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320 祖巫蚩尤


    那被十二道銀光追趕,后被混沌鐘罩住的紫光就是青蓮造化佛的弒神槍。
    在最為難的時候,青蓮造化佛做出了與鯤鵬妖師一樣的選擇。只不過鯤鵬妖師是斷尾,青蓮造化佛是棄寶。
    青蓮造化佛知道陳九公修煉的是毀滅之道,而弒神槍中蘊含的大道法則正是毀滅之道。如果陳九公去取弒神槍,青蓮造化佛自可從容離去,那弒神槍日后再做計較。如果陳九公本尊繼續追殺自己,青蓮造化佛也認了。但只要逃出升天,就有收回弒神槍的可能。
    通天教主被封印,陳九公不只是少了那最強有力的靠山。少了通天教主,沒有人為陳九公推算天機。就像那將至的量劫,人、闡、佛、妖四方皆知,但陳九公卻一點不知。同樣,無了通天教主,也沒有人幫陳九公遮掩天機。向今日這一戰,與鯤鵬妖師相斗時,聲勢直達錦繡天驚動了女媧娘娘,這沒辦法。
    但與青蓮造化佛一戰,如果有圣人為陳九公遮掩天機的話,可能那青蓮造化佛早已損落。
    西方二圣既然能算出青蓮造化佛遇難,也就能算出青蓮造化佛舍棄弒神槍一事。
    在給楊眉道人布下了一個死局的同時,準提佛母還設計為青蓮造化佛收回弒神槍。
    五圣參悟天機,得到的結果是量劫將至。將至,將至,具體是什么時候至,五圣也不曉得。他們只知道將至,但什么時候就要看天道的安排了。
    這個“將至”還是有說道的。
    對天道而言。萬年如一日,一日如萬年。只要天機沒有明確的顯明。混元圣人也不知道這將至到底是什么時候。
    不過,即使不知道量劫什么時候至。但五圣清楚,這一次量劫,陳九公是肯定不會成圣了。五位圣人,現在有四個想讓陳九公死。在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心中,不管量劫何時至,只要一至,陳九公都必死無疑!
    可是。今日陳九公連敗鯤鵬妖師和青蓮造化佛兩大強者。從此以后,至量劫來臨,洪荒之中還有誰人是他敵手?若是陳九公再得了弒神槍,不出千年,便可將毀滅之道參悟到東王公那種地步。
    論及洪荒之中,圣人之下這些頂尖強者、鎮元子、冥河老祖、鯤鵬妖師、青蓮造化佛、東王公,都是攻擊強。或是防御強。可陳九公若將毀滅之道參悟到幾近完整的程度,那攻防皆強。恐不等量劫至,他就將各教弟子全部殺盡了。
    因此,準提佛母才不想等量劫來了之后,再殺陳九公取回弒神槍。那混沌鐘已經被陳九公煉化,無法弄到佛門來。但這弒神槍。只要沒被陳九公鎮壓,佛門就可以取回。
    所以,準提佛母在算計楊眉道人的同時,也算計著如何為青蓮造化佛取回弒神槍。
    可是,剛才只有楊眉道人身死后留下的寶物。而弒神槍沒有出現。在下意識的情況中,佛門諸佛暫時的將弒神槍拋在了腦后。而就在那一瞬間。弒神槍飛至,陳九公已混沌鐘將其鎮壓。佛門再想奪回弒神槍,先破十二元辰四象陣吧。
    陳九公不管那楊眉道人留下的是什么寶物,甚至沒有興趣知道。那寶物再好,頂多也就是件頂級先天靈寶罷了。陳九公不是蒼甲真人,沒到為了一件頂級先天靈寶可以不顧一切的程度。更何況和弒神槍相比,陳九公絕對要選擇弒神槍,而不是一件自己用不用得上都未知的寶物。
    只是看著四象演化,星斗演變,萬物湮滅又新生,周而復始,永無止境。
    呼呼呼……
    十二顆巨大的星辰出現在陣中,每一顆星辰散發出道道銀光,無數銀光匯聚在一起凝成一道天河,似乎貫穿天地之間。
    突然間整片銀河猶如蘇醒過來的巨獸,飚風大作,氣流狂躁紛亂,數不清的星辰隕石相撞。
    青光、白芒、黑水、火焰,金、木、水、火四象之力齊動。金色刀劍、熊熊烈火、洶涌玄水、藤蘿莖蔓穿梭在銀河之中,這本該是不著邊際,沒有一絲聯系的東西,竟然奇異的結合在一起。
    在山中參悟陣道,試圖將十二元辰四象陣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相合。雖然未能成功,但陳九公對自己的十二元辰四象陣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十二道黑光沖入陣中,十二尊魔神各立于一顆星辰之上。雖然二陣不能相融,但同為陳九公飛身,這十二魔神于陣中卻是如魚得水。
    十二元辰各持星辰幡,也落在十二顆星辰之上。揮動十二桿星辰幡,道道星光垂下,十二魔神攻,十二元辰守,這種配
    合倒也不錯。
    可要想以此陣擋下佛門十二準圣,卻是不可能。只見顆顆星辰化作飛回,十二元辰與十二魔神節節敗退,若不是有大陣護持,恐怕此時已經損落。
    此時的陳九公也有些狼狽。兩次催動開天斧刃后,十二魔神一段時間內,將無法凝聚盤古真身。混沌鐘有要鎮壓那弒神槍,否則這件有主的頂級先天靈寶必定要飛走。在混沌鐘內無事,但要出了混沌鐘,佛門這么多準圣,再想奪回弒神槍,那是不可能的。
    無了盤古真身和混沌鐘,單靠紫電錘,陳九公和那些斬去兩尸的準圣沒什么兩樣。
    大日如來持屠巫劍連斬,其惡尸分身金烏太子袍袖連卷,一道道太陽真火凝聚成箭,向陳九公射去。
    看著金烏太子那連綿不絕的太陽真火,陳九公想起了自己從太陰真人那里搶來的日精輪。雖然沒有煉化,但陳九公知因果,知道這日精輪應該可以克制三足金烏一族的太陽真火。
    因為匆忙了一些,陳九公還沒來得急將此寶煉化。不過,今日佛門強者太多,也不是動用這寶物的時候。這等寶物一出,就要達到應有的效果。
    什么是陳九公心里應有的效果呢?就是此寶一出,就要大日如來付出承受不起的代價。
    大日如來身上金光一閃,烏巢禪師飛出。從袖中取出斬仙紅葫蘆,解開葫蘆塞,祭起在空中。
    一線豪光沖起,高三丈有余,上邊現出一物,長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兩道白光,正是大巫精氣凝聚而成的斬仙飛刀。
    這斬仙飛刀從葫蘆中一出,頓時漫天煞氣四起。
    烏巢禪師沖其一拜,那有眉有目的飛刀受著一拜,白光一閃直奔陳九公頂上的黃中李樹而去。作為大日如來分身,烏巢禪師知道陳九公的手段。別看陳九公現在落于下風,斬仙飛刀也殺不得他,還不如全力破其防御。
    見大日如來現出善惡二尸,全力出手。佛門諸佛也毫不示弱,各展手段,陳九公的黃中李樹頓時護持不住。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好虎也架不住群狼,猛漢也敵不過一群女流氓。
    片刻之后,十二元辰四象陣破。十二元辰與十二魔神退至陳九公身旁,死命抵擋佛門眾佛。佛門眾佛殺得舒心,殺得順暢。這么多年,凈在陳九公手下吃虧了。今日終于將陳九公逼到這種程度,怎能讓諸佛不喜?
    別說,陳九公修道時間不長,前后絕不超過兩千年,甚至不足一千五百年,都不夠孫悟空鬧三次天宮的。但在這千余年來,陳九公可是踩了不少人。那闡教弟子心恨陳九公,佛門弟子就對他有好感?
    那佛門至寶,也就是現在在陳九公腳下放出道道金光的三品金蓮。在佛門眾佛面前,拿佛門的至寶,連抵擋眾佛的攻擊,眾佛哪能咽得下這口氣。藥師王佛和大日如來佛,這二人更是怒火沖天。
    看那大日如來,已經將所有的手段全使出了。而這藥師王佛,雙手掄七寶妙樹,一下下先陳九公狠狠打來。雖然從陳九公手中,將那楊眉道人死后留下的寶物奪下。但現在看來,此舉無非是丟了西瓜揀芝麻。最重要的是,自己這么多人,竟然讓陳九公給算計了。
    經此一事,佛門上下顏面盡失。
    “哈哈哈……帝君,沒想到汝也有今日!”突然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這聲音聽起來是嘲諷,但其中挪揄的成分比較大。
    身形如猴,塌鼻子,凸額頭,白頭青身,火眼金睛。身披金鎖銅麟甲,手持大棒的無支祁不知從何方躍下,掄棒向離自己最近的俱留孫佛打去。
    隨著無支祁現身,玉帝、王母、盤王、盤庚、燧木道人、蒼甲真人、九寶道人齊齊現身。
    手中七寶妙樹連刷,刷開青萍劍,與大日如來一起刷退了紫電錘。藥師王佛飛身而起,大日如來緊隨其后,佛門眾佛聚在了一起。
    見玉帝等人趕來,陳九公哈哈一笑,“諸位,今日卻是良成吉日,吾等不如在這西牛賀洲上鬧他一鬧!”
    “好!咱打他個天翻地覆!”這無支祁卻是唯恐天下不亂,否則早年也不會興起水患為禍洪荒。這種事兒,他都能干得出來,還有什么能讓他害怕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