記恨的紫薇大帝。
    看著陳九公飄然而至,韓毒龍、薛惡虎相視一眼,轉身關了宮門,往宮內奔去。自上了封神榜后,這些闡教弟子修為無有進寸。千年之前,陳九公就可以斬楊戩、誅黃龍。今日兜率宮上下誰能攔他。
    此時,韓毒龍和薛惡虎只能將希望寄托于太上老君身上。雖然只是一縷分身。雖然無有一絲法力,但想來陳九公不敢對圣人分身亂來。
    向兜率宮跑去,可卻被人叫住,“汝二人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韓毒龍、薛惡虎硬生生止住腳步,看著來人疾呼道:“師伯,大……大事不好!”
    “怎么?”黃龍真人眉頭一皺,“莫要慌張,有事盡管說來!”
    “師伯!陳九公來了!”
    “陳九公?”黃龍聞言一怔。猛然急道:“汝等再說一遍!誰來了!”
    “師伯,是陳九公!”
    “陳……九公!”黃龍聽聞陳九公之名,一時間不由得呆愣在當場。
    當年萬仙陣中,黃龍真人根本不認得陳九公。只因與玉鼎真人私交最好,黃龍真人才幫著玉鼎真人圍攻陳九公。可不想,這陳九公身懷數件至寶,無論是那紫電錘、定海珠。還是化血神刀、定海神針鐵,都不一般。
    雖然那時候陳九公只有金仙修為,也沒有參悟出任何大道法則。但準圣以下相爭,靈寶的強弱,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就像那殷郊持翻天印,廣成子也束手無策一樣。
    也是氣運不濟。黃龍真人慘死在化血神刀之下。
    我們人間有一句話,叫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啊。
    可作為玄門二代弟子,在洪荒也小有名氣的黃龍真人,竟然慘死于截教三代弟子手下。這事好說。但不好聽。
    這也使得黃龍真人這些年在兜率宮面對這些師侄,也有些太不起頭來。
    “韓師弟!你說誰來了!”這時。一個聲音從不遠處響起,韓毒龍尋聲望去,只見那楊戩從一宮中走出。
    楊戩,這位闡教護法,本該在封神之戰中大放異彩,在日后闖下赫赫威名的二郎顯圣真君,在未放出光彩之時,就已經損落。而且,殺他的,就是現在在宮外的陳九公。
    “陳……”
    就在這時,還未等韓毒龍說完,黃天化從兜率宮方向走來。
    “師伯,楊戩師兄、兩位師弟,師伯祖讓我們迎陳九公盡去。”
    “什么!”楊戩聞言,額頭上那道縫開,一道金光射出。多少年了,楊戩無時不刻不想著有朝一日親手手刃陳九公。
    “楊戩!”
    楊戩虎軀一震,轉身望著黃龍真人。只見黃龍真人指著自己喝道:“汝想做甚,還不速速退下!”
    楊戩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沒說,聽從黃龍真人之命,回到自己宮中。楊戩知道,自己和陳九公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拼了命,也不是陳九公的對手。
    見楊戩入宮,黃龍真人心底輕嘆一聲。這個師侄資質絕佳,當年自己也羨慕預定師兄能有如此佳徒。可氣運不濟,徒呼奈何。
    回過身,黃龍真人對韓毒龍、薛惡虎道:“汝二人將那陳九公引至兜率宮。”說著黃龍真人不等二人答話,又對黃天化道:“天化,與吾去看看汝楊戩師兄。”黃龍真人知道這黃天化也是毀在陳九公手里,生怕他
    去見陳九公,忍耐不住,再與其爭斗起來。所以才命韓毒龍、薛惡虎去迎陳九公,自己帶著黃天化躲開。
    “師伯請!”黃天化知道黃龍真人是對自己好,當即應下。
    黃龍真人和黃天化離去,韓毒龍和薛惡虎師兄弟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是不知該如何是好。說實話,韓毒龍和薛惡虎也不愿意去見陳九公。說白了,其實就是不敢。但現在太上老君要見陳九公,作為師伯的黃龍真人又將這個任務交給了自己,即使不愿意,也無法推辭。
    韓毒龍和薛惡虎硬著頭皮,兩步騰做三步的走到門前,將門打開,正見陳九公立于門外。
    陳九公不認得這二人,但對闡教弟子,陳九公絕對沒有好感。但現在是要來見這位太清圣人分身,而且以陳九公現在的身份,也不屑于與這二人計較。但陳九公的語氣絲毫不客氣,直接吩咐道:“前面帶路!”
    “是……是。”
    陳九公威嚴的聲音傳入二人耳中,韓毒龍、薛惡虎心頭一凜,連忙引陳九公直往兜率宮而去。
    來在兜率宮前,韓毒龍和薛惡虎停下腳步。回過身,師兄弟二人相視而望。
    見這師兄弟二人連對自己說話的勇氣都沒有,陳九公心下不屑,徑自入得兜率宮中。
    一步踏入兜率宮,眼前空間飛速旋轉,陳九公也不在意,知道這是太上老君要掩飾什么。
    “陳九公。”
    一個淡然的聲音傳來,面前空間定住,只見這宮中簡樸至極。只有兩個蒲團,其中一個蒲團上坐著那太清圣人分身太上老君。
    也不向太上老君見禮,陳九公自顧走過去,坐在那個蒲團上面。
    上下打量著陳九公,老君面前突然露出一絲笑容,“吾等六圣,通天師弟一向是直來直去。熟不知他并非是不通算計,而是不屑。”說著此處,見陳九公似有不解之意,老君笑道:“當年萬仙陣一戰,若非那西方二圣化佛,最后恐難分勝負。”
    “當年吾于西牛賀洲以離地焰光旗換汝峨眉山,并告知汝大道法則之事,卻是想敗汝根基。”此時,在兜率宮中,老君一點也不隱瞞,將當年因果一一道來。“可不想,如此卻是中了通天師弟算計。”
    當年老君帶多寶道人和孔宣西出函谷關,路遇陳九公。老君收長眉為徒,傳下蜀山一脈。為了使蜀山一脈興盛,老君以離地焰光旗與陳九公換峨眉山。
    那時老君抓住了陳九公無有防御至寶的急切,以離地焰光旗作為交換,陳九公根本無法拒絕。況且,就算是峨眉山,也比不得先天五方旗之一。
    當然老君的本意,是要告訴陳九公大道法則的存在。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后來在五莊觀與鎮元子交談時,從種種跡象中,陳九公感覺老君絕對是不安好心。
    今日在兜率宮中,老君坦誠而言。但陳九公還是不明白,當日師祖為什么不阻止。青萍劍就背在陳九公背后,只要青萍劍上青光一閃,老君絕不會再往下說。可通天教主沒這么做,明知道老君不安好心,也沒有阻止。而且,今日老君還說,當日他的一番算計不成,反倒讓通天教主給算計了。
    見陳九公一臉茫然,老君知道現在的陳九公還不明白,也就不在此事上多言。“六圣之中,吾之道行最深。本以為就連那號稱“九竅皆通,十竅清明”的準提佛母在算計上也不如吾,但卻未曾想被通天師弟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
    陳九公不明白,今日老君將自己叫道此處,和自己說這些不著邊際的話是要干什么。但冥冥之中,陳九公就感覺老君接下來的話對自己至關重要。
    “當日混沌鐘出,吾未曾料到通天師弟會舍身助汝奪寶。”
    “九公也未曾想到。”聽老君說到此處,陳九公輕嘆一聲,向對面的老君一拱手,“還望圣人告知,師祖為何對九公如此厚愛?”
    老君聞言大笑,指著陳九公道:“通天師弟的確對汝厚愛有佳,門下八大弟子個個是驚才之輩,但卻將大機緣予汝!”說到此處,老君二目之中精光爆射,直視陳九公大聲問道:“陳九公!汝能成道否?”
    陳九公!汝能成道否?
    老君這一問,如同萬里晴空上化作一道驚雷,陳九公心底一陣顫抖,坐在蒲團上,雙眼有些迷離,“是啊,吾能成道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