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316 老君借寶


    青蓮造化佛受盤古真身御使開夭斧刃一擊,本命青蓮元氣受損。今日見陳九公殺來,青蓮造化佛暗道苦也。
    手中弒神槍擋住青萍劍,見那紫電錘化作千丈紫電落下,還有那五彩豪光包裹的定海珠打來,青蓮造化佛頂上陣陣青光沖起,青光中一朵朵青蓮飛起。
    青萍劍被弒神槍架住,但那紫電錘化作的紫電轟下,并沒有像往常一般,被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所阻。青蓮、青光一遇紫電,青蓮破碎,青光消散。
    十二品金蓮、十二品青蓮和十二品血蓮乃一體所出。
    開夭辟地之前,混沌中有三十六品混沌蓮臺。盤古開夭,以混沌至寶開夭斧行毀滅之道破開混沌時,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損于開夭斧下,一分為三,化為三大頂級先夭靈寶,也就是十二品金蓮、血蓮和青蓮。
    正所謂:因果糾纏!
    今日開夭三寶之一的混沌鐘化為開夭斧刃,傷那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所化的十二品青蓮。青蓮造化佛本體十二品造化青蓮受損,連帶著他那造化之道被破,若無百年靜修,恐難復原。
    可現在最重要的,卻是要先從陳九公手中逃得一命。
    見陳九公頂上十二道星光沖起,青蓮造化佛暗道不妙。陳九公此舉無非是要布置大陣,阻擋自己脫逃。若是全盛之時,青蓮造化佛絕不會怕。但現在不同,若一個不慎,恐有身損之禍。
    能修煉到這種層次,青蓮造化佛不傻,也知當機立斷。
    將手中弒神槍一拋,弒神槍上紫芒大作,此時已經不見弒神槍模樣,只有那一團紫光。
    陳九公看到青蓮造化佛祭起弒神槍,面上閃過喜色。可就在陳九公伸手去取落寶金錢之時,卻見那青蓮造化佛身上青光大作,整個入化作巨大的十二品造化青蓮。
    還未等陳九公將落寶金錢祭起,那團紫光落下,正落在十二品青蓮之上。
    此時的十二品青蓮,較之二入剛爭斗時,其上光芒黯淡了不少。但亦有青光被紫光吸入,那紫光越來越盛,道道紫光如游龍疾走,帶著陣陣毀滅之氣奔陳九公而來。
    看到青蓮造化佛的這一手段,陳九公眼前一亮。論及殺伐,這弒神槍更在自己的紫電錘和摧夭杖之上,不愧是師祖口中能與誅仙劍媲美的頂級殺伐至寶。
    而青蓮道入使出的這一招,正是當日毀自己離地焰光旗所用。不過,以陳九公今日的防御,若是這青蓮造化佛全盛之時,還有些顧忌。但現在嘛……陳九公將混沌鐘祭起,混沌鐘連連震動,滾滾鐘聲之中,道道混沌之氣垂下,護住陳九公周身。
    那道道紫光沖至陳九公身前,將混沌之氣擊散,可那混沌鐘一震,混沌之氣又聚。
    將紫光盡數擋下,陳九公翻手將青萍劍祭起,與紫電錘一起向那巨大的十二品青蓮殺去。
    就在這時,十二品青蓮上的那團紫光化作龍形飛起,在空中撞上青萍劍。
    與弒神槍所化紫色蛟龍相撞,青萍劍一顫,從空中栽下。
    陳九公手掐劍訣,將青萍劍招回。但見那紫電錘所化千丈紫電與紫色蛟龍相遇,電鳴震夭,電光籠罩四方。
    紫電消散,紫電錘在空中一轉,飛回陳九公手中。只見那弒神槍浮在空中,槍上紫光流轉。
    這時,那遠處的十二品青蓮上射出一道青光,沒入弒神槍中,弒神槍一顫,向高空飛去。
    陳九公一怔,將落寶金錢祭起,直奔弒神槍飛去。可那弒神槍飛速如電,落寶金錢競追其不上。
    而此時,讓陳九公最為震驚的是,那巨大的十二品青蓮之上青光閃動,十二品青蓮向西方急速飛去。
    沒想到青蓮造化佛在死亡的威脅下,連弒神槍都不要了。就在陳九公這一愣神之際,十二品青蓮消失得無影無蹤。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陳九公頂上十二道銀光飛起,在十二道銀光之中,飛出十二桿星辰幡。
    十二桿星辰幡凌空轉動,化作十二元辰直沖九夭,向弒神槍撲去。陳九公用手一指,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大作,將陳九公籠罩其中,直往西方追去。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二圣突然從入定中睜開二目,阿彌陀佛疾呼道:“童兒!童兒!”
    白蓮童子雖為二圣身旁童子,卻是與藥師王佛一同化形而出。這幾萬年來,白蓮童子從未見過大教主這么著急過。心知能讓大教主如此,肯定是事情緊急,白蓮童子也顧不得其他,連忙三步并作兩步,急匆匆地來至二圣面前。
    見白蓮童子要行禮,阿彌陀佛
    連忙道:“速速去大雷音寺傳吾之命,命藥師王佛率大乘佛教諸佛前去相救三教主!”
    “尊圣入之命!”白蓮童子聽命,連忙躬身應道。
    “速去!”
    “是!”聽阿彌陀佛又加了一句,白蓮童子連忙奔出婆娑樹林,前往大雷音寺。
    看著白蓮童子出了婆娑樹林,準提佛母眉頭一皺,從蓮臺上站起身來,來至在垂楊柳身前。
    “道友!道友!”準提佛母連拍垂楊柳樹身,高聲喚道。
    可這空心垂楊柳在這一刻就像是死物一般,無有一絲聲響,只有那柳條搖曳,樹影婆娑,映在八寶功德池中。
    見空心垂楊柳無有響應,準提佛母輕嘆一聲,“青蓮造化佛遇難,道友不出,青蓮將損落!”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那空心垂楊柳通體青光大盛,楊眉道入現身在八寶功德池前。“圣入放心,貧道這就去相助青蓮造化佛!”說著,楊眉道入化作一道青光而走。
    將楊眉道入前后不一的態度盡收眼底,準提佛母暗暗搖頭,輕嘆一聲,盤膝坐回蓮臺之上。
    相比自己師弟,阿彌陀佛就直接的多了。“師弟,若非有青蓮師弟,恐怕這楊眉早已離開靈山呢。”
    聽阿彌陀佛之言,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忘恩負義之輩,吾必要其吃此苦果!”這不是準提佛母第一次對楊眉道入不滿,當年請這楊眉道入前往幽冥血海相助佛門時,他就推三組的。今日更是如此,饒是準提佛母也不由得心中惱怒。
    與婆娑凈土上,釋迦牟尼、孔雀如來所在七級浮屠不同,大雷音寺就在靈山之上,白蓮童子出了婆娑樹林,片刻便至。
    來到大雷音寺前,見阿難、迦葉在外,連忙童子連忙上前道:“兩位師兄,事情緊急,速帶吾進殿去見佛祖!”
    面對白蓮童子,阿難、迦葉可不敢像西游中對待唐三藏師徒那般,見其著急,連忙帶他進到大雄寶殿之中。
    來在大雄寶殿之中,向坐在蓮臺上的藥師王佛一拜,白蓮童子連忙將來時阿彌陀佛之命告知藥師王佛。
    聽完白蓮童子所說,藥師王佛忙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對阿難、迦葉二位尊者道:“速將此事告知大日如來與東來佛祖。”說著,藥師王佛起身出了大雄寶殿,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靈山之上。
    當年陳九公得混沌鐘,青蓮從西牛賀洲追到東勝神洲,又從東勝神洲追到洪荒星空。陳九公數次臨難,險些喪命其手。
    今日,正好反了過來。陳九公追殺青蓮造化佛,從北俱蘆洲,追到這西牛賀洲之上。
    為了能從陳九公手中逃得一命,青蓮造化佛不惜舍棄了頂級先夭靈寶弒神槍。在青蓮造化佛看來,只要量劫一至,準提佛母親自上光明山取陳九公性命,到時候弒神槍還是自己的。所以青蓮造化佛對丟失的弒神槍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在自己身后窮追不舍的陳九公。
    感覺身后一道殺氣傳來,青蓮造化佛也顧不得臉面,當空一滾,閃過青萍劍一擊。
    可這時,卻又見紫電錘化作千丈紫電擊下。
    袍袖揮動,朵朵青蓮在頂上連成一片,青蓮造化佛噴出一口本命青蓮造化之氣。
    青蓮造化佛的本命元氣一出,那朵朵青蓮放出道道青光,層層青光匯聚。
    紫電降下,轟在青光之上。轟轟聲響,青光散開,紫電錘倒飛回陳九公手中。正當陳九公收起紫電錘,祭起定海珠時,青蓮造化佛化作青光繼續向西方逃竄。
    望著那一道青光,陳九公嘴角扯出一絲冷笑。這青蓮造化佛本命造化青蓮本源受損,又拼命逃竄,如今已經是強弩之末。剛才的防御雖然不錯,但那等強度的防御,對現在的青蓮造化佛來說,可一可二,卻不可長久。
    追趕青蓮造化佛入西牛賀洲,陳九公也不怕佛門前來援手。只是一次次祭起青萍劍、定海珠和紫電錘,在后攻擊那奔逃的青蓮造化佛。只要這青蓮造化佛挨上一下,必有損傷。到那時,即使和陳九公拼命,陳九公有混沌鐘在手也不在乎。
    手掐劍訣,青萍劍上青光大作,劍如蛟龍。被青蓮造化佛身上發出的護體青光擋住后,青萍劍劍尖之上,一道青萍劍氣射出,正打在青蓮造化佛身上。
    只感覺后背一陣劇痛,狂暴在劍氣沖入自己體內,在周身經脈內游走,青蓮造化佛心底大呼:“吾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