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20 已修改的兄弟直接進去看就好了


    “帝君!”這時,那佛門群佛中的藥師王佛開口了,“帝君可知玉清圣人命四大祖巫率巫族攻打西牛賀洲?”
    “哦?有這事?”聽藥師王佛之言,陳九公面色一震,與玉帝相視一眼。www.booksrc.net隨夢小說網免費電子書下載
    藥師王佛又道:“遠來是客,主隨客便。藥師話已至此,如果帝君想鬧,就盡管鬧吧。”說完,藥師王佛率眾佛離去。
    盤王、盤庚等人見佛門眾佛就這么走了,皆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而那無支祁在云頭跳腳,高聲呼喝,喊佛門諸佛回來和自己做過一場。
    “帝君!”來在陳九公身旁,玉帝輕喚一聲,“此事如何?”
    聽玉帝之問,陳九公搖頭苦笑,“人都走了,你我又能如何?”
    玉帝望著佛門諸佛離去的方向,沉聲道:“這藥師王佛不愧是西方二圣首徒,果然不凡。”
    陳九公點了點頭,“西方圣人之下,除了吾那師伯、師叔外,再無人能及此人。”說到此處,陳九公頓了一頓,“玄門之中,除了人教玄都,就連那闡教福德仙也要差此人一線。”
    “嗯!”
    就在玉帝和陳九公交談之時,那無支祁蹦了過來,“大天尊、帝君,這佛門光頭走了,咱們不若在這西牛賀洲上鬧他一鬧。看吾施法,水漫靈山!”
    話音剛落,無支祁就發現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
    水漫靈山?
    口氣還真大!
    那可是圣人道場!就算混元圣人之間,也不會去其他圣人的道場打鬧。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這是圣人之間不成約定的約定。
    混元圣人之間尚且如此。你一個準圣,敢鬧圣人道場。且不說在自己道場,圣人可以出手護持,你根本毀不得分毫。就算被你毀了,待到量劫來臨,混元圣人必當出手了結因果。
    看了看無支祁,陳九公淡淡一笑。這性子,卻是截教外門護法的不二人選。
    見陳九公沒有言語。玉帝向無支祁道:“道友,這西牛賀洲卻是鬧不得了。”
    “哎……”無支祁聞言,不禁有些喪氣。
    也不知道無支祁這腦子是怎么修成準圣的,陳九公笑道:“道友莫要失望,咱們不能在西牛賀洲鬧,咱們可以去東勝神洲鬧!”
    東勝神洲!當年打到未渙國下,就被無極老祖所阻。后來混沌鐘出世。各方相爭。陳九公四處逃竄,己方的所有強者皆來相助,燧木道人與無支祁也從那東勝神洲上撤了出來。
    待到陳九公歸來之時,雖從未渙國處殺入,破了幽冥白骨幡。但從那以后,各方罷兵。
    這些年。地仙界上少有爭端。額……不得不再說一句,這些年來,凡是地仙界上的爭端,都與陳九公有關。無論是東王公攻打光明山,還是陳九公驅巫族、逐鯤鵬。在巫族還沒進入西牛賀洲之時。陳九公已經殺到了西牛賀洲之上。
    因果牽扯之下,陳九公選擇了攻打東勝神洲這人、闡二教之地。不管是因為什么。陳九公這一次絕不會輕易罷兵。
    而且,陳九公要帶截教上下率千萬雄兵,從黑云山殺至東海,歸金鰲島祭祖!
    陳九公與玉帝等人一起上天庭,商議進兵之事暫且不提。單說那藥師王佛帶大乘佛教眾佛回到靈山,眾佛散去,藥師王佛獨自來在靈山頂上的婆娑樹林前。
    這時,白蓮童子從婆娑樹林中走出,沒對藥師王佛行禮,只是道了一句:“來了?”
    這如果是在昆侖山玉虛宮外,白鶴童子敢這么和廣成子說話,廣成子肯定就要送他前往六道輪回走上一遭。
    當然,這不是廣成子霸道。廣成子不出手,才是不正常的呢。
    可是,藥師王佛竟然沒生氣,甚至面上神色沒有一絲波動。“白蓮,吾又遭了那陳九公算計。”
    聽藥師王佛此言,白蓮童子淡淡一笑,“藥師,這些年在陳九公手下,汝可是吃了不少虧啊。”
    “哎……”輕嘆一聲,藥師王佛長出一口氣,搖頭不語,向婆娑樹林中走去。
    “等等!”這時,白蓮童子突然開口將藥師王佛叫住。
    停下腳步,藥師王佛回身,望著白蓮童子,“還有事?”
    看了藥師王佛一眼,白蓮童子盤膝坐下,“藥師,吾勸汝還是不要去見老師和師叔了!”
    藥師王佛聞言一怔,連忙開口問道:“師叔有圣命傳下?”
    “無有!”
    藥師王佛眉頭一皺,站在原地。
    思索片刻,藥師王佛長嘆一聲,不往八寶功德池而去,而是回大雄寶殿去了。
    望著藥
    師王佛離去的身影,白蓮童子搖了搖頭,坐在婆娑林前,伸手在樹上折下一杈,在地上胡亂畫著。
    突然,白蓮童子手上金光一閃,婆娑樹枝杈不見,他剛在地上涂鴉的東西也消失得一干二凈。
    站起身來,白蓮童子雙手垂立,站在婆娑樹林前。
    片刻之后,一道虹光閃過,大日如來出現在白蓮童子面前。
    “拜見佛祖!”此時的白蓮童子早已無了獨自面對藥師王佛時的淡然,躬身深深一禮。
    “童兒!且入內為吾稟報二圣!”
    “是,還請佛祖稍候!”再次向大日如來一禮,白蓮童子躬身退入婆娑樹林之中。言談舉止之間,無有一絲越禮之處,顯得那般恭敬。
    片刻之后,白蓮童子出來,又向大日如來一拜,“佛祖,請!”
    大日如來聞言,二話不說,直接穿婆娑樹林往八寶功德池而去。
    看著大日如來的背影,白蓮童子嘴角露出一絲不屑,“虎父犬子耳!想妖皇帝君何等驚才艷艷之輩,妖后羲和亦是上古洪荒強者,誰想十個兒子竟皆無用!難怪女媧娘娘要將山河社稷圖賜予悟空,而不是予此人!”說到此處,白蓮童子眼中精光一閃,“也罷,只有如此之人,方可供吾佛門所驅使!”
    “童兒,汝又胡言了!”
    一個聲音入耳,白蓮童子一顫,但瞬間恢復了正常。
    只見那須菩提祖師緩步走來。
    “拜見師叔!”在這無有旁人之時,白蓮童子竟然對須菩提祖師口稱師叔。
    “你啊!”伸手在白蓮童子頭上一拍,須菩提祖師笑罵道:“豎子日日見吾,又哪來的這么多禮數!”
    干笑一聲,白蓮童子連忙應聲稱是,“不知師叔怎得來此?”這須菩提祖師,和過了婆娑樹林里面的準提佛母就是一個人。所以,剛才須菩提祖師說白蓮童子日日都見自己。作為準提佛母分身,須菩提祖師存在的意義就是教導孫悟空。或是在三界行走一番,以圣人分身的身份做一些佛門弟子不方便做的事。
    而作為準提佛母分身,二者心意完全相通,須菩提祖師根本不需要來靈山。而且有準提佛母坐鎮在靈山,有什么事直接安排就好,靈山上的事也不用須菩提祖師來做。
    見白蓮童子有些詫異,須菩提祖師正色道:“前日吾放汝那師弟出山,在西牛賀洲之上見見世面。但吾擔心他有難,還需汝前去護持一番。”
    “原來如此!”白蓮童子仿佛明白了什么,當即點頭道:“好!師叔放心,白蓮這就去!”
    “嗯。”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也只有汝去,吾才能安心。”
    “師叔過獎了。”似乎得到須菩提祖師的夸獎,讓白蓮童子很高興。躬身向須菩提祖師一禮,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而走,只留下一句話:“師叔放心,有吾在,定保小師弟安然無恙!”
    白蓮童子的話傳入須菩提祖師耳中,須菩提祖師微微一笑,身上青光一閃,整個人已經化作白蓮童子模樣。而后,這個“白蓮童子”站在婆娑樹林前,雙手垂立,如往日一般無二。也只有圣人以秘法秘術化出的分身,變化之后才可以讓人分辨不出!
    八寶功德池前,三座蓮臺之上。中間的阿彌陀佛仍然面色疾苦,而此時阿彌陀佛左手邊的青蓮造化佛,面色竟也是那般疾苦。不但疾苦,而且蒼白如紙。
    只有準提佛母還是如往日一般,似乎婆娑樹林外那一幕也不存在一旁。
    “不知大日如來佛為何事來此?”
    “佛母!吾聽聞巫族入西牛賀洲,請求佛母允吾與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率佛子佛兵,一同迎戰巫族。”
    大日如來的一番話說得鏗鏘有力,但準提佛母心中卻暗暗搖頭,暗想正如白蓮所言,虎父犬子耳。
    圣人喜怒不形于色,準提佛母面上無有一絲顯露。雖然不愿就此事多言,但還有女媧娘娘在。同為萬劫不死,無量量劫不滅的混元圣人,準提佛母不愿因為這事,惹得女媧娘娘不快。故而,準提佛母只能耐心對大日如來佛言道:“巫妖因果世人皆知,但盤古遺澤臨于巫族,巫族有興盛之機。此消彼長之下,若于此刻妄動,妖族恐萬劫不復!”說到此處,準提佛母輕輕揮手,“而且吾早有言,此次當由釋迦牟尼。孔雀如來率小乘佛教迎戰巫族。汝退下吧!”
    “這……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