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322 三巫殺上光明山

金光一閃而至,嬴政忙將傳國玉璽祭起。但見此時,在那孔雀如來身后,一道黃光沖起,后發先至,竟然先那金光一步,來在嬴政身前。
    黃光連刷,嬴政頂上傳國玉璽發出的金光瞬間消散。
    黃光在空中一轉,砸在傳國玉璽之上。
    傳國玉璽在空中一顫,化作一道金光,沒入嬴政頂門。
    黃光破了傳國玉璽,向空中沖去。而此時,金光毫無阻擋的來在嬴政身前。
    這時,那立在兩界山上觀戰的白起只見金光閃爍,不現祖巫之身也有千丈高下的嬴政竟然消失在天地之間。
    此時的嬴政來在了一個金色的空間中,感受著四周熟悉的庚金之氣,嬴政上漲中現出天子劍,劍身上一道道銳利的庚金之氣勃發,嬴政揮劍向四周連斬。
    這金色的空間堅固異常,嬴政的天子劍乃人皇法器,竟破不得分毫。
    翻手將天子劍收起,嬴政看著這“狹小”的空間,將身一晃,現出萬二丈高的祖巫真身。
    說這空間狹小,是相對于嬴政而言。五千丈長,五千丈寬,嬴政要以自己的祖巫之身撐破這金色世界。
    然,嬴政身形一長,這金色的空間隨之而長。
    不過,祖巫的手段絕不止如此。身后金色羽翼撲斬,犀利的庚金之氣縱橫。此時只有一只手臂上有四條金龍,另一臂上的四條金龍,按理說與嬴政應該同在這金色空間中,而且嬴政也感覺到了,但卻始終未能看見自己的四條金龍。
    十指之上盡被庚金之氣包裹,現出祖巫之身后,嬴政的十指穿入金色的光壁之中。
    長嘯一聲,嬴政十指緊扣,雙手往內撕扯,一邊撕扯,口中還發出聲聲咆哮。
    在將嬴政收入到自己五色神光中后,孔雀如來離開了兩界山,往婆娑凈土飛去。雖然還有那白起帶領巫族將士,但以孔雀如來的驕傲,絕不會對這些小魚小蝦出手。
    孔雀亦是先天七靈禽之一。作為洪荒第一只孔雀得道的孔雀如來,雖不如鯤鵬、金翅大鵬那般善飛,但孔雀如來的飛行速度在洪荒也屬頂尖。
    突然在空中止住身形,孔雀如來眉頭一皺,能夠感覺到那祖巫嬴政在自己五色神光中鬧騰。
    赤、青、黃、金、黑五道神光沖起,五色神光震動,那金色神光大盛。
    隨后,那黃色神光的光芒壓過金光。
    奮力撕扯面前的金色光壁,突然一道巨大的口子出現在面前,嬴政縱身躍出。
    可剛出了金色空間,卻發現自己又落入一個土黃色的世界中。
    鎮元子乃先天戊土之精所化,參悟戊土之道。西王母乃先天甲木之精得道,修煉甲木之道。玉帝、王母,雖不是開天辟地第一批先天生靈,但卻稟先天庚金之氣而生,齊齊修那庚金之道。而東王公門下水母和丙火真君,是那先天壬水之精與先天丙火之精化形,分別修壬水、丙火之道。
    而孔雀如來,身懷五色神光,參悟五行。可孔雀如來并不是一人修煉金、木、水、火、土五種大道法則,他修煉的是五行相生、相克之道。
    只要身在五行之中,無論是靈寶,還是修士。五色神光無物不刷,無物不收。演義中,那先天庚金靈根得道的準提圣人,亦落入五色神光之中。
    當然,那是準提佛母故意所為。在金雞嶺上,孔宣殺敗闡教眾仙之時,以五色神光刷姜子牙,卻被杏黃旗所阻。
    那時的孔宣不過是大羅金仙修為,如今已經是斬去二尸的準圣,更是參悟了五行相生、相克之道。在對付嬴政時,對嬴政的傳國玉璽,孔雀先以五色神光中的戊土神光以土克金,破了傳國玉璽,然后才將嬴政收入庚金神光之中。
    演義中,準提圣人能強破開五色神光,脫身而出,并將孔宣鎮壓。今日的祖巫嬴政雖不及準提圣人,但力量強橫無比。
    可當庚金神光鎮壓不住嬴政時,孔雀如來卻將其轉移到壬水神光中如果嬴政再破開戊土神光,孔雀如來還會將其轉到重新凝聚的庚金神光中。
    如果嬴政再將庚金神光破開呢?估計那時候,從庚金神光中出來,嬴政就已經在八寶功德池了。
    但這五色神光凝聚空間,即使是祖巫,也不是那么容易破的。孔雀如來雖不是上古強者,但也是天皇年間得道之輩,修煉近三萬年,孔雀如來落在自己本體上的五色神光祭煉到一種驚人的地步。
    剛出庚金神光,又入戊土神光之中,嬴政有些急了。雖然出不了五色神光凝聚的空間,但嬴政能感覺到這孔雀如來一直往西飛。
    不用多想,嬴政也知道這孔雀如來要干什么。嬴政見過佛門準圣的陣容,自己入了靈山,都不用圣人出手,自己都會被鎮壓得死死的。
    想到此處,嬴政在戊土神光中咆哮著,死命的攻擊著戊土神光凝聚的空間。
    一下有一下,一記又一記。
    這時,孔雀如來又停了下來。這金之祖巫攻擊超強,這么一會,已經快要破開戊土神光了。
    雙肩一抖,五道神光從背后沖起,孔雀如來打算將這嬴政再換一個地方。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空間一顫,一人現出身來。
    此人手上烏光一閃,一把長弓顯現,弓拉滿月,一道玄光凝聚成箭,張手一劍,正射在閃爍著黃光的戊土神光之上。
    戊土神光一顫,一道巨大的身影沖出,揮舞著巨劍向孔雀如來斬下。
    在為難之時,空間祖巫后羿趕來,與嬴政里應外合,破開戊土神光。
    看了后羿一眼,孔雀如來眉頭一皺,“汝是后羿?”
    剛說過這孔雀如來乃天皇年間得道,這里說的天皇年間,并非是天皇伏羲治世之時,而是上古天庭妖皇帝俊掌天的年代。孔雀如來也見過十金烏鬧洪荒,更是遙遙望見后羿彎弓射九日的場面。
    孔雀如來認得后羿,但后羿卻不認得孔雀如來。只是平心娘娘推算天機,算出嬴政有難,才請后羿前來相助。
    憑借自己空間祖巫秘法,后羿終于在孔雀如來到靈山前,將其截下,并把嬴政救出。
    “走!”不理會孔雀如來,后羿對嬴政喝了一聲。話音剛落,后羿彎弓,十只利箭現于弓上。
    十箭齊發,箭并不長,但每一只箭上有閃爍著烏光,烏光之中煞氣凝而不散。
    聽后羿讓自己走,嬴政二話不說,背后金色羽翼齊震,直向兩界山飛去。這兩位祖巫不是害怕孔雀如來,若是在兩界山前,一定合力與孔雀如來廝殺,但此地處于西牛賀洲中部,嬴政也怕佛門準圣趕來,圍殺自己。
    后羿乃空間祖巫,很少有人能夠將他困殺,但嬴政沒那手段。此時后羿要留下斷后,嬴政轉身就走。
    “想走?”雖然當年的后羿給孔雀如來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這偌大的洪荒,能讓他孔雀如來真心尊重的,也只有通天教主。或許,還有那準提佛母。
    背后五色神光齊齊沖起,將那十箭絞碎。之后,五色神光直向嬴政追去。
    手中長弓一揮,化作大斧,后羿掄斧向孔雀如來斬去。一斧掄出,穿過空間,瞬間即至孔雀如來身前。
    頂上一道金光沖起,一尊丈八金身佛陀飛出,揮舞著十八般法器迎上后羿。
    惡尸分身阻擋后羿,孔雀如來化作五彩霞光,直奔嬴政飛去。
    見孔雀如來如此,后羿也不會孔雀金身,身形一動,出現在孔雀如來身前。
    此時嬴政已經遠遁,孔雀如來冷哼一聲,五色神光飛回,向后羿刷來。
    在來的時候,平心娘娘將她所知的孔雀如來神通、手段都告知后羿。赤、青、黃、金、黑五色神光席卷,將后羿卷入神光之中。
    通過剛才的幾招試探,孔雀如來已經知道這后羿是空間祖巫,更知道自己的五色神光困不住他。當即,根本不催法試圖鎮壓后羿,而是直向南方追去,追趕嬴政。
    果然,落入五色神光之中后,遠處的空間一顫,后羿現出身來,彎弓搭箭,一箭向孔雀如來而去。
    今日,在這西牛賀洲之上,孔雀如來現出真身。
    西牛賀洲上的生靈只能看到高天之上,一團五彩霞光一閃而過。但那祖巫后羿看的清楚,在五彩霞光之中,一只三千丈的孔雀飛速向南方追去。
    “好大的膽子!”后羿眼中精光一閃,沒想到這孔雀如來這么狂。嬴政雖然不如這孔雀善飛,但也不差。等孔雀如來追殺,就已經離兩界山不遠了。到了西牛賀洲邊緣處,嬴政、后羿就不怕被佛門準圣包餃子了。而且,還有與這孔雀如來一戰。后羿堅信,憑自己與嬴政兩大祖巫,必定能拿得下孔雀如來。所以,后羿也不再阻攔孔雀如來,任他往南追去。
    而這時,孔雀如來根本不管那個,雙翅連震,向嬴政直追而去。自得道至今,孔雀如來從來是以一敵眾,別說是兩個祖巫,就算是四大祖巫齊至,孔雀如來也無所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