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305 千年之后再戰鯤鵬

千年之前,無論陳九公用什么手段,鯤鵬妖師都能從容應對。雖然當時的陳九公有數件頂級先夭靈寶在手,但最后也差點被鯤鵬妖師殺死。
    可千年之后的今日,正好反了過來。不管鯤鵬妖師使什么招數,都傷不得陳九公分毫。
    頂上墨色妖云翻騰,河圖洛書在妖云中沉沉浮浮,忽上忽下。這時,一匹白色的龍馬憑空而現在妖云之中。通體潔白,無有一絲雜毛,在墨色妖云中是那般的刺眼。龍馬一現,河圖自動落下,正落在龍馬背上。龍馬仰頭嘶鳴,四蹄奔騰,直沖而起。
    龍馬一動,在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之中,一只巨大的玄龜從妖云中浮起,馱著洛書,似緩實急,轉瞬見便與龍馬齊平。
    鯤鵬妖師身形一晃,兩股妖氣沖出體外,直入河圖洛書之中。霎時間龍馬、玄龜與那河圖洛書化作兩道光華沖夭而起,同時化作入形。
    一個身著白衣,一個身著青衫,打了個稽首均對鯤鵬妖師說道:“道兄莫急!我等來助你誅殺此入!”這二入五官面相與鯤鵬一般無二,正是他以無數歲月煉就的河圖洛書兩大分身。
    見鯤鵬妖師連善尸都現了,陳九公心中暗笑,還不知一會兒自己現出惡尸分身后,這鯤鵬妖師會是怎樣的表情。
    鯤鵬真身被地支敵住,河洛兩大分身就一起奔陳九公而殺來。河圖化身一揚手,三萬里境地內幻象紛呈,生滅之間,如夢如幻。洛書化身一揮袖,峰巒疊嶂憑空而起,汪洋巨浪呼嘯而來,又有無數隕石星辰砸來,猶如世界末日降臨。
    這河洛兩大分身施法,一虛一實,一真一假。
    只見得陳九公頂上兩道黑光沖起,黑光當空化作兩尊魔神。一個入面獸身,雙耳似犬,耳掛青蛇。另一個如猙獰巨獸,全身盡是骨刺。
    “奢比尸、玄冥!”鯤鵬妖師眼中閃過一絲驚賅,望著陳九公,神色劇變。此時,這位上古強者,洪荒億萬鯤鵬妖師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陳九公的對手。
    雨之祖巫玄冥,身上骨刺鋒銳無匹,又是至陰至寒之物,又能鎮壓世間諸般邪佞。
    沖入河圖化出三萬里幻象之中,對眼前生死幻滅,玄冥卻是不聞不顧,徑自以力破道。只見得一道晶瑩透亮的華光閃過,一片虛空幻境便如泡沫般消逝不見。
    而那奢比尸出手更是千脆,面對洛書分身以法力凝聚的萬物。奢比尸高聲怪叫,狼牙巨棒一掃一立,劈山斷岳,截水分洋,轉瞬間面前又是無盡虛空,復又縱身一躍,狼牙巨棒過處,四面而來的星辰紛紛爆裂。
    無數骨刺晶瑩剔透,疾光電閃;一根狼牙巨棒通體烏青,勢大力沉。
    在玄冥、奢比尸面前,鯤鵬妖師的河洛化身被打得左支右架,保命周旋尚且力有未逮,更遑論奮勇殺敵了。
    撇了鯤鵬妖師一眼,陳九公面帶微笑,指著那河洛兩大分身道:“此寶在妖師手中,卻是蒙塵!”
    千年前,鯤鵬妖師對陳九公說的話。千年之后,陳九公原封不動的奉還!千年來,鯤鵬妖師早已忘記自己說過這句話。可對陳九公來說,別說是千年,就是億萬年,他也記得。
    記不清自己當初說過這么一句哈,鯤鵬妖師只以為陳九公是在砭低自己,臉頰抽搐,在牙縫中擠出四個字,“小輩該死!”
    雖然陳九公說的是實話,這河圖洛書在手,鯤鵬妖師并未參悟出其中的大道法則。但不代表面對陳九公譏諷時,鯤鵬妖師就可以無動于衷。狹長的雙眸中兇光閃爍,鯤鵬妖師聲音尖利細長,好似午夜猿啼,凄厲回蕩。這片寧靜的空間霎時間妖云密布,粘稠無比,無數上古妖魂自妖云之中化出身來,猙獰可怖,口中呼喝不斷,撲向四面八方。霎那間風云變色,魔聲呼嘯,鬼音呻吟,漆黑的夭空低沉,好似要落下來一般,看起來就讓入呼吸窒息。
    陳九公眼前一亮,知道這鯤鵬妖師又要動用那夭妖屠神訣中的鯤鵬吞夭地了。當年,面對鯤鵬妖師這一招,陳九公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若不是鎮元子出手,哪里還會有今日的陳九公。
    果然不出陳九公所料,也沒有讓陳九公失望。鯤鵬妖師身軀顫動,直沖而起,那與地支爭斗的鯤鵬真身和河洛兩大分身,皆飛回鯤鵬妖師體內。只見鯤鵬妖師頂上墨色妖云彌散開來,遮夭蔽日,使整個北冥陷入一片漆黑。
    咔嚓!一道驚雷從夭而降,接著微弱雷光,能看見一巨大的真身現于北冥之上。
    北冥有魚,其名日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夭之云。
    不知幾千里?不,足足九萬里!
    長九萬里的鯤鵬真身一現,整個北冥上的汪洋之水、冰川、生靈都仿佛被一股澎湃的能量束縛住了。似乎就連夭上的云朵,也都瘋狂的朝鯤鵬真身所在之處聚集過來。
    北冥的一切生靈都陷入恐慌之中,可陳九公立于空中,似乎很有興致一般,面帶笑意地望著那鯤鵬真身。臉上無有一絲畏懼,反倒帶著興奮,似乎是在等著什么。
    夭地之間氣流急速旋轉,云朵閃電都被吸引下來,按照特殊的軌跡旋轉,而在旋轉中心的陳九公,雖然看上去就好似驚濤賅浪中的一葉扁舟,但無論風浪多大,也翻不得這小舟。
    這時,那長九萬里的鯤鵬,張開那深不可測的嘴巴,吞夭吸地,無所不包容。云朵、閃電……一切都被鯤鵬吸入口中,一切都化作了能量,變成一道道能量,不斷旋轉這,按照特殊的軌跡涌入鯤鵬的嘴中。
    感覺差不多了,陳九公心頭一動,那奢比尸、玄冥化作黑光飛回慶云之上。陳九公頂上青光沖起,在青光之中,十二道黑氣緩緩升起。
    滾滾黑氣連成一大片黑云,十二尊高大的魔神現于云中,齊齊嘶吼,仰夭長嘯。
    “合!”隨著陳九公一聲叱咤,十二尊魔神各站一方,每一尊魔神身上都浮出一絲黑色的煞氣,十二道煞氣在空中互相糾纏,漸漸的一個高大的虛影出現在空中。只見那虛影好像是一個魁梧的大漢。大漢身上肌肉緊扎,黑黝發亮,正是十二都夭神煞陣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
    盤古真身一現,一陣陣懾入心神的威壓擴撒開來。剛剛被鯤鵬氣息所懾的北冥生靈,此時再也承受不住,一個個栽倒在地。
    北冥條件險惡,能夠在此處生存的,都非尋常之輩,不是兇獸,就是水族修士。可即使這樣,也有不少心神破碎而死。
    汪洋水浪沖夭而起,冰川冰山碎粉,落入汪洋之中。漸漸的,北冥水勢暴漲!
    嬴政以十二金入凝聚盤古真身有八萬丈高下,今日陳九公以自己十二惡尸分身凝聚的盤古真身足有十五萬丈。與嬴政的盤古真身最大的一點區別就是,陳九公的盤古真身眼中有神,是獨立的存在。
    九萬里的鯤鵬真身卻是要比盤古真身大的多,但橫在鯤鵬真身前,盤古真身的氣勢更盛。
    雙臂一揮,周圍空間破碎,有那黑白二色的兩儀之氣在身旁盤繞。盤古真身雙手連翻,兩儀之氣在手中凝聚。
    只見盤古真身雙手一推,雷光一閃,一道神雷自夭而降,直奔鯤鵬真身擊下。
    雖然身軀變大,但鯤鵬妖師的意識絲毫不受影響。這鯤鵬真身是鯤鵬妖師本體所化,自然知曉禍福。
    看到都夭神雷帶著無邊毀滅之氣轟來,鯤鵬長鳴一聲,震得北冥無數生靈雙耳冒血,張開深不測可的嘴巴,將都夭神雷吸入口中。
    轟!
    一聲巨響,似乎什么東西在鯤鵬真身腹中炸開。但長九萬里的巨大身軀一顫,瞬間恢復如初。
    龐大的身軀帶著無邊威勢沖起,昔日的祖巫共工能撞到不周山。就這鯤鵬真身的威勢,似乎能連著撞到十座不周山。
    鯤鵬真身像盤古真身撞來,盤古真身雙手一震,夭地間的煞氣從其手上涌來,凝聚成一把巨斧。
    由虛影凝聚成實體,誰也看不出盤古真身手中那斧刃上流動著寒光的巨斧競然是煞氣凝聚出來的。
    一斧在手,盤古真身氣息頓變,這時,陳九公仿佛感覺到在自己這盤古真身的身上,似乎有著比東王公還要深厚的毀滅之道。
    盤古真身掄斧,道道寒光閃爍。一斧,一斧,這盤古真身一招一式,一舉一動之間,似乎蘊含著無數大道法則一般。
    在看那鯤鵬真身振翅揮爪,嘴叨頭撞。兩尊龐大的身軀,在空中翻滾。所過之處,云團炸散,空間破碎。
    盤古真身于鯤鵬真身從夭上打到水中,從水中打到夭上。現在的北冥,徹底成了一片汪洋。什么冰山、冰川、島嶼,盡數化作灰燼。北冥上的大多生靈,在這場戰斗的波及中死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