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318 鎮壓諸強


    卻說陳九公對這楊眉道人下了殺心,祭起紫電錘向藥師王佛打去,逼得藥師王佛以青蓮寶色旗、七寶妙-樹相抗。陳九公伸手一招,那漫天青萍劍氣化作青萍劍落于掌中。
    在失去了化血神刀后,陳九公左手摧天杖,右手青萍劍,左右開弓,直向楊眉道人殺去。
    相比那有青蓮寶色旗和準提圣人成道之寶護身的藥師王佛,似乎這楊眉道人更好對付一些。
    而且當年在幽冥血海之上,陳九公看出此人似乎是先天靈根所化。最重要的是,這先天靈寶似乎還損了本源。這種人,即使自爆肉身、元神,也不會對有混沌鐘護身的自己產生什么傷害。
    見陳九公棄了藥師王佛來攻自己,楊眉道人頓時神色大變。正如陳九公所想,楊眉道人是沒有什么護身至寶。當日能與冥河老祖相抗是因為有秘寶在手,但在對付陳九公時,那件寶物不能用的情況下,只是憑韌性極強的本體空心垂楊柳,楊眉道人能想象得到自己會是什么下場。
    身后飛出無數柳枝,柳枝上枝葉青翠,柳枝漫天飛舞,道道甲木之氣縱橫。
    一手青萍劍,一手摧天杖。
    陳九公劍砍、杖砸,無數斷枝殘葉飄落,那隱隱連成一片的甲木之氣,也被陳九公一杖砸破。
    心中暗道不妙-,想要抽身離去。但楊眉道人發現,在空中,一團五彩豪光隱現,想來是陳九公已經有所防備,就等著自己跑呢。
    想到此處,楊眉道人暗暗叫苦,運轉全身法力越來越多的柳枝從背后飛出。在抵擋陳九公的過程中,楊眉道人暗暗往藥師王佛身旁靠攏。
    可此時藥師王佛的情況也不好。
    原來,一個紫電錘就夠藥師王佛抵擋了。就在藥師王佛見楊眉道人不支之時,本想出手助他一助。可卻見混沌鐘向自己砸來,這先天至寶雖主防,但陳九公防御足夠了,拿他砸人,你也不得不妨。
    藥師王佛和楊眉道人雙戰陳九公,卻很明顯的落于下風。陳九公還是以楊眉道人為目標,手中青萍劍不知斬斷了多少柳枝那摧天杖不知砸破了多少甲木之氣凝聚的青色光幕。
    “師兄莫慌!”突然,道道金光閃過,一尊丈八佛陀瞬息而至一雙肉掌之上金光大作。那雙肉掌隨金光而長,那佛陀仍是丈八高下,雙掌卻宛若小山,從左右而來,仿佛要將陳九公夾成肉餅一樣。
    認得來人是東來佛祖他這一招就是那佛門神通掌中佛國陳九公雖不懼,但自己現在是截教教主,就算被其攝入其中分秒也是大失顏面。
    頂上那一直未動的氤氳黃云突然散開,一朵朵黃云出現在陳九公左右,黃中李樹枝葉雖不如空心垂楊柳那般漫天亂舞,但也搖動不止。
    黃中李樹枝條搖動,既有黃光垂下,一道道黃光落在黃云之上黃云暴漲。使得陳九公好像落在云層中一般,身前身后盡是黃色云團。
    東來佛祖的掌中佛國至,金色巨掌拍在黃云之上。云本是蓬松之物,但這黃云卻如銅如鐵。
    兩聲巨響,掌中佛國散去,黃云黃光如故。
    有黃中李護身,陳九公沒有半點顧忌,手中青萍劍、摧天杖不停,狠狠向楊眉道人殺去。一杖砸開層層青光,青萍劍上劍氣縱橫,反手一劍斬斷根根柳條,挺劍一刺,正刺在楊眉道人左肩之上。
    被那青萍劍刺在肩膀之上,楊眉道人只覺得整條左臂一麻,一道道毀滅之氣瞬間游走左邊半個身子。
    陳九公的毀滅之道是從紫電錘、摧天杖所悟,這是不假。但以毀滅之道破敵時,不一定非要使那毀滅雙寶才可。
    悟得大道,即使以草木催發皆可。只不過用紫電錘、摧天杖會將毀滅之道發揮到極致。
    就像那東王公,失了摧天杖,可就算隨便煉制一把寶劍,都可發揮出那幾近完整的毀滅之道。但即使元始天尊把誅仙劍給他,在他手中也不如摧天杖。
    一劍刺中楊眉道人,楊眉道人身后的千萬柳枝頓時在空中停住,嗖嗖縮回楊眉道人背后。
    陳九公哪里會錯過此等良機,摧天杖上紫光大作,狠狠向楊眉道人砸下。
    “諸位!速速出手救吾!”楊眉道人大駭,此時見佛門眾佛至,連忙高聲疾呼,向眾佛呼救。
    “道友莫慌!吾等來也!”
    見陳九公兇狠無雙,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與大日如來相助藥師王佛。
    大日如來翻手取出一物,正是那金烏羽冠。因為入了佛門,是釋家打扮,頭上無冠無冕,大日如來也沒有將這金烏羽冠呆在頭上。
    不過,對于準圣來說,這靈寶放在那里都是一樣使。
    大日如來腦后現出一輪紅日,紅日中噴出道道太陽真火落在金烏羽冠之中,那金烏羽冠上根根金烏尾羽上火光沖起,與青蓮寶色旗一起托住紫電錘。
    而那燃燈古佛、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俱留孫佛、拘那含佛一起出手,發出寂滅佛光,連成一大片金色光幕,擋在楊眉道人身前。光幕上金光璀璨,陣陣金光將天映成金色。
    見大日如來出手幫助藥師王佛擋住了紫電錘,計蒙無量功德佛就想去助楊眉道人,卻被白澤大智勢佛拉住。
    看到白澤大智勢佛對自己輕輕搖頭,計蒙無量功德佛一怔,硬生生止住腳步。
    摧天杖已經擊下,驚得楊眉道人大呼救命。突然間,六佛出手,那萬頃寂滅佛光擋在自己面前,楊眉道人死里逃生,頓時大喜。
    可就在這時,摧天杖砸下寂滅佛光之上。在楊眉道人滿懷希望的目光中,那寂滅佛光就好似紙糊的一般,受摧天杖一擊,瞬間消散。
    啪!
    這聲音不大,但落在陳九公耳中,卻是那么的清脆。
    摧天杖正落在楊眉道人頂門之上,這位先天第一批生靈,先天靈根空心垂楊柳成道的楊眉道人身損于此!
    元神被摧天杖擊碎,楊眉道人神形俱滅!
    楊眉道人死后,身上青光大作。一株萬丈高下的柳樹立于空中,這柳樹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巨大的軀體,而是那長如其身的枝條。
    就在這時,從那繁密的枝條中,一道青光飛出。
    “這是……”陳九公眼中一閃,混沌鐘飛出,鐺鐺鐘響,定住周圍空間。而后,混沌鐘飛起,向那青光罩去。
    “師弟收取靈根!”藥師王佛大聲呼喊,自己持七寶妙-樹飛身而起,向那混沌鐘刷去。
    天地開辟之初,洪荒大地上先天靈根不少。但能存活至今的,寥寥無幾。像準提佛母、楊眉道人這樣,能以先天靈根之身得道的,更是少之又少。
    楊眉道人元神一滅,其本體空心垂楊柳就變得與那扶桑樹、人參果樹、黃中李一般,可被人祭煉,作為法寶來用。
    不得不說,這楊眉道人被那準提佛母狠狠擺了一道。以上古六佛的手段,齊力布置的防御,即使擋不住紫電錘,也肯定能擋下陳九公的摧天杖。但那寂滅佛光凝聚的光幕瞬間即破,就連陳九公也看出其中門道來了。
    早在楊眉道人來時,就已定注定了今日的結局。準提佛母不會讓青蓮造化佛去幫助一個心不在佛門的人,更何況這人本就與自己有大因果還未償還。
    從楊眉道人出靈山開始,一直到身死。這劇本的導演只有一個人,就是準提佛母。甚至,就連陳九公也在準提佛母的算計當中。準提佛母完完全全的算計到,以陳九公的性子,會放棄攻擊藥師王佛,全力攻擊楊眉道人。所以巧妙的布了這么一個局,將楊眉道人引入死路。
    一個日后不會留在佛門的人,留他作甚!更何況此人生性薄涼,你幫助他,他連因果都不想償還。混元圣人豈是好糊弄的。你既然不想主動還,那就讓你被動還。
    而六佛的出手,給了楊眉道人生的希望,使得楊眉道人沒有自爆元神、本體。現在被陳九公誅殺,其元神消亡,但本體卻落入佛門。這先天靈根妙-用無窮,用來防御,更是絕佳。
    而且,準提佛母要以這空心垂楊柳助藥師王佛完善他的甲木之道。
    現在這空心垂楊柳已經入手,就剩下楊眉道人的那件秘寶了。
    寶物這東西,卻是誰也不嫌多。
    就算是陳九公,如果在地上撿到一件最差的后天靈寶,也會收起來。自己就算不用,也可以賜給門下弟子。弟子不用,還可以賜給再傳弟子嘛。實在不行,隨手賞賜山中的打雜童子,不也挺好嗎?
    況且,楊眉道人的這件靈寶卻是不凡,當日在幽冥血海之上,曾一擊將冥河老祖打落。
    在這一刻,上古六佛拿出真正的手段,道道寂滅佛光向陳九公而來,形成一道金色光幕,將陳九公困在其中。這一次,陳九公以青萍劍連斬,摧天杖連砸,卻不能將這金色光幕破開。而其他諸佛,一起助藥師王佛阻擋混沌鐘,使藥師王佛可以順利奪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