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30)     

截教仙311 白蓮

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似乎神游天外。
    剛往巫族傳信的白鶴童子歸來,進到玉虛宮中,見元始天尊二目緊閉,不敢出聲,躡手躡腳的行至一旁,雙手負立而站。
    半響,元始天尊睜開雙眼,“去迎汝師兄進來。”
    “是,老爺。”
    白鶴童子出到玉虛宮外,只見云中子站于宮外。“師兄,老爺讓你進去。”
    點了點頭,云中子走到玉虛宮中,向元始天尊一拜,口稱老師圣壽。
    “平身!”
    云中子起身,向元始天尊躬身一拜,“不知老師喚弟子來,有何吩咐?”
    “量劫將起,為師與汝師伯商議,讓此次量劫主角壓一壓佛門運勢。”說到此處,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到時驅巫族在前,汝率我闡教弟子在后,占據西牛賀洲之地。”
    “這……”云中子聽明白了,老師和大師伯這是要讓讓巫族與佛門死磕,闡教坐收漁利。可是,這其中因果連自己都能看的出來,那巫族祖巫也不是傻子。
    但是,這話當著元始天尊面,云中子不敢說。一來是不敢,二來是怕兩位圣人有其他的安排,自己算不到。
    所以,云中子應道:“弟子遵命!”
    對這個弟子,元始天尊還是很滿意的。無論是資質,還是心性,云中子都足夠了,而且天生就有氣數在身。雖暫時不現。但日后必不讓玄都分毫。
    不過,自己這個弟子似乎還是比不得那陳九公。
    想起陳九公。元始天尊也有些頭疼。搖了搖頭,元始天尊對云中子道:“記得不論巫族遇何為難,汝等都不可出手相助。”
    見云中子有些驚訝,元始天尊出言指點,“巫族乃此次量劫唯一的主角,巫族主殺伐,當以殺道重現洪荒。”說著,元始天尊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上古巫妖之戰,二族隱退,今日重現,或是回光返照,或是一飛沖天,就看他巫族殺得夠不夠很,殺得夠不夠多。”
    元始天尊的一席話說得云中子心底一陣冰涼。“老師,不知此次量劫比起封神之劫如何?”
    看了云中子一眼,元始天尊輕聲道:“量劫,量劫。自是越來越盛!”
    聽元始天尊此言,云中子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此次量劫竟然比封神之戰還要慘烈。不知有多少人應劫。
    這時,云中子又想起光明山那位,“老師,量劫一至,吾闡教與那陳九公的因果是否該了結了?”這云中子不說自己闡教和截教的因果。而是說闡教和陳九公,足以說明闡教上下對陳九公已經是恨之入骨。就連這位福德金仙都這么說。那些在陳九公手下吃過虧的,對陳九公有多大怨氣,不用想都知道。
    云中子了解自己老師的的性格,闡教弟子在陳九公手下吃虧,最丟面子的,也就是最愛面子的老師元始天尊。云中子相信,恐怕若不是天道的懲罰太過嚴重,元始天尊早就拿著盤古幡把陳九公打的神形俱滅了。
    可是,讓云中子驚奇的是,聽云中子提起陳九公,元始天尊默然不語。
    元始天尊不說話,云中子就不敢開口,只能眼觀鼻,鼻觀心站在元始天尊面前。
    “陳九公,陳九公……”半響,元始天尊呢喃兩句,對云中子道:“此次量劫,陳九公必死!”
    云中子一聽元始天尊此言,頓時大喜。“難道老師要親自出手?”
    “不!”元始天尊開口說道:“陳九公有混沌鐘在手,佛門那兩位是不會放過他的。就算佛門那兩位不出手,女媧娘娘也不會容他。”
    師徒二人又談論了幾句,云中子拜別老師退去,而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陷入沉思之中。
    自當日天機顯現量劫將至,元始天尊前往大赤天與老子商議。而商議的主要問題,就是此次量劫,陳九公是否要死。
    陳九公若死,則人、闡二教再難抵擋佛門與妖族聯手,那混沌鐘也會落在佛門。如此一來,佛門將興盛三劫。
    陳九公若不死,氣運、因果牽扯之下,佛門雖興,但頂多興盛二劫。可陳九公此次量劫不死,則下次量劫之前,必證混元道過。這對闡教來說,無疑是養虎為患。若是再等通天教主劫滿,截教二位圣人,更是天大的麻煩。
    老子再三言要保陳九公,不讓那三圣將其打殺,以陳九公來制衡佛門。但,元始天尊對此不以為然。
    在元始天尊看來,陳九公死,是對佛門有利。但同時,還對闡教有利。陳九公若不死,對佛門亦有力,還對人教有利。
    而且,看剛才云中子的神態,元始天尊知道,那陳九公被闡教上下懷恨在心。陳九公一死,也算是了了闡教上下一個心病。所以,在元始天尊這里,勢必要陳九公損于這次量劫之中。而太清圣人的態度嗎?別忘了那句話:太上無情,元始無義。
    祖巫殿中,四大祖巫與幾位大巫齊聚,商議征討佛門之事。
    與要對付陳九公正相反,對于元始天尊請巫族出兵征討西牛賀洲之事,刑天和后羿反倒不是很贊同。按刑天的話是,佛門與光明山的實力差不多,與其去打佛門,還不如打陳九公呢。而且,佛門有兩位圣人,截教背后的圣人嘛,聽平心娘娘說被封印了。
    和刑天一樣,后羿也堅持要打陳九公。在這祖巫剛一出世,就在陳九公手里吃了一個大虧,險些死在陳九公手里的后羿,對陳九公懷恨在心,恨不得今日就殺上光明山,為自己報仇雪恨。
    面露苦笑,平心娘娘搖頭道:“如今吾巫族寄人籬下,那玉清圣人說的客氣,說是請吾巫族攻打西牛賀洲,其實就是在命令你我!”
    平心娘娘此言一出,眾巫一怔,略微一思索,發現確實如平心娘娘所言。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換做了巫,也是一樣的道理。
    長嘆一聲,平心娘娘對嬴政道:“勞煩嬴政兄弟先往西牛賀洲一行,吾與眾兄弟不日便至。”
    “好!娘娘盡管放心。”
    次日,祖巫嬴政率大巫白起,帶一百小巫、一千巫人,還有從人間帶過來的十萬秦兵,直奔兩界山。
    巫族一動,佛門二圣頓有感應。
    猛然睜開二目,阿彌陀佛眼中精光閃爍,“好個元始天尊,竟然借巫族氣運,要攻吾佛門!”
    聽阿彌陀佛之言,見那青蓮造化佛有些不解,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將巫族興兵征討西牛賀洲一事說與青蓮造化佛。
    別看青蓮造化佛道行高深,但與混元圣人相比還差上不少。如果青蓮造化佛想知道,在沒有圣人遮掩天機的情況下,需得運轉玄功,以元神觀三界旦夕禍福方可。現在有準提佛母告知,也省的他在費勁了。
    聽準提佛母說完前因后果,青蓮造化佛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兩位師兄,不若就讓師弟吾去會會那巫族祖巫!”自從入佛門開始,青蓮造化佛的氣運就已經與佛門相連、佛門氣運興盛,對他也有天大的好處。誰也沒想到,本該是佛門大興之時,這巫族突然出現了,還成了此次量劫的主角,并且要攻西牛賀洲。
    見青蓮造化佛欲戰,準提佛母笑道:“師弟可曾聞得人間有一句話,‘殺雞焉用牛刀’,對那巫族,愚兄自有安排。”說著,準提佛母高聲喚道:“童兒,童兒!”
    白蓮童子穿過婆娑樹林,行至八寶功德池前,向三位教主見禮。
    “童兒且去婆娑凈土傳吾法旨,命釋迦牟尼佛、孔雀如來佛率小乘佛教上下,前往兩界山抵御巫族!”
    “白蓮領法旨!”
    “等等!”剛要離去的白蓮童子,被準提佛母教主。“若釋迦牟尼佛與孔雀如來佛問起,就說危難之時,妖族自會出手相助。”
    “是!”
    白蓮童子躬身退下,阿彌陀佛似乎有些不放心,“師弟,那元始天尊已經落子,吾佛門又該如何應對?”
    聽阿彌陀佛此問,向來胸有成竹的準提佛母,今日眉頭緊皺。“師兄,太清、玉清二圣這一招卻是厲害,是要借巫族氣運破吾佛門氣運,正是擊吾佛門弱處。”
    佛門有什么弱點?自然是無有鎮壓氣運之靈寶。雖此時正是佛門漸興之時,但量劫突至,巫族為此次量劫主角,正是奪八方氣運于己身之時。無有至寶鎮壓,氣運難以穩固,在這種情況下,佛門氣運恐被巫族掠奪。
    “若是吾佛門有混沌鐘就好了!”阿彌陀佛也知因果,知道老子和元始天尊的算計是什么。此時正值佛門漸興,若此時氣運受阻,恐傷后力。
    “混沌鐘?呵呵。”準提佛母聞言,淡淡一笑,“師兄放心,此次量劫之后,混沌鐘即為吾佛門所有!”
    準提佛母此言一出,感覺阿彌陀佛和青蓮造化佛的目光全落在自己身上,當即笑道:“量劫一至,吾就親上光明山,若那陳九公愿入吾佛門,吾將萬佛母位與他。若不愿,吾必將使其神形俱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