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第三章擒曹寶誅楊戩

卻說闡教眾仙在陣外等候多時,只有起初見漫天紅水撲天而起,而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緊接著大陣之中就沒了聲息,再過了一會兒,原本陣上方籠罩的紅霧散盡,整個大陣歸于平靜。
    “這……”
    看到這種情況,燃燈不由得一怔。那曹寶兇多吉少是不用說了,但是這一次這位天君的舉動有些反常。按照常理,那位王天君在弄死曹寶之后,應該繼續出來叫陣啊。怎么勝了一場就回去了呢?
    在闡教眾仙茫然的時候,手里拎著昏迷不醒的曹寶,陳九公與王天師回營去了。
    大帳之中,看著拎著曹寶進來的陳九公,聞太師、張天師、姚少司都不起其葫蘆里買的到底是什么藥。
    將曹寶重重扔在地上,陳九公一把將其腰間的褲腰帶。不是,是百寶囊拽下,拿在手中。
    “這……”眾人沒想到陳九公此舉竟然是要劫人寶物,這真是羞煞截教眾仙。
    可是當陳九公從曹寶的百寶囊中掏出趙公明的縛龍索,眾人望著陳九公的目光立刻從鄙視變成了欽佩。
    “嗯?”突然,陳九公心頭一動,原來這百寶囊中還有一件讓他興奮的寶物。“這東西不是蕭升之物嗎?怎么會在曹寶的百寶囊中?”
    在封神之中,凡事封神榜上有名之人死后,其生前在其身上的寶物都會隨著主人上封神榜。如若生前寶物就被人搶走,那主人上了封神榜,寶物也回不來。就好像趙公明的定海珠一般。
    眼珠一動,陳九公拿著縛龍索來在趙公明榻前跪倒在地放聲嚎啕。“老師!徒兒無能,不能為您取回定海神珠,不過老師你放心,今夜徒兒與師弟趕往岐山定要搶下草人解陸壓賊子秘法,待老師痊愈后,你我師兄再去找燃燈小兒報仇雪恨!”
    陳九公這么一哭,帳中眾人紛紛眼圈發酸,默而不語。而趁著這功夫,陳九公悄悄的將曹寶的百寶囊收入袖口之中。
    “是九公啊……”趙公明昏迷之中迷迷糊糊的就感覺有人在自己身旁哭泣,強睜開眼,發現自己徒兒跪在床前,手里正拿著自己的縛龍索。
    雖然被陸壓以秘術暗算,但趙公明畢竟道行高深,在見到自己被人奪走的寶物時心神一動,翻身從榻上坐起身來。
    帳內眾人見趙公明突然轉醒,皆大歡喜,連忙一起上前問候公明情況如何。
    強忍著聽完眾人講述陳九公為自己取回縛龍索的經過,趙公明蠟黃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徒兒,辛苦你了。”
    “此乃九公當做之事,談不上辛苦。只要老師能夠痊愈,徒兒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聽著陳九公在自己面前表忠心,趙公明很是高興,但是當聽到后面一句時,趙公明眉頭一皺。痊愈?
    見趙公明茫然,陳九公上前為其解釋為何總是昏睡的原因。
    “好個陸壓賊子,吾趙公明定與你不死不休!”
    “老師(道友)莫要動怒。”
    就在眾人上前之時,趙公明只覺得一陣困倦襲來,頭顱越來越重。
    “徒……兒……為師就全靠你了。”
    “老師放心。”連忙上前扶著趙公明躺下,趁著趙公明眼睛還沒完全閉上之時,陳九公急道:“弟子此去為難重重,弟子死不足惜,但若是不能搶回草人,恐老師有失,還望老師賜下金蛟剪助弟子一臂之力。”
    陳九公說完,只見趙公明在昏睡之前用盡全身力氣從胸前衣襟之中取出金蛟剪塞在陳九公手中。
    卻說當夜,陳九公與姚少司出了大營直往岐山而去。
    就在師兄弟二人出了大營之后,在那西岐城下蘆蓬之中,陸壓道人心頭一動,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燃燈道友,那趙公明門下弟子正往岐山而去。”
    “哦?”燃燈是什么人,雖然陸壓并沒有說的太清楚,但燃燈只是聽陸壓這么一說,就立馬明白了其中原委,當即喚來楊戩、哪吒,命其二人趕往岐山守護草人。
    當陳九公和姚少司趕到岐山的時候已經是二更天了,二人駕著土遁在空中只見姜子牙披發仗劍,步罡踏斗于臺前。書符念咒而發遣。
    “賊子!看道爺取……”
    “師弟不可沖動。”拉住抽出寶劍就要去與姜子牙拼命的姚少司,陳九公眉頭一皺,趁著姜子牙拜下去之時,伸手在虛空一抓,那在臺上的草人出現在陳九公手中。
    “這是……”
    看著手中草人,陳九公發現在這個與趙公明略有七八分相似的草人額頭之上釘著一物,此物巴掌大小,其上盡是上古妖族密文。
    手上青光一閃,運起上清仙法的陳九公伸手就去抓那物,可是那當上清仙法碰到那東西時竟然消散的無影無蹤。
    “走!”想必此物就是那傳說中的妖族秘寶釘頭七箭書,而此物也不能自己能夠解除的,陳九公不敢做他想,對師弟姚少司喊了一聲走。當下,師兄弟二人不敢怠慢,連忙借土遁直奔己方大營卷去。
    話說陳九公與姚少司行至途中,突然見一座大營立于前方,姚少司哈哈一笑,“師兄,快快進帳解救老師要緊。”
    “慢!”
    一把抓住姚少司臂膀,陳九公微微搖頭,“師弟,此中有詐!”
    “啊?”就在姚少司一怔之時,眼前大營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一將騎馬持槍殺來,正是闡教三代第一人。
    “這……”就在姚少司遲疑之際,那楊戩已殺至面前,可就在這時,陳九公眼中兇光閃爍,取出一物拋在空中。
    “啊!”
    一道金光閃爍,騎于戰馬之上的楊戩被一物捆住,正是陳九公剛奪回不久的縛龍索。
    本來聽燃燈道人之言,此次來盜取草人的是趙公明的弟子陳九公與姚少司。雖然未曾與這二人交過手,但是當日在戰場上遠遠的看過一眼,這師兄弟不過是玄仙修為。以楊戩九轉玄功第三轉的實力來說,雖然和玄仙差不多,但這種外修肉身,而且修行的還是九轉玄功這種頂級功法的戰將,楊戩甚至可以越級挑戰一些實力不強的金仙。
    所以楊戩對自己此次任務是沒有任何擔憂的,只想著怎么將這事兒辦的漂漂亮亮的,也好在同門面前壓下哪吒一頭,穩定自己闡教三代第一人的地位。
    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楊戩先是用七十二變變出商湯大營,想誑這兄弟倆一次,誰想到竟被陳九公說破。
    說破了不要緊,殺了他們就是。
    可是,楊戩萬萬沒有想到陳九公身上竟然有縛龍索,一個不慎竟被其捆住。
    這縛龍索雖不如先天,但卻是通天教主以上古蛟龍龍筋所煉,威力端得不凡。楊戩掙扎之下,只覺得越來越緊。
    雖然下山輔佐姜子牙不久,但這些日子來楊戩沒少經歷戰陣。況且修煉九轉玄功這樣的功法,楊戩的反應能力遠超尋常修士。
    知道自己想殺陳九公、姚少司奪回草人已經是不可能的了,而且還可能會有危險,楊戩不敢怠慢,連忙化作一道白光欲走。
    可就在這時,龍吟之聲響徹天際,兩條蛟龍雙尾纏繞著咆哮而下。
    “金蛟剪?”當日曾見過此寶在趙公明手中大展神威,就連燃燈、陸壓也不敢視其鋒芒。
    “啊!”
    哀嚎之聲響起,是血光迸濺!