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304 量劫前


    天界一條銀河,橫貫南北,寬有數千萬甲,長更是不可度量,也不知道多遠之處,天界極北之地,是為北冥,汪洋冰海,無邊無際,乃是銀河發源之地。不過銀河一路北去,氣候漸寒,天仙都不能抵擋,加上路途遙遠,一般天仙要探索銀河盡頭,到達北冥汪洋之中,就是駕駛遁光,日夜不停。
    也要幾年時間不能到達,所以是仙人罕至。
    整個北冥,風光卻與別處不同。冰山林立,汪洋恣肆,出沒其間的盡皆洪荒巨獸,深海著怪。若是一般海獸,落在此處,不被冰凍而死也要被出沒其中的巨怪吞食,難以生存。然此處,最是利于鯤鵬的巨鯤真身施展本領,下有北極玄寒磁石,修士天仙在此遁光騰空亦是休想,實乃一道天然而成的陣勢屏障。
    展眼看去,前方不過百余里出便是三千冰島的邊緣,那鯤鵬就在冰島中心的妖師宮中。
    陳九公飄然而來,卻見那三千冰島之中浮起一座巨大的宮殿,萬丈臺階,寒氣深深,青光耀目,渾然一體,在汪洋浮冰之中浮沉上下。
    “陳九公!”一個尖銳的聲音從妖師宮中傳出,一道玄光閃過,鯤鵬妖師出現在陳九公面前,眼中兇光閃爍。
    陳九公搖了搖頭,不禁暗道自己是不是結的仇家太多了。怎么無論是誰,見到自己之后,都什么也不說,直接呼喊自己名字,而且語氣都不善。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這鯤鵬妖師就是在北冥之中所生,數萬年來,北冥但有一絲風吹草動,鯤鵬妖師都能知曉。本還以為是陳九公帶人打上門來,可現在運轉神念觀邊北冥,發現只有陳九公一人,鯤鵬妖師心中起了殺念。
    見鯤鵬妖師身上煞氣勃發,陳九公淡淡一笑,“妖師此舉,似乎非是待客之道啊!”
    “待客之道?”聽陳九公此言,鯤鵬妖師仰天長笑,“陳九公,陳九公啊,吾鯤鵬恨不得將汝挫骨揚灰,又豈會以客待汝?”說著,鯤鵬妖師袍袖一卷,三味神風呼嘯而至。凜冽寒風吹至,風中黃霧彌漫。
    “妖師不但不善待來客,還以刀兵相向口嚓……”,陳九公輕嘆一聲,頂上現出畝大慶云,慶云之上三花轉動,托起那參天如云的黃中李樹。黃中李樹枝條搖曳,氤氳黃云凝聚,三味神風一至,盡皆消散在氤氳黃云之中。而這時,陳九公又說了一句讓鯤鵬妖師三尸暴跳的話來,“就算走出手,妖師也不要使這些上不得臺面的手段!”
    “你……”,鯤鵬妖師氣結,尖嘯一聲,北冥汪洋沖起層層浪,道道水柱沖起。
    鯤鵬妖師大袖一揮,一道道水柱化作蛟龍,向陳九公撲來。
    三味神風!葵水之精!
    鯤鵬妖師的兩大先天神通。
    論及水行,鯤鵬妖師不讓那葵水之精所化的無支祁半分。
    一扦肩膀,背后的青萍劍飛起。青萍劍凌空一轉,一化二,二化四……千千萬萬道青萍劍氣席卷,將一條條水龍斬碎。
    千年前,在十萬大山中,鯤鵬妖師以三味神風、葵水之精就將陳九公逼得手忙腳亂。
    但時過境遷,如今的陳九公已經斬去兩尸,在道行上不比鯤鵬妖師差。雖然在法力上,陳九公還比不得這等上古強者。但二者爭斗起來,誰勝誰敗,尚是未知。
    鯤鵬妖師凌空一轉,陰嘯不絕,頂上騰起一股墨綠妖云,妖云之上可見一只鯤鵬妖師形狀的化身,隨云光浮沉。鯤鵬妖師伸出右手,五指修長,皮膚光潔,一團碧綠光華迅速凝聚,化作一只巨爪向陳九公抓來。
    手掐劍訣,千萬青萍劍氣在空中化作一把青萍劍,劍上青光大作,迎上碧綠色的巨爪。
    嗖!
    青萍劍自巨爪上穿過,直奔鯤鵬妖師而去,那鯤鵬妖師以妖法凝聚的巨爪卻去勢不改,仍向陳九公抓下。
    慶云上三花放出青色的上清仙氣,被那黃中李樹吸入樹身之中,只見那黃中李樹上黃光大作,朵朵黃云凝結,連成一片。
    碧綠色巨爪抓下,被黃云擋住,巨爪連抓,黃云散開,但瞬間凝聚,將碧綠色的巨爪包裹在黃云之中。
    這時,青萍劍已至鯤鵬妖師面前。
    鯤鵬妖師不為所動,只是頂上的墨綠妖云愈來愈盛,愈來愈亮,直到一畝妖云放射出漫天碧綠妖光。河圖洛書在漫天妖光之中上下盤旋,將青萍劍阻擋,使其不能落下。
    鯤鵬妖師用手一指,河圖上白光一閃,向青萍劍罩去。
    當年一戰,青萍劍尚是通天教主之物,無論如何,鯤鵬妖師也不敢打它的主意『但今』.鯤鵬妖師要以這河圖搶奪青萍劍。
    且不說青萍劍是師祖成道之物,是自己截教教主的象征。就算是普通的靈寶,陳九公也不會任由鯤鵬奪走。這些年,只有陳九公搶別人的份,你什么時候見過別人搶陳九公寶物了?
    翻手取出紫電錘,以毀滅之道御使此寶。只見,一道千丈紫電從天而降,向那河圖擊去。
    見鯤鵬妖師要以河圖奪自己,祭起紫電錘化作萬丈紫電直奔鯤鵬妖師而去。
    紫電未至,鯤鵬妖師就已經感覺到了那懾人心弦的氣息,那是一股似乎要毀滅萬物的氣息。
    顧不得那青萍劍,鯤鵬妖師心頭一動,洛書飛至河圖旁,二寶凌空一轉,各化作一道白光,首尾相靠,似乎如陰陽魚一般旋轉。越轉越快,越轉越快,散出道道白光。
    紫電落下,轟在白光之上。在那一瞬間,白光沖起萬丈高下,將紫電籠罩。
    轟!
    電閃電鳴,白光四射,電走游龍。
    白光散去,紫電錘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倒飛回陳九公手中。
    自己以妖法幻化的巨爪被黃中李樹凝聚的黃云包裹,鯤鵬妖師將心一橫,那巨爪在黃云中炸開,將黃中李樹上凝聚的一片黃云炸散。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陳九公微微搖頭,“妖師,北俱蘆洲為吾截教、天庭之地,北冥與北俱蘆洲相接,卻是不該妖師盤踞。此時妖族盡在西牛賀洲,不若妖師也一同前去,好生教化妖族,盡那洪荒億萬妖師之本分。”
    陳九公這一番話,似乎是為鯤鵬妖師考慮。但鯤鵬活了數萬年,哪能不明白陳九公的意思。
    “陳九公,休得廢話,今日你我不死不休!”鯤鵬妖師口中發出長鳴不止,袍袖連連揮動,無盡罡風摻著大片褐黃的三味神風,更有葵水之精凝成利刃一般向陳九公襲來。
    “妖師技窮矣!”陳九公哈哈一笑,黃中李樹上的氤氳黃云鋪散開來,宛若羅幕一般。任那三味神風無孔不入,任那葵水之精永無常勢,也沖破氤氳黃云。
    就在這時,鯤鵬妖師頂上鯤鵬化身騰起,在空中一繞,空間裂開,瞬間出現在陳九公上空,仿佛天外飛山一般砸下,向黃中李樹撲來。
    鯤鵬真身的一雙利爪在黃云上連抓,黃云翻滾不止,可還是破不開氤氳黃云。鯤鵬真身張口噴出一道道紫電,向黃云轟下。
    “咦?”陳九公沒想到鯤鵬妖師還有這般手段,看上去與自己的紫電錘差不多,不過威力上卻差了許多。
    見陳九公輕松的擋下自己一攻擊,鯤鵬妖師一聲怒吼,滾滾妖氣如潮水一般從周身涌出,宛如實質,便似要液化一般,粘稠流動,刺骨蝕魂。頂上墨綠妖云,滾滾翻騰,又幻化出一只鯤鵬之爪向黃中李樹抓去。
    鯤鵬妖師周身的妖氣越來越盛,鼓蕩不休,化為各種刀劍、猛獸,一起向陳九公撲去。
    知道已經差不多到了黃中李樹的極限,陳九公頂上十二道青氣沖起,在那一道道青氣之中,一支支星辰幡飛出。
    十二桿星辰幡迎風招展,一道道星辰之力凝聚的銀色光柱從天而降,落在陳九公周身之外,將鯤鵬妖師以妖力所化的刀劍、猛獸盡數絞碎。破了鯤鵬妖師這一招,十二桿星辰幡上星光璀璨,化作十二只巨獸仰天長嘯。
    在那十二只巨獸身上各有一道銀色星光沖起,在空中匯聚,瞬間籠罩北冥億萬里汪洋。
    龍首二十四臂的地支,揮舞著青萍劍從銀光中飛出,向撲抓著黃中李樹的鯤鵬真身殺去口
    洪荒盛傳鯤鵬妖師的真身肉搏之術了得,就連太陽金烏化身的東皇太一,亦是有所不及。上古洪荒之中,除卻圣人之外,也只有那巫族的幾位祖巫,才能勝他一籌,甚至有人曾言,十二祖巫中近戰本事弱些的玄冥、帝江一流,單論肉身神通未必是妖師鯤鵬妖師的對手。
    當日在乾坤世界中,鯤鵬妖師曾以真身與贏政相斗,還真的未曾在祖巫手下吃虧。這地支確實比不得祖巫,但有青萍劍在手,不求殺傷鯤鵬真身,只要將他擋住便可。
    見陳九公還沒動用混沌鐘就與自己斗得旗鼓相當,甚至還隱隱占據上風,鯤鵬妖師不由得有些心驚。可嘆他還不知陳九公已經斬了惡尸,否則的話,鯤鵬妖師絕對抽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