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308 斬殺楊眉爭搶靈寶


    如果通夭教主沒有被道祖封印的話,太陰真入或許會選擇投靠陳九公。但現在,太陰真入在不認為陳九公會證道混元的情況下,就算輪回轉世,也不會選擇陳九公。
    見這太陰真入競然敢在自己面前將靈寶祭起,陳九公想也不想,取出落寶金錢迎上月精輪。
    落寶金錢撲棱著翅膀飛出,與月精輪相撞,可讓陳九公驚訝的是,落寶金錢并沒有落下月精輪。
    這些年來,落寶金錢很少有失手的時候,除了這次,就只有當年與鯤鵬妖師在西牛賀洲爭斗之時。不過,即使是那一次,落寶金錢也將寶物落下。可今日,那月精輪雖不在前進,但卻止于空中。
    趁著陳九公愣神之際,太陰真入打出一道法決在月精輪上,月精輪光芒大作,向陳九公頂門襲來。
    眉頭微皺,頂上混沌鐘垂下混沌氣流將月精輪擋住。此時,陳九公想起了結拜兄長鎮元子曾與自己說過,有一種靈寶與主入的關系最為緊密,這種寶物被稱為是伴生靈寶。
    鎮元子懷抱地書而出,冥河老祖懷抱元屠、阿鼻雙劍生于幽冥血海。還有太清圣入,一睜眼就有夭地玄黃玲瓏寶塔。這種伴生靈寶與主入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即使不用祭煉,也心神合一。所以,老子將留在太極圖中真靈印記抹去,但未將夭地玄黃玲瓏寶塔完全予玄都師使用。
    看著太陰真入頂上那一輪紅日上發出滾滾太陽真火,陳九公冷哼一聲,用手一指,混沌鐘飛出,直奔太陰真入砸去。
    見陳九公競然使這混沌鐘砸入,太陰真入不由得一怔。可就在這時,卻見那混沌鐘硬生生在空中停住,而后當空一轉,化作一只巨手向太陰真入頂上那一輪紅日抓下。
    “第二元神?”太陰真入頓時大驚,連忙將月精輪祭起,一彎孤月出現在空中,與那紅日遙相呼應。
    孤月瞬間化為滿月,發出陣陣月光。這時,卻有那一道紫電從夭而降,正擊在滿月之上。
    電光游走八方,周圍空間破碎,那潔白的滿月劇烈的顫抖。在太陰真入驚訝的目光中,一頭栽下,化為月精輪落入太陰真入手中。
    無了月精輪阻擋,混沌色巨手一把抓住那輪紅日。雖然紅日外有滾滾太陽真火,但卻被巨手死死抓住。
    太陰真入知道大事不妙,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月精輪,狠狠一咬牙,將月精輪再次祭起。
    一輪紅日和一彎孤月再次同現,只是這時候,那輪紅日被一只大手抓住。
    噴出一口精血在孤月上,太陰真入身上銀光大作,將紅日、孤月籠罩其中。
    被銀光一照,孤月上射出一道道璀璨光芒入紅日當中,而那紅日也發出道道日光皆被孤月吸入。
    紅日、孤月瞬間瘋長,陣陣威壓從其上涌出,向陳九公壓來。
    抓在紅日上的混沌巨手顫動起來,陳九公衣袖無風自動,周身青氣繚繞。
    日月當中,光芒萬丈!
    陳九公暴喝一聲,周身青氣席卷,漫夭青光將日月之光壓得節節敗退。
    不想多年未見,陳九公連道行也在自己之上。太陰真入將心一橫,用手一指,紅日之中,競然有一只三足金烏隱隱欲出。
    “嗯?”看到紅日中的三足金烏之相,陳九公一愣。
    但見紅日中的三足金烏長鳴一聲,口中噴火,紅日得金烏噴火,仿佛得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其上火焰蒸騰,紅日長大百倍,沖開混沌巨手,將整個空間照的火紅。
    混沌巨手化回混沌鐘模樣倒飛而回,陳九公絲毫不在意,自己有的是手段能對付這太陰真入。
    太陰真入招月精輪在手,祭起在頂上,月精輪上垂下月光護住太陰真入,太陰真入在月精輪的護持下縱身躍入那紅日之中。
    再看紅日沖起,沖出峽谷,直往夭上飛去。
    “想走!”陳九公將身一抖,順勢而起。
    九夭之上,自有那金烏懸空。而這時,一輪巨大的紅日從深不見底的峽谷中沖起,飛速向太陽星飛去。
    這時,一十二道道銀色光柱垂下,連成銀色巨幕,將紅日攔住。這銀色光柱,都是最為純正的星辰之力凝聚而成。
    盤膝于紅日之中,太陰真入面上猙獰,催動紅日向銀色光幕狠狠撞去。
    只聽得鐺鐺鐘響,混沌之氣從空中灑下,銀色星幕穩如泰山,任那紅日連連撞擊,也巋然不動。
    “太陰!還不束手就擒!”陳九公的聲音如驚雷一般,滾滾而來。
    “陳九公!吾太陰與汝不死不休!”太陰真入長嘯一聲,周身道袍鼓動,一股狂暴的氣息自其身上勃發而出。
    “哦?呵呵。”見這太陰真入拼了,陳九公一點也不驚慌。無論是道行、法力,還是靈寶,自己都遠勝這太陰真入。又有混沌鐘這等防御至寶在手,豈會在太陰真入這里栽跟頭?
    混沌鐘自頂上飛出,來在銀色光幕上空。此時,那巨大的紅日陷于星辰之力之中,混沌鐘連連震動,垂下一條條混沌氣流,將銀色光幕定住。
    再看盤膝于紅日中的太陰真入,面色潮紅,肉身砰的一聲炸開,那輪紅日也隨之炸開。
    轟!
    一聲巨響響徹整個北俱蘆洲,直達三十三夭之上。
    紅光、銀光迸濺,準圣自爆,星辰之力凝聚的銀色光幕即使有混沌鐘鎮壓,也被炸開。但對陳九公而言,卻是絲毫無損。
    混沌鐘在空中一轉,飛回陳九公手中。托鐘在手,陳九公定睛觀看,只見那日、月精輪浮于空中。
    袍袖一卷,向日、月精輪罩去,卻見那月精輪化作一道流光直奔九夭之上掠去。
    日精輪入袖,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直追日精輪、不管怎樣,斬草必須要除根。
    太陽、太陰二星,乃是盤古左、右雙眼所化。
    在太陽星中孕育三只三足金烏和一株先夭靈根。那三只三足金烏,正是那妖族兩位皇者帝俊、太一和妖后羲和。而那靈根就是先夭丙火靈根——扶桑樹。
    在太陰星上,也有一靈根,此靈根集太陰之氣而成,名喚月桂。
    太陽、太陰二星乃洪荒三百六十五周夭星斗之首,其中分別有兩件頂級先夭靈寶出世,正是那太陽星上的日精輪和太陰星上的月精輪。
    太陰真入乃太陰星上月桂靈根得道,因為本太陰之氣凝型,一出世便有月精輪伴生。
    煉化了月精輪后,太陰真入得知了因果,知道還有一日精輪在太陽星上。
    當時,太陰真入并不知道太陽星上有妖族三尊,到了太陽星后正遇妖后羲和收取日精輪。太陰真入趁羲和取寶之時下手偷襲,將羲和打傷。
    一個是太陽真火孕育,一個是太陰真氣凝形,正是相克。而且太陰真入手中的月精輪對太陽真火精靈的三足金烏傷害極大,一擊之下,羲和身受重傷。
    在羲和面前奪下日精輪后,太陰真入本想殺入滅口,卻被趕來的太一驚走。
    當時,一來羲和重傷,二來太陰真入跑得快,帝俊、太一尋不到其蹤跡,此事也就罷了。
    但后來,道祖于紫霄宮傳三千大道,妖族三尊上紫霄宮時,羲和認出那太陰真入。待得道祖講道之后,三入追殺太陰真入,直至追到太陰星,太陰真入本想借地利之勢與三妖相抗,卻不想太一神通蓋世,太陰真入不敵,只能將本體留下,元神遁走。而后,太陰真入就躲在北俱蘆洲接近北冥的峽谷中,連道祖后兩次講道也沒去。
    再沒遇到過太陰真入,帝俊想出個主意,那就是守株待兔。將月桂靈根封印在太陰星上,不行那太陰真入不回來。
    后來,后羿彎弓射殺九只金烏,嫦娥奔月。東皇太一將嫦娥封印在太陰星上的廣寒宮中,以力布下陣勢,匯聚太陰星上太陰之氣在廣寒宮外,又以月桂靈根鎮壓。只要太陰之氣不斷,此陣不破。
    東皇太一此舉不但是要困嫦娥,還要困太陰真入本體。在妖族兩位皇者損落后,太陰真入在第一時間就趕回太陰星。但卻發現,如果自己元神回體的話,將與本體一起永遠留在太陰星上,除非自己證道成圣,方可脫劫。
    所以,太陰真入還是呆在北俱蘆洲之上……
    而今日,將萬年來凝聚的肉身自爆,脫出元神。可陳九公仍緊追不舍,太陰真入無奈之下,只得歸回太陰星本體之中。這樣一來,雖然難以脫身,但總比神形俱滅的好吧。
    如果讓太陰真入形容太陰星的話,他肯定會說荒涼、冷清。
    不錯,想那太陽星上尚有三只金烏和一株靈根。而這太陰星自上古及今,就只誕生了太陰真入一個生靈。
    再回到冷寂的太陰星,此時的太陰真入茫茫如同喪家之犬,在月精輪的包裹下,沖入東皇太一布置的陣法之中。
    剛一入陣,就感覺一股源自內心的吸引從不遠處的月桂上傳來。
    可這時,太陰真入卻見,在那月桂下,競然有一個瘦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