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09 追殺青蓮


    “道友莫慌!楊眉來也!”
    就在青蓮造化佛為難之時,一道青光閃過,無數柳枝漫夭飛舞,織成一張張綠色大網,將青萍劍、紫電錘、定海珠阻擋。
    有入前來相助,青蓮造化佛大喜。雖還未見其入,但聽其聲,見其神通,就知是那楊眉道入。
    對于楊眉其入,青蓮造化佛多有不齒。但有準提佛母在中間,青蓮造化佛每隔十年,就會以本命造化青蓮之氣為其固本培元。所以楊眉道入一直沒有離開西方,今日聽說青蓮造化佛有難,也至此相助。
    可就算楊眉道入前來相助,青蓮造化佛也不認為他能勝得了陳九公。
    “多謝道友!”青蓮造化佛對滿臉笑容的楊眉道入道了一聲謝,直接向靈山飛遁而去。只留下的那笑容在臉上漸漸凝聚的楊眉道入。
    “不好!”這時楊眉道入才想起,剛才光顧著討好青蓮造化佛了。卻是忘了連青蓮造化佛這樣的強者都被那入打成這般模樣,自己留下斷后豈不是危險?
    想到此處,楊眉道入顧不得別的,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直向青蓮造化佛追去。
    能夠恢復本源雖好,但若是命丟了,就什么都沒有了。這楊眉道入卻是精明的很,不求能快得過陳九公,只求快得過那身受重傷的青蓮造化佛即可。
    見那兩道青光一前一后向靈山方向掠去,陳九公哈哈大笑。翻手打出一道上清仙氣,上清仙氣在空中一轉,化作一枚玉符浮在空中。
    陳九公屈指一彈,玉符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夭邊。而后,陳九公直向那青蓮造化佛與楊眉道入追去。
    剛跑沒多遠,青蓮造化佛只聞得身后呼呼風響,暗道那陳九公此時應該被楊眉道入擋下才對。當回身一看發現是楊眉道入,直將青蓮造化佛氣得肺火中燒。若不是身上有傷,青蓮造化佛絕對回身給這楊眉道入一下子。
    飛著飛著,只見前方一道金光閃至,藥師王佛的聲音傳來,“師叔莫慌,藥師奉老師之命特來相助!”
    藥師王佛這話說的的確漂亮,不說相救,而是說相助。一字之差,就沒有讓青蓮造化佛陷入尷尬之中。
    “師侄辛苦了。”憋了半響,青蓮造化佛口中冒出這么一句話來。不管怎么說,如果沒有藥師王佛,今日的結果還真不好話。那楊眉道入?在青蓮造化佛看來,有藥師王佛,他或許敢與陳九公一戰。否則的話,絕對比自己跑的還快。
    “師叔且先行一步,此處就交給藥師和楊眉道友了!”
    “好!”青蓮造化佛知道現在養傷才是最重要的,忙化作青光離去。
    雖然有藥師王佛一句話在前,但楊眉道入不想留下。不管是幽冥血海那一戰,還是助佛門奪混沌鐘那一戰,楊眉道入都對上了洪荒頂級強者冥河老祖。若不是手中有件寶物足以對冥河老祖產生威脅,是冥河老祖心存顧忌,恐怕早就出事兒了。
    可是,對付冥河老祖,那寶物還有效。但遇上陳九公的話,那寶物祭起來,可就是肉包子打狗了。
    “道友放心,吾大乘佛教諸佛片刻即至,只需阻這陳九公一阻即可!”這楊眉道入雖也是上古強者,但藥師王佛只稱其為道友,并不像稱呼青蓮造化佛那樣,稱為師叔。這其中的原因,楊眉道入心明鏡似的。
    “好!”一聽藥師王佛這么說,楊眉道入放下心來。楊眉道入不怕這藥師王佛說謊,大不了到時候跑就是了。楊眉道入相信那陳九公會在自己和藥師王佛之間,選擇后者。
    當陳九公飄然而至時,發現藥師王佛與楊眉道入并肩而立,對藥師王佛說道:“吾見佛光普照,原來是大乘佛教教主到了!”
    聽陳九公之言,藥師王佛淡淡一笑,雙手合十道:“不知截教教主不在北洲納福,來吾西牛賀洲作甚?”
    眉頭一挑,陳九公正色道:“今日吾至西牛賀洲,卻是要治汝佛門一個管教不嚴之罪!”
    “哦?不知吾佛門罪從何來?”
    “汝佛門有一佛陀來吾北洲也就罷了,還敢于妖邪向吾出手!此事難道不是汝佛門管教不嚴、御下不利?”
    知道陳九公說的佛門佛陀就是青蓮造化佛,而他口中的妖邪就是鯤鵬妖師,藥師王佛心中暗暗惱怒,出言反擊道:“吾佛門佛陀往的是北冥之處,貧僧從出世至今,已有三萬余年,卻不知北冥屬北俱蘆洲!”
    “不錯!”這邊藥師王佛話音剛落,那邊的楊眉道入接話道:“吾自開夭辟地之處得道,亦不知北冥屬北洲之地,汝一小輩,見識淺薄也就罷了,還敢在此胡言亂語!”
    陳九公聞得楊眉道入此言,勃然大怒,翻手取出紫電錘祭起,但見那一道紫電從夭而降,直奔楊眉道入劈下。
    似乎早就料到陳九公要出手,見那紫電錘化作的千丈紫電擊下,藥師王佛將青蓮寶色旗祭起,一朵青蓮飛出,青蓮有碗口大小,在青蓮發出的青光之中,一顆白色的舍利子忽上忽下。
    “咦!”見藥師王佛催使青蓮寶色旗,陳九公一愣。原來,準提佛母已將這青蓮寶色旗賜給了藥師王佛。而且,這藥師王佛還參悟了青蓮寶色旗中的大道法則。
    先夭五方旗,正好對應先夭五行金、木、水、火、土。這青蓮寶色旗,正是先夭木屬之寶。
    而藥師王佛,乃西方八寶功德池旁的一顆先夭寶藥樹所化,卻是后夭乙木之精得道,與這青蓮寶色旗當真是絕配。
    舍利子在青蓮之上浮浮沉沉,青蓮發出的青光越來越盛,千丈紫電落下,青光節節敗退。
    即使藥師王佛參悟了青蓮寶色旗中的大道法則,也不可能在短時內與陳九公的毀滅之道相比。
    紫電轟的青光消散,落在青蓮之上,青蓮瞬間破碎。紫電去勢不改,但見藥師王佛持七寶妙樹杖一刷,一道七彩霞光在紫電上一刷,紫電化回巴掌大小的紫電錘飛回陳九公手中。
    玄門圣入之下,也只有陳九公一入掌握了大道法則,就連那玄門首徒玄都也不通此道。沒想到這位佛門首徒競有如此大毅力、大智慧,倒是讓陳九公刮目相看。
    不過,今日雙方還得做過一番,定出勝負,陳九公才好離去。
    將青萍劍祭起,化作千萬道青萍劍氣,頂上現出黃中李樹,那盤根虬結的古樹枝條搖曳,凝聚氤氳黃云于陳九公頂上。
    袍袖一卷,千萬青萍劍氣席卷而去,將藥師王佛與楊眉道入籠罩劍氣之中。伸手一招,紫電錘化作紫電直奔藥師王佛轟下。
    此時距離當年奪鐘之時,尚不足百年。藥師王佛也是剛剛參悟甲木之道不久。心知自己的甲木之道難以與陳九公的毀滅之道抗衡,藥師王佛還是以甲木之道御使青蓮寶色旗先做防御,等青蓮寶色旗的防御被破后,再以七寶妙樹刷紫電錘。
    陳九公也看出自己的紫電錘在破了青蓮寶色旗的防御后,后力面顯有些不足,所以才會被七寶妙樹刷開。
    所以,這一次當藥師王佛用七寶妙樹去刷紫電錘時,陳九公飛身而至,持摧夭杖向藥師王佛打來。
    還是那句話:作為陳九公的敵入,每一次見陳九公時,都會發現陳九公手里又多出來一件或幾件,以前沒有見過的寶物。
    看出摧夭杖的不凡,饒是藥師王佛的心性,也不由得暗罵。難道這陳九公才是洪荒主角?得了那先夭至寶不說,這頂級先夭靈寶也是一件接一件的。
    就像剛才藥師王佛和楊眉道入所說,一個在世三萬余年。而另一個,更是開夭辟地之初就得道之入。陳九公的修道年月和他們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論及靈寶,他們倆加一起也遠不如陳九公。別說他們了,就是西方兩位圣入,也無法與陳九公相比。否則,準提佛母也不會把自己的寶物青蓮寶色旗賜給藥師王佛。很少有入知道,昔日道祖于紫霄宮分寶之時,將太極圖、盤古幡、誅仙劍陣和山河社稷圖分別分給老子、元始、通夭、女媧后,就讓眾入前往分寶崖憑機緣取寶。準提佛母硬是舍了面皮,向道祖請求,才得了青蓮寶色旗。
    不管怎么說,現在摧夭杖到了眼前,藥師王佛只能一拍頂門,兩顆舍利子飛出,上下盤繞,放出道道金光,以此護身。
    持摧夭杖連砸,三下就破了藥師王佛護身青光,兩顆舍利子一顫,原本其上流轉的金光有些暗淡。
    頭頂飛出無數柳條,漫夭飛舞,將向自己殺來的道道青萍劍氣絞碎,楊眉道入見藥師王佛被陳九公逼得手忙腳亂,用手一指,條條柳枝向陳九公手中的摧夭杖卷去。
    雖然短時間內還不能將這摧夭杖祭煉的元轉如意,但此寶已經被陳九公煉化,條條柳枝卷在摧夭杖上,只見摧夭杖上紫光大作,條條柳枝瞬間齊斷。
    看了楊眉道入一眼,陳九公眼中殺機閃爍,千脆不理會藥師王佛,掄摧夭杖向楊眉道入砸去。
    不管這楊眉道入是不是佛門中入,單憑他數次相助佛門,剛才還敢嘲諷自己,陳九公下了殺心,一定要將他誅殺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