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321 鎮壓蚩尤巫族反應

八寶功德池前,第一次聽到準提佛母口氣這么嚴厲,大日如來心里一突。不敢再多言,連忙拜別二圣離去。
    看著大日如來退至婆娑樹林之中,準提佛母搖頭笑道:“剛才師兄那徒兒還言妖皇帝俊十子皆是無用之輩。依吾看來,并非無用,而是無才!”
    “徒兒?”聽準提佛母之言,阿彌陀佛睜開雙眼,瞬間明了準提佛母說的是誰。
    這時,那臉色慘白的青蓮造化佛長出一口濁氣,沉聲道:“非是無用,而是不堪大用!”
    “哎……”準提佛母輕嘆一聲,“妖族以此人行事,恐難再有興盛之機。”
    卻說那大日如來根本不知佛門三大教主對自己的評價,出了婆娑樹林,掃了一眼那站在林前的“白蓮童子”,大日如來直接化虹離去。
    在靈山東方,是彌勒尊王佛,也就是東來佛祖的小須彌山。在靈山西方,是大日如來的浮屠山。
    降在浮屠山上,那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一起迎上前來。只聽那計蒙無量功德佛問道:“太子,準提圣人可曾應允?”
    這三佛雖然入了佛門,但心卻是完全向著妖族。剛才大日如來去見準提佛母,說的是自己和這三佛去阻擋巫族,其實向準提佛母詢問,能否以妖族之力對抗巫族。
    白澤大智勢佛的目光落在大日如來身上,以白澤大智勢佛的意思。如今妖族勢弱,只能暫居于佛門羽翼之下休養生息。若是再折騰。妖族恐有滅族之禍。但大日如來佛欲戰,而在與巫族作戰的事情上,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選擇和大日如來站在同一戰線上。
    因為說服不了白澤,大日如來就要將此事問詢準提佛母。對此,白澤大智勢佛并不反對。這位妖族第一智者,也要看看準提佛母在這件事上,對妖族的態度是什么樣的。
    如果說準提佛母同意大日如來率妖族上下,前去兩界山阻擋巫族。白澤大智勢就可以斷定準提佛母要將妖族當做棄子。如果準提佛母不同意大日如來的要求,那佛門是妖族可以依附的對象。
    大日如來搖了搖頭,將準提佛母的那一番話完完整整的道來。
    一聽準提佛母不同意,白澤大智勢佛心中大喜,但卻未有絲毫喜色形于面上。
    與白澤大智勢佛恰恰相反,計蒙無量功德佛和英招廣善佛此時有些喪氣。
    “三位,待吾往錦繡天一行。回來再做計較!”說著,大日如來飛身而起,直往三十三天外飛去。
    婆娑凈土的七層浮屠之上,釋迦牟尼對孔雀如來囑咐道:“師弟此行萬萬小心行事,吾與諸位同門稍后便至!”
    “師兄放心!巫族統兵的是那嬴政,是巫族如今的金之祖巫。與他相斗。吾有十分把握!”
    知道自己這個師弟高傲是高傲,但從來不自大。釋迦牟尼佛點了點頭,“如此愚兄就不多說了,師弟且去!”
    點了點頭,孔雀如來化作一道五彩霞光。出了浮屠,飛出婆娑凈土。直往兩界山而去。
    北俱蘆洲,光明山上。陳九公坐在羅浮洞中,同時還有盤庚、盤王、燧木道人、無支祁、蒼甲真人、九寶道人、云霄娘娘。
    “無支祁道友!”
    聽陳九公叫自己,無支祁大聲響應,“帝君,何事?”
    “無他。只是前日吾與汝所言,要在東勝神洲上鬧他一鬧,不知道友可愿率大軍為先鋒,殺入東勝神洲?”
    無支祁聞言,將手中靈果一丟,縱身躍起,“帝君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好!”知道以這無支祁無法無天的性子,肯定不會推辭。陳九公當即喚來仲由,命他前往光明國,調兵三百萬,隨無支祁入東勝神洲。
    你闡教有祖巫為先鋒,我截教亦有無支祁。那祖巫會不會盡力而為,元始天尊也不敢保證。但陳九公敢保證,這無支祁肯定會為截教拼盡全力。
    說完出兵之事,陳九公翻手取出一枚玉符,將其隨手一拋,左右食指上一道青光飛出,將那玉符擊成數片。
    一道道青光分別出現在羅浮洞中的眾強者身前,只聽陳九公道:“如今北俱蘆洲歸吾截教與天庭所有,吾欲在這北俱蘆洲之上,皆聽吾與大天尊號令。”說到此處,陳九公拿起身前的一片玉符,“在各位面前的玉符中,記載著隱居在北俱蘆洲上的一些準圣和大羅金仙。不管這些人在吾北洲做什么,吾等都要將其一一找出來。入吾截教者生,不入者死!”
    陳九公飽含殺氣的話語,聽得眾人心頭一顫。連忙各自拿過玉符,以神念掃視。
    這時,陳九公長身而起,向眾人一禮,“此事,卻要有勞諸位了!”
    “帝君言重了!”
    不管怎么樣,既然陳九公說了,這些人就只能照做、不管是元神在聚仙旗上的燧木道人、蒼甲真人、無支祁和九寶道人。還是那盤王、盤庚兩兄弟,亦或是陳九公的師叔云霄娘娘。在陳九公做出決定之后,沒有人可以反對。
    當眾人出了羅浮洞后,云霄娘娘仍坐在自己的蒲團上,一動未動。
    “師叔有事?”
    搖了搖頭,云霄站起身來,往洞外走去。按著玉符上所指,云霄娘娘選了一個天皇年間得道的準圣。“老師!兄長!妹子!諸位同門!當年吾云霄畏戰,今日必要為吾截教之興盛拼死而為!”
    心里想著,云霄飛出光明山,直奔南方而去。
    云霄剛走,陳九公就出現在洞口處。看著那消失在天際的云霄,陳九公輕嘆一聲,飛身而起,來至光明山頂。
    袍袖一卷,氤氳軒置于山頂。紫色氤氳遍地,竹門自開。陳九公進到軒中,將那弒神槍和日精輪取出。
    此時的弒神槍上貼滿了一道道符印,這些符印都是陳九公以上清仙氣所為,為的就是鎮壓這弒神槍。與那日精輪不同,弒神槍主人尚在。而且弒神槍主人的修為還不低,若不有所準備,被它走脫,那人可就丟大了。
    思索片刻,陳九公還是將日精輪收起。那太陰真君已死,還是先祭煉這弒神槍,免得夜長夢多。
    頂上現出慶云三花,十二桿星辰幡分立三朵青蓮之上,引得道道星光垂下,將光明山頂封鎖在銀色光幕之中。
    ……
    當日元始天尊遣白鶴童子送信至祖巫殿,明請實命巫族過兩界山,攻打西牛賀洲。
    綿延十萬里兩界山,將西牛賀洲和南瞻部洲分開。
    今日,兩界山上,一個個高大的身影聳立。
    “大哥!”白起快步來在嬴政身旁,“吾等已至兩界山,那佛門之中為何還不曾出現?”
    聽白起之問,嬴政眼中精光一閃,“不,已經來了!”
    “嗯?”白起聞言一怔,極目遠眺,卻未見一人。
    這時,一道五彩霞光閃至,白起定睛觀瞧,只見五彩霞光之中,裹著一金身佛陀。
    此佛身高九尺,面容俊朗,朗目如星,兩道劍眉朝天。
    正是小乘佛教教主之一,孔雀如來佛!
    “沒想到佛門除那藥師之外,竟還有這般強者。”看著孔雀如來向兩界山飛來,嬴政戰意勃發。
    “賢弟,帶兒郎們于此稍后,待吾將此人擊敗,先挫佛門銳氣!”
    “好!”
    嬴政身上金光一閃,巨大的身軀騰空而起,浮在高空之上。
    五彩霞光至,孔雀如來看了嬴政一眼,淡淡道:“嬴政?”
    “不錯!”嬴政傲然應是,向孔雀如來問道:“汝在佛門,身居何位?”
    聽嬴政之問,孔雀如來搖了搖頭,“嬴政,這些廢話就不要講了。速速做過一場,吾好回婆娑凈土清修。”
    “你……”聽孔雀如來之言,嬴政勃然大怒。
    背后五彩霞光沖起,孔雀如來身上袈裟鼓動,無窮的氣勁掃蕩八方。
    見孔雀如來周身殺氣蒸騰,嬴政冷哼一聲,手臂在空中狠狠揮動,在那虬結的手臂上,四條盤繞著的金龍向孔雀如來撲去。
    “好個金之祖巫!”看到庚金之氣凝聚的四條金龍,孔雀如來面露冷笑,暗道這嬴政膽子真大,竟敢在自己面前賣弄這般手段。
    孔雀如來一抖肩,一道金光飛出。
    刷!刷!刷!刷!
    金光連刷四下,嬴政的四條金龍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感覺到那四條金龍仿佛泥牛入海一般,嬴政大驚。
    五色神光,乃先天一點混沌之氣分化五行時,將孔雀如來孕育之中,長成其尾部五根尾羽。
    昔日,于金雞嶺上,當時還未入佛門的孔宣以五色神光殺得闡教十二金仙落花流水。后來還是老子賜下太極圖,命玄都將其鎮壓,否則姜子牙大軍絕對無法東行半步。
    入佛門后,身化小乘佛教過去佛,孔雀如來憑五色神光在佛門中橫行無忌。
    今日在這兩界山前,五色神光再次顯威。一個照面,就將嬴政祖巫之身上的四條庚金之龍收走。
    嬴政怒吼一聲,持天子劍向孔雀如來殺去。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孔雀如來背后那道金色神光一轉,向嬴政當頭刷下。
    PS:更得多,訂閱反而少!
    真的想TJ了!
    今天想了一整天,想想還是有300多個一直訂閱的兄弟,為了你們,寫完了吧。
    這是我第一本書,也是最后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